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九十五章婊子牌坊兩難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婊子牌坊兩難全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王霞把臉轉了過去。

她兩條雪白大腿加緊,掩蓋著自己的尷尬。

如果陳楚再大膽一些抱住她,或許她就會投降的。

會卸掉所有的矜持投入火熱男人的懷抱當中。

女人不管什麼時候,不管多麼強大,她心裡始終住著一個小女人。

需要被人寵著,被人愛護。

陳楚心裡也在鬥爭著。

想了一會兒。

臉上的汗又滴了下來。

王霞馬上站起身。

「我……我去下衛生間……」

陳楚看著她屁股後面也濕了一些。

下面更是受不了的要噴出去似的。

嗓音沙啞的要叫住她。

不過馬上又明白過來,她是自己的老師,怎麼……怎麼可能看上自己呢!人家是市裡人,而自己只是一個農村人,人家男人是報社的編輯,而自己……只是一個農村的半大小子。

這和他與季小桃不一樣,季小桃只是一個護士而已。

而她……

陳楚感覺有些自卑,感覺配不上自己的老師。

過了十多分鐘,王霞才重新走了出來。

她恢復了當老師的穿著,粉紅色的裙子,上贍小衫。

兩條胳膊露在外面,下面的小腿只露出一截白花花的。

她換掉了牛仔短褲和裡面已經濕乎乎的內褲。

那內褲都粘呼呼的了。

她緊著鼻子。

沖了一會兒面孔。

自責著自己,簡直太不要臉了,怎麼想和自己的學生發生點啥?自己還是老師么?自己太……是不是個蕩婦?竟然想背著自己的男人偷漢子?

那不成了婊子了么?

她羞愧,懊悔著。

把頭髮又重新梳攏起來。

恢復在學校的模樣。

不過這種熟女的打扮讓陳楚更有感覺了。

「嗯……咳咳,可能太熱了,我,我再給你倒杯冰水。」

王霞說著,這次弄來了不少的冰塊。

隨後不想教陳楚單詞了,這些單詞本來好好的,在她一講解,陳楚一理解都成了男女那啥的事兒了。

比如chiea,這個很簡的或者瓷器的單詞。

陳楚叨咕著說『拆那,插哪?』

『插哪?』王霞暈了。

本能感覺陳楚的下面要插進自己的裙底。

下面又火辣辣的難受。

簡單的英語句式說出來也變味了。

『我特可拉撕啊揉陰』

『蕾絲抱可撕哎哧b各』

……

反正從陳楚嘴裡蹦出來的單詞和句式,王霞下面都會又感覺,而她自己說出來也是臉紅。

「陳楚,我們學幾何吧。」

幾合?

妓合?

「學代數吧!」王霞卻掏出一本生物書來。

隨便一翻正翻到女性的下體構造,裡面還有圖畫。

王霞馬上合掩了書本。

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巧合,還是中邪了。

她擦了擦汗,平息了一會兒。

最後講起了化學和物理。

漸漸的她恢復了當老師的模樣,在陳楚面前走來走去的。

……

陳楚不知道喝了多少冰水。

一下午總算熬過去了。

已經六點多了,陳楚這才下樓。

王霞想要留陳楚吃飯的,不過又害臊起來。

陳楚也是滿身火熱的,騎著二八自行車往回走。

王霞在樓上見陳楚騎著自行車走了,這才迫不及待的掏出電話給閨蜜邵曉華打去。

「喂?怎麼樣?你們啪啪啪的幹完了?」電話里傳來一個清脆女孩兒的聲音。

「幹啥啊?可……可羞死我了……」

「怎麼回事?」

王霞把過程說了一遍,邵曉華哈哈的笑了起來。

「喂,你比人家大了十歲呢,怎麼還那麼不好意思啊!沒準人家可是一個小處男呢,你別以為你們家陳坤是什麼好餅,上個禮拜我的一個同事看見他在翰城的醉鳳凰裡面搖著可嗨呢!」

「別瞎說,他,就他那種人,能幹出那事兒?」王霞不信的。

翰城的醉鳳凰是一個大迪吧。

而裡面亦是藏污納垢,傳言醉鳳凰的廁所經常發現避孕套。

便是喝多了的男女進裡面啪啪啪的解決生理問題。

也有不少女的是被男的下了催情葯啥的。

王霞只是聽說,但那種地方,打死她都不想去的。

更不相信陳坤去那種地方了。

「王霞,你可能是當老師當傻了,其實……其實男女間不就是那點事兒么!他出力氣,擠出那點水兒他就爽了,你被啪啪啪的干,幹完了你也爽了。要不,我先幫你試試水,你那個學生介紹給我,我勾引勾引……」

「曉華,你別鬧,他……他真只是個孩子。我……反正我不行的,就這樣吧!我,我掛了。」

「喂,別掛啊,你要實在不行,今晚反正你老公也不在家,我請你去醉鳳凰吧,你去那兩次就行了,就明白男女就那麼回事,各求所需么!再不抓緊時間玩,等老了你後悔去吧!憑啥他們男人喜歡玩歲數小的,三四十,四五十歲,甚至六七十歲都要玩個十六七、十八九的小姑娘。

