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一十章輕輕的進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輕輕的進去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夏天白天很長。

即使是下午放學,太陽偏西還有四十五度。

陽光照在臉上還有點**辣的感覺。

大道上的車輛在這時川流不息。

趕著馬車,驢車的,還有農用三輪子,拖拉機都突突突的駛過。

一路上塵土飛揚。

徐紅捂著鼻孔,往前走著。

陳楚在後面兩手插兜的跟隨。

兩人一前一後朝那荒地的壕溝走去。

陳楚在後面,怎麼看徐紅的背影都像是朱娜。

可能朱娜比她更纖瘦一些,舉手投足間更婀娜一些,屁股或許更翹,腰更細一些。

陳楚曾經無數次的幻想把朱娜壓在身下,聽著她的哭聲和呻吟。自己就在上面使勁的干她。

他呼出一口氣,心裡真想那一天快些的到來。

張老頭兒說他強大了,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女人。

他心裡懷疑,真的可以那樣么?

來往的車不少,快到荒地的時候,徐紅緊張了一下。

陳楚也有點緊張,

下意識的想到那天就是在這裡碰到了老疤。

兩人都知道對方擔心什麼。

畢竟有點敏感了。

那個井坑就在眼前。

徐紅回頭看了看陳楚說。

「咱下去么?」

陳楚轉頭看了看。

呼出一口氣。

他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總是感覺老疤就在身後,或者不遠盯的著自己。

如果自己跳下去,和徐紅脫了褲子干,老疤就

會在他後面捅一刀似的。

陳楚咽了口唾沫。

想吃掉徐紅,卻又有點擔心。

他看了看四周。

「咱還是先去吃飯吧,吃完飯再干,你看這旁邊的車太多,別讓人看見……」陳楚找了個借口。

徐紅也點點頭。

其實這荒地來的人很少,遠處有車那也距離二三百米,就能看到一個小點。

陳楚說完朝前走了。

徐紅也跟著。

不過,走了一會兒徐紅就在前面走了。

因為她得引路。

陳楚順便靠近她,伸手在她白褲子上先摸了摸她的大腿。

然後摸了摸她白褲子包裹的那滾圓的屁股,又掐了一把。

「嗯……」徐紅嗯了一聲,沒有躲。

陳楚摟著她的肩膀,在她臉上親了親。

徐紅停下來,陳楚抱著她親著她的臉和脖子。

徐紅只是嗯嗯的發出聲音。

這時,遠處一輛農用車慢慢的開著,裡面有人沖他們探頭探腦的。

徐紅掙脫開說。

「那車上的人和我是一個屯子的。」

「哦!」陳楚答應了一聲,兩人分開了,繼續往前走。

馬華強一夥正在他家大棚里做飯。

他家離鎮里不遠,也是一個村子。

除了種地,他家還扣了大棚種菜。

這幫小子在大棚手忙腳亂的忙活起來了。

陳楚和徐紅進來。

鍋裡面的水已經燒開了。

