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九十八章夜裡挑燈看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夜裡挑燈看賤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沒想到王霞這麼快就回來。

當時他看見王霞的蕾絲內褲下面就梆硬的受不了了。

而拿在手裡軟軟的,滑滑的,布料十分的細柔,像是季小桃的皮膚和下面大嘴唇裡面的嫩肉一樣。

陳楚下面梆硬挺翹了起來。

好想把這蕾絲內褲放在下面的傢伙上蹭。

陳楚呼吸急促,忽然見著內褲還帶著絲襪一樣的狀,露著半透明的小窟窿眼。

不禁更是受不了了。

而從內褲上還隱隱傳來著一絲香水味,還有騷味兒。

陳楚想著這便是王霞穿過的,或許是剛換下來的。

抽了兩下鼻子一頭撲了上去,在鼻子前面狠狠的聞著,蹭著,就像把王霞已經抱在懷裡一樣。

就像在啃舔著王霞的褲襠似的。

甚至他慢慢的伸出舌頭開始舔了兩下,繼而瘋狂閉著眼睛舔著,嗅著起來。

直到傳來王霞啊!的一聲。

陳楚才反應過來。

轉過身,看著王霞,而自己手裡抓著人家的內褲。

下面像是長矛似的挺挺的對準刺著王霞。

王霞驚呆了,不僅是看著自己的內褲被人舔,而且見到陳楚那東西……她和自己男人結婚前已經不是處女了,在大學處過兩次對象。

不過男人的東西也沒見過那麼大的。

她曾去動物園遊玩的時候,閨蜜邵曉華指著斑馬或者野驢下面的傢伙和她說:「你看那東西多大!以後要是找一個這樣的男人不得爽死。」

王霞當時臉紅撲撲的,嗔怪邵曉華不要臉,說男人哪裡能有那麼大的東西。

不過每個女人都喜歡男人的東西越大越好的。

就像男人喜歡老婆的奶越大越挺越好。

當然,也有一小撮男人喜歡春哥的飛機場的。

王霞只看了幾眼陳楚那東西,臉上紅的能滴出水來。

聽到陳楚說喜歡自己。

她捂著臉,羞臊的跑到了隔壁的房間。

臉上熱辣辣的像是火一樣的在燃燒。

她快速的給邵曉華髮出簡訊,簡單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邵曉華只簡單的回復幾個字:趁熱打鐵,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王霞更沒主意了。

