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零六章車內壕溝草蓬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車內壕溝草蓬蓬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心裡忽然有種涼涼的感覺。

他很難想象早上看著還是那樣清純的女大學生村官,怎麼會……會和村子張財扯到了一起去。

村長張財是村裡有名的色狼,專門研究村裡的大姑娘小媳婦的屁股。

他和老婆離婚了,孩子都十**了,在外村又娶了一個二十四五的小媳婦。

那小媳婦也是剛和男人離婚的,長的那個騷性。

張財在那小媳婦還沒離婚的時候,就和她勾勾搭搭的。

人家離婚了,他就順理成章的把這小媳婦接家去了。

整個小媳婦一天就在家呆著,啥都不幹,像是金屋藏嬌似的。

張財這色鬼卻經常開著村裡的小白車,四處『打獵』別人家的媳婦兒。

陳楚看著那小白車車身的搖晃。

而身下那女人已經呻吟的叫了起來。

他看到那白色的旅遊鞋,一塵不染,心裡難受,她怎麼會……

忽然,張財停下不幹了。

那車上女人說:「來啊!干啊!」

「幹個屁!」

張財光著屁股從車身鑽了出來。

「咋了?」車裡劈著大腿的女人問。

「感覺不對!台詞不對!」張財鬱悶的抽起了煙。

然後說:「柳冰冰可是女大學生啊,怎麼會像你這麼騷,我干她,她得反抗,我說跟了我以後啥都聽你的,整個村都聽你的,你得說不行!你敢動我一下我就報警,然後我就強來,你得喊不要強姦我!」

這時那女人已經從車裡鑽出來,一邊提褲子,一邊撥弄耳邊的頭髮。

她的頭髮不長,很精神的那種。

面容白皙,臉蛋兒圓圓,臉上儘是風騷。

「糙!張財,你事兒真他媽的多!」

她一邊說一邊提褲子。

陳楚看到她那倒三角的黑森林那麼濃郁,正往上提著蕾絲花邊的內褲。

靠!這不是婦女主任劉海燕么!

