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零九章正如輕輕的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正如輕輕的來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心裡嘀咕。

「朱娜裝啥啊?學習也不好,還總得瑟!王霞分給她一個小組長,就得瑟個沒邊了,再說那小組長是暑假時候讓她當的。現在早就過去了。」

他邊走邊回頭瞅。

路過旁邊辦公室的時候,看到窗帘掀起來,有一雙眼睛偷看著他。

陳楚回頭,那窗帘馬上放下了。

我去!

肯定是隔壁的那個新來的老師了。

看那雙眼睛挺年輕的樣子。

就不知道長的啥樣了。

王霞說她是教化學的,不是初三,而是教初一和初二的,自己夠不上她了。

再說夠上了能和自己干咋的?

要是實在長相好,那就讓張老頭兒出出主意,大不了再背兩本書也糙了她……

陳楚快走到廁所的時候,看到朱娜從王霞房裡出來。

陳楚眯縫著眼睛,感覺朱娜好像又長點個頭了。

那大腿細長,身段婀娜,走路的姿勢像是跳舞蹈似的。

那白褲子,白色平底鞋,墨綠色緊身深v的t恤,還有短髮,讓陳楚一陣著迷。

禁不住咽口唾沫。

心想真是一個女人一個味兒,相比較而言,他現在更想上朱娜了。

這丫頭總是和自己作對,不把她騎上,弄服服帖帖的,老子……老子就不甘心。

陳楚想發一個毒誓來著,想了想犯不上,一個女人么,用不到非得死啊活啊的。

他剛走進廁所,就看到裡面氣氛不一樣。

平時男廁所都喧鬧的很,一邊聊天,一邊撒尿啥的。

現在靜靜的,往左右一看,人群後來有幾個人抽著煙。

而初一初二的學生都規規矩矩的撒尿,撒完尿走人。

連一個上大廁的都沒有。

從初一到?

?三都是一個年組一個班。

裡面有兩個自己的同學,提上褲子朝他使了一個眼色,然後走了出去。

陳楚先看到了那個黃毛小子。

隨後是兩個抽煙的生面孔。

還剩下幾個學生撒尿,那黃毛吐了口煙。

罵了一句:「媽逼的沒完了?」

那兩個小子撒尿到一半就系起褲子跑了。

對面五個人,馬華強站在中間,旁邊是段洪興,靠牆的是黃毛,還有兩個小子也十六七歲樣子,一個小子黑沉沉的,臉上有道疤。

五個人都抽著煙。

陳楚不說話。

馬華強先把煙扔了。

吐了口眼圈說道:「楚哥!」

剩下那四人都跟著長短不齊的叫了聲楚哥。

「啥意思?」陳楚笑了笑。

「沒啥啊,大家以後一起混,你身手都比我們好,以後當我們老大。」

陳楚擺擺手。

「你們怎麼出來的?這件事我得謝謝你們。」

「沒啥事,就是讓派出所一人罰了五百塊錢……」黃毛說完。

馬華強過去踹了他屁股一腳。

「你麻痹嘴欠啊?」

「楚哥,沒這回事。」

陳楚笑笑。

心想派出所哪能放過這個肥差。

摸了摸兜,掏出那小蓮給他的那一千塊錢,他花了點。

零頭收了起來。

把九百塊錢遞過去。

「我這有九百塊錢,你們先分分,不夠的我在給你們整。」

「楚哥,你這不是罵我們么?你要是把我們當成兄弟,你這錢就收回去,咱不興這個!」

馬華強低著頭,把手往前一推。

陳楚身體一顫。

一股從來沒有過的兄弟情義油然而生。

「楚哥,你趕緊把錢收回去吧!」

另外四個半大小子也過來推陳楚的錢。

陳楚忽然笑了。

以前他總感覺馬華強一夥恃強凌弱。但沒想到他們的世界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灰暗。