心裡忐忑的至極。

最後還是沒有勇氣,她紅著臉,進到衛生間把陳楚的衣服輪洗了,又烘乾。

夏天本來就熱,再者洗衣機烘乾的也快。

王霞又把臉伸進冰水裡浸了浸,這才平靜了些。

她對著鏡子里的鏡子,還是感覺胸口跳的厲害。

她閉上眼慢慢的恢復著。

隨後開始打扮起來。

這次她穿了一條米色的長褲,上身也是米色的薄薄的風衣,裡面是一件有扣子的薄薄的小衫。

她多加了一件衣服,把自己包裹的很嚴實,像是沒有露肉的地方了。

她怕自己和陳楚做出傻事來。

頭髮也往後梳攏,長發披肩,露出光潔的面容和額頭。

恢復了一副教師嚴肅的表情。

這才放心的,把烘乾好的衣服取出,又倒了一杯冰水。

才走進屋。

「喏,把衣服穿上吧,再喝點水涼快涼快……」

王霞雖然表面上裝著鎮定,但是兩手交叉在一起,用力的攥著,呼吸都有些不自然。

如果陳楚再大膽一點,過來抱住她,她再偽裝或許也會繳械的。

陳楚嗯了一聲。

他想到現在就撲過去,不過還是沒敢。

臉上出汗。

一口喝光了冰水。

隨後把衣服穿了起來。

王霞為了掩蓋自己的窘迫,快速翻開了英語書,同樣快速的教陳楚句式和單詞,還有一些自己積累的經驗。

陳楚原本心亂如麻,穿好衣服還在想著自己是主動上,還是挑逗王霞。

不過一聽王霞的英語發音,他忽然覺得頭腦是那般的清晰。像是早晨一樣,仿若一股股清新的清泉緩緩進入頭腦之中。

一切彷彿那樣的好記憶。

陳楚沒有發現,當他認真的時候,那胸口用棒線系著的那玉扳指微微的閃動著。

一股股肉眼瞧不見的淡淡的如水流般的氣息進入他的身體。

讓他一下平靜下來,記憶超強。

王霞講的很快,她只是想快速的忘記剛才的尷尬。

而且中間毫不停頓。

她感覺自己口乾舌燥,但薄薄的嘴唇還在不停的說著。

兩人不知道喝了多少冰水。

直到她偶然看了下鐘錶。

竟然講了四個小時,已經十二點半了。

「陳楚,老師給你煮碗麵條……」

王霞說著慌忙走進了廚房。

好像兩人多一會兒的沉默就會發生啥事兒似的。

在廚房王霞偷看陳楚在看英語書,她把門關上。

給閨蜜打過去電話。

自然又被閨蜜一頓埋汰。

「王霞,騙我吧?哪有那麼大的屌啊!你編的吧!要不我現在過去看看?」

「你……你別來,行了,你就別笑話我了……我……」

「你啊!就是老師當傻了!不知道珍惜,反正你隨便吧!我還是那句話,過了這村沒這店……」

王霞深呼吸幾口氣。

這時鍋里的水已經滾開了。

她說:「不和你說了,鍋里的水開了,我……我得給他煮麵條了……」

邵曉華笑道:「行了,趕緊給你的小情人煮麵條吧!吃完了,你就往他懷裡一倒,你們就啪啪啪啪……」

「你……我掛了。」王霞紅著臉,又被邵曉華說的下面都濕了。

煮好了麵條,王霞叫陳楚吃飯。

她偷眼瞄了瞄陳楚,隨後頭又埋了下去。

兩人吃完飯,王霞沒讓他午休。

說已經初三了,課程緊,便考陳楚的英語單詞和句式。

其實她只想讓今天麻木起來,就不會想其他的事兒了。

出其意料的,陳楚竟然全記住了。

王霞拍了拍腦門。

「陳楚,你……你以前到底會不會啊?怎麼今天教的這麼多,你,你全記住了?」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主要是老師教的好,所以我記的快。」

