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零二章村官柳冰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村官柳冰冰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王霞裸著上身,教陳楚英語單詞。

陳楚本來還要在被窩裡搞一些小動作。

但王霞一發音,他的精神卻是無比的集中起來。

隨著王霞的純正的英語口語發音,他彷彿一切**都沒了。

跟著王霞讀著,在本子上寫著。

不一會兒,王霞新教了他二十多個單詞,竟然全都記住了。

王霞愣了一下。

「陳楚,你天才啊!怎麼……怎麼以前就不好好學習呢!嗯~!獎勵你一下1

王霞紅唇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隨後撫摸著陳楚的胸膛,再碰到那枚玉扳指上。

見上面竟然用一條棒線拴著。

「我給你換一條線吧,這條棒線雖然結實,但不好看1

王霞說著,讓他自己看會兒書,光著屁股下去找紅線,把陳楚的扳指也拿了下去。

她光著身子,在陳楚面前繞來繞去的,那對大白兔也晃來晃去。

柔和的燈光下把王霞的身體映照得像是一幅油畫。

s型的線條讓王霞的胸更凸,屁股更挺翹。

陳楚下面硬了。

不過,當他收回目光看向那些單詞的時候,腦袋又懵了。

剛才記住的就記住了。

可是一看新單詞怎麼也記不住,而且困的想睡覺。

不僅打了一個哈欠。

這時,王霞用結實的紅繩拴好扳指,遞了過來。

陳楚接過套在胸前。

馬上又頭腦清晰,看了一眼那個jianpane色的單詞,一下就記住了。

這……

陳楚馬上把扳指拿下去,扳指脫離自己的身體,再看下一個單詞又記不住了。

反覆試了幾次。

陳楚明白了,這扳指竟然能增強記憶。

王霞還問:「怎麼了?是不是紅繩不合適啊?」

陳楚笑了笑。

這秘密他自然不能告訴王霞了。

「沒,寶貝,你弄的正合適,來讓老公親親。」

「滾蛋!多大個小屁孩,給誰當老公。」王霞推了他一把。

「快點學習,要想和我好,就得學習好,不然等我調走了,你……你還咋和我好了……」

王霞這股嬌羞發騷的模樣。

陳楚真想把她按到再干她八百下。

不過他眼睛一回到課本上就離不開了。

夜晚靜靜的,王霞光著兒把門窗都合嚴了,打開電風扇微微的吹著。

她就躺在陳楚的懷裡。

嫩嫩的小手抓著陳楚下面的傢伙睡了。

檯燈光線柔和,陳楚翻看著初一上半學期的英語課本。

初一學些任務不重,才三百多個單詞。他雖然初三了,但初一的還不會。

陳楚以前連三個單詞都不會,good都不會寫。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十二點,他合上了上半冊。

腦中飛快的過濾了一遍。

這三百多個單詞已經都在腦中了。

飛快的運轉當中,把王霞教給他的一些句式也都學會了。

包括一些物理化學,代數幾何的知識。

陳楚呼出一口氣,卻沒有感受到一絲的疲勞。

而他再次拿下玉扳指,卻兩眼困的睜不開了。

陳楚心快速的跳動起來。

這……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寶貝。

想起張老頭兒要他戴著這扳指,看來老傢伙早就知道這東西不簡單了。

明天要不要問問他?

陳楚有些猶豫,但他不想懷疑張老頭兒。

他看了看懷裡美麗的女人。

他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一個農村的半大小子竟然摟著這個美麗的少婦,這個自己的班主任。

