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零五章樹林另有香艷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樹林另有香艷事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那小蓮不禁渾身燥熱難耐。

不由感謝她二姐了。

剛才她給二姐那小青打了一個長途。

那小青第一句話就問她:「咋還沒離婚!要是王大勝不同意,你就自己來沈城,剩下的事兒交給我辦……」

那小蓮臉紅了紅。

「二姐,王大勝那小子我怎麼他都不離婚,現在我讓他連手都不碰我一下,他都願意。我也想好了,我現在在王家屬於小祖宗了,啥都不幹,想吃啥都行,還能……還能和別的男人好……這樣的日子過的挺舒坦的。」

那小青沉默了一會兒。

嘆口氣說:「傻丫頭,他這是在騙你呢!是想把你穩住了,然後再一點點的來,他爹王小眼多損啊!以前總在村子里埋汰我,說我和村幹部徐國忠扯,徐國忠那個大色狼整天專門盯著老娘們屁股瞅,勾搭我幾回,都讓我給罵跑了。」

那小青嘆了口氣。

「我再不行,也不能和那麼大歲數的人扯了,王小眼就四處說我,說我是沒人要的貨,然後馬上拎著東西到咱家提親,要把我說給他兒子王大勝,讓我罵走了,咱爹還罵我不懂事,我這才一氣之下來的沈城……

沒想到,王小眼沒把我弄成他兒媳婦,又盯上你了,就那三萬塊錢彩禮就把你買了!咱爹就是個老糊塗!」

「姐,你別說了,這都是命……」那小蓮有點抽泣。

「啥命不命的?妹子,你信二姐的,馬上和王大勝離婚,不行你就先來沈城,反正你們也沒孩子,萬一他家真使壞,把你弄上孩子,生了,那真就不好辦了,到時候你就有孩子牽腸掛肚的了……」

那小青這麼一說。

那小蓮也怕了,現在她雖?

??帶環了,不過王大勝和她說過好幾次把環摘了。

……

姐妹倆又說了半天話。

那小青忽然把話題一轉笑著說。

「妹子,你找的那個小相好怎麼樣?能和你一次干多長時間?你上次和我說的他那玩意大,到底有多長多大?咯咯咯……和你二姐還有啥不好意思的……咯咯咯……」

「嗯!」那小蓮擦擦眼淚。

害羞的說:「二姐,你別笑話我,其實……其實我一直沒和王大勝離婚也有他的原因……因為,因為我離不開他,你不知道,每次我被他幹完,我都特好受……我,我就是想被他糙……」

「哎呀,你這死妮子,真是看不出,原來這麼騷,呵呵,沒事,二姐也騷,你和我說說,咱姐倆交交心。」

「嗯,二姐,他那東西差不多和驢一樣了,真的,以前他沒做包皮手術的時候硬起來能有一尺,弄的我太得勁兒了。不知道咋的,做完包皮手術了,又長了不少,哎呀,這把我乾的,我……我……我和他辦完事都親著他下面的東西,想永遠用嘴含著……二姐,你,你不會笑話我吧……」

