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一十四章廣播中的呻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廣播中的呻吟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你男人?哼……不要臉……」朱娜嘀咕了一聲。

「你說誰不要臉?」

……

陳楚暈了。

這女生吵架,他可不想參合進去。

也不知道該怎麼參合。

還好到了村頭,也便到了老張頭兒那了。

他停下車。

讓徐紅在門口等一會兒,自己進老張頭兒屋。

朱娜氣得呼呼的,見陳楚停車了,她也就和同學騎車走了。

陳楚讓徐紅在門口等著,她也不說啥,而有幾個村裡人見沖她指指點點的。

也有笑的。

「驢啊,來了?」張老頭兒問了一句,還在火爐旁烤火。

陳楚都服了他了。

這老傢伙一年四季都在烤火,就那麼怕冷么?

「老傢伙,我把徐紅拿下了。」

「呵呵,恭喜啊!好事!」

「好啥啊?我拿下她了,朱娜我還咋拿下了?」陳楚說著一臉的鬱悶。

張老頭兒笑了。

「這有啥?男人能讓女人為自己爭風吃醋那叫本事,反過來,她們鬧的越凶越好,那多熱鬧啊,要是沒有女人為你爭風吃醋,那你活的有意思么?」

張老頭兒喝了口酒,咂咂嘴:「對了,婦女主任那騷娘們不是讓你今天晚上去干她么?也拿下她!她對你以後有好處。」

陳楚有點不情願。

「老傢伙,那是交易啊!為了給我家蓋房子,然後我……我捨身……」

「呸!你舍個屁身?你還以為自己挺乾淨哪!再說了,什麼叫做交易?就算是交易怎麼了?男人靠女人那叫本事,不叫丟人!成吉思汗知道吧?那麼牛逼,也不是靠女人起家么?他也不是藉助媳婦的家族勢力振興的部落么?後來又認了一個乾爹……

陳楚呼出口氣。

「你這小子啊!別犯渾,男人什麼叫做氣節,當做不做,不能忍,以為那叫氣節,那叫狗屁!那種男人不會成事的!你現在就需要磨練,再說了,你又不吃虧,沒聽說過男人乾女人還說自己是吃虧的。」

陳楚點了點頭。

又把老疤的事說了。

張老頭兒嘆了口氣。

「你現在還差一些,拳打出去,但力道還不夠,回去弄幾個沙袋,綁在樹上,現在你的套路姿勢都掌握好了,差的就是力度,一力降十會,狹路相逢勇者勝,這種磨練以後是免不了的。你要成大事,就要付出成大事的代價,還有,以後這種事少問我,一個男人連打架都怕?丟人不?問我女人的事兒還行。」

陳楚咧咧嘴。

心裡狠狠鄙視張老頭兒。

「嗯,知道了,老傢伙。我走了啊!」

他轉身往外走。

張老頭兒抿了口酒問:「那兩本書背的怎麼樣了?」

「剛看個開頭。」陳楚打了個哈哈走了出去。

騎著車馱著徐紅,先把她送到家附近,然後騎車上學去了。

到了學校剛趕上鈴聲響起,差一點就遲到了。

雖然是早自習,但學校還每個班挑一個學生,帶著紅袖標過來檢查。

一般負責這事兒也都是學習好的。

遲到啥的是要扣分的。

哪個班分扣的少,就得流動紅旗……

陳楚坐在後面,便感覺朱娜總是目光不善的朝自己看過來。

他聽了張老頭兒的話,心也放寬了。

如果正常的心態,自己喜歡她,肯定會和她解釋什麼的。

但現在陳楚的想法是解釋個屁啊!

老子有對象咋的,就是讓你知道,而且還要有一天上了你。

老子要上的女人多了去了。怎麼的?

