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一十二章那半夜的光溜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那半夜的光溜兒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月光透過廁所的通風口,洋洋洒洒的照在裡面。

陳楚有些擦黑的後背上被照著有些泛白。

身下的徐紅的叫聲和呻吟聲在深夜打破寂靜,傳得很遠。

隨著微微的夜風,那呻吟和叫聲遙遙的迴音中轉變了些許的味道。

讓人聽著很像夜貓的低叫,和孩子的柔柔弱弱的哭聲。

她那白花花的身子皮膚表層已經布滿了潮濕的汗澤。

陳楚爬在她的身上,感覺到微微的濕潤。

徐紅閉著眼,忍受著蹂躪。

腮邊的頭髮已經被汗水濕透貼在臉上。

兩腿間像是被一隻粗大的樹榦杵著要把她的身體穿糖葫蘆串起來似的。

下面彷彿骨頭要被撐開。

同時,陳楚也感覺的挺疼,不過卻爽。

徐紅下面分泌的水不少,但是那小洞卻不大。

自己堅挺的下面要干進去有些困難。

剛才只進去一個頭,又拔了出來。

沾著那水咕嘰咕嘰的聲響,再緩緩的推進。

「徐紅,你這裡真緊啊!都要把我夾射了。」

「啊!那你,那你就射吧。」

「那可不行。」陳楚壞笑了一下。

肩膀扛起她圓潤的白花花的一條大腿,嘴忍不住在她白白的大腿根叭叭親了兩口。

「徐紅,你這大腿真白……」

說著把她另外一條大腿壓在下面。

手抬著自己的傢伙,在徐紅的火燒雲上磨蹭著。

借著月光,他看到自己的傢伙把她腿間大嘴唇和小嘴唇都蹭的分開。

然後慢慢的往裡面捅著,捅了一點又抽出,這樣一點點的滑膩柔進著。

徐紅啊,啊,的呻吟。

感覺不像剛才那樣痛了。

忽然,陳楚慢慢的壓上去,肩膀再?

?扛起她兩條大白腿。

兩手托住她白皙的腿彎,慢慢的往下壓。

她白白的膝蓋已經差不多到了臉龐了。

陳楚下面緩緩抽出,然後猛然用力往前一頂。

隨即撲哧一聲。

「啊!!!」這次徐紅差點疼的暈了。

十指狠狠的抓住陳楚的肩膀,不長的指甲幾乎都全陷入他的肩膀皮膚。

陳楚下面像是撞開了什麼東西似的,雖然裡面緊的很,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心軟了。

