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零七章歡愛萬物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歡愛萬物生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討厭抽煙的女人。

雖然劉海燕很騷,但是她抽煙。

但是……但是干一下也行。

劉海燕也是他曾經想看著擼的一個女人了。

「哎呀,是……是海燕嫂子啊……」

「滾你媽的蛋陳楚。少管我叫嫂子,我和你有話說。」

劉海燕白了她一眼,先走進大門。

然後朝屋裡走去。

她回頭見正扛著鋤頭要去幹活的劉翠。

笑了笑說:「劉翠姐,上地去啊?」

劉翠愣了愣。

畢竟人家是婦女主任,在村裡算是官了。

她嗯了一聲。

又看後面的陳楚,心裡酸酸的一下。

感覺最近陳楚身旁的女人怎麼不斷了。

她又暗自搖頭,心想自己肯定是瞎想了。

婦女主任怎麼會和他……

「哦,是……是海燕妹子啊,我……我那個去地里看看……」

劉翠還是有些局促的。

她還是穿著舊衣服,不過陳楚一看她的身體就感覺燥熱難耐,真想把她的衣服撕開,啃咬她裡面嬌嫩的皮肉。

「哦,我來看看陳楚家的泥草房,國家不是有政策么?在村裡找找泥草房的困難戶……」

編瞎話劉海燕張嘴就來。

她可不像那小蓮那樣嫩。

在官場……雖然是村官,那也是察言觀色,混跡世面的老手了。

「哦,那……您忙。」劉翠用了個您字。

然後就匆匆往外走。

陳楚盯著她一走一晃圓圓的屁股。

咽了口唾沫。

「咋的?相中了?」

劉海燕輕笑。

「海燕嫂子你說啥呢。」陳楚撓撓頭。

劉海燕說了句:「你小子,深藏不露啊!」

然後就走進屋裡。

等陳楚進屋,她就反手把?

