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九十章兒姘女爹放風夜難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兒姘女爹放風夜難眠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狗日的!」陳德江嘀咕了一句。

然後他回到自己的東屋。

農村一般都講究東大西小。

東邊的一般都住著老人,西邊的一般都是兒女住。

陳楚刷了三四遍鍋,然後把水倒到院子里的苞米地里。

這時陳德江喊他:「小兔崽子,你給我進來!」

陳德江也憋氣。

本來說好電影放的是戰鬥片子,去了一看演的是外國片,他不愛看,第一部電影還沒看完,他就罵罵咧咧的騎著自行車回來了。

可剛到大門口,就看到自家的外屋燈開著,裡面照出兩個人影。

一個撅著屁股,一個站著在那干。

張德江懵了。

不一會兒傳來了嗯嗯啊啊的呻吟聲。

張德江老臉通紅,聽聲音知道那男的是自己兒子。那女的不知道是誰了。

他站在大門口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還好村裡放電影,大道上都沒人,不然還不被人撞見。

陳德江想了一會兒,心想算了,自己還是站在這放哨吧!

不禁氣得呼呼的!

小兔崽子在裡面和人家搞破鞋,他當老子的在外面給放風,這叫什麼事兒啊!

陳德江倒是心驚膽戰的,在外面給兒子站了二十多分鐘的崗哨。

裡面總算完事兒了。

他見好一會兒房門開了,一個白衣女人走了出來。

張德江這才坐在牆根裝作剛回來歇腳的樣。

一見到是那小蓮。

張德江更是長吁短嘆,這小妖精聽說嫁給王大勝就把人家裡攪和的天翻地覆,根本就不是過日子的女人。

啥也不幹不說,還總欺負王大勝,這樣的女人簡直就是禍害,是禍水。

沒想到背著王大勝和自己兒子搞破鞋。

張德江憋悶了口氣,但也不能說啥。

等那小蓮走了,他想想應該和兒子談一談了。

陳楚進了他的東屋。

張德江也不知道該說啥好了。

「小,小兔崽子,最近學習咋樣?能不能跟的上?」憋了半天,陳德江憋出這麼一句話來。

他都不好意思說。

陳楚嘿嘿笑道:「還行,明天去老師那補課,明天下午學校放假,王霞老師說我的英語成績太差,怕拉掉班級的平均分數,然後給我去補課。」

「去哪啊?」

「去縣城,那個,縣城王霞老師那。」

「嗯?」陳德江眉頭皺了皺。

心想這驢玩意兒,不過他沉思一下,感覺王霞老師是大學生,受到過高等文化的教育,不應該和兒子發生啥事。

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行啊,人家王霞老師是好心,你去吧。那個……我和你說說,等你把初中最後這一年混完了,就別念書了,反正你成績也不好,念書也是瞎耽擱時間,我準備把你送到翰城,或者沈城你叔伯姐夫家,他在那整大理石啥的,你去好歹學個手藝,不管學瓦匠,還是整大理石,以後也能混口飯吃。」

陳德江心想把兒子送走,也就離那小蓮那小妖精遠點了。

「我,我感覺最近學習還行。」

「行?你行個屁!你要是學習能達到咱們村王偉那樣老子砸鍋賣鐵都供你念書,代數考了五十分,幾何六十分,語文還行,英語你給老子考了個八分!選擇題你都蒙不對!你還笑?你還有臉笑?」

陳德江氣呼呼的脫鞋要揍陳楚。

陳楚馬上閉嘴了。

「等你混完這一年了,有個初中畢業證也行了,咱家祖輩三代你就算是高學歷了,然後過兩年我再給你定門親,你小時候的娃娃親,等你以後結婚就穩當了,唉!你回屋吧!」

陳德江嘆了口氣,心想自己一門心思掙錢也不對,以後得管管這小子了。

今天幹了人家王大勝的媳婦,明天不一定捅什麼簍子呢!

嗯?和自己那時候挺像啊!

