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零三章女村官才是最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女村官才是最愛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從壕溝爬出來,膝蓋都摔青了。

而且褲襠騎在了自行車大橫樑上。

疼的他一翻眼睛。

摸摸褲襠。

還好,兩個蛋蛋還沒碎。

陳楚顧不上其他,兩眼巴巴的看著那女孩兒。

可以說這是他見過最高的女人了,也是最漂亮的。

她咋那麼高呢!

這要是干她還不得站著板凳啊!

陳楚兩手捂住褲襠,兩條腿也夾著下面的蛋蛋,有點像是螃蟹似的往前蹦蹦跳跳的走。

像是個跑騷的狗似的追著人家屁股後面的空氣。

只聽柳賀她爹也出來打招呼。

「哎呀,這……這不是大侄女來了么?咋不事先打個招呼,通知一聲……」

老柳家院脖挺長,不過,是那種上高下低的房子。

他家沒事的時候就往院子里墊土,這樣的好處便是下雨的時候雨水往下流,很多人家一下雨院子就汪河了。

因為上高下低,陳楚趴在人家大門口也能聽見裡面人說話。

而且老柳家好像故意在顯擺似的,就站在門口說,想讓東西鄰居都聽聽聲。

「哎呀,大侄女,你大學畢業了吧,學的啥?安排工作了?」

他老婆推了他一把,白了他一眼說:「少裝糊塗!咱現在大侄女是副村長了!你傻啊!」

這時,老柳家東西鄰居都出來聽聲。

說白了,還是為了巴結罷了。

國家實行大學生村官,他們新聞都看了,而且村子里來的這個村官不是別人,早就有聞風的人知道是老柳家的偏親戚,是他老婆二舅姨娘家的孩子。

不過不管咋說,是親三分像,一筆寫不出兩個柳字來。

人家還是姓柳的,自然向著一家人了。

陳楚脖子伸的長長的。

他大多看到那女大學生村官的背影。

只是看到她個子太高了,而且穿的是平底運動鞋。像是和閆三的個頭差不多。

不過女的更顯個頭。

再見她扎著一隻馬尾辮,上身是淺粉色的上衣,下身是一襲淡藍色的牛仔褲。

那小屁股在淡藍色的牛仔褲裡面包裹的極其滾圓。

這時柳賀也走了出來,和那大學生村官說話。

陳楚偷看人家感覺她臉是那樣白,帶著淡淡的笑容,應該是杏眼,但那眼睛卻好大好細長,尖尖的下頜,粉面桃腮,一股極其迷人的氣質,讓陳楚感覺自己陷入了深深的愛河當中。

都留著哈喇子自行車騎溝里去了。

而平時他認為是大美女的柳賀,在人家面前一比,簡直可以說是一個沒張開的黃毛小丫頭。

如果說女村官是一朵盛開鮮艷的蓮花。

柳賀就是一個沒張開的小野花骨朵。

陳楚直接把她給掠過了。

而柳賀轉臉發現了陳楚趴著她家大門口,抻著大脖子猥瑣的看著。

她悄悄的把家裡的大黃狗牽了出來。

然後拍拍狗頭,又指了指探頭探腦的陳楚。

陳楚看見柳賀的舉止動作,已經明白了,這他媽是要放狗咬我啊!

我糙!

