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一十三章是炕頭的媳婦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三章是炕頭的媳婦兒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你爸都起來了!你快點起來!」徐紅走進屋裡。

伸著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陳楚也迷迷糊糊的醒了。

這時光著大,就要去抓徐紅。

不過縮了縮手,發現天已經大亮了。

忙起身穿好了褲子,又找了一件衣服。

見徐紅把他那件襯衣疊了起來。

陳楚看到那中間紅紅的。

知道那是徐紅的處女血了。

男人都有一個處女情結。

女人也是有的。

如果自己老婆是處女,那這個男人會感到非常的幸福,老婆的第一次給了他了。

如果是女人,她們把第一次給了第一個的男人,她一輩子都會記住這個男人的。

哪怕是她以後和別人結婚了,生了孩子,也是少不了這種情結的。

幾乎是一輩子忘不掉的。

當然……也有例外……

徐紅臉色酡紅,疊著衣服,看到陳楚瞅著她。

更是羞紅滿臉了。

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說:「你看啥?你爸喊你呢!」

陳楚哦了一聲。

出門正碰到陳德江往外走。

「爸,你幹啥去,不是吃麵條么?」

陳德江乾笑了一下。

「人家……人家閨女來了,能吃麵條么?我去買條鯉魚去……」

陳德江倒背著雙手出門了。

而一出大門就喜上眉梢。

不禁心裡嘿嘿笑了。

心想,這驢玩意不錯,一分錢沒花老子的就領會家個漂亮媳婦!一看就知道是我兒子!

現在娶媳婦多難啊!彩禮一天天的翻翻的漲價。

以前五六千就能娶媳婦了,現在三四萬都不夠……

他不禁有點得意。

去那小蓮的小賣店挑條大魚買。

那小蓮見到陳德江進來買東西,臉上就紅了。

自己和他兒子幹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這要是以後和王大勝離婚了,那自己和陳楚結婚,這便是自己未來的老公公了。

不禁紅著臉說:「叔,今天咋想起吃魚了?」

陳德江也是走順腳了才來她家的。

一看到那小蓮,??蓮,一下想起她和自己兒子搞破鞋的事兒了。

心想自己真是胡途了,咋來她家買東西呢!

不過已經來了,就不能出去了。

再說以後的事兒還不知道咋弄呢!

自己那驢玩意幹了那小蓮,這小丫頭別看表面上柔柔弱弱的,她二姐那小青那可是一個小辣椒啊!在村裡的時候誰敢得罪啊!把徐國忠都給撓個滿臉花。

說徐國忠摸她的腳了。

再說摸摸腳能咋的?

徐國忠也倒霉,偏偏惹呼那小辣椒。

那讓那小青撓的滿村跑了好幾圈,鞋都跑丟了……

這那小蓮的三姐那小櫻也不是省油的燈啊,她大姐那小紅也歪的很,外號叫做那老歪。

而那小蓮表面上看著弱弱的,可也不是老實的且,聽說把王大勝那小子治的卑服的,昨天他收破爛的時候聽馬小河他二嬸說那小蓮已經讓王大勝不上炕了。

兩人分屋睡。

陳德江心裡就一忽悠。

這裡面肯定有自己驢兒子的事兒。

正想回家教訓教訓他。

見這驢玩意不在。

第二天竟然發現這驢兒子屋裡多出個大姑娘出來,也不知道是哪個村的。

這要是讓那小蓮知道那不得鬧翻天啊?

以後這小子到底跟現在家裡的閨女還是跟那小蓮他也不好說。

反正得給自己留條後路,兩頭都不能得罪了。

「啊?改善改善伙食,那個……要最大的那個魚……」

那小蓮應了一聲。

一上秤二斤六兩。

「叔,二斤!」

陳德江整天收廢品,閉著眼睛都知道是多少分量。

「丫頭,別介……」

「叔,是二斤!」

那小蓮沖他眨眨眼,那意思是別聲張。

陳德江見裡屋坐著王小眼和他兒子王大勝。

早上剛起來,他家也正在吃飯。

陳德江呵呵一笑。

占王小眼那摳門邪乎的傢伙的便宜,他倒是樂意的很了。

那小蓮收了錢,然後遞給了王小眼。

王小眼一邊往兜里塞一邊沖陳德江呵呵笑道:「大兄弟,不來喝一盅啊?」

「不了,我得趕緊回去了!」

陳德江笑著拎著魚走了出來。

心想王小眼這人也是活該啊!

你給兒子兒媳婦開的小賣店,咋賺錢你還把著呢!

你這麼干,兒媳婦能不跟人跑么?

各掃房檐雪。

陳德江也懶得說這些。

拎著魚回家了。

一見鍋已經燒熱了。

而且碗筷都洗刷的非常整齊。

不禁點頭。這丫頭還真是勤快,以後陳楚要能娶她也真是福氣了。

「丫頭,你叫啥啊?是哪個村的?」

「叔,我叫徐紅,是劉家窩鋪的。」徐紅說著伸手接過魚。

「叔,我弄魚吧!」

「好!劉家窩鋪啊,離鎮中學不算太遠啊,我收破爛也總去那裡。」

徐紅熟練的收拾魚。

不過魚泡農村人都是不吃的。

陳德江偷偷的留了起來。

然後喊陳楚進屋。

徐紅在外面忙活著。

陳楚站在地上,陳德江坐在炕頭。

徐紅知道人家爺倆有話要說,也裝著出去抱柴禾。

陳德江這才說:「你個驢玩意!這麼大的事兒咋也不和我說?給你!」

「啥啊?」陳楚愣了愣。

「魚泡啊?我告訴你啊!你把他洗乾淨了,然後套在下面,這玩意薄,但也結實,我年輕的時候也總用這玩意,沒事的時候就去河邊釣魚,現在魚少了,你看,這倆魚泡,你夠用兩回的,小心點,輕點干,別干漏了,萬一給人家懷上孩子了,不好弄了,你今年才十六,真有孩子了上戶口都難……」

