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九十一章擼男有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擼男有恨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看的直眼暈。

下面火辣辣的,憋的這個難受。

這時,王霞抬頭看了陳楚幾眼。

他馬上做賊心虛似的低下頭,或者眼睛往別處看。

王霞淡淡的笑了一下。

陳楚就像是個被錐一樣。

他把椅子往後面靠了一些,都快要靠到牆壁上了。

眼角的餘光看到了最後面的金奎。

金奎也是坐在最後一坐,而且比陳楚還靠後。

並不是他學習非常差,而是他身高最高了。

他十七歲,雖然比陳楚大一歲,但身高有一米八了。

而且人長得也跟沒毛的大狗熊似的,強壯的跟一座小山包似的。

一走路地面都跟著直顫悠。

陳楚是靠著窗子坐的,而他是靠著最北面的牆,身後是一堆冬天砌爐子用的磚頭。

那裡算是死角,一般很隱蔽。

農村學校冬天都要搭爐子,燒煤取暖。

夏天就把爐子拆了,磚頭和爐筒子放在後面。

金奎個頭最大,放在哪都礙眼,所以他就坐在那最後面了。

一般也沒人注意到他。

要不是陳楚身體往後靠也看不到他的。

不過,他這麼一瞥,發現金奎腿大腿上放了幾本書,摞的高高的。

而他大熱天還穿著長袖,左手放在課桌上,右手袖子是耷拉著的。

彷彿是在來回抽動著啥。

陳楚眉頭一皺,再往上看,金奎圓圓的張開著大嘴,兩眼死死的盯著王霞老師的兩腿之間。

而他的身體也微微跟著顫動。

我糙!

這小子在擼!

陳楚這下碰到狠人了。

仔細看過去,原來金奎的下面掏出來放進了桌堂裡面,他右手穿過衣服,然後握住下面就開擼。

忽然,金奎身體幅度大了一些,好像還發出點聲音。

不過很細微,完全淹沒在王霞的英語句式中。

接著金奎兩腳伸的筆直,身體前傾了一會兒。

呼出一口氣,身體這才放鬆了下來。

我糙!

這小子射了。

陳楚暈了。

心想這金奎是狠人,做了自己想做而沒敢做的事兒。

不過這傢伙命也好,坐的位置是死角。

一般人不會注意那裡的。

誰會注意一個在磚頭和爐筒子堆里的人在幹啥?

要不是自己躲避王霞的目光,他也不會發現的。

金奎擼了出去,咂咂嘴,隨後輕輕的撕著作業本。

然後擦擦手和下面。

揉了好幾個紙團扔在後面。

這小子也夠噁心的了。

太缺德了。

陳楚心想,老子要是坐在他那位置多好,也看著王霞撅屁股寫粉筆字的時候擼一把……

還有幾分鐘下課的時候,這時走進來兩個警察。

陳楚心沒來由的一緊。

王霞也愣了。

那警察笑笑說:「王老師,耽誤你一會兒講課的時間,我們想了解一下,你們班上王偉平時怎麼樣?有沒有和什麼人結怨。」

王霞愣了。

「沒有啊!王偉今天沒來上課,不過他一直都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在我們班級也能排名前五吧,絕對可以進翰城四中的苗子……」

「哦,是這樣的,昨天王偉被打了,打人的是幾個小混混,他們現在都被派出所控制住了,那幾個小混混有兩個招了的,說他們是有人指使乾的,只是說指使的人是你們班的學生,也就是王偉的同學,但不知道是誰,而知道的是他們的頭目馬華強和另外兩個混混,但是他們一個字沒招……」

