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九十四章女愛浪急舟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女愛浪急舟缺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一片白花花的。

這種誘惑讓陳楚有些難以自拔。

彷彿已經陷入了那溝壑里,深淵當中。

他站著不動,王霞也蹲著不起來。

那意思像是在問,你看夠了么?沒看夠繼續看。

最後還是陳楚敗了。

不好意思看了,把目光收了回來,難捨的從王霞的美人溝和臀部移開。

渾身燥熱難耐。

王霞不易察覺的露出一絲微笑,這才站起嬌軀。

「陳楚,你怎麼出汗了?是不是天氣太熱了?你坐到室透透氣吧!我去給你弄杯冰水。」

王霞說著把他讓進了室。

又插上了電風扇。

王霞家沒有空調,畢竟是在縣裡,能住上開發區的新樓就挺牛的了。

再說以王霞和她男人陳坤的工資也消費不起了。

畢竟是工薪階層,一個月就那兩千三千的。

陳坤報社多少有點油水,而王霞在破鎮中學教書,面對的都是農村的一些窮孩子。

他們的家長能讓孩子上學念書就不錯了,更不用說給老師送禮了。

王霞家是兩室一廳的。

裝修的簡單卻非常的有情調。

給陳楚的第一感覺就是乾淨。

更像是待在閨中的閨房似的。

兩室一廳當中,陳楚被讓進了王霞和她男人的室。

只見室中有一張很大的雙人床,床單是白色帶有黑色斑點的。

這讓陳楚一下想起了王霞的內褲就是這種圖案。不禁又是一陣冒汗。

床下又一圈厚厚的地毯。

窗子擋著淡青色的窗帘,牆壁雪白,掛著王霞和她男人的結婚藝術照片。

照片不算太大,照片中王霞穿著一襲潔白的婚紗,臉上笑容甜美,凸顯了豐胸和秀頎的身姿。

睫毛應該是嫁接的,長長的,而眼睛也畫著的,顯得那般細長而大。

而她的男人亦是一身白色的西裝,他長得不高,和王霞個頭差不多的。

身材也瘦弱。

頭髮有些謝頂,臉上有著短短的卻很密的胡茬子,帶著厚厚的眼鏡片。

雖然照片中他儘力的裝飾,不過那模樣怎麼看怎麼猥瑣。

腦門挺亮的,有點知識分子的孱弱。

陳楚暗想,這有點像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了。

不過他也知道王霞的男人是個報社的編輯。算是人家有個好工作了。

女人都是很現實的。

人家有個好工作,也有房子,找個漂亮的老婆也容易了。

不過陳楚看王霞那大大的挺翹的屁股,不禁也為她男人這小身板感到擔心,心想這小體格子能伺候得了這麼大屁股的媳婦么?

張老頭兒曾經說過,女人情慾強不強,看屁股也能看出來。

一般屁股大的女人,挺翹的需要的便多,小男人一般伺候不好她。

這時,王霞端著一杯冰水走了進來。

陳楚忙站起身禮貌的去接。

兩人都穿著拖鞋。

王霞感覺陳楚和她的身高差不多了。

頂多差個一兩厘米。

而且陳楚胸口的肌肉鼓鼓的,好像挺結實的模樣。

她不禁臉上一紅,想到自己男人還是個排骨隊長,兩人抱在一起都咯的生疼。

「陳楚,你好像長個了?」王霞笑著說。

「唔……最近早晨經常跑步。」陳楚笑了笑。

心想可能是練拳練的,張老頭兒說過練拳可以把骨節抻長,當然又吹噓說練別的拳弄不好是破壞身體,影響生長,而只有練他教的拳才是正統,才能拉伸肌肉和骨節。

陳楚自然當笑話聽了。

「嗯,跑步是好事兒,以後再多吃點肉和胡蘿蔔,胡蘿蔔吃多了長的更快。」

她說著呵呵笑了笑。

手裡的冰水並沒有遞過去。

而是打量了一番陳楚說:「你,你去我的那個房間吧,這個房間好像也熱……」

陳楚哦了一聲,王霞讓他拿著電風扇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有的時候我願意在自己的房子住,因為我和我老公性格和喜歡的風格不搭,他喜歡明快簡練的,我喜歡溫暖蝸居的……」