幾個人已經把切好的豬肉和粉條都扔進去煮了起來。

這也是亂燉了。

馬華強幾人都抽著煙,笑著叫楚哥。

又給陳楚遞過來一根煙。

陳楚擺擺手沒要。

幾個小子又在徐紅身上看。

那意思像是看兩人到底辦事沒辦事一樣。

徐紅瞪了這幫小子一眼,隨後開始弄菜了。

幾人已經把啤酒啟開,放好了桌子。

陳楚也不扭捏,坐下來和馬華強等人撞了一下瓶子,喝了一大口。

陳?陳楚和他們沒什麼說的,就聽他們說打架的事兒。

也說縣城裡誰牛逼,翰城誰混的厲害。

陳楚只是聽著,他們說的最多的還是尹胖子。

尹胖子是在翰城開迪廳的。

兄弟慢搖吧,就是尹胖子的。

兩箱啤酒,菜還沒好,一人已經幹掉了一瓶多了。

酒也喝上,人也親近了不少。

又過了一會兒,徐紅才端著一大盆豬肉燉粉條放在桌上。

隨後她坐到了陳楚旁邊。

給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對陳楚說。

「楚哥,咱走一個。」

陳楚哦了一聲。

他沒和朋友啥的吃過飯,有點蒙。

不過也和徐紅撞了一下。

他端著酒瓶子又喝了一大口啤酒。

徐紅一杯啤酒已經喝了進去。

隨後又給自己倒滿了。

喝了些酒,話也就多了。

馬華強幾人都問陳楚怎麼那麼能打架。

陳楚笑笑,說他爸教的。

還比劃了兩下。

他只是做了些很簡單動作,他不能把張老頭兒說出去。

很快,一箱啤酒報銷了,桌上地上全是。

黃毛和另外兩個小子舌頭都有些卷了。『

酒這東西好處便是能拉近人和人的關係。

壞處就是酒後失言。

幾人有些暈暈乎乎的互相敬酒,勾肩搭背的。

陳楚也有些暈。

這時,馬華強問。

「楚哥,我有句話不知道當問不當問。」

馬華強雖然十七八歲,畢竟現在領著一夥半大小子,算是混社會邊上的人了。

「你說吧。」陳楚不抽煙,只喝酒吃菜。

「楚哥,你……你咋得罪老疤了……」

陳楚皺了皺眉,看了眼徐紅。

馬華強忙說:「不是徐紅說的,是我在道上聽的。」

馬華強把煙掐滅。

「楚哥,老疤你得罪不得,那人有仇必報。」

黃毛這時舌頭大卷說:「我知道,因為季揚的妹子季小桃的事兒。」

他這麼一說,眾人都放下筷子,徐紅身子跟著顫了顫。

「黃毛,別他媽瞎說。」馬華強瞪他一眼。

「我沒瞎說,咱前幾天關在看守所的時候,我是最後一個被抓住的,我在車裡聽那兩個警察說的,說老疤從監獄出來了,去報復季揚,要殺季揚一家,前段時間,季揚的妹子季小桃報案說老疤在縣醫院旁邊的衚衕砍她,被一個叫陳楚的患者救的……我想應該是咱楚哥了。」

黃毛說完低頭吃了一口粉條。

「瞅你他媽那個吃相!」

馬華強說了他一句,又點了根煙。

「楚哥,我是聽我一個親戚說的,我那個親戚給尹胖子的兄弟慢搖看場子,算是個小弟,老疤以前和季揚都是尹胖子手下的打手,後來季揚不幹了,老疤說他不是人,尹胖子對他不錯,他為啥走?季揚就罵他了。兩人就這麼幹起來了,老疤沒幹過季揚,回去取刀,在大街上追季揚捅被警察逮住了。判了半年。」