「為啥我們女人就不能玩個小少男?你當老師那麼方面,再說那男孩兒不總偷看你奶和你的溝子么?肯定跡你啊,不行讓給我……」

……

王霞掛了電話。

胸口一陣起伏。

這一夜她註定睡不好了……

陳楚直接來到張老頭兒處。

這傢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正一口一口的喝酒,手裡面抓著雞腿啃著。

「嗯,還算你小子有良心,雞腿你留下的吧!不過你小子也夠缺德的!怎麼把豬蹄兒給啃了不給我?還把骨頭啃的到處都是。」

「老傢伙,有雞腿吃就不錯了!對了,和你說個事兒。」

陳楚把王霞的事兒說了一遍。

「老傢伙,你說我該怎麼辦?上?她是我老師,這個女人不比農村的女人,要是那小蓮我肯定上,但是她……」

「她咋的?她就不是女人了?她有啥特殊的?就是聖女又如何?到最後還不是屁股撅的高高的讓男人那玩意兒干!」

張老頭兒白了他一眼。

「老傢伙,你,你的啥意思?是干?」

「嗯,這還用問么?人家都說了男人不在家,你還不幹?你真夠笨的!行啊,看在你給我留下雞腿的份上,今兒個高興,我教教你周易,也就是算命。」

「切!不學!」

陳楚一翻眼皮。

「你這叫迷信,你那麼會算,自己咋……」

陳楚想說你怎麼落到這一步,不過想了想馬上改口說:「咋算不到我有豬蹄兒,然後在家等著我,搶我的豬蹄兒啃多好!」

張老頭兒毫不在意。

「嗯,命中有些能改變,但有些是定數的東西是改不了的,反正和你說那麼多你也不明白啥,你就給句痛快話,學還是不學!」

「不學!學那東西簡直就是浪費腦細胞!」

「嗯,我本來想先教你算女人心裡是怎麼想的,知道了女人心裡的想法,就知道她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比如今天,你就可以糙了王霞,你說迷信那就迷信把,不過這叫做讀心術……既然你不學,那我就睡覺了。」

「等會兒!」陳楚叫了一句。

「老傢伙,那我就先湊合學學看!」

「嗯,好吧,不過學讀心術首先要從基礎開始,也便是認識卦象,卦象就是八卦,八卦分八八六十四卦,八八六十四卦又能互相變換,互為補卦互卦,每一個卦象又可分六十四種變化,最後可有四千零九十六種變化……而萬變不離其中,所謂盛極者衰,衰需忍耐,而落寞到了極致,亦可絕地逢生否極泰來……」

陳楚聽的打了個哈欠。

被張老頭兒狠狠的敲了一個爆栗。

被打的一下就精神起來。

「女人!女人!記住,你只要學會這些,按照我說的學,那你就有數不盡的女人,那麼多,那麼多白花花的女孩兒的身體啊!在向你招手那!」

張老頭兒繼續誘導著:「陳楚,你不是為了我學,也不是為了你自己,你為了黃橙橙的金子,為了白花花的姑娘……」

陳楚一聽女人眼睛就放光了,馬上就精神了,使勁兒的點著頭。

……

張老頭兒一直白話沒停,都快十一點鐘了,他才打個哈欠。

「嗯,你回去吧,把我說的記住了,唔,明天你去主動找你老師補課,男人就要主動些,她比你大也是女人,她再牛,再時髦,也是長著火燒雲的女人,只是外面穿著一層衣服罷了。」

陳楚點了點頭。

然後說:「明天,我得先去學校一趟,和徐紅約好的。」

「行啊,反正你下面抹了……抹了我的硃砂血,堅挺無比的呢!以後你會發現還有更多的好處,男人么!就要有個男人的樣子,實在膽子小了,就摸摸自己的褲襠,看看你長得那玩意是不是帶把的!」

「行!老傢伙我明白了。」

陳楚腦子裡現在全是亂糟糟的周易八卦這些圖形和解釋。

出了門,打了個哈欠就往家走。

路過王家小賣店的時候,聽到那小蓮在和王大勝在吵架。

不過那小蓮自然是佔上風,王大勝只是唯唯諾諾。

陳楚用腳丫子想都知道,王大勝肯定是想和那小蓮幹啥。

那小蓮就不讓他幹啥了。

不僅一陣好笑,那小蓮那火燒雲都被老子給干腫了,你還是別想了,等過幾天你老婆養好了,我再去干。

讓尼瑪王大勝以前欺負老子。

陳楚回到家。

陳德江正在喝酒。

盆里的豆腐白菜沒吃幾塊。

「回來了?快過來吃飯吧!怎麼這麼晚?」

「嗯,在老師家補課晚了,回來去張老頭兒那待一會兒。」

「嗯……」陳德江嘆了口氣沒說啥。

飯菜已經讓他熱了好幾遍了。

他只是懷疑這小子是去張老頭兒那了,還是又和那小蓮滾到一被窩去了。

心想這他媽的小子!

他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忍住了,喝了口酒,心想得儘快給他定親,或者把這驢送走打工才行。

陳楚吃了四大碗米飯,然後回到了西屋。

他被張老頭說的有了底氣。

心想,明天老子先幹了徐紅那騷貨,然後再去縣城王霞家補課。

他不禁想到今天自己和王霞的每一個細節。

尤其王霞那黑色的腳趾甲,更是性感無比。

要是把王霞豐腴的身子壓住,分開她的兩條白花花大腿,再把她的豐腴的大腿豎起靠攏一起。

自己就能邊親吻著舔著她的小腳,下面還能狠狠的干她了。

陳楚想到這個姿勢,和王霞的腳,竟然實在忍不住的先擼了一把。

王霞,你是我陳楚的,你跑不了的,老子明天狠狠的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