如果沒有張老頭兒,他可能現在還在偷看劉翠撒尿,看著他的光光的屁股自己擼。

自己現在享受的可以說都是張老頭兒給他帶來的。

他,值得信任。

陳楚親了親睡夢中王霞紅彤彤的小嘴兒,王霞嗯嗯兩聲,像只小乳豬似的又貼的他更緊。

那兩對大白兔在他胸前蹭著。

陳楚忽然想起張老頭兒的話,男人要有實力,沒有實力的男人是沒人喜歡的。

相反,如果你實力強了,你真正強大的那一天,會有排著隊的女人,脫得光兒,排著隊,撅著屁股讓你糙的。

重要的是實力,而不是眼前的一時風光。

陳楚忍下了再干王霞一次的**。

他雖然不想睡,但還是關了檯燈,緩緩的閉上眼。

朦朦朧朧中,他呼呼睡去。

……

縣城開發區早上沒有公雞的啼鳴報曉,但這裡地勢較高,王霞的房間又靠著窗戶。

而且還是五層樓,陽光早早的照射了進來。

陳楚睜開眼,發現屋中多少有些朦朧的微光。

他的下面還被王霞的小手抓著。

此時已經無比堅挺了。

王霞裸身趴在他的身上,露出半邊潔白的肩膀,小臉在他的胸膛蹭著,彷彿睡的還是那樣酣甜。

長長的秀髮披散在光潔的美背上。

微眯的雙眼和輕微的呼吸聲時而發出一兩聲夢寐中的呻吟。

陳楚摸了摸她光著的屁股。

忍住了,從床上起身,快速的穿好衣服。

隨後拿起王霞房門的鑰匙,這才走出去帶好門。

在村裡他都是三點多起來練拳,現在已經快四點鐘了。

昨晚他想的很清楚,男人要有勢力,要變得強,才能得到更多白花花的女人。

現在得到的只是暫時的,不是永久的。

靠一時的僥倖和花言巧語得到的終究不是長事,有一天必定會失去,自己現在得到的越多,以後失去的便是越多,到頭來還是一場空,一場夢。

陳楚不想讓這一切都成夢,那只有不斷的去努力。

他昨天偶然間發現了這玉扳指的秘密。

此時來到樓下小區,找尋一處林蔭處。

小區雖然剛建設不久,還有二期三期工程要建,可能是因為沒錢,所以還沒有開工,但是一些樹林,假山還都建設了,遠遠的還推出了一道彎彎曲曲的壕溝,那樣子像是要建一條人工河啥的。

