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零四章絲襪短裙求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絲襪短裙求驚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啊!等會……」

那小蓮大聲叫了一下。

陳楚也懵了,忙四下回頭張望。

還好這會兒沒人。

「小蓮姐,你咋了?」

「廢話!我疼啊!」那小蓮臉邊疼的汗都下來了。

「你個死驢!快把下面抽出去!太大了,再說這才兩天沒和你干,你怎麼這麼猴急啊!下面都還沒濕,你就硬往裡面整……」

那小蓮白白的屁股吐了兩下。

往外拽了一下。

噗!的一聲。

陳楚也抽了出來。

那小蓮呼吸急促,忙四下看了看。

回頭掐了陳楚一把。

「你個死人!不怕讓人看見,你……你和我進屋……」

那小蓮擦了擦臉上汗水。秀眉還皺著。

「你手裡拿著啥啊?」她忽然問。

「唔……是,是在老張頭兒那拿的糊窗戶紙……」陳楚瞎掰說。

「這紙都糟了,還糊窗戶幹啥啊?再說了,現在還是夏天,你糊窗戶幹啥?還是給我引火吧?」

陳楚蒙了,這要是引火了,張老頭兒不得把自己閹了啊。

「這個……是我爸讓我去要的,那個,小寶貝,我都想死你了,咱……」陳楚往她胸口摸去。

那小蓮擦著臉上的汗珠,擋開他的手。

「你看你看小氣樣!不要還不行么?這樣吧,一會兒我去你那干,你爸早上啥時候走啊?」

陳楚看了看太陽。

這時候太陽已經升起了一些,應該七點半到八點鐘了。

「我爸快走了。」

「行,你把家裡收拾收拾,那個……我去你家,在我這萬一來買東西的不方便……」

「小蓮姐,我感覺咱還是在這柴禾垛里有感覺。」

看著陳楚笑嘻嘻的模樣,那小蓮白了她一眼,提上了褲子,繫上了褲帶,那意思是沒門了。

陳楚也提好了褲子。

「別廢話了,就去你家,你干不幹?反正在這我可不幹,埋汰死了。」

「行。」陳楚嘿嘿笑,那小蓮小樣一發脾氣真是騷的很。

那小蓮和王霞比屬於嬌羞可愛的,更難得的是她腰細眼子大。

「行,那我先回家,我在家等你。」

那小蓮點點頭。

我也得把家收拾一下了。

陳楚親了她紅紅小嘴兒一口。

那小蓮罵了句:「死人!」

陳楚嘿嘿笑跳出牆頭,騎著二八自行車回家了。

陳德江剛出大門口,就碰到陳楚回來了。

「你這驢小子,昨天幹啥去了?」陳德江問。

「我在老師家補課,回來就晚了,然後去張老頭兒那呆會,在他那睡的。」

陳德江瞪了他一眼想說啥。

又感覺很無奈。

畢竟兒子這麼大了,再說這傢伙自己也管不了,前些年自己還怪他太老實了,最近這半年可不消停了。

竟給他闖禍,不是掏鳥窩,就是打人家小雞,現在又和剛出獄的閆三幹上了。

真是地上的貨不惹,非闖天上的禍。

那閆三就連村子張財都不敢惹……

「驢小子,回來了,就老實在家呆著,反正你學習也不好,混完了初中,我就給你送到沈城你大姐夫家學大理石手藝,你大姐夫一天能賺好幾百呢!你和人家好好學學!」

陳德江說著趕著驢車收廢品去了。

陳楚應付的哦的答應了一聲。

隨後走進屋裡。

家裡亂糟糟的,而且他家的房子也是上高下低,想到一會兒那小蓮來,兩人在這干,嗷嗷的一叫喚,外面不也啥都聽見了么?

看來還是不能在家裡乾的。

那去哪好呢?

好幾天沒幹那小蓮了,陳楚也挺想糙她的白屁股的。

再說剛才都干進去了,又拔出來了,這不是遭禁人么?

