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九十二章揍了擼男床約又逢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揍了擼男床約又逢源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感受著徐紅軟綿綿的身子。

不由得渾身發燙起來。

女人有各種武器,尤其是她們會發騷,會發賤,這便讓男人受不了。

陳楚感覺下面硬邦邦的,憋的很難受。

幾乎想現在、立刻就把徐紅就地正法。

不過他內在還是很傳統的,旁邊還有個金奎在,他不想有外人在和女人摸摸抓抓,他不適應這樣的。

陳楚輕輕的推開徐紅。

「金奎,你服不!」

金奎此時感到滿腦子的金星亂竄。

暈暈乎乎的。

「陳楚!我糙你媽!你他媽的偷襲,我服你麻痹啊!」

「行,你歇一會兒,然後咱再打。」

陳楚靠在大牆後面,抱著膀子等金奎恢復。

他忽然覺得這大塊頭是個練拳的好靶子。

張老頭兒不是讓他沒事兒就打架么!自己只能找比自己強的人干,這才能練出來。

當然,不能太強了,要是季揚得罪的那個老疤來,自己還是吃不消的。

就先從這些小嘍開始練練手。

金奎恢復了一陣,慢慢的抬起頭,雖然還感覺腦子裡金星亂冒,不過比剛才強多了。

他晃晃悠悠的站起來。

見陳楚靠在牆頭,徐紅細細的胳膊挽著他的脖子。

那紅紅的嘴唇,不時的在陳楚的脖子上蹭著,親著。

金奎氣壞了,他和徐紅是一個屯子的,家離的也不遠。聽說徐紅處對象了,是個黃毛小子,他就準備把那小子揍一頓,不過沒幾天,就聽說那小子住院了。

胳膊被人打骨折了。

金奎就想把徐紅追回來,沒想到她竟然和陳楚處對象。

陳楚這小子在班級就是一個窩囊廢,至少初一和初二是班級最窩囊,最邋遢,學習也不好,膽子又小,家裡又窮的一個小逼崽子。

他怎麼能配的上徐紅呢!

而今天自己就被這個最弱的小崽子打趴下了。

他根本就不服,認為剛才只是巧合。

「陳楚!小逼崽子,今天我整死你!」

金奎晃了晃大腦袋,咬著下嘴唇,往前大步流星幾步到了陳楚跟前,一拳就掄了過來。

陳楚把徐紅推到一邊,沒有動,雙眼微眯,直視著金奎掄過來的拳頭。

等拳頭快到眼前,他才快速的俯身,金奎那一拳打在土牆上,土屑紛飛,他也疼的咧了咧嘴。

而此時肚子已經挨了陳楚快速的兩拳。

「我糙!」

金奎罵了一句,肚子痛的不由自主的俯下身。

陳楚又兩拳揍在他圓圓的腮幫子上,接著飛起一腳也踢到他頭上。

陳楚的拳頭挺重,如果這兩拳一腳踢打在馬華強頭上,他早就趴下了。

但金奎只是後退幾步,更被激怒了。

「我糙尼瑪啊!」

憤怒的金奎像一隻暴熊,揮舞著兩隻大拳頭就朝陳楚撲過來。

陳楚有點傻了,這小子也太牲口了,難道不怕疼么!