相反,仍,他們要比王偉那樣的學習尖子強的太多。

還有朱娜那眼睛傲到天上去的女生。

她從來沒有瞧得起過自己,但是整天去王霞的辦公室幫她打掃衛生拍馬屁。

單說這事兒,他們家也不富裕,一家拿出五百塊錢贖人肯定挨家裡罵了。

換做王偉或者其他人,肯定領著他爹跑到自己家裡要錢的。

他們執意不收,而且一個個嬉笑著,洒脫的很。不是虛偽裝出來的。

錢不是萬能的,但只有人窮一次,才知道身邊的女人愛不愛你,人只有落魄一次,才知道什麼是兄弟,而和你能陪伴的,並不是有錢他們才追隨。

……

陳楚呼出口氣,也不矯情了。

「好吧,今天下午放學,我請大家吃飯,能給這個面子吧?」

「行,妥了!楚哥夠意思。」馬華強說。

「楚哥講究人!」人高馬大的段洪興也嘿嘿笑著。

過來和陳楚揚手拍了一掌。

每個半大小子都和陳楚拍了一掌,隨後走出了廁所。

外面已經有十幾個學生憋著尿不敢進來了。

馬華強一夥罵道:「好狗不擋道!」

這些學生閃的遠遠的。

馬華強一夥吹著口哨走了。

陳楚看著他們手插著兜,弔兒郎當的走遠。

忽然感覺他們活著的方式好像比自己洒脫和快樂。

他們走遠了,馬小河才走進來。

跟陳楚說:「王霞老師找你呢!」

陳楚正在撒尿。

問他:「在哪?」

「在教室呢!」

「哦,我知道了。」

陳楚撒完尿,抖了抖下面,馬小河定定瞅著。

陳楚心想你瞅個屁啊!你沒有啊。

等這小子掏出傢伙撒尿。

陳楚才知道,我操!這小子傢伙也不小。

沒自己現在的大,但可比自己以前的大。

不過可惜,這小子腦袋像是缺根弦似的,愣頭愣腦的。

陳楚回到教室。

王霞正在往黑板上寫英語句式。

她還穿著花瓣裙子,但下面的絲襪換了,不是透明肉色的,而是黑色的。

而且一直卷到了裡面。

隱隱約約的,能看到她大腿根。

陳楚抽了口氣。

下面又有點感覺了。

王霞看了看她。

喊了聲:「路小巧,你過來幫我抄黑板!」

隨後她拍了拍手上的粉筆灰說。

「陳楚,你跟我來一趟。」

陳楚笑了,心想啥事,這不剛乾完么?

還要一次?

正好,老子也想再糙你一次。

路小巧過來接過王霞的英語書和粉筆。

這女生以前和陳楚是同桌,人家學習好,是學委。

後來應該和王霞說什麼了,陳楚才被調到後面去的。

其實,他自己也想去後面坐,老師不用總盯著自己了。

而路小巧這女生長得其實很標準的。

尤其是那對大眼睛非常大,尖尖的下頜,長劉海略微過了眉毛,沒留長頭髮,但是蓬蓬鬆鬆的頭髮更有個性。

小嘴兒也很小,紅紅的往上啾啾著,讓人恨不得摟過來狠狠的親兩口。

其實哪裡都好,就是個頭不高。

現在能有一米五左右。

去年陳楚的個頭也和她差不多的。

現在已經差不多一米六五了,路小巧路過陳楚身邊,只到他耳朵以下,瞪著大眼睛看了他一眼。

她臉紅了紅,然後回身把自己椅子上的屁股墊放在課桌上。

搬著椅子放在講台上開始寫英文單詞。

她寫的一手很好的娟秀的小字。

寫英文字連起來,也是那樣的俊秀了。

雖然比王霞的筆鋒差了很多。

但是文如其人,這字跡也讓陳楚很熱衷。

他心裡忽然想,自己是不是也要好好練練字才行了。感覺把字寫好了,也很牛逼哄哄的啊。

一下想到了張老頭兒來,他給自己的那兩本書都是他寫的毛筆字,那字寫的好像很牛逼啊!