不管徐紅怎麼叫喚。

他已經開始抽送了起來。

不過抽送的速度卻不是很快。

裡面緊緊的魚腸道幾乎要把他的大東西擠壓崩開。

他忽然覺得東西小點好了,那樣也不用進去這麼費勁了。

進去了,他嗯了一聲,接著下面嗯嗯的幹了起來。

傳來熟悉的呱唧呱唧的水聲。

還有胯骨拍擊徐紅大腿根和屁股蛋子的啪啪聲音。

隨著陳楚每干一下,徐紅的身體就抽搐一下。

她雙手捂住臉,淚水順著指縫流出,貝齒緊緊的咬住下唇。

身子被陳楚乾的往前一竄一竄的。

每被干一下,她就強忍著,忍不住就啊的叫一聲。

被幹了四五十下,她感覺下面有些麻木了,兩條大腿被隨便的劈開。

忍受著自己被一下又一下男人在上面的衝擊。

「啊!啊!啊!!!」徐紅感覺身體被加快侵入,痛著痛著,一股從沒有過的爽意蔓延全身。

自己就像是在風浪中飄忽似的,被乾的搖曳著,有種暈暈乎乎欲仙欲死的感覺。

她鬆軟的仰躺在女廁所的水泥地上,身下陳楚的衣服已經被她的汗水浸濕了,她兩眼望著黑洞洞的廁所棚頂,兩手分開。

感覺自己的大腿又被劈的打開。

腳踝被陳楚抓住。

看到陳楚那黑漆漆的東西開始猛烈的朝她兩腿間快速抽弄起來。

她的屁股瓣被拍打的啪啪啪啪啪的更響了。

「啊啊啊……」徐紅感覺下面一股股的水流不斷的往外涌。

禁不住紅著臉說:「陳楚,停一下,我,我,我要撒尿……」

陳楚明白,這女生要噴巢了。

不禁沒停下,下面更是往死里幹了。

興奮的扛著她的兩條大白腿,整個人壓到了徐紅白花花的身體上。

「啊啊啊!徐紅你尿吧,現在就尿,我喜歡……啊!啊!」

陳楚又狠狠拍了兩下。

兩手狠狠抓住徐紅兩隻大白兔。

下面呲呲的噴了出去。

「啊……啊……」陳楚打齣子彈,下面也傳來呲呲的噴進徐紅身體里,他噴完,趴在她身上舒服的呻吟著。

徐紅感覺噴進身體里的液體燙的渾身麻酥酥的,下面終於像是開閘的洪水,她忍不住身體抽搐著,水噗嗤噗嗤的流了出去。

「啊……」徐紅呻吟著,身體像是蛇脫皮一樣的s型的扭曲著。

「啊!陳楚,我,我好……好熱!啊!我……我不行了,啊……快再干我……啊……」

徐紅也不知道自己說著什麼。

她受不了的**著。

陳楚裡面的傢伙雖然軟了,不過還往前頂了幾下。

「啊!」徐紅喘息著,玉體橫陳著,兩條大腿扭曲著纏繞住陳楚的身體。

月光下一黑一白兩個身子纏繞在一處,不斷的扭曲翻滾。

「啊……陳楚,你……你糙死我好了……」徐紅呼哧呼哧的。兩手緊緊的摟住陳楚的頭,把他的頭緊緊的貼近自己的胸前碩大的大白兔上。

兩人像是兩條媾和的蛇一樣纏綿翻滾。

陳楚一條腿忽然一空。

一下清醒過來,馬上腳趾蹬住了茅坑的一端。

糙!

他呼哧的罵了一句。

「咋了?」徐紅問。

「還咋了,咱倆差點滾進廁所里了。」

徐紅還在嗯嗯的呻吟回味著,這時迷糊的睜開眼,看自己的屁股都坐到茅坑邊上了。

不禁臉紅了紅。

自己和男人都干到茅坑裡,她做夢都沒想到會出這事。

忽然,她糜棱的問。

「陳楚,我騷嗎?」

「嗯,你夠騷的。」

「煩人,你就不會說不騷,哄我一下也行啊。」

陳楚笑了。

親了親她紅的紅潤的嘴唇。

「你不騷我還不喜歡了。」他說著抱住徐紅的屁股,一個翻滾,兩人又滾回到衣服上。

兩人身上都汗涔涔的。

徐紅感覺他下面又有些硬了。

「陳楚,別……別再幹了,我……我下面太疼了,這是我第一回,你得照顧我。」

「行。」

陳楚就這麼摟著她。

看著廁所外面的月光。

兩人光著在裡面躺了好一會兒,身上乾的差不多了。

徐紅就要起來穿衣服。

陳楚也感覺時間差不多了。

也該回家了。

陳楚只把褲子穿上了,衣服沒法穿了,索性就光著膀子。

「徐紅,我送你回家吧。」

「哎呀……」徐紅往前走了一步,腿就哆嗦了一下。

陳楚一下想到張老頭兒說過,處女第一次幹完了,走路不方面。

徐紅也知道這些的。

當下有些為難。

「我,我現在還咋回家啊……不如,不如讓了。再不,咱倆就在廁所這對付一晚上……」

「去我家?這……行,走吧。」

陳楚也豁出去了,心想不能在廁所住了。

畢竟把人家徐紅給幹了。

乾的還不輕。

索性不怕挨老爹罵了。

抱著徐紅一直走到了二八自行車旁邊。

把她放在自行車後座。

隨後他騎著車拐來拐去的往家走。

鎮中學離家又六七里路,陳楚騎著不快。

感受著徐紅的小手摟住他的腰,臉蛋兒緊緊的貼著他的後背。

聽著她輕輕的說:「老公,以後你要對我好……」

陳楚感覺一個女人像是對他傾心,心裡一陣滿足。

其實徐紅這人也不錯,不過,季小桃怎麼辦?

他皺了皺眉。清亮的月光中彷彿浮現了季小桃那嬌美的面龐,和凸凹秀頎的身影。

他忽然搖搖頭。

心想想那麼多幹什麼?虱子多了不怕咬,女人多了那是好事啊!