他這麼一想心裡就平靜多了。

隨手打開代數書本,隨意翻看著。

那胸前的玉扳指乳指也暗淡的亮著。

陳楚感覺頭腦特別的清晰。

自習課,他把初一和初二的代數都看完了。

那些曾是他無數日子噩夢的代數公式,今天看起來特別的簡單。

就像是一層窗戶紙,一捅就破了似的。

那些難解的方程,什麼x,其實就是為了求一個數而已,沒那麼難的。

本來數學也很簡單。

主要就是求這個數,如果理解了,便覺得這東西非常有意思,越來越感興趣,理解不了,便會越是枯燥。

一整節課,陳楚從來沒有這麼感興趣過,解來解去的,竟然初三的課本還沒看,就能解開三元二次方程了。

路小巧下課的時候偶然路過他身邊,看著他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公式,有些驚奇。

不過還是搖搖頭,她可不認為陳楚說道在學習,是寫著玩的。

幾個女生也和朱娜嘀嘀咕咕的,說著那徐紅的事兒。

朱娜只是冷哼,一副高高在上,瞧不起別人的樣子。

十分鐘后,上課鈴聲響起。

王霞抱著一摞英語試卷進來。

「大家靜一靜,咱們已經初三了,學習也要比以前加重一些,英語在中考的時候要佔一百五十分,不能小看,以後咱們每周都要來次測驗,來提高大家的英語成績……」

她說著眼睛瞄了陳楚一眼,見他還在本子上畫著什麼。

想起昨天兩人在辦公室搞的那把,把她下面糙的那個舒服。

回到家晚上都還回味著。

現在一見到陳楚,她下面就直痒痒。

兩條大腿不禁加緊了一點。

心想要是自己男人那玩意像陳楚的傢伙一樣該多好,想什麼時候要,就什麼時候要……

……

旁邊的馬小河推了他一把。

小聲說:「陳楚,老師看你呢!」

「哦!」答應了一聲。

他這才收了本子和代數書,滿腦子還是亂糟糟的解題思路。

他見王霞沖他笑了一下。

一見她今天穿著深藍色的牛仔褲,下面有點高跟的旅遊鞋。

本來修長的大腿更顯得豐腴性感。

上身黑色緊身的小衫。

暴露著小白蛇一樣的胳膊。

陳楚心想,如果把王霞的褲子扒掉。

扛著她兩條大腿,下面干著,她那小細胳膊再纏繞自己的脖子。

肯定過癮。

心裡正意淫著,考卷已經發下來了。

題量還行,一節課四十五分鐘后答完交卷。

陳楚稀里糊塗的二十來分鐘寫完就交卷了。

反正他感覺會的都填了,不會的那憋著也是不會。

交完卷大大咧咧的和王霞說去上廁所。

王霞紅著臉,答應了一聲。

路過前座朱娜的時候,聽她小聲嘀咕著:「混吧,也不知道家裡給拿錢供你上學幹啥的……」

陳楚皺皺眉。

看了她一眼。

朱娜今天穿著牛仔短褲,上身帶著條紋的小衫。

陳楚真想把她按倒,短褲扒去,小衫給她撕碎,好好把她糙一頓。

讓這女生整天和自己作對。

陳楚偷偷沖她咽口唾沫,走出了班級。

幾個學習好的,也陸陸續續交卷了。

王霞批卷子也很快。

課本來是化學課,她和新來的化學老師竄了一節課。

很快把卷子批完,然後一邊念著分數,一邊往下髮捲子。

英語一百五十分滿分,要九十分及格的。

第一的還是路小巧。一百十四分。

王霞鼓勵她幾句。

隨後又往下發。

整個班才三十來人,發的也很快。

及格的沒多少。

「金奎,58分,得努力了。馬小河……6分……選擇題就蒙對兩個……」

下面傳來一陣鬨笑。

金奎和馬小河都過去接卷子,兩人低頭耷拉腦的。

朱娜嘴角挑起冷笑。

「朱娜,68分,需要努力,陳楚……98,及格了。」

眾人像是被雷擊了一樣。

幾乎不相信耳朵,陳楚能及格?