王霞迅速的往下面看了一眼。

全班都傻了。

一個個男生的臉上都帶著慘白的神色,那意思彷彿在說不是我,不是我。

陳楚後背也滲透汗來。

說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這他還是第一次見警察,他可害怕去被勞教。

當下忍不住擦了把汗。

「警察同志,我的學生都是好學生,絕對不會有人指使社會的小混混打同班同學的,我覺得這裡面可能有誤會。」

那兩個警察也對這整個班級掃了幾眼。

把目光停留在金奎身上一會兒。

金奎嚇的腿都哆嗦了。

「警,警察叔叔……我,我不可能……不可能是我的。」

那警察笑了。

「不是他,那兩個招供的半大小子是剛加入馬華強一夥的,說你們班那個指使者狠著呢!」

王霞臉色變了變,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我的學生不可能有那種人存在的,肯定是哪裡搞錯了,那群小混混經常劫我的學生,怎麼可能受我的學生指使?還聽我學生的話?」

王霞像只老母雞似的,極力袒護她的學生。

那兩個警察搖頭苦笑。

一個警察搖頭說:「老張,我看也是不可能,那兩個小混混估計是被嚇懵了,瞎編的。」

「嗯,可能是吧!」

王霞又問:「我的學生王偉怎麼樣了?」

「肋骨斷了兩根,身上的傷不輕,估計得躺一個月了。」

……

那兩個警察說完走了。

王霞呼的出了口氣。

纖纖玉指不禁有些哆嗦。

這時下課鈴響了起來。

班級的學生出奇的靜。

這時朱娜回頭看了看陳楚,似乎想說什麼,不過嘴唇動了動沒說。

陳楚打馬華強她是目擊者。

她有些鼓鼓的胸口起伏了兩下,還是把話咽了回去。

她不敢確定把這句話說出來能不能就判定陳楚是幕後指使了。

又一想就陳楚那樣的,能指使馬華強?說出去也沒人信了。

在她心目中,陳楚始終是那個猥瑣,家裡窮,學習差,討人厭的。

他這輩子都會是這樣,永遠不會改變的。

混了兩節課,陳楚見沒什麼事兒,也就放輕鬆了。

看來是馬華強還夠意思,沒把他咬出去。

馬華強和王偉沒冤沒仇的,這次純粹是為了自己了。

以後得感謝感謝這小子了。

而後兩節課,陳楚也聽馬小河說了,馬華強沒事,毛歲才十七歲,其他幾個也都是算未成年人,頂多派出所罰款,再給王偉看病就完事兒了。

再說馬華強一夥都不知道進去多少次派出所了,已經成了家常便飯了。

下午最後一節課教的是化學。

陳楚聽的昏昏欲睡,終於盼到了鈴聲響起來。

而這時,班主任王霞站在窗口看了陳楚一眼,隨後點了一下頭。

陳楚收拾完書包並沒有馬上走。

而是朝著王霞辦公室走去。

果然,她也沒有走。

見到陳楚,王霞臉上帶著淡淡的紅暈。

她身高有一米六五,加上高跟鞋有一米七了。

以前感覺陳楚只到她肩膀。

而現在自己穿著高跟鞋,感覺陳楚的個子已經到她耳朵以上了。

「嗯……老師一會兒去市裡開會,有車接送的,估計開完會差不多一點半了,這樣,你下午兩點到鎮里,這是老師家的地址,另外電話也給你寫上了。」

王霞把寫好的一個紙條遞給陳楚。

他展開,看到一行秀氣中又不乏剛勁的鋼筆字。

「恩,那……那就麻煩老師給我補課了……」

「呵呵,不用客氣,你是我的學生,給你補課也正常了,就這樣吧,我先走了……」

陳楚也退了出來。

只是臨出門的時候朝王霞圓滾滾的臀部盯了一眼,咽了口唾沫,真想現在就上去,把她的裙子撩上去。

然後掏出下面狠狠的干一頓。

陳楚暈暈乎乎的甩甩頭。

這時學生已經走的差不多了,他想去停車場取車。