陳楚來到王霞的室,真的感受到了一種蝸居的緊湊和溫馨。

這房間布置的基本就是粉色和紅色。

窗帘的落地紅的,床幔是深粉色的。

牆壁也是粉刷的粉色,還有卡通的圖案。

床上有高高的蚊帳,像是一個立體的三角形。

而蚊帳也是粉色的。

裡面放著紅色的枕頭和粉紅色的被褥。

地板是紅色軟軟的地板革。

踩在上面軟軟的。

王霞輕快的脫掉了拖鞋,像是一隻歡快的小燕子一樣撲到了自己的床上。

「陳楚,你看我的床好吧!」她咯咯咯的笑著。

陳楚看著她趴伏在自己的床上,屁股隆起來多高,好想撲過去,把下面就那樣的從她的屁股後面弄進去。

然後好好的干。

「好,老師,你的床真好。」陳楚心裡卻想說你的屁股更好。

「呵呵,你來坐坐!」王霞說著兩隻光裸的小腳丫來回的擺動著。

陳楚呼吸更急促了。

心想王霞的腳長得好美。

他好想去舔,從她的腳脖子一直舔到腳後跟,再舔……

王霞的腳趾甲塗著黑色的腳趾油。

陳楚感覺自己的心都咚咚咚的跳的厲害。

他忽然想起朱娜的的腳趾也是塗著黑色的。

這黑色的腳趾甲太性感了。

陳楚慢慢的走到床邊。

王霞拍了拍床鋪說:「坐啊!來老師家不用客氣,就像在自己家一樣,白天你,你姐夫也不在家,他的報社忙……這個周六周日他還要出差……」

王霞臉紅了紅,低下頭。

陳楚裝作不明白一樣嗯了一聲。

他有點怕,主要還是和王霞不熟。

王霞躺了一陣,陳楚下面硬的幾乎要刺破褲子,好幾次都想衝上去把她壓倒。

然後哭著跪著都行,反正要把王霞辦了。

但是他想想又不敢。

這時王霞坐了起來。

隨後下床拿出了英語書之類的。

「差點忘了,給你補課的,咯咯……」

王霞笑了笑。

翻開了課本,陳楚要下床。

王霞又說:「你……你還是在床上坐著吧,嗯……你不用把我當成老師,就當成朋友,或者……或者是姐姐,這樣你不拘束,學習也快,你看你都熱的出汗了,把外套脫了吧!」

陳楚哎了一聲。

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解開了扣子。

他裡面穿了件白色的背心,很便宜的那種,但卻很修身。

這幾個月里,他一直練拳,背心脫掉,胸口的肌肉鼓鼓的。

王霞驚了一下,深呼吸口氣,這才接過陳楚的外套,掛在衣服架子上。

眼睛又盯著陳楚的胸肌好一會兒,這才咳咳兩聲說:「我們……我們從哪開始?你,你哪裡不會……」

陳楚還是覺得坐在床上不舒服,王霞又給他弄來個非常小的小椅子。

陳楚坐在床下板凳上,王霞就坐在床上。

兩條白花花的大腿蜷縮著,陳楚熱的喝了口冰水,身體一下涼爽了不少。

王霞也把窗子打開,不過窗帘還是拉上的,屋內開著燈光,橘黃色的精巧的吊燈,發出的燈光亦是燦爛溫馨。

陳楚看著她那白花花的大腿,哪還有心思學習啊。

王霞一教他英語才發現,原來陳楚啥都不會。

連簡單的單詞都不會拼,更不會寫了。

王霞嘆了口氣。

不過她靈機一動說道:「陳楚,你看哈,其實英語很簡單的,我教你,你看香蕉這個單詞,banana,拼寫也很簡單,你實在不會,也記不住,可以用簡便的辦法,你看用漢字來拼寫就是『波娜娜』。」

王霞說著也感覺有點熱,把外罩脫掉了,裡面黑色的小背心,把她那一對爆乳更是凸顯出來。

「你跟著我念,波娜娜,b,a,n,a,n,a……」王霞說了一遍抬起頭。

看著陳楚盯著她的胸口咽唾沫。

她臉上嬌紅一下,心也跳了跳。

「陳楚,跟老師念啊……」

陳楚盯了她小衫,深呼吸口氣。

「波……波拿拿,b哎,嗯,啊,嗯啊。」

「嗯,差不多,你看是不是很好記。你寫一遍。」

陳楚馬上就寫出來了。

下面硬邦邦的。

心想我糙!原來英語也很簡單么!

王霞又教她美麗這個詞。

陳楚也記住了。

不就是『13揉得否么?』13那玩意得揉,不揉人家女生就得把你給否了。女人就是越干她才越喜歡你的。

陳楚眼睛亮了。

王霞一連教陳楚十幾個單詞,陳楚竟然全記住了。

王霞高興的拍手。

「陳楚,你真是好聰明啊!你學的真快,按照這個速度,不出三個月,你的英語成績肯定及格的……嗯,下面咱們學鉛筆這個詞兒,跟老師讀——pencil……」

陳楚笑了。

「老師,這個好記住,不就是『噴騷么!』」

王霞愣了愣,臉刷的更紅了,貝齒輕輕的咬住下面的紅唇。

只是紅著臉,低下頭不說話。

陳楚又念了兩遍:「噴騷,噴騷……」

他是隨便念的。

不過王霞下面卻都濕了。

她忽然想到,自己是不是……是不是噴騷了?

她此時很想陳楚能摟她進懷裡,男女同處一室,總是有些尷尬,有些曖昧。

她低著頭,隨手抓起陳楚喝了一口的冰水揚起脖頸喝了一口。

臉上熱辣辣的慾火被澆滅了一半。

呼吸一口氣,涼爽了許多。

但是腦中還是紛亂的。

好像有兩個聲音在鬥爭中。

一個聲音說,不行,他是你的學生,他還沒成年呢!這麼做不道德。

還有個聲音卻說,他是男人,你看他下面那麼大……你的男人不行,女人只有短短十年的好時候,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再說男人女人本來就是自然界的產物。

他和動物一樣,都是受精孕育而生,男歡女愛是不違法的,是自然的媾和和交配,如果男女歡愛也是不道德的,那人類的本身,生命的本身就是齷齪了……生命,本來就是雌雄交融,本來就是歡愛旖旎,才能繁衍不息……

兩種聲音在王霞腦海中就像兩個人在不停的辯論和爭吵……你是老師,你是育人為本……你是女人,你需要男人的愛……

陳楚抬起頭,見到王霞兩腿間的牛仔褲底竟然濕了,一些水從她的兩腿間滲透出來。

如果不明白的情竇未開的男孩兒肯定會笑王霞尿褲子了。

但陳楚明白,她是發情了。

陳楚的站了起來。

他也憋的難受極了。

王霞感覺陳楚起身。

不禁抬起頭,見陳楚胯下已經支起那麼大的一根棍子,挺立而猙獰。

她不禁整個身子都軟了。

低低的喚了聲。

「陳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