兩人走到前面領卷子。

朱娜像是耳朵失聰了似的,不相信的盯著陳楚的卷子上看。

以為肯定是老師說錯了,是18,或者8分才對,直到她看到陳楚卷子上紅艷艷的98分,才相信這是真的。

不僅是她,整個班都啞巴了。

「陳楚,說說你怎麼進步的這麼快吧?」王霞也驚訝起來。

前幾天還給她補課,這小子連英語單詞都沒幾個會的,怎麼一下就及格了?全班三十二人,除了路小巧一百四十分,其他人也就四五個達到一百一十幾分左右的。

陳楚的成績絕對前十了。

「嗯……老師教的好,教學方法用的好……開發了我的潛力。」

陳楚淡淡的說著。

王霞卻臉紅了大半邊。

「教的好?都教到一被窩去了能不好么……」王霞心裡像是有隻小兔子亂撞似的。

忙打岔說道:「陳楚同學進步最大,大家為他鼓掌吧!」

掌聲中,朱娜眼睛掃過來。

剛好和陳楚碰到一處。

她嘴角動了動,輕聲說了兩個字。

「抄的……」

不光是他,班裡的學習尖子也都這麼認為的。

課下課就是間操了。

陳楚沒去。

繞了個彎,來到王霞辦公室門前。

他左右看了幾眼,然後敲了敲。

門開了,王霞臉紅紅的。

「你……你咋不上間操?」

陳楚進了屋,把門反鎖了。

見王霞辦公室窗帘拉著,笑笑說。

「我想讓老師幫我補補課,讓我的英語成績好再提高一點。」

這時,學校廣播里傳來了間操播放的聲音。

「第八套廣播體操,預備……」

「補習?補習啥?」王霞往後推了一步。

陳楚一把抓住她光溜溜的胳膊。激動的另只手攬住她的細腰。

「王霞,你今天穿的真性感,我憋不住了,咱快乾一把。」

「陳楚,你別鬧,正上間操呢!」王霞扭動著蛇一樣的身子,下面已經發熱了。

「我沒鬧啊,只是老師的被窩教學太管用了,我還想分鐘,咱得抓緊時間幹才行!你再磨蹭,萬一我干一半是拔出來,還是不拔出來?」

「你……流氓……」

王霞臉紅撲撲的。

她心裡在掙扎著,到底是干還是不幹。

這時陳楚的手已經抓到了她的胸口,隔著黑色的小衫抓著那裡面彈跳著的大白兔。

「啊……你,臭流氓,你輕點……」王霞投向了。

感覺陳楚沖她耍流氓,她特別的過癮。

而且她下面也痒痒了,好像被他那大傢伙出溜出溜。

「好,我輕輕的,你轉過去,我想在你後面干。」

陳楚說著把王霞的身體轉了過去。

拍了拍她的大屁股。

王霞也想好了,這樣也挺刺激的,反正兩人也不是頭一回幹了。

她兩手扶著桌子。

陳楚熟練的解開她的牛仔褲,連同她裡面的內褲往下一拉。

王霞下半身就光溜溜的暴露出來了。

「老師,你穿的又是白色內褲啊,我就喜歡你穿這個顏色的。」

這時,廣播里已經播了:「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陳楚,你快點干,時間不多了。」

「行!」陳楚刺激的答應一聲。

解開褲帶,把褲子褪掉,下面梆硬的傢伙就往王霞屁股中間伸。

「王霞,我來了……」

王霞嗯的呻吟了一聲。

小腹貼著桌子的稜角,一隻手伸到後面,扒開自己的大嘴唇和小嘴唇。

「陳楚,你輕點,裡面還沒怎麼濕呢!」

「好。」陳楚答應了一聲,感覺他的傢伙已經被王霞的小手抓住,然後往她的小嘴唇縫隙裡面塞著。

「你別動,我讓你動的時候你再動。」

王霞說著把陳楚的傢伙往自己後面塞,然後屁股慢慢的往回坐。

她屁股白花花的,慢慢把陳楚的傢伙吞進了裡面。

陳楚也啊啊的低聲呻吟享受著。

王霞再慢慢的運動屁股。

來回緩緩抽了幾下。

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