陳楚眨了眨眼睛。

這才明白,原來這魚泡老爹是讓他當避孕套使的。

他昨天全射進徐紅身體里了。

還真沒在乎懷孕啥的。

陳德江嘆了口氣。

「行了,既然你和人家都好上了,那就好好處,等你混完了初中,你就去你大姐夫那學大理石的手藝,順便把……對,把徐紅帶上,這丫頭不錯,你看多能幹活啊,長的還俊……」

……

陳楚點了點頭。

他現在也很迷茫,不知道以後到底幹啥好。

學習也不好,雖然這兩天感覺記憶力增強。

但他也沒有一個方向。

他現在還不明白,學習到底有啥用。

但也不甘心像父親說的那樣去沈城早他大姐夫學大理石這個手藝。

雖然很賺錢。

但畢竟也是手藝人,靠力氣吃飯。

還是擺脫不了泥腿子。

他不禁想了想。

一會兒還是去問問張老頭兒。

……

徐紅抱著柴禾。

看到對面一個窈窕的身影。

此時,那身影也停下身,把柴禾放下打量著她。

徐紅看到那一彎秋水目光,雖然穿著樸素,但是卻渾身發出一股女人特殊的魅力。

她也說不好,就是感覺面前這女人好漂亮。

「你……你是陳楚家的親戚?」劉翠紅著臉問了一句。

「我……我是他對象……」

「哦。」劉翠應了一聲。

沒說話,附身抱起一捆苞米桿兒就往屋裡走去。

徐紅皺了皺眉,心裡忽然有種直覺,感覺她和陳楚有事兒。

也許是女人的第六感覺。

她沒說什麼,也抱著柴禾進屋了。

徐紅進來,屋裡爺倆也不說什麼了。

不久,鍋里傳來了魚的香味兒。

徐紅麻利的把魚弄好,盛出來說:「叔,吃飯了。」

她沒有喊陳楚,只是白了他一眼。

陳楚也嘿嘿笑。

而電飯鍋里的大米飯也已經悶好了。

父子倆平時也做飯,不過也是糊弄的做了。

徐紅做的魚讓陳德江讚不絕口。

這時,院外傳來了咯咯咯餵雞的聲音。

有兩隻小雞跑到陳楚家院子里了。

劉翠過來往回轟著,隨即輕輕的瞥了瞥。

見陳楚看著她,她便紅著臉回去了。

陳楚心有些不踏實。

而此時碗里一動。

「吃飯!」徐紅已經夾了一塊魚肉放進他碗里,而且筷子使勁兒壓了碗一下。

陳楚哦了一聲。

陳德江笑了。

「好,好啊,丫頭,你以後就好好管一管這驢玩意,以後我就把他交給你了,他要是不聽你的,你就揍他!這驢玩意就欠收拾!」

陳德江說著高興的喝了一大口酒。

徐紅小口吃著飯,高興的笑了。

本來陳楚想早點走的。

趁早先把徐紅送回家。

免得在路上被一起上學的同學看見。

不過,做了魚,耽擱了時間,自然想避開也不可能的了。

陳德江又問了徐紅家裡還都有什麼人,念書沒念書。

徐紅也照實說了,父親離婚後找了個媳婦,又生了個弟弟,現在已經不念書了。

吃完了飯,兩人出了門。

陳楚騎著自行車,徐紅坐在後座上。

他眼角的餘光瞥了瞥劉翠家,感覺劉翠就在玻璃後面看著他。

可是早晨陽光慢慢的足了,玻璃反光,他也看不清楚啥了。

而劉翠還真是在窗玻璃旁邊偷眼瞅著。

看見陳楚馱著一個姑娘走了,本來人家的事兒,她心裡卻有點不是滋味了。

想到自己和他發生的種種。

而且還一起鑽過苞米地,雖然沒幹,但自己的屁股還是被他戳了。

而且,陳楚為了她還被閆三打進了醫院裡……

她知道兩人相差年歲太多,不現實。

但是,此時此刻,心裡卻忐忑不安,總是感覺坐在他自行車後面的應該是自己,而不應該是別的女人……

陳楚騎著自行車剛到村口,就迎面碰到了朱娜一伙人。

四五個女生,不過馬小河這傢伙也在旁邊騎著車。

這傻小子雖然有點發愣,但並不討人厭。

朱娜見到陳楚後面馱著一個女孩兒。

另外幾個同學都咯咯咯笑著問:「陳楚,你媳婦啊?」

「我……」陳楚想說我妹妹。

而徐紅先搶著說:「我就是他媳婦,咋的?」

那幾個女生一下都沒聲了。

倒是馬小河看了她幾眼,想說什麼還是忍住了。

朱娜卻冷哼一聲:「哼,不好好學習,就知道搞對象,陳楚,你簡直……簡直沒啥出息……」

要是放著別人,陳楚早就反駁了。

但是看著朱娜,他就反駁不起來。

誰讓自己喜歡她呢。

一看朱娜他下面就硬。

「咋的?處對象咋了?有本事你也處啊?」

徐紅可不慣著她毛病,見她說陳楚,馬上頂了回去。

朱娜哼了一聲道:「你誰啊?我又沒跟你說話,我跟我同學說話呢!你插什麼嘴?」

「哎呀,還你同學?還叫的挺親呢!小**,陳楚是你同學不假?不過他還是我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