樹林有的地方濃密些,竟然還有的地方安裝著監控探頭。

不過也就是做做樣子罷了,肯定沒有連線。

在五樓的時候,感覺陽光微亮,在窗子外能看到火紅太陽的一點點。

但是到了樓下,還是有些黑的。

寂寥的林中,陳楚慢慢展開古拳的姿勢。

隨勢打了一套古拳。

身上有些汗澤了。

但在他打拳的時候,明顯感到了四周天籟的響動,哪怕是風吹草低,他不用眼看,仿若也能感受得到了。

陳楚合上眼,這樣打拳仿若更有感覺。

旋即,他伸手一探,像是抓住了一點什物。

當他睜開眼,見是一枚樹杈,應是從樹頂脫落而下。

陳楚呼出一口氣。

一時好奇,摘掉玉扳指,放進兜里。

再次合上眼打拳,雖然也能感受到這種天籟的響聲,但心卻靜不下來,彷彿總有瑣事凡塵在牽絆著他的心緒。

陳楚明白了,這玉扳指不管是學習還是練拳,都能讓人事半功倍。

他欣喜中,繼續帶上玉扳指,快速的打起古拳,這套古拳被他亦是越打越純熟。

當中有許多摔,拿,砍,甩,擊,絆,的套路,而四肢也有拳,腳,肘,膝,肩,撞,頭,胯……

陳楚感覺凡是身體的某一個部位都能進攻對手。

越打古拳越感覺這裡面蘊含的技擊越是深蘊,只是在練拳的時候可以更深的發覺。

不禁想起張老頭兒每次教他拳之後,都不多加解釋,只是告訴他讓他自己感悟。

此時,他才明白,拳法真的是讓人感悟的,即便人家給你解釋了,你也不會應用了。

陳楚不知不覺間身體彷彿融入到拳法當中。

直到渾身酣暢淋漓,而周圍有些大亮,小區的一些窗子打開,路上有些老頭兒老太太的身影遛彎兒,陳楚才收攏了招式。

往樓上走去。

張老頭兒告誡過他,練拳的時候不能被外人看到。

雖然現在社會很少有人練拳,懂拳的人更少。

但陳楚這人平時也是喜歡低調,不喜歡招遙

悶頭髮大財,悶頭乾女人,不招搖才是王道。

陳楚開了單元門,來到502,打開房門進去,看了眼牆上的掛鐘才五點半,自己練了一個半小時。

他又把衣服脫光,進廁所洗了一遍身體。

把身上黏糊糊的汗澤洗掉,擦了擦身體。

隨後光著屁股,晃動著下面的傢伙走進王霞的房間。

四周光亮了一些。

王霞昨天被干累了。

還在甜蜜的睡著。

這種生活彷彿很安靜,也很滋潤。

而男人早上都是一柱擎天的。

陳楚也憋得受不了。

把王霞被子慢慢掀開。

又慢慢的分開她潔白的兩條大腿。

下面在她兩條大腿間粉紅的一片火燒雲上蹭了蹭,然後咕嘰一聲弄了進去。

「礙…」陳楚練完拳,渾身骨節鬆散開了。

再騎上王霞,感覺特別的舒服。

睡夢中的王霞感受到自己被入侵。

迷糊的睜開眼,這時陳楚已經爬在她身上,屁股開始不斷的聳動起來。

傳來了啪啪啪的聲音。

王霞的兩條大腿被他抗在肩膀上,那兩隻小小的腳丫隨著在陳楚的肩膀上跳來跳去。

「礙…」王霞也開始呻吟起來。

雖然有些困,不過她下面水還是越來越多。

咕嘰咕嘰的。

陳楚啪啪啪的幹了半個小時,終於一泄如注。

王霞下面早已泥濘不堪,她緊緊的摟著陳楚的脖子。

「你這壞人……人家困死了,你自己乾的倒是挺舒服的……」

兩人交合地方水慢慢的滴下。

床單上一片水澤。

王霞的屁股感覺到了,忙清醒了。

「煩人礙…我又要洗床單了……」

王霞雖然這麼說,不過還是在自己小男人臉上親了幾口。

「寶貝,想吃啥,我給你做飯……」

「不了,我得先回家了。」陳楚揉著王霞的大白兔,親了親她的小嘴兒。

「不然,我家裡還以為我丟了呢1

王霞有點失望。

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陳楚快速的穿好衣服,好不拖泥帶水。

下樓騎著二八自行車就走了。

反而是王霞有些依依不捨的在樓上看著他離開。

如果陳楚黏著她,她會感到難纏和厭煩,但是陳楚這樣糙完了她,提上褲子就走人。

王霞感覺自己吃虧了,是不是這小子幹完了就不要自己了?

她咬著嘴唇,暗暗的想,陳楚,你想吃干抹凈了就想走人?沒門!

……

陳楚騎著二八自行車,早晨涼風習習,不到半個小時就看到了屯子。

忽然感到一陣親切。

他忽然想繞一個彎兒,看看朱娜家起來沒,現在差不多是七點鐘了。

應該起來了,看看朱娜她老娘的大圓屁股。

不過,剛繞到柳賀家。

見到一個長得秀頎的女人。

那女人個子好高,穿著運動鞋,淡藍色的牛仔褲,長發披肩。

而且還是坐著白色小車來的。

身旁跟著村長張財和副村長徐國忠。

柳賀一家人都出來迎接。

陳楚不僅放慢了車速,耳邊聽到什麼大學生村官啥的。

而聽柳賀她娘說:「哎呀,大侄女大名叫啥了?我都忘了。」

那身高足有一米七五以上的女孩兒轉頭笑咯咯說:「嬸子,我叫柳冰冰啊!您老真是貴人多忘事……」

陳楚看到那女孩兒的臉蛋兒,整個人麻木了。

非要說陳楚的感覺就是,下面硬了,嘴裡流哈喇子,二八自行車拐著彎被他騎進壕溝了。

我糙!

陳楚把車騎進壕溝,褲襠咯在自行車橫樑上。

疼的他呲牙咧嘴。

再看那女大學生村官已經走進老柳家屋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