但只愣了一下,陳楚也興奮了。

這樣的活靶子才好,要是兩拳打倒了,那就沒意思了,以後還怎麼練拳。

他沒把這當做打架,而只當做練習,心情放鬆下來,身手也靈活了,動作也迅捷起來。

閃展騰挪,躲避過金奎的進攻,抽機會對金奎的空檔猛踢猛打。

打架最忌諱急躁。

所謂一打膽,沒有膽量千萬別打架,沒打的時候自己先哆嗦起來了,瞻前顧後,害怕被別人打壞,或者怕把別人打壞花錢治病。

這樣你就乾脆別打架,被欺負好了。

要豁出一頭,反正今天老子和你死磕了。這便是打膽。

二打眼,眼神得好使,人家拳頭來了,棒子來了,你不能閉眼,要睜著眼躲避,不要人家棒子都落到頭上了,你還捂著腦袋閉著眼,那隻能挨揍。

眼睛要始終盯著對方,哪怕被打的雙眼封侯了,也要盯著對手,躲避攻擊。

第三打的是功夫,第四打的是躲閃。

有膽量,反應機敏之後便打的是技巧了,拼的是功底了。

而比功夫更重要的便是閃避,躲避對手的鋒芒,而抓住機會猛攻對方的空檔,以己之強攻對手之弱,便能出奇制勝。

陳楚心情放鬆下來,跳跳竄竄的,把古拳的套路第一次的完全施展出來。

有幾次,他滿可以把金奎放倒在地,然後用碎拳猛擊他的頭部,把他打懵。

不過他為了練拳,反而只撿金奎肉厚實的地方揍。

比如明明踢軟肋,他便知踢他的大腿和屁股。

拳頭明明落在後腦或者膻中,陳楚只打他的小腹和後背。

咚咚咚擊打的聲音是不小,也把金奎打的哇哇大叫。

不過不至於把他揍趴下。

而金奎始終打不到陳楚身上,他身體大,但是他的動作也慢。

空有力氣使不上。

陳楚的下盤有少林大小洪拳和醉八仙拳的底子,下盤穩健,即使被打到也不會倒。

這一下兩人鬥了二十多分鐘。

金奎的胖臉蛋子不知挨了多少拳,都被打腫了,肚子和後背挨的拳頭更多,屁股也不知道被踢了多少腳。

布滿了鞋印。

最後陳楚發起了一次強攻,拳頭像是雨點似的里啪啦的落在他的胖臉蛋子上。

那上面的肉都被打的像開水似的翻滾了起來。

「不打了,不打了!今天不打了!」金奎一邊叫一邊兩手抱住頭。

陳楚又踹了他屁股兩腳。

「金奎,你媽的服不!」

陳楚也停下來喘了兩口氣,打了這麼半天,他並沒有流汗,感覺拳頭落到身體上,比打空拳省力的多。

再說金奎這胖乎乎的身體,拳頭打上去也挺軒乎的。

「我,我不服!我他媽的早上沒吃飯,我要是吃飯了能整死你!陳楚,明天,對,明天不上課,周一,你等周一的,下午放學咱倆誰也別他媽的走,就在這干架!」

「行!誰走誰是孫子!」

「對!是他媽的曾孫子!」

金奎罵了一句,然後呲牙咧嘴的往回走了。

等繞過學校牆頭,感覺陳楚看不到他了,他這才哎呦哎呦的叫起痛來,感覺渾身都像被揍散了架子似的。

金奎擼開長袖和衣服一看。

肚子和胳膊都青一塊紫一塊的,他偷偷的解開褲子回頭看了眼后腰和屁股,都淤血了。

「陳楚!我糙尼瑪啊!」金奎邊往回走邊哼哼唧唧的罵。

……

「楚哥!」

等金奎走了,徐紅才走近陳楚。

剛才她有點看傻眼了。

這就像電影里演的功夫片似的,她現在對陳楚有點崇拜了。

「楚哥,你會武術啊?」

「不會,瞎打。」

陳楚拍了拍徐紅的后腰。

「剛才你摔的一跤,現在還疼么?」

他說著又細心的幫徐紅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土。

「陳楚,你對我真好。」

徐紅一下撲進陳楚的懷裡,然後緊緊摟著她的脖子。

她忽然覺得在陳楚身邊非常有安全感。

「陳楚,我以後能不能當你媳婦啊?」

陳楚皺了皺眉。

他雖然想上徐紅,但不想騙她。

「我和你說了,我有對象,我以後會娶她當老婆的,我們……就是玩玩,你要是不願意,我也不勉強。」

