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九十七章追殺入小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追殺入小圈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女廁所?」

陳楚臉紅了。

不過繼而又興奮了起來。

女廁所那地方……是他既想去又不好意思去的地方。

嘴上吞吞吐吐的,心也跳的厲害。

但是他其實是非常想去的。

曾經在初一的時候,他看見漂亮的屁股大的女孩兒進進出出女廁所。

他下面就梆硬梆硬的。

都想過自己冒充女的進去。

當然那是想象,事實是不現實的。

也想過晚上在女廁所後面摳一個洞,然後白天的時候繞到後面去看。

但又怕被抓住。

這個膽子他還是沒有的。

「去……去那好么?」陳楚問。

「有啥不好的?再說周六周日女廁所都沒人。」徐紅說了一句。

隨後把他的手推開,兩手伸進衣服後面,把胸罩繫上了。

「男廁所沒女廁所乾淨的,再說,那也比壕溝強多了啊。」

陳楚想了想說:「我還是喜歡壕溝,女廁所總感覺彆扭。」

「彆扭啥?最起碼裡面擋風,在壕溝干,上面風吹沙子呼呼的,弄的滿身都是。」

陳楚心裡有點酸。

心想徐紅是不是和別的男人在壕溝干過啊?

或者也在女廁所干過?

不然怎麼對這裡這麼了解啊?

不過他想了想算了,反正也不和人家結婚處對象的,不就是玩么?

有女人還不幹,那不是傻么?

王露,那小蓮,劉翠,這些女人不都是被人干過么?自己不也乾的挺爽的么?

而且還要干朱娜他媽,朱娜他媽都和徐國忠干過了,自己不也想聞人家屁眼么?

那徐紅咋了?最起碼歲數還小呢,比她們肯定嫩多了。

對!干!

「行,那就去女廁所吧!」

陳楚說完又盯著徐紅圓滾滾的胸口,心想一會兒得好好的揉揉才行。

「算了,還是去壕溝吧,你不喜歡那,再說,壕溝能躺下,女廁所沒法躺下乾的,畢竟味兒受不了。」

徐紅說著扭著屁股就扳著牆頭,準備跳過去。

農村學校的廁所和市裡的不一樣。

都是蹲便的,拉完了屎尿就掉到茅坑裡了,哪有市裡帶水沖的。

陳楚還沒進過女廁所,正興奮著,人家徐紅已經跳出了大牆。

他想了想,那就鑽壕溝吧。

他總聽別人說馬小河他二嬸兒總和人家鑽苞米地,鑽壕溝,然後干一把是二十塊錢。

他也看見了他老嬸兒和徐國忠鑽苞米地幹了。

乾的也挺爽。

他和劉翠鑽過幾次苞米地,不過都沒幹上。

不是用嘴就是用屁股蹭出去的。

不過這地方可是挺讓人興奮的,算是苞米地里打過浪了,但是壕溝里還沒試過。

嗯,也行,先試試在壕溝里干,然後再去女廁所里干。反正都試試,以後……在教室理干,看看啥滋味……

陳楚心裡琢磨著,下面也硬了。

跟著跳出了大牆。

兩人朝那天的壕溝走,不時的能碰見一輛兩輛拖拉機從旁邊經過。

等他們過去了,陳楚就摸摸徐紅的屁股。

偶爾也用力抓兩把。

把徐紅弄的哎呀哎呀的說他煩人。

兩人正走著,陳楚猛然回頭見學校大牆翻出來一個黑影。

那人快步朝他這走來。

陳楚開始沒覺得是誰。

不過腦子一過濾,忽然就一個晴天霹靂。

那人身材高大,長發,而臉上有一道長長的疤痕。

『老疤!』

陳楚渾身汗毛豎起。

我糙啊!

