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八十八章細孔吞竹無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細孔吞竹無語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劉翠嚇了一跳。

她家的廁所是用土坯子圍成的。

根本就是四處都是窟窿。

還好有苞米桿兒圍成的柴禾垛擋著,不過陳楚跳過土牆,她蹲在那撒尿就被看的一清二楚了。

「陳楚……你……」她慌張的想提褲子,不過屁股還沒擦。

天色發黑,不過還能看到劉翠殷紅的面容。

她臉色發燙,忙掏出手紙就要擦屁股。

「劉翠,我來給你擦吧!」陳楚激底乓丫走到她跟前。

「一邊去!」劉翠擦了兩下屁股,慌忙站起身,提起褲子。

借著夜色,陳楚隱約看到劉翠下面那一抹黑鬱郁的叢林和一些肉肉的褶皺。

下面不禁梆硬的了。

激動的過去一手摟住劉翠的腰,一手摸著她美麗的長脖子。

就把她抱進了懷裡。

「劉翠嬸兒……我好想你……」陳楚微眯著眼,臉在她脖子上深情的蹭了一下。

「陳楚,你別鬧,這在上廁所呢!再說,孫五去看電影了,一會兒就回來了。」

「電影才開演不一會兒,再說兩個片子咋的也得三個多小時呢。劉翠,你答應我的,讓我干一次,現在正是時候啊!」

陳楚說著更把她抱緊了。

下面的傢伙也硬硬的抵住劉翠的屁股。

感覺從她圓滾滾屁股上傳來的彈性,不由得輕輕的,好受的呻吟了一聲。

「別鬧,等……等這兩天雨水幹了的,我去苞米地給你一次,你就再等兩天不行啊……」劉翠說著掰著他的手。

不過陳楚抱的很緊,她沒掙脫開。

陳楚腰眼用力,下面不禁在她的屁股上啪啪頂了兩下。

感覺下面正頂住劉翠的溝子,陳楚差點刺激的噴了出去。

劉翠也呼哧呼哧喘了兩口粗氣。

感覺陳楚那東西太大了,自己下面都不知道能不能裝的下。

「陳楚,現在真不行!」

陳楚不聽她的,已經貼著她的脖子親了起來。

舌頭也在她的耳根舔著,呵著熱氣。

廁所的三面都是苞米桿兒圍成的柴禾垛。

只有陳楚後面是院子的苞米地,陳楚兩手一起在劉翠腰上解著她的紅布條褲腰帶。

劉翠掙扎兩下,還是被陳楚解開了。

不禁在他胳膊上狠狠擰了一把。

陳楚悶哼一聲,下面頂著劉翠的溝子,每頂一下,劉翠就往前竄一點。

一直把她頂到廁所的土胚子圍城的牆上。

陳楚壓著她,劉翠的雙手自然的放在土牆上。

隨後陳楚解開褲帶,掏出了下面梆硬的傢伙。

然後把劉翠的滌綸布料的褲子往下一扒。

劉翠啊的一聲,渾身顫抖了一下。

這還是她第一次被別的男人扒褲子,還是在自己家。

臉上又羞又臊。

手腳都不知道該如何動彈,嘴裡只小聲說。

「陳楚,不行,你別干……咋的也不能在這兒干啊……」

陳楚已經激動的不得了。

昏暗的夜中,他看到劉翠滾圓的小麥色的屁股,不禁有種流鼻血的衝動。

下面的傢伙在她光溜溜的屁股上拍打了幾下,發出啪啪的脆音。

他心想,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先把劉翠上了再說。

張老頭兒說過,劉翠這種女人和那小蓮不一樣。

那小蓮屬於騷貨,怎麼上都行。