馬華強說著端起酒瓶子,陳楚和他撞了一下。

這時段洪興又喝光一瓶大哥酒嗝說。

「楚哥,老疤那人沒啥,大不了一條命,他能砍人,咱也能砍人。」

段洪興說完,黃毛的嘴一裂,粉條子都漏出來了。

馬華強手也一哆嗦。

他們算是小混混,或者連小混混都算不上。

平時也就欺負個學生,裡面就段洪興捅過人,馬華強這些人就拎著棒子打過架,但也不敢往頭上打,都往身上招呼。

老疤和季揚在他們心裡簡直是崇拜的偶像了。

不過他看著陳楚,像是在等陳楚說話。

這些人都悶頭不知聲,大口喝著酒。

陳楚也喝了六七瓶啤酒了,頭有些暈,酒勁上來,底氣也壯了。

「糙!誰怕誰啊,我再遇見老疤,就和他干一把。」

「楚哥,我他媽和你一起干!」段洪興站起來,用牙又咬開一瓶啤酒。

陳楚也站起來跟他喝,兩人撞了下瓶子就要干。

馬華強沒喝多,他可不像陳楚這是第二次喝酒。

不過也狠了狠心,把煙扔地上踩滅了。

「等會!還**有我呢!」

黃毛和另外兩個小子也狠狠心站起來撞了撞瓶子。

六個人瓶子撞到一起。

「干他媽的老疤,咱六個人還干不過他一個?糙!」

……

幾人一直喝到天色擦黑。

基本上都是天南海北的開吹。

陳楚也忘了自己說啥了。

反正他一說話,幾人就哈哈哈的淫笑。

只是徐紅臉色不斷的變化著。

貝齒咬著紅唇不說話。

陳楚出去撒尿,見天色黑了下來。

和馬華強一夥告別。

馬華強,段洪興這些人出來送他。

「楚哥,明天我讓我家那親戚傳出話,就說你和老疤干一場!」

「老疤能來么?」

「**不離十!警察抓不著他,其實也就是不想抓的事兒,他天天就在尹胖子慢搖吧貓著呢!」

陳楚答應了一聲往回走。

徐紅也跟著她後面。

陳楚推著二八自行車往前走了一段,被夜裡的冷風一吹,就吐了。

稀里嘩啦的吐了一通。

胃裡的酒精不多了,再被風一吹。他也有點醒酒了。

心裡不禁有點後悔,怎麼亂說話,和老疤幹個屁啊!自己躲還躲不過來呢!

他現在只是不想和那些所謂的混子有瓜葛。

這時,感覺徐紅還扶著他的胳膊。

陳楚沒說話。

兩人不知不覺走到了鎮中學門口。

陳楚有點後悔亂說話,希望馬華強也是酒後失言,吹吹牛逼算了。

飽飯思淫慾,酒後亂性。

陳楚的胳膊不斷磨蹭徐紅胸部。

自己下面也硬了。

一回頭,見徐紅夜晚中的短髮,和這身穿著,夜色的遮掩下,活脫脫的一個朱娜。

陳楚呼吸急促起來。

「徐紅,咱倆……咱倆好吧!」

徐紅有些為難。

「都晚上了,幹啥啊?咋干?去壕溝我害怕,去我家也不行,我爹媽現在都在家呢。」

陳楚往鎮中學里瞅了瞅說:「咱倆去女廁所干吧,你不說那裡乾淨么?」

徐紅臉更紅了。

只是在夜裡看不出來。

陳楚笑了,看著她這小模樣,早就把老疤忘的一乾二淨了。

「走吧!」

陳楚把二八自行車推進校園,靠在一顆樹上。

拉起徐紅的手就往廁所那邊走。

感覺徐紅的小手嫩嫩的,手心裡都是汗。

徐紅再有些不情願的樣子,更是讓陳楚有**了。

夜風清涼,樹影摩挲。

徐紅甩了一下說:「要不,要不咱就在樹林里幹得了。」

陳楚看了她一眼。

那大眼睛水汪汪的。

忽然抱著她的脖子啃了兩口。

嘴對著她的小嘴說。

「去女廁所我有感覺。」

「你……你咋那麼煩人呢……」

徐紅咬著嘴唇,雖然有些不情願,還是被他拉著,到了女廁所跟前。

陳楚不禁有些激動。

這就是他一直想進而沒有勇氣進過的女廁所了。

差不多算是他理想的一個聖地了。

陳楚進去,接著微弱的月光。

見那裡面挺乾淨的,不像男廁所滿地煙頭。

徐紅說:「等會兒,我先尿尿。」

她說著走到廁所一個蹲坑前面。

解開白褲子的紐扣。

接著往下一蹲。

她動作挺快,陳楚也沒看清,便往前走幾步,往後面看。

徐紅低著頭,感覺陳楚在看她的屁股。

「你幹啥啊?有啥好看的?」

陳楚笑了。

「好看,真好看,我也上趟廁所吧,咱倆一塊。」

陳楚說著解開褲子也跟著蹲了下去。

女生上廁所撒尿是蹲著的,陳楚也跟著蹲,挨近了徐紅。

一隻手伸過來摟住徐紅脖子,另只手順著她的後背摸到了她的大屁股上。

「哎呀……你真煩人……」

徐紅說著,伸手阻擋,她怕自己撒尿尿到陳楚手上。

不過陳楚卻氣喘吁吁了。

在女廁所幹這種事,他感覺太爽了,下面從來沒有過的堅挺。

心想今天得好好糙徐紅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