?關上了。

劉海燕緊緊的盯著陳楚。

他反而有些局促了。

「嫂子,你,你看我家的泥草房對吧……」

「看個屁,我看你!」

劉海燕靠近陳楚。

陳楚聞道一股香水味。

不過想到剛才她和村子張財幹了。

興趣一下就沒了。

「陳楚,我問你,你剛才在墳圈子那小樹林里看到啥了?」

「沒啊!我啥都沒看見。墳圈子?我根本就沒去……」

「少裝!」

「那小蓮,怎麼樣?活好么?」劉海燕忽然轉變了口氣。

咯咯咯笑著又說:「沒看出來啊,你還能把劉大勝的媳婦給糙了,劉大勝這綠帽子戴的硬啊?別緊張,嫂子不是那嘴欠的人,不會瞎說……」

劉海燕說著,一隻手軟軟的搭在陳楚肩膀上。

嘴唇離陳楚切近。

陳楚身體一直退到牆面上。

她還不放過,竟然棲身而上。

被牛仔褲裹著的大腿蹭到陳楚的兩腿間。

一股股從她口中噴出的熱氣噴到陳楚嘴裡。

甜絲絲的。

陳楚別過頭,不想理她。

而她的膝蓋微微上抬,正抵住陳楚的下面傢伙上。

並且輕柔的磨蹭了起來。

她嘴裡的呵氣,一說話就噴進陳楚的嘴裡。

「陳楚,你想和嫂子好么?」

陳楚有點受不了這個了。

下面已經有感覺了。

看著她大大的眼睛和紅紅的嘴唇。

他不僅舔了舔嘴唇。

劉海燕咯咯咯笑了起來。

馬上退了幾步。

撫了撫額前的劉海。

「你這小子隱藏的很深啊!不過啥事兒該說啥事不該說,你明白就行,我再和你說一句,那小蓮能的我也能,只要你不把看到的和別人亂說,你想要嫂子啥,嫂子可能也會給你啥。」

劉海燕又靠近陳楚,手忽然抓向陳楚的下面。

陳楚忙伸手攔著。

「嫂子,你,你幹啥??」

「少和我裝,你和那小蓮都幹了!再說我啥樣男人沒見過!」劉海燕心想和陳楚發生點啥,這小子也不會亂說她和村長張財的事兒了。

她剛才趕到小樹林的時候沒見到人。

轉了一圈,才看見陳楚和一個女人從壕溝里鑽出來,然後兩人朝村子方向走。

劉海燕沒吱聲,就跟在後面。

等快到村子了,才發現那女人是那小蓮。

她怕被發現,所以距離挺遠。

但心裡一驚,心想這剛結婚的小媳婦怎麼就和人勾搭上了?而且還是陳楚那個半大小子?

她加快腳步去追陳楚。

心裡也在想著主意。

感覺兩人大白天鑽壕溝肯定不是藏貓貓的,用腳後跟想都知道是在干那事。

陳楚一個半大小子好對付,摸他兩把,讓他蹭到自己的騷味兒,他就不會亂說的。

而劉海燕隔著褲子一摸陳楚的傢伙馬上啊!的嬌叫了一聲。

陳楚躲開她的身子。

劉海燕張著紅紅的小嘴兒,兩眼一陣發直。

她經歷不少男人了,陳楚這小子的傢伙是她見過的最大的。

前段時間,鄉里新來了個副鄉長。

和她眉來眼去的,她就知道想要糙她。

當然也不能白糙,總是要給好處的。

那個副鄉長下面就不小了。

硬起來差不多二十公分了。

但陳楚的這傢伙比他那東西還長。

她感覺應該有三十公分了。

她緩了緩。

心想怪不得那小蓮那騷蹄子跟他鑽壕溝呢。

這大**,哪個女人被他幹完了不喜歡啊。

這小子天生就是伺候女人的玩意啊!

劉海燕抿嘴一笑。

眼睛忽然轉了轉。

「陳楚啊,你家的泥草房,我感覺應該能報上去的,但你也知道,村裡的泥草房太多了,名額就那麼兩三個,陳楚,我說的話你明白么?嫂子是在疼你呢!」

她伸出白白的小嫩手摸了摸陳楚的大脖子。

在他耳邊輕輕說:「陳楚,你別裝了,你和那小蓮搞我都看見了,我剛才看你那眼神,你肯定也想搞劉翠,小子,眼光不錯啊!大家都是明白人,陳楚,我想和你好,嫂子在村裡鄉里都能說得上話,只要你和嫂子……你家的泥草房,還有別的,嫂子都不會虧待你的,明天晚上你哥不在家,你要是閑著沒事,晚上就到嫂子家裡坐一會兒……」

她說每句話,嘴裡吐出的氣都噴到陳楚嘴裡。

紅唇貼著他的嘴邊蹭過去。

頭也不回的走出門。

就像從來沒來過似的。

陳楚汗下來了。

他怕的是劉翠的事兒,這女人怎麼一下就看穿了他的心思。

陳楚呼出口氣。

也看不進書了。

直接來到張老頭兒那。

把這些事兒全都詳細說了。

張老頭兒打了個哈欠,好像很困的樣子。

「老傢伙,你倒是說話啊,我該咋辦?」

「你個山驢逼!這是好事啊!有13還不幹?你忘了自己整天看劉翠擼了?有女人干,還有房子,這多好?」

「可是……可是她和張財干,我要是跟她扯……她要是給我家報泥草房,我不成了……」

「成了小白臉?成了靠女人吃軟飯?」張老頭呵呵笑著。

陳楚低下頭。

「你啊!這麼想就成不了大器。」

「劉邦也是靠女人起家的,沒有她老婆的錢他算個屁!他怎麼培養勢力?張作霖就是個獸醫,也是娶了財主家的女兒才有錢買槍炮,劉備不也去孫權那聯姻么……你這算啥?沒出息的窩囊廢!」