張老頭兒提醒過他,自己救了季小桃,壞了老疤的事兒,這小子肯定會順藤摸瓜找到自己的。

「徐紅,你快跑!」

陳楚推了她一把。

「咋了?」徐紅一臉不解。

這時他見老疤已經朝這裡快不走,近乎小跑了。

「我……我仇人來了,你快走!」

「你仇人誰啊?」徐紅愣了一下,回頭,見一個高大的長發男人,大概二十七八歲左右,離她們也就一百來米的樣子了。

「老疤!」

「啊!」徐紅聽過老疤的名頭,她和馬華強一夥瞎混過一段時間,知道老疤幾年前進的監獄,和季揚有仇。

馬華強這夥人,或者說凡是小混混,都是非常崇拜老疤季揚這樣的人的,所以每天都把這些人砍過誰,捅過誰的事兒都掛在嘴邊,像偶像一樣的崇拜。

陳楚心裡咯一下,心想還好沒在女廁所和徐紅干,不然就被堵住出不來了。

「趕緊跑!」

他沖徐紅喊了一句,自己也跑了。

徐紅見陳楚都開溜了,自己也朝另一條路上跑了。

徐紅雖然是女生,但跑的也不慢。

而老疤的目標就是陳楚。

幾乎無視了徐紅的存在,他見陳楚跑了,臉上的傷疤跳動了幾下,就像是大毛毛蟲蠕動一樣。

撒開腿就沖陳楚追了下去。

兩人的距離越來越短。

陳楚跑了一陣回頭一看,老疤離自己不到十米遠了。

畢竟老疤身材高,腿長,二十七八歲爆發力也比陳楚這個年紀強多了。

而陳楚再見老疤雙眼如同鷹隼,分明帶著濃濃的仇恨。

此時,老疤伸手入懷,他穿著外套是長袖的,而當他手再掏出來,竟然多了一把兩尺多長的宰牛刀。

「我操啊!」

陳楚兩條腿都麻木了,一勁兒的猛跑。

心想尼瑪的跟我有多大的仇啊!

至於往死里整么!