他見那大黃狗掙脫繩子,陳楚像是泥鰍似的,推著二八自行車就撒丫子開跑了。

陳楚沒騎,感覺騎著還沒跑的快,再說也來不及了。

那大黃狗汪汪汪的開追。

陳楚一溜煙也沒影了。

而正說話的這些人都回頭過來。

「是誰啊?」柳冰冰眨了眨杏眼問。

「哦,村東頭老陳家的半大小子,陳楚,學習也不好!整天打雞罵狗的……對了,他家也是泥草房……」村長張財嘿嘿笑著說。

他想看人家柳冰冰,不過也得仰著頭,還有點不好意思。

「哦,快看看,別真把人家孩子給咬了。」柳冰冰忙說。

柳賀說了一句。

「小姐兒,咬了他也活該!」

她應該管柳冰冰叫姐姐,便簡稱叫了一聲小姐兒。

農村也一般都這麼叫,什麼小哥兒,小叔兒,小姐兒……

只是柳冰冰聽了臉紅了紅。

但還是有些擔心。

畢竟她現在在這裡實習,算是副村長了,不能允許這種事發生了。

柳賀腿腳快,跑到大門口,見陳楚都跑沒影了,而且還是推著二八自行車跑的。

只看到了一個黑黑的小點,而自家的大黃狗追了下去,帶著那條繩子,但是竟然沒能追上他。

柳賀納悶,這小子體育達標的時候明明不合格,五十米跑出了十秒多,都跑不過女生。

這咋吃了興奮劑了么?狗都沒追上。

她還真擔心大黃咬了人,雖然煩陳楚,但咬了人還是要花錢給人家治病的。

她爹也得罵死她了。

這時,柳冰冰和村長張財走出來。

張財嘿嘿笑道:「這小子跑的還挺快的啊!你看後面還冒煙呢!」

農村都是沙土路,下點雨就泥濘了,車輛快了,灰土就突突升騰起來了。

大黃這時拖著繩子跑了回來。

累的哈哈的伸著舌頭喘氣。

柳賀摸索著大黃的頭。

沖柳冰冰說:「小姐兒,你多高啊?得有兩米了吧?」

柳冰冰笑了。

「哪有那麼高啊!2米不成了巨人了么?我光腳凈身高178.」

柳賀也有一米六五左右了,不過只到了人家肩膀。

簡直像是個沒張開的小女孩兒了。

女人一般一米六就不錯了。

長得白點,五官端正,打扮一下就成美女了。

而柳冰冰這樣的身材簡直可以當模特了,而且人也極其的標誌,那眉眼長得,旁邊的徐國忠直咽唾沫,都不敢正眼看她了。

只在後面狠狠的盯著柳冰冰馬尾辮下面白白的大脖根子。下面的傢伙梆硬,心想這輩子能幹了這女人,自己少活十年都值了。

柳冰冰也是怕太招搖,所以才早上來到柳賀家。

畢竟是親戚,不能不認親了。

來這兒的時候,她媽還特意告訴她先到老柳家一趟的。

柳冰冰只呆了一小會兒,她便直接回到村部了。

……

陳楚繞了屯子大半圈,才把狗甩開。

一副灰頭土臉的。

他並沒有回家,而是直接跑張老頭兒這裡了。

這老傢伙也剛起炕。

還在生著爐子。

這老傢伙好像總是感覺到冷似的。

陳楚進來,一看爐子裡面的火生起來了。

他本來就一身汗,這下就更熱了。

「咋了?出這麼多汗?」張老頭兒頭也不回的問。

「讓狗追的,老柳家的狗,跑死我了!」

「偷看人家女人了吧?不追你才怪!」張老頭兒呵呵笑。

陳楚愣了一下。

「行啊!老傢伙,未卜先知啊!那個……我和你說啊,咱們村來個新村官,還是女大學生,叫什麼柳冰冰……嘿嘿……老傢伙,你說我能不能……」

「哼!你啊,沒機會!」張老頭兒頭也不回。

陳楚心有點沉底了。

眼睛動了動。

旋即打出了古拳來。

這一套古拳打的虎虎生風,而到了後半段的招式,陳楚幾乎是閉著眼打的。

張老頭兒則在他快要打完的時候,忽然揚手扔出一根劈材棍子。

陳楚伸手一抄,也沒睜開眼,就那麼穩穩的接住了。

「怎麼樣?老傢伙,我這練得還行吧!」

張老頭兒打了個哈欠。

「還湊合,有點入門了。」他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很吃驚。