婦女主任和村長有一腿就像姐夫有小姨子一半屁股一樣。

都不是稀奇事兒。

再說劉海燕這娘們也騷的厲害。

?/

有天還敲張老頭兒的房門,穿著短褲屁股一翹一翹的在張老頭兒面前晃悠。

還露出話,說什麼一百干兩把。

她以為張老頭兒孤單一人,可能有點土鱉養老的錢了。

當然,這是張老頭兒喝完酒和陳楚說的。

陳楚看著她那白白的屁股也硬了。

畢竟一個女人一個樣。

各自的味道不同。

劉海燕今年二十九,在村裡鄉里都吃的很開。

此時,她也要了一根煙抽了起來。

抽煙的姿勢,那個騷,那個浪。

「張財,老娘可先和你說好了,就這一回啊!以後少他媽的和老娘辦事的時候喊別的女人的名字,老娘他媽的各應這個。」

「糙!」

張財吐出一口煙。

忽然又笑了。

過去摟著她的肩膀。

「小寶貝,我就依你,咱就干這一回,再說給你買的這牛仔褲和鞋都不便宜啊!」

「滾犢子!」劉海燕撥弄開他的手說。

「你他媽的不還是喜歡柳冰冰?讓老娘裝她的樣子?要不你咋能這麼喪良心給我買這玩意兒?你他媽的純粹是變態!」

劉海燕說我把煙扔地上,旅遊鞋踩了兩下說:「來吧,趕緊整,別他媽的車震了,破比車這麼大點,都熱死我了……」

「行!」張財也把煙扔了,又吐了口唾沫。

搓搓手說:「那啥,柳冰冰是扎的馬尾辮的,你的這頭髮也弄一弄……」

劉海燕把頭髮往後面梳攏了幾把,也弄了個馬尾辮。

張財又讓她扶著車門子。

「把牛仔褲系好,一會兒我給你脫,記住了你得反抗。」

劉海燕身材也窈窕。

牛仔褲把她裹的細腰大屁股的。

她扶著車身。

張財從後面摟著她。

樣子還挺深情的說。

「柳冰冰,你就依了我,以後這個村就是你的……」

劉海燕也配合一句說。

「別介,村長不行啊!不要強姦我啊!」

張財一下就激動了。

從後面解開了她的牛仔褲硬硬的扣子,拉下了拉鏈。

劉海燕還象徵性的掙扎幾下,不過她的掙扎卻是扭動著屁股。

張財更激動了,自己脫了褲子掏出下面的傢伙,兩手又把劉海燕的牛仔褲連同內褲一起扒掉。

「柳冰冰!今天老子就要糙了你!」

張財說著在她白嫩的屁股後面弄了幾下就進去了。

「不行!村長,我還是黃花大閨女呢!不能啊!不能強姦我啊……啊!啊!啊!」

張財下面進去猛幹了起來,屁股一撅一撅的。

臉也緊緊的貼在劉海燕的馬尾辮上。

劉海燕也深呼吸起來,一邊呻吟一邊說:「村長,不行啊,我是大學生,我不能被你糙啊!我……我還是處女哪……」

張財嗯嗯了兩聲,下面忍不住呲呲的噴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她從劉海燕身上爬了下來。

深呼吸幾口氣。

劉海燕也找出紙擦著屁股下面。

「行了吧,你爽了吧?」

劉海燕點了一根煙,也遞給張財一根。

他美美的抽著。

「嗯,還行,你真他媽的騷,還喊自己是處女,但就感覺上還差一點。」

劉海燕笑了。

揚起巴掌啪啪就扇了張財兩個嘴巴子。

把他扇的直楞。

「你他媽的打我?」

劉海燕笑了。

「你不是說還差一點么?真要是柳冰冰被你強姦完事了,她也會扇你兩個嘴巴子的。」

劉海燕說著吐出一個煙圈噴到張財臉上。

張財被扇的眼睛咋嘛咋嘛的。

這時撲哧一聲。

躲在樹后的那小蓮忍不住笑了一下。

「誰?」張財忙四下看。

大樹后的那小蓮也知道自己闖禍了,忙堵住嘴。

緊張的小手拉著陳楚的衣服。

陳楚也有點傻了。

這村長張財是演的哪一齣戲啊!