一般的刀都一尺來長,大多用來殺豬的。

但殺牛卻不行,因為牛體型龐大,心臟也比較深,所以得用兩尺左右的尖刀。

那尖刀在陽光下光亮閃閃,陳楚已經看到了那深深的血槽。

他和馬華強他們打架只是拳腳,撐死了用棒子。

但是這老疤出手就是玩命。

打架和玩命也是兩回事。

敢打架的,但不一定敢殺人,真正殺人的,一般很少打架,認為沒意思。

陳楚發現自己越跑越遠,再往前就是更荒的荒地了,那樣早晚得讓老疤逮住。

不行,自己得繞彎往回跑。

陳楚撒目見前面有一顆彎脖子的大樹。

他忙跑過去,繞到了樹后。

老疤也追了上來。

陳楚第一次離著他切近,面對面的兩人一樹前一個樹后。

都呼哧呼哧的喘氣。

「你,你至於么?多大個事兒啊?」陳楚說。

老疤沒有廢話。

兩眼狠狠瞪著陳楚,陡然往樹后一衝。

「你媽的!」

隨著罵聲,宰牛刀狠狠刺了過來。

陳楚本能的竄過,躲過一刀。

但跳出了樹后,兩人像是相撲似的對峙著。

陳楚害怕極了,腿都哆嗦。

老疤就像是一隻野獸,慢慢的靠前,陳楚便慢慢的後退。

他想到自己學的古拳,學的醉八仙和少林大小洪拳,但是面對想殺人的老疤,他什麼都忘了,大腦一片空白,什麼都使不出來了。

這時,他胸口的玉扳指淡淡的閃動一下。

他不知道,但他忽然心平靜下來。

見老疤一點點的靠近,彷彿不那麼怕了。

感覺四周的荒地像是一片平靜的湖泊。

而這時老疤的宰牛刀狠狠刺來。

但在陳楚眼中這平靜就像落葉。

他手中的刀和他手中的落葉沒什麼區別,區別的只是自己的眼睛。

陳楚嚇得閉上眼,忽的感受著這風吹草動,幾乎本能的伸手一探,隨後輕巧的像昨夜接住落葉一般,運動古拳的招式往後面一摔。

老疤的刀被他的咯吱窩夾住,而藉助老疤的衝勁兒直接把他甩了出去。

老疤唉喲一聲,朝土坡下滾去。

陳楚這時睜開眼,見自己咯吱窩裡夾著一把刀。

而老疤已經被甩的滾下了土坡。

他嚇得扔了刀就往回跑。

一路狂奔,快跑到學校大牆的時候,才敢回頭看。

見老疤提著刀,追著自己,離他三四十米了。

陳楚哆嗦的爬到牆頭,跳下去取自己的二八自行車,手哆嗦的差點車鎖都沒打開。

見老疤也跳過牆頭了,他推著車助跑一陣,才騎上去一頓飛快的猛蹬了起來。

老疤追了一陣沒追上,也消失了。

陳楚怕老疤繞路堵自己,他一路猛騎到了縣城。

直接跑到了王霞老師樓下,他這才緩了口氣。

按響了502的門鈴聲。

陳楚亦是緊張的四下張望。

王霞今天她又被閨蜜數落了一頓,說她是笨蛋,是廢物。

放著資源浪費都不用。

自己憋著。

現在她心裡又掙紮起來。

不過一想到陳楚結實的胸膛和下面的堅挺。

她下面就濕潤了。

昨天晚上,她自己摳了好半天才舒服的睡了。

早上也後悔為啥陳楚臨走的時候沒告訴他第二天讓他再來。

陳楚也沒有電話啥的。

她正忐忑。

而門鈴響了起來。

她看到樓下的陳楚,又激動,又害羞。

平復了一會兒激動的心跳,這才打開門。

聽著陳楚咚咚咚的腳步聲上樓,她心亂如麻。

打開了房間門,強裝鎮定。

「來了啊~!」

陳楚嗯了一聲。

鞋都忘換了,直接走進屋。

踩到人家紅木地板一串腳印,這才反應過來。

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回去換鞋。

王霞只是害羞的笑。

忽然見陳楚全身都是汗。

「你……你這孩子,咋全都是汗呢!來,快把衣服脫了……」

陳楚也不顧及了,把上衣連同背心都脫了。

進了王霞的屋,他才感覺自己是真的安全了。

王霞看到他身上有些發黑的肌肉,小心臟這個激動的跳啊!

陳楚個子和她差不多高了,這身板,竟然有六塊腹肌。

男人對女人的大胸和挺翹的屁股是沒有抵抗力的。

而女人也是同樣對男人大傢伙和腹肌沒有抵抗力。

王霞好想俯身下去抱住陳楚的腰好好的舔一舔他的腹肌。

她激動的又說:「你……你的褲子也濕了。」

說著王霞臉紅了。

「哦,好吧。但是……」

「哎呀,別但是了,你先進我屋子去脫吧,我給你找乾衣服,你跑著來的么?」

陳楚沒說什麼,只進了王霞粉紅色的房間,門半開著,陳楚把褲子也脫了,就剩下一個三角褲頭。

脫下來的褲子也順著門縫遞了出去。

「老師家有洗衣機,給你洗一洗,你稍等,我給你先找乾爽的衣服。」

王霞抱著陳楚的衣服剛走進衛生間,就受不住的俏臉埋在陳楚滿是汗味的衣服上使勁聞了聞。

這汗澤臟,但是卻透出一股她做夢都想得到的男人粗礦的味道。

不過她忽然想到,糟糕了,自己房間床上還放著蕾絲內褲呢!自己換洗忘記收了。

她忙往房間跑去。

此時陳楚渾身上下只剩下內褲,差不多光溜溜的了。

不禁很清涼,也放鬆了下來。

忽然,他看到王霞床上的蕾絲內褲。

往門口看了看。

忍不住伸手拿起來,受不住誘惑,放在鼻尖狠狠的聞了起來。

這時門開了,王霞啊!的叫一聲。

羞恥的不得了。

見自己剛穿過的蕾絲內褲揉成一團在陳楚手裡,而他竟然使勁兒的聞著,嗅著,還舔……

「陳楚……你……」

陳楚也傻了。

「王,王霞老師……我……我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