這小子進步算是神速了。

「老傢伙,那你得幫幫我,這次你要是能讓我……嘎嘎,糙了這個大學生村官,我咋樣都行!」

張老頭兒眉頭動了動,心裡在轉念著。

「老傢伙,你就說學什麼拳吧!再難再累我不吃不喝也學。」

「嗯……這個……你把八卦和周易背下來吧……」

「我……我勒個去……」

陳楚迷糊了。

見張老頭兒從箱底摸出兩本比轉頭還厚的書,裡面都是用毛筆寫的蠅頭小楷……

「我……老……老傢伙,咱能不能商量商量……」

「背不下來對吧?這就好比你和那個女大學生村官的差距,根本就沒戲!」

「等等!」陳楚摸了摸胸前掛著的玉扳指。

想想還是先不告訴這老家這裡的秘密了。

心想自己一晚上記住了三百個單詞,這兩本書如果下苦工兩三個月也差不多有希望背下來。

「行!我試試!」

張老頭兒咳咳兩聲。

「記住,這書不要給任何人看。」

「嗯……對了,我和你說說我干王霞的事兒。」

陳楚把自己糙王霞幾次的事兒詳細的說了一遍。

張老頭兒一拍大腿。

「好!乾的好!這才是好樣的!陳楚啊,老朽真的沒看存是這塊料啊!哈哈哈!」

「哈哈!主要是老傢伙你教的好啊……」

一老一少兩人淫笑著。簡直就是一對狼和狽。

「這個女人啊,你還真不能慣著她,比如這個女大學生村官……咳咳,只要你背下這兩本書,陳楚,我保證你能糙了她!」

陳楚激動的兩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好了。

「真的?老傢伙,你不會到時候給我點**葯啥的,讓我給人下藥吧?」

「呸!給女人下藥豈是君子所為?我告訴你,老朽讓她自己寬衣解帶,脫的光不出溜的大光兒,撅起屁股讓你干,你信不信?然後還大半夜自己主動脫光鑽進你被窩……」

陳楚聽著眼神中一副的神往之色。

張老頭兒拍拍那兩本書。

噗噗的書上揚起一陣灰塵來。

陳楚點了點頭。

好像那女大學生村官已經就在眼前脫光了似的。

他幾乎等不及了。

咽了口唾沫,下面也梆硬梆硬的了。

陳楚騎著二八自行車,夾著兩本書往回走。

路過王家小賣店的時候。

看到王大勝扛著鋤頭剛出門。

陳楚一下想到那小蓮來了。

心想好幾天沒糙那小蓮了。

正好下面硬邦邦的沒地方發泄呢,就拿那小蓮敗敗火吧。

他把自行車塞到一邊,夾著兩本書就跳進了那小蓮家的後院。

巧的是那小蓮正在抱著柴禾。

她正彎腰,露出後背一大片雪白。

今天她穿的還算樸素。

白褲子,上身是紅色的襯衫。

扎著兩條小辮子。

陳楚在後面一把就抱住了她。

「啊!王大勝,你他媽的鬆手……」那小蓮回頭一見陳楚馬上笑了。

「死鬼,你要幹啥?」

「小蓮姐啊,好幾天沒糙你了,想你了!來吧,快讓我干一下!」

「不行,我抱柴禾呢!」

「這才有感覺呢!」陳楚說著摟住那小蓮的脖子,在她白凈的臉上親了幾口。

「小蓮姐,你快撅著,我憋的要不行了!」

那小蓮一看他下面挺直的大傢伙,而後院也全是草垛。

這兩天她養的也差不多了,而且還沒試過在柴禾垛干呢,不禁心裡也痒痒的。

咬了咬嘴唇說。

「行,那你得快點干,我下面還沒咋好……」

陳楚已經褪掉褲子,抽出下面的傢伙。

看著那小蓮,他閉上眼。

腦中浮現出女大學生村官的俊俏容貌。

兩條抓住那小蓮的褲子,連同她的內褲往下就扒掉了。

弄了幾下就進那小蓮火燒雲里一個頭。

「啊……」陳楚呻吟一聲,心裡念叨著:「柳冰冰,我要乾死你……」

撲哧一聲,陳楚狠狠的干進了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