陳楚心裡琢磨著,已經和王霞走到了外面。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小樹林,這時還是下課時間,有許多學生都在旁邊玩跳繩啥的。

都以為是老師找學生談心。

陳楚也故意身體站的筆直了。

不過嘴上說出的話可是帶著彎子的。

「寶貝,想我了?想在樹林里干一把?」

「滾……」

王霞給他使了個眼色。

心想這壞小子咋能在別人面前說這種話呢。

不過這樣的流氓話,卻很乾脆,很過癮。

她下面一下就濕潤了。

臉上也潮紅了。

馬上咳咳了兩聲說:「陳楚,剛才是不是馬華強那一夥來找你了?」

「啊?沒有,沒有的事兒。」

「我聽別人說,你和他們打過架?」

「哈哈,沒有,真沒有,那是同學們謠傳,剛才我在裡面撒尿呢,正好他們也來撒尿……」

「陳楚,我只是擔心你。」王霞說著聲音放得很低。

「嗯……我知道,你放心好了。」

王霞有些害羞,看了看四周,還好沒人太注意他們這裡。

她咳咳了兩聲繼續說。

「以後他們要是再來,你就告訴我,我馬上報警,王偉前幾天都被這夥人打進醫院裡了,你少和他們來往,還有,那裡面有個叫段洪興的,十四歲的時候就拿刀捅人了,你以後小心點……」

「沒事的,對了老師,晚上……我去你家補課吧?」

王霞低頭沉吟了一會兒。

抬腿走過他的身邊。

小聲的說了句:「呸!」

陳楚笑了。

這樣的女人才有意思。

……

混了一天的課。

下午放學,陳楚故意走在最後。

他最後走出校園,從一邊的衚衕里,馬華強一夥已經走了出來。

還是那五人。

都過來沖陳楚喊了聲楚哥。

陳楚笑了。

「走吧,咱吃點啥去吧!」

陳楚說著就看向鎮里那幾條街,有那麼四五家飯館子,平時都是鎮里領導在那吃飯的。

馬華強說:「楚哥,咱別去那種地方,太貴!兄弟們都準備好了,在家裡吃。」

「嗯?」

陳楚這才發現,這些人手背在後面。

這時都伸出來,有的人拿著啤酒,有的人拿著肉。

「我操!」

陳楚罵了一句。

這些人聽陳楚說髒話,都跟著呵呵的笑了。

陳楚問:「去家裡吃?誰家?誰會做飯啊?」

「去我家,我家房子大,做飯……嫂子會做啊!」馬華強說。

「嫂子?」陳楚一愣。

黃毛說:「就是徐紅啊!徐紅做飯可好吃了,現在我們都知道她跟了楚哥,我們都叫她嫂子。」

黃毛說著嘿嘿的笑了笑又畫蛇添足說。

「楚哥,你放心,我和徐紅沒啥,保證她是處女,我沒幹她,我們就是拉拉手!」

「滾犢子!」這回馬華強沒說話。

手下兄弟們都過去把黃毛按倒踢了幾腳。

黃毛馬上求饒。

馬華強呵呵笑了。

「行了,以後別拿嫂子開涮!」

陳楚呵呵一笑。

徐紅是不是處女,他根本不在乎。

本來就是和她玩玩。

但還一直沒玩上呢。

一行人往前走著。

在一顆柳樹下,徐紅在那低著頭。

陳楚一見就有點火燒火燎的。

徐紅刀削髮換成了短髮,而且和朱娜的髮型差不多。

更巧合的是她今天也是穿著緊繃的白褲子,白鞋,上身的t恤也是墨綠色的。

恍惚間陳楚彷彿看到朱娜一樣。

馬華強嘿嘿笑了。

「咱們先走,回去做飯,楚哥,你先和嫂子說幾句話。」

旁邊兩個小子裂了咧嘴。

「咱也不會做飯啊……」

馬華強踢了他一腳。

「不會做不會他媽的學啊,我教你們!」

「老大,你就會煮速食麵……」

「滾犢子……」

馬華強一行人嘻嘻哈哈的走了。

徐紅臉紅紅的走了過來說。

「陳楚,你是現在要還是吃晚飯再要我……」

陳楚感覺忽悠一下。

忽然想起張財讓婦女主任劉海霞穿著女村官的衣服在後面干。

現在的徐紅簡直轉過身和朱娜一摸一樣。

他下面硬的不能再硬了。

「現在干,咱去壕溝干……」

「嗯!」徐紅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