「好,好吧……」

王霞又開始教了起來。

她不想讓時間停頓下來,雖然自己已經口乾舌燥了,不過教完英語又教他幾何代數,物理化學。

陳楚也從來沒有這麼認真聽過。

他自己也納悶,平時一聽到這些都犯困,為啥今天一聽頭腦特別的清醒,那些讓人睏倦的方程,噩夢一樣的數學定義和公式。

今天感覺都是那麼簡單,彷彿一學就會,一看就懂。

就和那些複雜的八卦圖形,補卦和互卦,各種變化一樣,繁瑣但都被記住了。

王霞出了幾道方程題,陳楚也掃了幾眼都解了出來。

王霞不禁有點吃驚。

漸漸的,兩人進入了對方程,對解題的討論當中。

這樣時間過的更快了。

……

夜色漸漸落下,陳楚肚子咕嚕嚕叫了起來。

王霞看了看手腕上的精緻手錶,已經七點多鐘了。

天色已經漸漸擦黑。

「王,王老師,我……」

「嗯,時間不早了,你,今天就講到這裡吧……」

王霞眼神中有些慌亂。

不過還是堅定著自己的信念。

陳楚站起來。

心想有些可惜,不過他真沒有勇氣上去撲倒自己的老師。

轉頭朝門外走。

王霞看著他,忽然眼睛閉上,激動的脫口而出。

「陳,陳楚,你,你是不是真的!真的喜歡老師……」

陳楚不動了。

轉回身,見到王霞緊閉著雙眼。

直直的站在那裡。

「嗯,王霞老師,我真的喜歡你,我,我,我想……我想睡你!」

他鼓足勇氣說出心裡話,反而感覺輕鬆了不少。

就像背負著重擔,終於苦不堪言的卸掉了一樣。

王霞不說話,她閉著眼,緊咬著嘴唇。

手慢慢的伸到脖頸處,慢慢的解著扣子。

一粒又一粒。

裡面白色小衫的五顆扣子緩緩解開。

王霞雪白的肌膚和挺拔的雙峰展露出來。

裡面那白色的蕾絲乳罩幾乎要被大白兔沖斷,無法承載一樣。

王霞心跳的厲害,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

但手還是伸到後面解開乳罩的肩帶。

的一下。

兩隻大白兔終於彈跳出來。

像是兩隻大大的彈跳的皮球。

陳楚眼睛差點掉下來,一下衝到王霞跟前。

一把抱住王霞的腰,王霞叮嚀的嗯了一聲,陳楚的嘴已經含住了她一隻大白兔的相思豆。

感覺那相思豆乾乾的。

他大力的叭叭的吸允起來。

另只手也抓住了王霞另外一隻奶。

開始用力的揉搓,大力的抓著按著。

陳楚現在就跟做夢似的,幸福來的太突然,他做夢也不會想到王霞竟然自己把衣服脫了。

而且穿的還是教師的職業裝,下麵粉色長褲子,還有粉色的風衣。

他好喜歡這樣的。

王霞也連續的嗯嗯出聲,她感覺一隻大嘴在拱著她的小乳豬,一股從沒有過的刺激,狠狠的刺激著她。

她頭腦一片空白,不敢睜開眼,只讓那隻嘴在她的兩個山峰上不停的舔著,咬著,拱著。

陳楚兩手伸進她光潔的後背里,緊緊的抱著她,嘴開始親吻著她潔白的鎖骨和白皙的脖頸。

王霞嗯嗯的呻吟著,臉不停的躲避著。

她和陳楚一般高,只是現在穿著高跟鞋,比陳楚高出半頭。

陳楚見親不到她的臉,摟著她的脖子嘴就狠狠的親上去。

王霞臻首被摟住,雖然躲閃著,不過臉,耳根,還是被不停的狠狠親吻著,啃咬著。

這股野性的掠奪和衝擊,讓她又羞又爽,有種被強暴,被強行壓迫的刺激和快感。

這時,她啊!的叫了一聲。

陳楚的手已經抓住了她的挺翹的大屁股,而且狠狠的揉搓起來。

她接著整個人的身子一輕,就被抱了起來。

「陳楚……別……嗯……把門關上……」王霞睜開眼,臉上紅紅的說。

陳楚嗯了一聲,放下她。

隨後把門和窗帘。

王霞已經坐在床沿上。

陳楚像只野豬似的衝過去把她狠狠壓在粉紅色的床上。

便手忙腳亂的一邊拱著她潔白的身子,一邊扒她的褲子。

「啊……陳楚……你,你輕點……別……我……啊……不行……」

陳楚怕夜長夢多,得先把老師幹了才行。

所以抓住她的褲子幾下就把王霞扒了個大光。

他也把身上衣服褲子脫的光溜溜的。

王霞想要掙扎,陳楚已經把她的兩腿抗在肩膀上。

然後把她的小內褲扒掉。

這時他昨天晚上自己擼著想象干王霞的姿勢。

陳楚興奮的下面晃動著看了一眼王霞的火燒雲,只見那裡很肥沃,不想細看,下面一伸,噗嗤一聲就幹了進去。

王霞嚇了一跳,感覺自己被入侵,忽然清醒的想掙扎。

「陳楚,不行啊,我是你老師……你不能這樣……啊!啊!啊!」

陳楚也啊的叫了一聲。

「老師,你這裡好緊。」

然後他就啪啪啪的幹了起來。

看著王霞在面前晃動的小腳。

陳楚終於看到她那塗成黑色的腳趾甲。

他把王霞的兩條大白腿豎起合攏,下面啪啪啪的干著,張嘴便把王霞的塗著黑色腳趾甲的腳趾含著在嘴裡,嗯嗯的吸允了起來。

王霞感受著下面被堵得死死的,被不斷的啪啪啪入侵著,掙扎卻無力,兩眼不僅有些絕望的看著屋頂白色帶著黑色斑點的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