她屬於那種貓的性質,如果將來看到更好的男人,她肯定會和別的男人走的,所以對那小蓮一定不要投入感情,以免日後受到傷害。

而對於劉翠不一樣,這種女人屬於烈鳥,從一而終,如果把她上了,就算以後自己再窮困潦倒,她都不會狠心離開的。就像家貧的狗,從一而終。

再說劉翠的身材太過火辣,雖然下面穿的是滌綸的粗布料褲子,上身是一件普通的格子的確良襯衣,但是上面那兩隻大兔子已經沉甸甸的垂下來直晃悠。

陳楚兩手激動隔著的確良襯衣摸了上去。

下面的把褲子褪掉,光著屁股往前一頂。

劉翠又呻吟一聲。

她的褲子雖然被扒掉了,但是紅褲衩還穿著,陳楚這一下頂在她火燒雲上。

讓她火燒火燎的,下面有些溫熱了。

「陳楚,不行……」

劉翠往前走一點,陳楚就跟進一點,像是狗皮膏藥似的貼住劉翠的屁股。

下面連戳了好幾下,都戳到人家的紅褲衩上了。陳楚才發現劉翠的褲衩還沒脫。

陳楚手抓住紅褲衩兩邊的鬆緊帶,往下一拽。

立即,劉翠整個豐滿彈性的小麥色的屁股完全暴露在夜色里。

陳楚激動了。

兩手撫摸著那兩隻臀瓣。

下面用力一頂。

也不管劉翠裡面濕不濕了,反正先干進去再說。

陳楚已經不是初哥了,自然能分清女人上下眼,這一下位置有點偏,不過陳楚伸手挪動一下,腰眼再次用力,屁股往前再用力一撅。

「啊!」劉翠大聲叫了一聲。

感覺下面被堵住了一樣發悶。

陳楚也感覺一陣濕軟滑膩,下面好像進去了一個頭。

接著下面又一用力。

發出撲哧一聲。

陳楚的大傢伙已經進去了一半。

「啊……陳楚,不行……啊……」劉翠兩手抓住土牆的土卡拉,屁股晃動著要把那進入的大傢伙甩出去。

不過陳楚已經抱著了她的腰,臉貼在她有些濕潤的後背上。

「我的好嬸子,你,你下面好緊,跟沒結婚的女人似的,來,今天我一定好好糙你……」

「滾……陳楚,你快拔出去,嬸子改天再陪你,在這萬一讓人看見我以後可怎麼活……」

陳楚激動的有些發抖,不管劉翠說啥了,下面已經進去了,怎麼能拔出來。

他兩手從劉翠的確良的身體伸了進去,就去抓她的奶。

準備握住那兩隻裸奶,下面就開干。

這時,陳楚聽到大門響了,不是劉翠家的大門,而且自己家的。

而且一個嬌聲喚道:「陳楚!陳楚……」

聲音不大,卻很清脆。

兩人一下身體一僵,。

過了不到兩秒鐘,劉翠忙屁股往前一抽。

發出撲哧一聲。

就把陳楚的傢伙吐了出去。

忙提上褲子。

「陳楚,你家來人了,你趕緊回去,我……我先回屋了……」

「你……劉翠……」

陳楚低聲叫了一句。這時劉翠已經繞過柴禾垛,褲子已經系好,邊扣上面的扣子邊走。

陳楚不禁一陣失望之極。

翻身跳過牆頭,鑽出了苞米地,見有個白衣女人朝房門前走。

一邊走一邊低聲喊著她的名字。

「那小蓮?」

陳楚暈了。

這個騷娘們!尼瑪的來的真是時候,都已經進去,馬上要開幹了,她來了!糙!壞了老子的好事。

「喊啥啊?」陳楚嘀咕了一句。

那小蓮回過身。

「陳楚,剛才你在哪了?我喊你好幾句你咋不答應。」

那小蓮今天穿了一身白。

白衣白褲的,那褲子是短褲,只到膝蓋,外面都出大半截小腿,把她的小屁股裹得溜圓。

下面是一雙白塑料鞋帶的高跟涼鞋。

上身也是白衣,是那種緊身的小襯衫型的。

身上的扣子緊繃著,上面的兩粒扣子解開,擠出一道深深的美人溝。

她的頭髮往後面梳攏著,露著白白的額頭和白凈的瓜子臉。

脖子上還戴著一條細細的金項鏈。