他呵呵一笑。

伸手去摸徐紅的胸,自行車一側歪,差點拐進壕溝里。

「哎呀,你好好騎車,等……等到家讓你摸個夠……」徐紅輕輕的掐了他后腰一把,臉又貼近他的後背。

晚風習習,她感覺臉上**辣的。

不過這種感覺,她卻很幸福,很滿足。

不知不覺,兩人到了陳楚家。

三間泥草房,在夜晚黑乎乎的。

徐紅看到陳楚家,還是有些緊張的。

還好時間不早了,農村人都有早睡的習慣。

一片抹黑的。

陳楚輕輕的打開大門,把自行車推進院子里,摸著黑鎖好。

一拉門,見門沒插,顯然是陳德江給他留門了。

兒子又不知道跑哪得瑟去了。

陳德江也管不了了。

心想自己半大小子的時候,也是誰都管不了的。

就像是脫韁的野馬一樣。

只有以後讓他學門手藝,再給他找個厲害點的媳婦,能攏得住這匹尥蹶子的馬了。

他便喝完酒早早的睡了。

房門卻沒插上,心想那驢不一定什麼時候回來,門就沒插。

……

陳楚拉開門,見徐紅站在房門口。

心想她下面可能還疼。

就過去把她抱緊屋裡。

然後插好門。

又把她抱緊自己的房子里。

沒有開燈,接著月光,他把被子鋪好。

又把徐紅抱到了炕上。

徐紅臉紅紅的。

小聲說:「陳楚,以後咱們睡覺,你是不是也要這麼抱我,那你才叫疼媳婦呢。」

陳楚被她說的心裡火燒火燎的。

見到月光里那翕動的小嘴兒。就忍不住抱住她的脖子狠狠的親了起來。

還一面往下扒著她的衣服。

「啊……陳楚,你輕點,親親我好了,別干我了……今天不行了,我養幾天的……」

陳楚答應了一聲。

自己兩下脫了個大光。

然後把徐紅也扒光了。

在她臉上,身上,屁股蛋子上狠狠的親著,蹭著。

反正不能幹了,他硬邦邦的下面就在徐紅的身體上出留著。

徐紅也被他弄的渾身發燙,嬌喘呻吟不止。

折騰好一陣,他才消停。

光著屁股摟著徐紅說:「老婆,咱好好睡覺吧。」

徐紅嗯了一聲,躲進了他的懷裡。

頭枕著陳楚的胳膊。

陳楚一手摟著她,一手放在她白花花的屁股蛋子上。

忽忽悠悠的睡了。

雞鳴時分,陳楚不情願的起身,捨不得的抓了兩把徐紅白白的臀瓣。

徐紅嗯嗯兩聲呻吟。

他下面立即硬邦邦的了。

但還是穿好衣服,硬著頭皮出門,跑到那處荒地演練拳法。

酣暢淋漓的練到東方再次顯出魚肚白。

陳楚才一路小跑回到家。

這時也只有五點左右,但已經有些人家升起了炊煙。

陳楚回到自己的屋子,洗了洗身體,脫得光不出溜的,摟過徐紅的身子就開睡。

回籠覺倒是睡的很沉。

……

陳德江早上起來,打了個哈欠。

拽了拽陳楚的房門。

見落著帘子,門插著。

不由得罵道:「驢啊!太陽都屁股了!我去給牲口割點草,你起來下麵條!」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

陳德江正拿鐮刀要出門。

身後有人說道:「叔,麵條你想吃過水的,還是葷湯的啊……」

「啊,我想吃……啊?」

陳德江一哆嗦,剛拿到手裡的鐮刀掉到地上,差點砸到腳面上。

忙回頭,見一個模樣俊俏的女孩兒一面梳頭,一面笑著問自己。

「你……你……是……」

陳德江瞠目結舌,看到兒子房門開了,陳楚還在那呼呼睡著。

陳德江明白過來,臊得老臉通紅。

心跳加速。

「啊,是,你,你這閨女長得真俊啊,我那小子有福氣!哈哈!」

陳德江乾笑兩聲,也不割草了,麻溜鑽自己屋裡去了。

心裡恨死陳楚了,怎麼把兒媳婦領家裡了也不和自己說一聲呢。

心想怪不得昨天晚上做夢夢見一晚上貓叫呢,感情不是貓叫啊,是這驢小子在辦那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