哪有干到一半就出來的事兒,陳楚被弄的火燒火燎的。

等了一會兒也不見那小蓮來。

乾脆翻開張老頭兒的周易和八卦這兩本書。

他本來以為周易和八卦是一回兒事兒了。

陳楚先翻開的是八卦這本糟的不能再糟的線裝訂的書。

裡面的紙張都掉渣子了,不過字跡還能看得清楚。

字跡都是用毛筆寫的蠅頭小楷,屬於那種細毛筆寫的,字跡端正,筆鋒遒勁。

陳楚也不懂得書法。

不過他語文學的還行,字也都認得。

雖然這些都是繁體字,但也不難辨認了。

「古伏羲氏一畫開天地,分為乾坤,且上乾下坤,乾為上,而風雨雷電,坤為下且金木水火,乾缺而坤補,乾盈則坤缺……世事運轉,變化無常,勝極則衰,喜極而泣,虛化若何,常態應變,喜怒不形於色,沉著應為,不為圓缺,不為盈空,方可大成,卦位三十六上卦為天干,下卦三十六卦為地支,八卦為主,六十四為輔,而一千零貳拾肆各為互卦,補卦……而奇門遁甲之術亦在玄妙其中……」

陳楚看著,後面竟然還有圖形解釋。

繁瑣的比幾何圖形還複雜的多。但不知不覺翻看了二十幾頁。

頭腦中竟然也清晰起來。

胸前的玉扳指一閃一閃著幽光。

而陳楚正聚精會神的翻看著,絲毫沒有留意到。

「嬸兒,忙著哪?」

忽然外面傳來了聲響。

陳楚斷了思緒,腦海中還停留在八卦這本書上。

而抬眼便看見那小蓮已在大門口。

正和劉翠說著話。

只見那小蓮頭髮往後來梳攏著,而且熨的直板,黑髮像是瀑布般落下。

而穿著一套醬紫色的一步裙。

這裙子是上下連體的。

從肩膀短袖到大腿上,一起連著。

一步裙只蓋到了她白嫩嫩膝蓋上面。

下面穿著白色寬頻的高跟涼席,兩條腿更為修長,腿上裹著絲亮的白色肉絲襪。陳楚看的直一下就硬了。

那兩條被絲襪包裹著豐潤彈性的大腿中間的縫隙更是令他無限嚮往。

靠~!