陳楚咂砸嘴。

張老頭兒繼續說:「你怕啥?你一個半大小子,她讓你糙,她是犯賤,還給你房子更是犯賤,這種賤貨你上哪去找?我感覺她是看重了你的大**,這樣的女人你不要?」

「可是,她,她和張財……」

張老頭兒笑了。

「劉翠還被她男人孫五干呢!那小蓮不也被王大勝幹麼?你不也想幹人家么?那個王露,不知道被多少男人騎了,人家孩子都那麼大了,你這是干到女人了,如果幹不到女人,你沒準還得看著人家劉海燕上廁所你偷著擼呢!」

陳楚臉紅了。

他想了想還真是這回事。

「老傢伙,你,你的意思是干?」

「呷?你不幹那是大逆不道!這叫男歡女愛萬物生,多正常個事兒啊!這麼和你說吧,劉海燕比那小蓮強,你看她不管跟哪個男人都是有利可圖,不是隨便亂跟的,這樣的女人會對你有幫助。」

「那她不還想跟你么?」陳楚問。

「跟我?」張老頭兒嘿嘿笑了:「她是看重我這塊地方了,想在我這蓋房子。讓我挪走,才來我這跑騷的。」

「你這地方?」陳楚看著牆壁這四處裂縫,到處漏風的破房子,不禁撇嘴。

「就你這破房子?她會要?」

「呸!你小子懂個屁!那娘們不知道從哪弄來個風水先生,那老雜毛有兩下子,說我這裡風水好。」

陳楚撲哧笑了。

「那風水先生也是騙子,你這裡要是風水好了,豬都能上樹了。」

「臭小子!你懂個屁啊!這裡風水不好,老子我能占這地方么?等你把我的那兩本書背熟了,理解透了,就明白了。現在滾吧!我看見你這驢就鬧心……」

陳楚點點頭。

現在張老頭兒就是他的主心骨。

彷彿是他的一個信仰,就像信教的人不明方向總會去問上帝。

可上帝是不會回答你的。

但張老頭兒能回答陳楚。

他感覺按照這老流氓的指點不會錯的。

如果不是他,現在自己還在偷看人家劉翠,劉海燕的屁股擼呢。

陳楚往外走。

張老頭兒在他出門的時候喝了口酒呵呵笑道:「這兩天好好補補,劉海燕臀深大,那可是個無底洞啊,一般人可填不滿……」

陳楚回家看了一天的書,竟然看了七八十頁。

重要的是,那些看過的內容記得**不離十。

……

凌晨,陳楚依舊早起練拳。

感覺帶著玉扳指拳法更遒勁一些。

隨後回家沖了沖身。

吃了飯便騎著二八自行車來到學校。

早自習還沒到。

班主任王霞就走進來。

像是無意的看了陳楚一眼。

陳楚馬上舉手說:「老師,我要上廁所!」

「嗯,去吧。」

王霞答應了一聲,紅著臉走了出去。

陳楚根本就沒去什麼廁所。

繞了一圈敲了敲王霞辦公室的門。

鎮中學房子多,人少,所以每個老師的辦公室都是獨立的。

王霞忐忑的開了門。

陳楚進去后,她關上了。

紅著臉問道:「你不去廁所了么?來我這幹啥?」

「我還能幹啥,想你了唄!」陳楚心想王霞還挺能裝的,明明故意引自己出來的。

「別瞎說,陳楚,這是在學校,我……我和你以後,咱別來往了……影響……影響你的學習……」

陳楚笑了,她說這話太假了,不過很可愛。

陳楚上去一把摟住她的腰。

王霞今天穿著花瓣連衣裙。

下面的透明薄薄的白色絲襪。

腳下黑色半高跟涼鞋。

陳楚摟住她的腰,伸手就摸進她的裙底。

「我的老師寶貝,讓我好好摸摸咱家的小鳥巢……」

「啊!」王霞叫喚了一聲。

在辦公室弄這事,她又害羞又刺激。

不禁小聲說:「陳楚,別鬧,先,先把窗帘拉上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