不過知道柳冰冰沒被干,他還是鬆了口氣。

抓住那小蓮的小手,那意思是沒事。

真要是被發現了,那就豁出去了,大不了自己還有他的把柄在。

和婦女主任搞破鞋,還讓人扮演新來的女大學生村官,就這一點捅到縣裡,他張財看還有沒有臉當這個村長。

當然,那是魚死破的事兒了,能不這麼整最好。

那小蓮還光著屁股呢。

張財要去大樹後面找人。

劉海燕眼睛轉了轉忙抓住他胳膊。

「哎呀,哪裡有人?這裡挨著墳圈子近,要有也是鬼了,你快給我回來!咱進車裡說。」

劉海燕把他拉進小車裡。

隨後小白車開出了樹林。

「小燕,那樹后肯定有人,你咋不讓去把那龜孫子抓出來!」張財一邊開車一邊說。

劉海燕抽著煙。

吐了一個大大的煙圈。

「你傻啊?真要抓出來,那人要是急眼了,把咱倆的事兒捅上去咋整?你還讓我扮演人家今天剛來的女村官,到時候誰都知道了,看你這個村長還咋有臉當?」

吱嘎一聲。

張財把車停下了。

「我糙!那咋整?」

他也有點后怕了。這事兒也太丟人了。

但自己也沒辦法,那柳冰冰長得太高,太漂亮了,自己一看見她就硬的不行了。

特意去鎮里買了和她差不多的牛仔褲和旅遊鞋。

才讓劉海燕裝一下,自己瀉火的。

「咋整?咱們各退一步,給那人留著面子,我感覺他也是咱村裡的人,不敢瞎說話的。瞎說話,那咱就把他家的地收上來。」

「嗯……」張財點了點頭。

忽然笑了,想親一下劉海燕紅彤彤的小嘴兒。

「寶貝,還是你主意多。」

「一邊去!」

劉海燕推開他的手。

「行了,把我送村頭你就走吧,別讓村裡人看見說閑話……」

「糙!每次都不讓我親嘴,洗頭房小姐才不讓親嘴呢!再說了,誰敢說咱閑話。」

張財嘴上雖然這麼說。

但還是老實的開車,又把車停在了村口。

劉海燕下了車。

卻沒有直接回村裡。

而是繞了個玩,奔著墳圈子旁邊那個小樹林里走。

她想知道那人是誰,畢竟這不是啥光彩的事兒,如果是個女的,她作為婦女主任,自然不怕了,如果是個男人,自己當然有辦法不讓他把事兒抖落出去……

踩著旅遊鞋,她腳步很輕。

窈窕曼妙的身子顯得緊繃而靈活。

……

「這村長張財真是變態!你們男人怎麼都變態!」那小蓮撅著小嘴兒說。

手裡還抓著一條絲襪。

就要穿上去。

陳楚看著她光溜溜的屁股。

剛才又看村長和婦女主任幹了。

下面已經又硬邦邦的了。

婦女主任二十九,正是騷浪的時候。

她以前去劉翠家的時候。

找廁所撒尿,自己也偷偷瞄過幾眼。

屁股白花花的。

不過沒來得及擼。

剛才看著她白花花的屁股下面已經硬了。

婦女主任劉海燕身材豐腴,整天喜歡穿一身白,白衣白褲子的。

尤其那白褲子,離近了能隱約看見她穿的啥色的褲衩。

此時那小蓮正往上卷著絲襪,手裡還抓著內褲。

剛穿過一條大腿。

陳楚就撲過來了。

「哎呀,你這牲口,幹啥啊?」

「小蓮姐,再,再干一把。」

「哎呀,真煩人,我都穿上了……」那小蓮雖然這麼說,還是撅起了屁股。

陳楚不想這麼幹了。

把自己的外套鋪在樹葉上,讓那小蓮坐在那。

想了想又找了一個壕溝。

感覺在壕溝裡面好一些。

他把衣服鋪在壕溝底下。

那小蓮被她拉近壕溝就按到了,下面在她還濕乎乎的火燒雲上撥弄一陣。

陳楚弄進去啪啪啪的幹上了。

那小蓮一陣陣的呻吟聲穿了出來。

陳楚光著膀子,這次乾的更起勁兒。

快到的時候,他附身抱著那小蓮的臉就狠狠的親著。

手又把她的肩帶脫了下來,抓住她的兩隻大白兔,下面啪啪啪的一頓猛攻。

那小蓮被他乾的上氣不接下氣。

兩條腿向外皮開著,兩隻小腳跳啊跳的。

她光著屁股,大腿半脫著肉色透明的絲襪,而且絳紫色的套裝脫到了細腰上,兩隻大白兔漏出來被陳楚捏著。陳楚眼看要射了。

啊啊啊的最後一頓猛干。

那小蓮下面的水都噴到絲襪上,透明的絲襪靠近大腿的一片都濕乎乎的了。

最後陳楚兩眼瞪的老大,屁股又狠狠的往前撅了幾下。

一竄子彈呲呲的打進去。

趴在那小蓮軟軟的半裸的身子上呼呼的穿著粗氣不動了。

那小蓮也呼哧呼哧的。

「死人,被你乾死了……」

她想爬起來,一屁股又坐到地上。

腿感覺酸軟無力。

休息一會兒,這才重新站起身。

她把絲襪脫了下來。

已經濕乎乎的沒法穿了。

那小蓮整理了一陣,這才重新穿著高跟鞋,把一步裙盡量拉低。

「行了,我得回去了。」

陳楚看著她那扭動的屁股。

真想再糙她一把。

不過想起張老頭兒的那兩本書,心想還是正事要緊。

自己得抓緊時間把書背下來。

他相信只要自己把書背下來。

張老頭兒那老流氓就一定有主意讓自己糙了柳冰冰。

兩人走出小樹林,各回各家。

陳楚剛到大門口的時候。

忽然有個聲音在他身後叫道:「陳楚,等一等。」

陳楚回頭。

見婦女主任劉海燕吐出一個煙圈,一副騷氣拉轟的看著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