……

陳楚回到西屋,他想起老爹以前和他說過定了一門親。

還說讓他十八歲的時候就過去結婚。

不過家裡親戚來竄門的時候說他定親的那個媳婦長得死胖死胖的,沒有二百也有一百六七十斤了,小個還不高……

陳楚嚇得直伸舌頭。

而且,他不喜歡自己以後像很多農村半大小子那樣,學個手藝,什麼瓦匠,木匠啥的,然後相親,十八九,二十歲就結婚,二十五歲的時候孩子都能滿地跑,能上房后掏鳥窩了。

他想過一種不一樣的生活。

雖然他現在也很迷茫,不知道以後該怎麼做,但是就不想學個手藝,不想按照老爹的路子來。

但他也不喜歡念書。

他也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

嗯……當然,喜歡女人。

他躺在炕頭上,臉上蒙著被子,腦子裡回想著自己糙那小蓮的的每個細節,下面又硬邦邦的了。

那小蓮可真騷啊,真抗干。

這騷娘們,干一年可能也干不夠。

那兩瓣屁股白花花的跟剝了皮的桃子似的。

胡思亂想中,他昏昏沉沉的睡了。

凌晨三點多,公雞打鳴后。

鄰居家開始起床,趕著毛驢車去縣城的早市賣菜去了。

陳楚西邊鄰居是孫五,東邊的鄰居家裡扣大棚,主要早起賣菜。

陳楚也爬了起來。

外面黑了咕咚的。

他貼著黑,翻牆跳過牆頭。

因為開大門是有響動的。

他不想驚動誰,隨後接著一溜小跑,來到他每天練拳的一片荒地。

陳楚這幾天揍了馬華強一夥。

感覺張老頭兒教他的拳法很管用。

自己打馬華強一幫人,幾乎沒怎麼費力,或者說沒用上太多的招式。

只是古拳中的碎拳和一些簡單的掃腿。

張老頭兒說過,教他的大洪拳,小洪拳,和醉八仙拳只是給他打的基礎,便是打架的時候下盤穩,不會被人掃倒,踢人的時候不會自身先失去平衡,踢人家自己反而先倒了。

而古拳注重打法,不注重套路。

這時,夜風涼涼習過。

陳楚在荒地中開始演練起古拳來,一套古拳打完,鼻窪鬢角都滲透出細密的汗珠。

會打拳的打一套拳就能見汗。

不會打的打十遍都不會出汗。

打拳不僅是姿勢正確,更要打出力道。

這東西不是打著玩,一套拳下來,眼、耳、感官都要感應著四周的動向。

禦敵的時候便能攻能守,能退能防。

一般古時候的高手便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當然,張老頭兒也把這些要點都教給了陳楚。

陳楚為了偷女人,這方面學的也快。

汗不停的流淌,經過夜風的吹拂又風乾,身上黏糊糊的汗澤慢慢的變成了一層的汗污。

直到天方大白。

一輪旭日緩緩升起。

陳楚這才收了招式。

感覺今天不僅把古拳打熟練了一些,好像更感受到了另外的一些東西。

在打拳的時候,他感應到耳旁的風聲,感應到樹葉緩緩落地,感受風吹野草,甚至草窠里的螞蚱驚飛的亂蹦亂跳……

感應到這些,陳楚便閃展騰挪,時而揮拳,時而踢腿。

把這風聲,草聲,落葉的軌跡當做敵人的來襲的拳風而或躲,或攻,或閃,或搪……

收力之後,陳楚呼出一口濁氣。

黎明晨露的濕潤和清爽,讓他心脾清新,涼爽之極。

一路小跑回到家,洗了把臉,沖了沖身。

換上了一套乾淨樸素的衣服。

陳楚又往身上噴點香水。

這才收拾書包。

陳德江也起來煮麵條。

早上飯爺倆往往誰有時間誰做。

陳德江往裡面打了兩個荷包蛋,然後都給陳楚夾了過去。

陳楚感覺剛才貼近老爹身邊的時候,好像自己又高了一點。

「吃吧,你現在是長個的時候,我小時候吃的不好,耽誤了生長,你不能耽擱了。」陳德江笑了笑。

陳楚有點感動,踢里禿嚕的吃完。

隨後騎著二八自行車往學校趕去。

雖然下午老師考試,不過上午還能上半天課。

今天陳楚來的早。

一般他很少來這麼早,主要是不想和朱娜她們碰頭,他喜歡那朱娜,又不想見到她。

每次見面她都數落自己。

而且那副高高在上傲氣凌人的德行。

主要今天陳楚有點發虛,不知道王偉被打成什麼樣。

到班級的時候,裡面也只有三四個學生早到了。

過了十多分鐘,同學才陸陸續續的來,隨後班級傳來這些人的喧嘩聲。

講昨天電視劇的,還有打鬧的,也有幾個學習好的談論以後是考翰城的一中,還是鎮里的八中。

不久朱娜和幾個女生走進來。

她今天穿著藍色的帶著大領口的上衣,下面是白褲子,緊貼屁股的那種。

陳楚昨天剛乾完那小蓮。

朱娜穿的白褲子和那小蓮的是一個款式的。

看到這裡,陳楚下面硬了。

不禁呼出一口氣,想著要是朱娜也像是那小蓮那樣撅著眼子,讓自己干,那可夠爽的了。

尼瑪!真有那麼一天,老子非乾死她,把她火燒雲給干腫了,干透了不可。

這時班主任王霞走了進來。

她敲了敲桌子。

「同學們,今天就半天課,所以早自習臨時改成英語課,下面開始上課。」

她說完,下面學生都一個個唉聲嘆氣,有的還沒睡醒,準備早自習補一覺,看來已經不能了。不過又想到就半天課,他們又打起精神來,熬過半天,下午就可以回家了。

王霞今天長髮捲起一個疙瘩,一副熟女的打扮,臉上更顯得乾乾淨淨的。

她貓眼桃腮,體態豐盈,穿著一條剛到膝蓋的淡粉色的裙子,下面是白色的絲襪。

黑色的高跟涼鞋和白色的絲襪形成了鮮明的性感的對比。

陳楚看著看著下面更硬了。

因為他是坐在最後面的一桌。

所以早晨的陽光照射進來,照到講台上,王霞的粉紅色的裙子被反射的能看到裡面的影子。

那兩條豐盈的小腿兒在裙子裡面來回的走動著,隨著裙子的擺動,陳楚竟然看到了她的兩腿間王霞那處鼓鼓的被內褲包裹的火燒雲。

陽光越來越強烈,王霞講課也賣力一些,她額頭滲透著細密的汗珠。

而陳楚啥都沒聽見,只看她裙子里的春色了。

他揉了揉眼睛,順著強烈的陽光,看到她那內褲有些隱約的黑色的斑點。

斷定王霞老師穿的內褲應該是白色加黑色斑點的。

陳楚下面硬的真想偷摸伸手進褲襠里狠狠擼一把。

心想,王霞老師能穿這種內褲,真是好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