陳楚怕了拍腦門,把張老頭兒的書扔到一邊。

心想這**可真會穿衣服。

我說咋這半天還沒來呢!原來是打扮上了。

相比之下,劉翠就簡單多了,下面黃膠鞋,露著腳踝,下身粗布褲子,上身是軍用舊上衣。

農村人都喜歡部隊的舊衣服,有複員回家的,他們就去要,因為部隊的衣服結實抗造。

劉翠的頭髮往後面梳攏扎著馬尾辮。

雖然不像那小蓮這麼打扮,但是小麥色的肌膚是那樣性感。

尤其是她那圓滾滾的屁股,即使在粗布褲子里還是映襯出渾圓挺翹的輪廓。

陳楚差點看著她擼。

真想撕掉她的褲襠,下面插進去,把她按在牆頭上好好的干一把。

「哦,小蓮啊,你這是……」

「嗯……」那小蓮也是走到門口碰到劉翠抱柴禾的。都是鄉里鄉親的,不打招呼不好意思。

但是一打招呼還不知道說啥好了。

畢竟她做賊心虛。來這裡是偷漢子的,搞破鞋的。

「我……啊,我家洗菜的……下水池子堵了,想找陳楚幫我通通……」

那小蓮情急之下編了一句瞎話。

「什麼堵了?幫著通通?」劉翠愣了愣,馬上反應過來。

臉臊的通紅。

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看那小蓮的表情就明白了。

這哪是通什麼水池子啊,農村家哪有那玩意,就有的話,拿根棍子就捅開了。

這那小蓮明明是自己那玩意癢了,想讓陳楚幫著通通啊。

劉翠眼裡有些慌亂,想到陳楚那玩意大,再看那小蓮屁股挺翹挺翹的。

以前好像沒那麼翹,肯定是被男人干翹起來的。

她是過來人,自然明白這些了。

當下啊的答應了一聲。

「小蓮,你去吧,陳楚好像在家,我先回去做飯去了,先不和你說了……」

劉翠抱著柴禾進了屋。

隨後後背靠在家裡的牆壁上。

她心裡忽然有種失落的感覺。

陳楚和那小蓮搞上了?按理說這不關她啥事了。

但心裡忽上忽下的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就像是屬於自己的東西被人偷走了似的。

那小蓮邁著一步裙,步子小小的往陳楚家走著。

這裙子還是她二姐給她買的,還是第一次穿。

總是感覺走路彆扭。

感覺屁股後面總有風嗖嗖的往裡面吹。

褲衩里涼快是涼快了。

但總有種別人手伸進來,摳她屁股的感覺。

她兩隻小手禁不住老往下扯著薄薄的絳紫色的一步裙。

這裙子緊身的,那小蓮感覺自己沒穿衣服似的。

這一路都怕人看。

還好村裡人大多上地幹活了,也沒幾個人瞅著她。

她走進屋。

陳楚家光線有些暗。

那小蓮不僅一緊鼻子。

嬌聲說:「陳楚,我讓你收拾下屋子,你也沒收拾啊?」

她說著白嫩纖細的手指往後拂了拂長發。

陳楚已經脫光膀子了。

過來就摟她。

「小蓮姐,你真美……」

「哎呀,別弄,一身汗味,別把衣服弄皺了。」

「去哪啊?你家全是灰……」

「去小樹林吧,你扶著樹,我在後面干你!」陳楚說著轉到她身後。

看著那一步裙裡面的挺挺的屁股,忍不住附下身。

摟著那小蓮光線白色絲襪兩條大腿,鼻子就湊近她的溝子。

狠狠的聞了聞。

「小蓮姐,你真性感。」

那小蓮溝子一陣瘙癢,被聞的蹭的渾身哆嗦一下。

「別弄了,我在前面走,你跟著我,別跟的太緊了。」

陳楚點了點頭。

那小蓮也覺得在這裡干不合適了。

上回是晚上,再說那次是村裡人都去看電影了。

現在大白天的,萬一讓人堵住,就不好了。

……

兩人一前一後的往前走。

那小蓮挑小路走,來到村外一處僻靜的樹林。

這地方僻靜主要是挨著墳圈子近。

肯定是沒人來的。

晚上她是不敢往這來。

但是大白天的她也就不怕了。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樹林深處。

陳楚迫不及待的呼哧呼哧喘著氣就上來就抱住她。

感覺渾身像是抱住了一團棉花似的。

陳楚手摸著她穿著絲襪的大腿。

「寶貝,你太會穿衣服了,我摸你兩把都要射了。」陳楚呼哧呼哧的說著,摸著她的大腿的手伸進一步裙底去摳。

「哎呀,別鬧,我把裙子脫了的。」那小蓮推了推他的手說。感覺渾身已經火燒火燎的了。

「別的,衣服別脫了,脫了沒有這樣性感。」陳楚說著就掀著她的一步裙。

那小蓮笑了。

心想她二姐說的對,女人穿了絲襪和一步裙,男人就各個變成牲口了。

「牲口,你說,你愛我不愛?」那小蓮笑了。

「愛,我愛,我都愛死你了。」

「咯咯咯……這還差不多。」那小蓮風情萬種的白了他一眼。

隨後一手扶在樹榦上。

一隻小手往上拽著一步裙。

陳楚也手忙腳亂的往上提。

包臀的裙子推到了她腰上面。

那圓圓的大眼子就露了出來。

白色的小內褲在裡面都有了一片濕澤。

裙子往上一推,那兩瓣臀瓣像是兩隻大籃球似的彈跳兩下。

陳楚附身叭叭叭的狠狠親了幾口那屁股瓣兒。

隨後鼻子插進那小蓮的溝子狠狠的嗅著。

「啊……你這牲口!」那小蓮呼哧呼哧的,把白色絲襪緩緩的下卷。

陳楚已經受不住的抱著那小蓮的屁股又舔又親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