那小青沉默了一下。

她聽那小蓮這麼說,下面都濕了。

「二姐,我要是離婚了,就得去沈城了,他才念初三,我所以想等等,等他混完初中,就帶他一起去你那,那時候你得收留我們……」

「嗯,啊……我,我收留。」那小青感覺渾身燥熱了。

「二姐,你咋了?說話咋斷斷續續的?」

「沒,沒事,小蓮,你繼續說,我這空調開的太低了,我有點冷了……」

那小蓮把她和陳楚辦事的經過又說得夠詳細具體。

那小青隨後嘆了氣。

心想怪不得妹子連沈城的繁華生活都不想要。

有一個驢一樣的男人配她,她這小生活過的真夠滋潤的。

「二姐,你不知道,王大勝長得人人高馬大的,但下面那東西很小的,被陳楚幹完了,感覺他那東西像是牙籤似的,二姐,一會兒我去陳楚家,我們約好了在他家裡干。」

「一會兒干?」那小青問。

「嗯,一會兒干。」

「小蓮,把我給你買的一步裙穿上,知道我平時怎麼打扮的吧?你按照我的打扮來……」

「哎呀,二姐,你那裙子穿上我總感覺屁股後面漏風啊……」

「傻妞!那樣男人才喜歡呢!那叫性感,信不信,穿上這個,男人能鑽進你裙底舔你的13,你那才叫爽呢!」

那小蓮臉紅了。

「嗯,二姐我聽你的,也按照你的打扮和走路的姿勢……」

「好,這才是我的好妹子,你不靠手腕拴住那小子,他那麼大的傢伙,真哪天被別的女人勾走了,你就不能把他帶沈城來了……」

……

那小蓮放下電話,這才把頭髮弄濕,又自己熨成直板。

想了想二姐那小青的模樣。

便打扮了起來。

果然,現在的陳楚已經忍不住的從後面緊緊的抱住她,把臉貼在她的屁股蛋子上。

狠狠的聞著她的屁股,鼻尖都插進她溝子里去了。

而且她的白色小內褲已經被拽了下來。

感覺陳楚的舌頭在舔著她的屁眼。

痒痒的,她啊啊的受不了。

「啊,陳楚,別,別啊……別舔那裡……」

「小蓮,你讓我好好親親這。」

叭叭叭的幾聲,陳楚連親帶咬著她的那方寸之地。

那小蓮啊啊的下面水流了出來。

「陳,陳楚,你這牲口,別弄了,快,快伸進來吧……」

陳楚也受不了了,脫掉褲子,掏出了傢伙,在那小蓮光亮肉色絲襪上磨蹭兩下。

「小蓮,你這絲襪……」

那小蓮聽她二姐的,把一隻絲襪褪到腳踝上,內褲也在那絲襪上掛著。

另條大腿的絲襪不脫。

而且白色的高跟鞋抬起一點,踩著一旁的樹杈上。

陳楚看她的這個姿勢更受不了。

激咚咚的跳著。

下面在她屁股上磨蹭兩下。

咕嘰一聲就進去了。

緊緊的肉壁擠壓過來。

陳楚摟著她的小蠻腰。

那小蓮啊的叫了一聲。

陳楚把她的裙子又往上推了推。

她整個白屁股連同她的白白的小腰都露出來了。

陳楚屁股往前一頂。

這一下噗嗤一聲全進去了。

那小蓮像是被整個穿透了一樣。

「啊!陳楚,輕點……」

陳楚從後面進去。

然後緩緩拔出,看著自己黑黑的粗傢伙,在她大白屁股下面來回穿梭。

兩人的皮膚接觸發出啪啪的聲音。

下面也咕嘰咕嘰的水聲不斷。

每一次的撞擊,那小蓮的臀瓣都像籃球似的被拍的彈跳一下。

幾乎陳楚每一下胯骨撞過去,那小蓮就啊的呻吟一聲。

在小樹林兩人也都放開了。

幹了十多分鐘。陳楚就喘息說。

「小蓮姐,不行了,才兩天沒糙你,你下面咋就這麼緊了……」

「啊!啊!陳楚,不行你就射吧,我,我也受不了了。你快點,我……我快到了……啊!啊!!!」

陳楚把那小蓮兩條修長的大腿合攏。

這一下,那小蓮穿著的高跟鞋足有十公分了。

她和陳楚個頭差不多。

這下比陳楚高出一塊。

陳楚下面好像有點短了。

他不得不翹著腳尖干那小蓮。

不過這樣感覺更好。

那小蓮扶著樹杈,陳楚每干一下都翹著腳使勁往裡面頂,爭取干到她的最深處。

最後咕嘰咕嘰幾下,那小蓮身子一下軟了,一串水噴到陳楚褲襠。

陳楚抱起那小蓮,那小蓮身體後仰著,陳楚屁股加快動作,下面使勁兒往裡面插了十多下。