徐紅聽的眼裡水汪汪的,想推開陳楚掉頭就走。

但是又有些捨不得。

她就這麼摟著陳楚的脖子,感覺至少這一刻還是真實存在的。

一說到媳婦的事兒,陳楚倒不好意思上徐紅了。

推開了她,看了看學校教室里的掛鐘,已經十二點多了。

自己回家吃完飯差不多就一點半了,下午還要去王霞那呢。

便要騎自行車回家。

徐紅忙說:「陳楚,你……你不是和我要,要干那種事么?反正下午你也沒事,咱倆去,去縣裡的旅館吧,再不,再不去別的地方……」

陳楚停了一下,他下面真硬了。

縣裡旅館也不貴,開間房最便宜的十塊錢就夠了,當然,他也是聽別人說的。

前天下過雨,現在苞米地和壕溝的雨水還有,到處濘歪歪的,沒法干。總不能兩人在大道上脫了干吧!

陳楚呼出口氣,又想到王霞和她約好的補課,被金奎這一耽誤,干徐紅的時間還真不夠了。他想了想說。

「下午我有事兒,明天是周六,早上你在這等我!咱們干。」

陳楚說完騎上了二八自行車。

在他心裡,王霞老師的誘惑遠比徐紅誘惑大。

或許王霞那種熟透了的水蜜桃般的熟女遠比徐紅這個青澀的山杏好。

如果在這和她幹了,那就和王霞失約了。

得把她們的時間段分開,今天先探探王霞的路子,明天再干徐紅這個小騷貨。

「嗯,明天早上……早上七點,我在中學這等你,不見不散……」

徐紅說完,臉紅撲撲的也轉身扭著屁股走了。

「七點?這騷貨真是憋不住了啊!」

陳楚笑著騎著二八自行車沒有直接回家。

回家也是自己做飯。

他先把自行車扔到老張頭兒那,這老傢伙沒在家,不知道騷到哪去了。

反正他家也沒人,自行車扔在那,陳楚便想去小賣店先買點吃的,然後去縣城王霞那。

「小蓮姐,買麵包。」

都十二點多了,農村人都上地幹活了,這個時候是關鍵了,苞米都長的很嫩了,怕牲口啥的禍害,也怕有人偷,一般都看地去了。

那小蓮自己在家,正在櫃檯後面扇著扇子。

一邊回味著昨天被陳楚乾的享受,一邊琢磨著怎麼攪和和王大勝離婚。

見陳楚進來。

她下面一下就潮乎乎的。

兩腿夾得很緊。

像是怕裡面的水流出來。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裙子,由於天太熱,她兩腿劈開,扇子往裙子底下扇著風。

「給你麵包,再給你一根腸,哎呀,把錢收回去!我能要你的錢么!」那小蓮風情萬種的白了陳楚一眼。

陳楚嘿嘿笑了。

「小蓮姐,麵包我拿走了,腸你自己留著吧,你看這麼粗。」

「滾!你這個死人!」

那小蓮臉紅撲撲的,從櫃檯後面繞過來就掐陳楚。

陳楚本來想吃完麵包就走人的。

他幻想著去王霞家,然後把王霞老師糙了。

不過和那小蓮鬧了幾下。

陳楚下面就硬了。

「小蓮姐,我要干你。」

「陳楚,不行,這可是大白天……嗯……你實在要干,那你就快點干,我關門。」

那小蓮把外屋門關上。

她呼吸也有點急促了。

大白天幹這種事,她既害羞又覺得刺激。

陳楚也呼出一口氣,沒想到那小蓮能答應,不過看著她白裙子下面隱隱約約的屁股,他下面更硬了。

陳楚憋不住的從後面抱著她的小蠻腰,把她抱到了櫃檯後面。

「小蓮姐……」

「別說話了,別親我,快點干,幹完你快點走,大中午的人多。」

「嗯……」

陳楚解開褲帶,掏出大傢伙。

那小蓮手扶著門框,衣服也沒脫,只把裙子往上撩了一下,露出白白的屁股。

陳楚把她的裙子裡面的白褲衩扒掉,然後對準了她下面合著的縫隙,噗嗤一下就進去了。

那小蓮啊的一聲,兩手抓緊了門框,身體就像盪鞦韆似的,被陳楚一下又一下的頂撞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