整個人就像是沒穿衣服似的,因為這身衣服太緊繃了,把她的身材全玲瓏的體現出來。

如果仔細看,她屁股,甚至她腿窩子的崗樓和大嘴唇都能勒出印痕來。

「我……我在院子苞米地里拉屎,我怎麼答應?」

「死樣吧你!」

那小蓮說了一句。

然後看著他故意說:「你今天咋沒找我?是不是煩我了?如果煩我我現在就走……」

陳楚氣得夠嗆。

心想你這個死娘們把老子的好事攪和了,還想走啊?

正好下面硬邦邦的沒地方發泄呢,今天把力氣都撒在你身上得了,讓你攪和老子的好事。

「嗯,小蓮姐,你和我進屋,我有事兒和你說。」

陳楚說著先往屋裡面走。

那小蓮當然知道是啥事,不過還是故意扭捏了一下,小聲說:「啥事不能在外面說,還得進屋啊?」

她雖然嘴上這麼說,還是晃著屁股跟陳楚進屋了。

陳楚家是泥草房,有三間。

平時陳楚也是自己睡一間。

地面是土地,沒有鋪瓷磚啥的。

環境和那小蓮家沒法比的。

那小蓮一進屋,就一緊鼻子。

「陳楚,你家怎麼有點發潮啊,有點發陰,你小心睡覺別著涼感冒了。」

「不能,嘿嘿!傻小子睡涼炕,我就是火力旺。」

那小蓮被他逗得撲哧一聲笑了。

陳楚又說:「再說了,晚上也不我一個人睡,我還摟著一個暖水袋呢!」

他說著伸手摟住那小蓮白白的脖子,張嘴就親過去。

「起來!」那小蓮推了他一把。

不過陳楚還是臉貼到了她的細白的大脖子上,連親帶啃的。

「我的小蓮,我都想死你了。」陳楚邊親邊啃的說。

「滾蛋!你這死玩意,你想我?我咋不知道?咱昨天說好了的,讓你下午來找我,你幹啥呢?是不是和哪個老娘們鑽苞米地鬼混呢!」

陳楚一激靈,心想那小蓮是不是發現啥了。

不過還是抹黑找到了她的小嘴兒,然後一口堵住,就把她按在炕上,親著,腿也騎了上去。

「小蓮,有你了,我還想誰啊?來,快讓我干一把。」

那小蓮推了他幾下,掙扎的坐起來。

「哎呀,你這炕上咋全是灰啊?別把我的衣服弄髒了,不行,不能在這兒干!」

那小蓮本來有潔癖。

推掉身上的陳楚,看了看陳楚家的鍋台。

那塊鑲著瓷磚,不禁說:「我就扶著你家鍋台,你在後面干我吧!」

陳楚心想這娘們還真一身毛病。

兩人走到后屋,陳楚把房門插好。

然後脫掉褲子,下面的傢伙已經硬邦邦的了。

那小蓮也把上衣解開,又把乳罩推了下去。

兩隻大白兔跳了出來。

隨後她轉過身,把短褲連同裡面的白色內褲也一起褪了下去。

陳楚看著那白花花的屁股。

鼻孔一熱。

隨後把外屋的燈打開了。

這樣看的清楚一些。

不過那小蓮過去給關了。

「別開燈,萬一被人看見呢!」那小蓮白了他一眼,又過去扶著鍋台撅起屁股。

回頭說:「上啊!」

陳楚看著有點昏暗中,那白花花的屁股,也不說啥了,緊走幾步,下面往前一頂。

發出噗嗤一聲,已經頂進去一個頭。

那小蓮嗯哼一聲,兩手扶著鍋台,屁股往回一坐,把陳楚的下面坐進去一半,然後她運動屁股往前一動,就又吐出來一半。

陳楚還沒動,她就先自己運動屁股,開始推送起來。

下面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

「騷貨,真是騷貨。」

陳楚盯著她前後運動的屁股,忽然有一種別樣的享受。

其實被干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