因為只有半天課,所以學生中午都沒帶飯,都回家吃去了。

這時,徐紅從學校的后牆走了出來。

看見陳楚,她沒有避讓他的目光。

而且臉上露出笑容來。

陳楚正好下面邦邦硬的,都看了王霞一上午了,能不硬么。

心想正好乾了這丫頭敗敗火,如果上不了,反正時間來得及,先回去干一把那小蓮,再回家吃點飯,再去王霞那補課。

這時,做值日的金奎迎著徐紅走過去。

「妹妹,幹啥呢?」

「滾!」徐紅罵了他一句。

「嘿嘿,咱倆處對象唄!」金奎腆著大臉說。

「我有對象!那呢!」徐紅白凈的下頜點了下走過來的陳楚。

這時學生已經走凈了。

金奎看了一眼個頭只到自己肩膀的陳楚,一下樂了。

「妹妹,他是你對象?他在班級最熊了,你咋願意找他這樣的?」

「你管的著么?」徐紅白了他一眼。

然後走到陳楚跟前,挽著陳楚的胳膊。

張開紅紅的小嘴兒就在陳楚臉上親了一口。

「老公,你咋才放學,我都想死你了……」

陳楚和金奎全石化了。

徐紅今天還畫著一點淡妝。

陳楚聞到一股清香的香水味兒,看著她那紅彤彤的嘴唇,不禁渾身一盪。

下面更硬了。

要是沒有金奎在場,他肯定忍不住一口咬住徐紅的小嘴兒好好親親了。

「你,你……」金奎從心裡泛起一股恨意。

陳楚打馬華強的事兒他不知道,他整天就趴在最後面睡覺,而且人也邋邋遢遢,沒人搭理他。

當然,也搭理不起他,這傢伙人高馬大的,男老師都不願意理他。

但是在金奎認為,全班男生都有對象他都可以理解,但是唯獨陳楚有他就不能容忍,如果是王偉有對象,人家學習好,正常了。

但這小子哪裡比自己強?

「糙你麻痹的陳楚!我告訴你,以後不許和徐紅在一塊!」

「糙你媽的死胖子!老娘願意跟誰就跟誰,你管的著么!」徐紅過去就揚手就抽了他一嘴巴。

「滾!」金奎推了一把徐紅。

他的勁兒可比徐紅大多了。

金奎是感覺沒使勁兒,而徐紅已經一屁股坐地上了。

陳楚搖搖頭,心想徐紅這娘們就是禍水。

但今天這口氣咽不下去,也不想咽下去。

再說,老張頭兒讓他沒事就打架。

正好試試這個金奎。

陳楚又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了才說。

「金奎,咱去後面打一架,要是我打不過你,徐紅讓給你了!」

「糙!你是個幾把!」

金奎指了指陳楚,塗抹星子都飛了出來。

兩人來到了學校後面大牆邊上。

金奎伸手就去抓陳楚的脖領子,準備抓住后就一頓炮拳。

不過陳楚一順他的手腕,簡單的一個順手牽羊的招式,就把他蹬蹬瞪的往前帶走四五步。

金奎收力不住,一頭栽了下去,兩手準備拄住地面,這時陳楚膝蓋猛的往上一提。

這一下按照古拳裡面的招式是撞擊敵人的下顎或者鼻子的。

不過陳楚這招第一次用,撞偏了,膝蓋咚的一聲狠狠撞擊到金奎的腦門上。

「咚!」

發出一聲悶響。

金奎兩手捂住頭,屁股撅起來多高。哎呦哎呦的跪在地上叫喚起來了。

徐紅愣住了。

她沒想到陳楚這麼能打,這金奎可比馬華強他們猛多了,馬華強一夥看他這塊頭也不敢螞蟻啃大象,到陳楚這一個照面就倒了?就完事兒了?

她胸口起伏著,緩了兩秒鐘,然後走到陳楚跟前。

那金奎懵了,已經站不起來了。

「老公……」徐紅軟綿綿的叫了一聲。

然後把自己的身體掛在陳楚的懷裡。

像是只小貓似的紅彤彤的小嘴兒溫柔的貼著陳楚的耳邊輕聲說。

「老公……你真厲害……我愛你……嗯,今天,今天你就要了我吧……我是你的。我都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