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零一章被窩裡傳補課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被窩裡傳補課聲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好男人是沒女人喜歡的。

這句話並不是太武斷。

即便是那種流芳千古的愛情故事也是從流氓開始的。

比如牛郎偷看人家織女洗澡,還偷了人家仙女的衣服,不答應嫁給他,就不還給人家衣服。

織女不能光著再飛上天吧,那以後就成仙界的……不是仙女是妓女了。

然後牛郎得逞了。

把人家糙了,肚子也搞大了,還不斷的搞大,生了兩個孩子。

最後還成了一段佳話,流芳百世。

咳咳!

董永實力弱些,只搞大了仙女一次肚子。

那奔月嫦娥也不是什麼好鳥,下凡跟人家搞破鞋……。

還有祝英台發騷發浪裝瘋賣傻纏梁山伯求被干……

總之,不管這些男中騷客,還是女中騷傑,最後都成了佳話,被世人讚頌。

說到底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女人不騷,男人不喜。

老實的男人沒女人喜歡怨不得別人了……

……

陳楚呼出了幾口氣。

感覺爽死了。

抖動幾下下面的傢伙,隨後抽了出來。

軟軟的傢伙在王霞光溜溜的屁股蛋子上啪啪啪的拍打了幾下。

隨後看著王霞下面的火燒雲流出了一些白白的兩人混合的液體,從裡面的縫隙慢慢流出,流經她圓潤光滑的大腿和小腿,陳楚看著王霞還穿著肉色絲襪,那液體在她的絲襪上留下一串痕。

不知道好洗不好洗了。

陳楚舒服的呼出一口氣,感覺太爽了。

有一種點根煙的慾望。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王霞家可能沒有的,自己也不想學那東西。

抽煙喝酒對身體不好不說,對下面的玩意兒也不好。

陳楚看王霞還抽噎著。

伸手拍了她的屁股蛋兒。

「王老師,別哭了,又不是沒玩過,再說了你都二十七了,玩我一個十六的男的,你不吃虧,再說咱第一次都玩了,還玩的那麼高興,第二次咋了?多大個事兒啊,不至於這樣吧……」

王霞抽泣了兩聲。

「滾……」

「行,你讓我滾的啊!我現在提上褲子就走!」

「混蛋!」王霞狠狠的罵了他一句。

陳楚笑了,把褲子又扔在地毯上了。

伸手抱起王霞的嬌軀,朝床上走去。

「來吧,寶貝,我知道你是喜歡我的,別鬧了,咱好好躺一會兒。」

陳楚像是哄小孩似的。

王霞攥著兩隻粉拳在陳楚胸口里啪啦的打了一陣。

陳楚只是笑。

把王霞按到在床上,狠狠的吻著她,而且嘴在她全身每一寸的皮膚都親著,都舔著。

感覺王霞真是嬌生慣養的市裡長大的女人,怎麼皮膚這麼嫩呢!