終於射了進去。

陳楚抱著她,身體僵直了十多秒,把子彈突突的打凈了。

這才放下懷裡的女人。

那小蓮鬆懈的半蹲在地上。

一隻光裸的大腿濕乎乎的,她下面還流淌的水,她的另條大腿的絲襪也濕了。

那小蓮蹲在地上還在喘息著回味著。

火燒雲開處,一些乳白色的液體拉著線往下流著。

她喘息了一陣。

這才說:「陳楚,抱抱我……我,我好爽……」

陳楚看著那小蓮那濕漉漉的溝子。

心想這小娘們怎麼兩天不幹就這麼騷了。

而且這衣服穿的。

自己看見她短裙裹著屁股,絲襪裹著大腿,下面想不硬都不行。

「**!」陳楚嘀咕了一句。

「你說啥?」那小蓮站了起來。

瞪了陳楚一眼。

「陳楚,你這牲口,我供你吃,給你錢,還供你糙,你還罵我**!行,我就騷了,有本事你再來糙啊!」

那小蓮說著又撅起了白白的屁股。

她還示威的晃動了兩下大白,陳楚看著直眼暈。

她那溝子中間粉紅粉紅的,大嘴唇和小嘴唇都被剛才幹翻翻了,這會兒裡面的東西都流出來了。

幾片肥嫩的肉肉又合成了一條縫。

稀疏的百十來根黑黑的小森林還濕漉漉的。

那有幾根長長的沒濕的小森林有一根還彎彎曲曲的掛著一滴液體。

陳楚腦袋忽悠一下。

這騷娘們太讓人受不了。

「那小蓮,你就欠干~!」

「對,我就欠干,有本事你再上我!」

「你……!」

陳楚擼了擼下面,過來就在她濕漉漉的下面蹭了蹭,然後軟著擠了進去。

推送幾下,還真硬了些。

隨後陳楚加快動作。

「啊!陳楚,剛才是我和你鬧著玩的,你輕點干我!啊,老公,好老公,輕點,啊,老公輕點!」

陳楚不理那小蓮的求饒。

「不對陳楚,好像來人了……」

陳楚也聽到有車開來的聲音。

回頭一看,樹林外竟然開進來個小白車。

我糙!這不是早上看見的那輛車么!

當時從車上下來的有村長張財,副村長徐國忠,還有新來的女大學生村官柳冰冰。

兩人馬上收拾了一下。

那小蓮來不及穿內褲,光著白白的屁股,撿起自己的絲襪就和陳楚跑到樹後面躲了起來。

這時,那小白車也開了進來。

又鳴笛幾聲。

躲在樹后的陳楚和那小蓮嚇壞了。

這要是被人抓住該多磕磣啊!

而且來人還是村長了。

車是村裡的公車,整天村長開著。

這時,車門開了。

張財下了車。

喊了幾聲:「有人嗎?」

那小蓮和陳楚基本上都光著屁股。

嚇得屏住呼吸不敢吱聲。

這時,車裡面有個女人的聲音傳出來。

「村長,別喊了,你都鳴笛好幾聲了,肯定沒人了!」

張財嗯了一聲。

又說:「你別下來,你就坐在車裡。」

「幹啥啊?」那女人問。

「幹啥?都在電視上看到過車震,我沒試過!」

「哎呀,人家都是大車,你這小破車……」

「來吧!」

「啊!……你輕點……」

「寶貝,放心吧,我肯定伺候好你,以後村裡就你說的算……」

陳楚趁機穿好褲子,示意那小蓮也穿。

不過她先找紙擦溝子。穿的慢。

陳楚偷偷探出頭來。

見小白車的車門開著。

村長褲子脫了,上衣沒脫,正撅著屁股壓著一個女人干著。

那女人大腿修長,上半身在車裡看不清。

但下半身卻是淡藍色的牛仔褲,還有一雙運動鞋。

陳楚不禁腦袋一暈。

而且聽見村長又說:「讓我干好了,這個村你說的就算!」

陳楚懵了。

心想這……這不會是新來的女大學生村官柳冰冰吧?

想起她那純潔無限仙女一般的臉蛋兒,怎麼會……

「啊!啊!」

這時張財已經把她淡藍色的牛仔褲扒掉,旅遊鞋也脫掉一隻,另一隻還穿著。

「裝啥啊?幹完了,咱倆都舒服……」

張財爬上去屁股啪啪啪的又聳動的幹了起來。

陳楚手抓著旁邊的樹皮,看著那被村長張財抗在肩膀上的腳,還有腳上起伏晃動的旅遊鞋,心裡有種痛痛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