都跟水豆腐做的似的。

等他親到了王霞大腿根的時候,陳楚猶豫了一下,拿過濕巾,把王霞下面好好擦了擦。

隨後頭埋下去,伸出舌頭狠狠的舔了起來。

「啊……啊……」

王霞渾然間飄飄欲仙起來。

陳楚含著她兩腿間的那枚豆豆。

她整個人都軟化了。

陳楚舔了一陣。

把王霞摟在懷裡。

王霞又軟軟的像只小貓似的了。

兩人貼在一起迷迷糊糊睡到了八點多,陳楚下面又硬了,這次干王霞乾的時間更長。

而且換了好幾種姿勢,王霞所有的矜持和底線也全然沒有了。

配合著,迎合著,撅著屁股,或者坐在陳楚身上,又側著身子,又被陳楚狠狠壓著干。

幹了一個多小時,陳楚又全射了進去。

王霞也老實了。

陳楚休息了一會兒,喘息的胸口漸漸平靜下來,嘴舔著她小小的相思豆,叭叭叭的又親了親才抬起頭。

「小寶貝,爽吧!」

「滾……」王霞說著,臉卻緊緊貼著陳楚的胸膛。

感受著那完美的人魚線。

人魚線便是胸肌和腹肌。

男人擁有著菱角分明的肌肉,就等同於女人擁有傲然的雙峰和翹臀。

陳楚一手抓著王霞的大白兔,一手捏著她的臀瓣。

來回的揉搓著。

王霞嗯嗯的像是小貓叫了兩聲,俏臉貼著他的胸前蹭了蹭。

問道:「陳楚,你……你好像不是第一次吧,好像很有經驗的呢……」

「嘿嘿,那些姿勢都是在黃片學的,再說男女這點事兒還用學啊?你看那動物配種的時候,直接就上了,他們和誰學過?再說了,不就是把一根棍子捅進一個眼裡面么,多簡單。」

「呸!」王霞紅著臉嗔怪了他一聲。

臉紅撲撲的又貼在他懷裡。

這一刻她感覺這哪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半大小子,簡直是一個粗礦的男人。

被陳楚的大傢伙狠狠幹了兩次。

王霞雖然疼了,哭了,但就像是吃過辣椒,大蒜,大蔥蘸醬一樣。

回味無窮。

或者是臭豆腐……

她男人那下面跟小孩兒手指似的。

根本就滿足不了她。

而以前在大學時候交過的那兩個男朋友,雖然也幹了,但下面也沒陳楚大。

一直聽別的閨蜜說女人的浪潮如何如何,她也不知道是啥滋味兒。

今天她才終於達到了。

感覺做女人的幸福,算是真正的做了一回女人,值了……

想到這裡,王霞的小手禁不住誘惑一點點的往下,紅著臉握住了陳楚的下面。

那東西雖然軟了,不過也不小。

王霞的小手一面握住,眼角還偷瞄陳楚。

發現陳楚輕輕的哦了一聲,抓住她屁股蛋兒的手用力摳了一下。

王霞舒服的呻吟著,抓著,擼著陳楚的東西。

那東西有點硬了。

此時陳楚想起張老頭兒的話。

不管是多強的女人,哪怕她再時髦,再牛逼,再有氣質,也是女人,下面也是圈兒,只要把她乾爽了,她就成小女人了。

王霞就是這樣的。

陳楚感覺自己已經用大傢伙征服她了。

又親了親王霞的嘴,感覺美滋滋的。

已經到了十點,今天晚上陳楚也不打算回家了。

就和老爹說在張老頭兒那湊合了一宿。

而這時王霞摸到了陳楚胸前掛著的那枚玉扳指,拿起來看了看。

「陳楚,這東西哪弄的?好像是古董啊?」

陳楚嗯了一聲。

「那是,還家傳的呢!我爸說這是抗戰的時候繳獲日本人的,日本人從慈禧老佛爺那搶的,又被我爺爺搶來的。」陳楚胡編亂造說。

「哦!」王霞應了一聲,又問:「你爺爺繳獲誰的?」

「嗯,一個日本軍官,官也不算太大,岡村寧次聽說過吧……」

「岡村寧次……」王霞愣了一下。

忽然撲哧一聲笑了。

起身推了陳楚一把。

「你個壞蛋,敢騙老師,岡村寧次可是侵華的主戰犯啊!你爺爺要是繳獲了他?那早就是開國元勛了……唔……」

王霞紅唇動作著,一吐一吐的香舌繚繞,呼吸進入陳楚的鼻孔和嘴裡。

並且她光溜溜的身體從被子里漏出來,優美的線條在粉紅色的燈光中那樣的斑駁闌珊。

陳楚忍不住狠狠的吻住她的紅唇,下面又硬了,抵住她的下面就要進去。

「唔……陳楚,不行……和你說,真的不行,你……你現在還小……這……這種事做多了對你身體不好……」

陳楚狠狠的吻住她,下面分開王霞的雙腿。

「王霞,我寧願被你抽成乾屍,也忍不住了。」

陳楚說著下面狠狠磨蹭兩下。

咕嘰一聲又進去了。

王霞兩眼瞪得圓圓的,嘴被親的堵住。

兩隻大白兔也被陳楚抓住,而且陳楚用的張老頭兒教授他的抓白兔的方法。

五指扣住她的穴位,中指和食指夾住她小小的相思豆。

開始摸索揉搓起來。

那小小的,淺粉色的相思豆沒幾下就硬了。

而王霞又感覺那粗長的巨物伸探進了自己的下身。

陳楚來回抽動兩下,裡面又濕滑了。

王霞猛的把頭轉向一旁,深呼吸幾口氣這才說。

「陳楚,別,真的,別幹了,明天……還有明天呢……明天是周日,休息,我男人也不在家……」王霞說完這句話臉紅撲撲的。

陳楚下面動了動。

她推了他一把又說。

「煩人……」

陳楚笑了。

王霞咬著嘴唇,轉臉不看他說。

「你要是實在想弄就弄吧,不過大半夜的,弄多了,休息不好,第二天太陽屁股了你都起不來……」

「嘿嘿,老師太陽屁股是啥樣?我看看?」

陳楚說著話手就伸進她的溝子掏了兩把。

「啊!」

王霞驚呼一聲。

「壞蛋!不帶這樣乾的!你給我好好的,我來和你說點事兒。」

王霞說著恢復了一本正經的模樣。

陳楚就喜歡她這正經八百的。

這樣干著才過癮。

不禁下面又往裡面送了一下。

感覺裡面濕潤的滑滑的,極為的舒服。

小聲呻吟一聲說:「寶貝,你開始吧,我干著,你說著,咱兩不耽擱……」

「得了吧,你這麼干,我還能說啥啊?再說了,再射進去,我還得擦,還得洗,你和說點正經事呢!」

「哦……」陳楚翻身從王霞身上下來,下面的東西也濕漉漉的抽了出來。

隨後伸出胳膊,王霞鑽進他的懷裡。

陳楚又是捏著她的相思豆,親著她的嘴唇。

王霞掙脫開。

「和你說,你得好好學習知道么?」

「嗯……」陳楚點了點頭。

「你要是想和我好,那隻能好好學習,因為再過個一年半載的我有可能調進翰城的市一中,反正最次也是四中了,你好好學,就算考不上市一中,考進四中也好啊,到時候你家裡也高興,咱們……咱們又離著近……」王霞說著臉紅了一下。

「嗯,也對,到時候就能天天糙你了!」

「哎呀媽呀!」王霞兩手捂住臉。

羞臊的大脖根子都紅了。

陳楚反而大方的把她的手拉開。

「有啥不好意思的,咱都糙了兩回了。」

「陳楚,不許你這麼流氓,和誰學的,怎麼老說糙糙糙的,多不文明啊!那叫做愛好不好……」

糙!

陳楚差點笑噴了。

心想張老頭兒說的當婊子還要立牌坊的就是這種人了。

自己偷漢子被男人糙了說做愛。

你就說成『神交』那不也這麼回事么。

陳楚不知聲。

王霞說:「還有點時間,我們再把今天學的鞏固鞏固。」

王霞說著起身光著兒去把教科書拿來。

隨後鑽進被窩。

陳楚心裡高興,這下好,以後上班主任老師這補課,不用坐著,也不用站著,直接脫褲子,光著兒在被窩裡摟著糙著就補課了。

補課累了,就把下面弄進去干幾下,幹完了,就躺著再學學。

這被窩裡教學可真牛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