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一十五章不幹就痒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幹就痒痒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王霞早上來的時候,頭髮是像瀑布那樣披散著的。

不過在辦公室她閑著沒事把頭髮梳攏成馬尾辮,這樣陪襯著黑色修身的小衫。

下面牛仔褲。

顯得更青春靚麗了。

此時,她撅著屁股,牛仔褲和內褲被褪到白皙嬌嫩的腳踝。

大眼子圓滾滾的,被插著一隻黑漆漆的大棍子干著。

陳楚兩手抓著她跳動的馬尾。

猛幹了幾下。

下面激動的差點噴出去。

「啊……」王霞回過頭,臉紅撲撲的。

「陳楚,快摸,摸我的胸……」

陳楚激動的撲哧一聲插到根底。

兩手從她白嫩的腰間伸進去,抓住那對大白兔,然後開始運動。

王霞啊啊的叫著,馬尾辮更是像跳動的火苗。

「陳楚,慢點,慢點動,好的,好的,加快點……可以加快點了……」

隨著窗外廣播里傳來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的體操節拍。

陳楚也跟著節奏啪啪啪的抽送。

王霞聽著發出的呱唧呱唧的聲音,興奮的下面的水越來越多了。

王霞被幹了四五十下,整個人已經軟趴趴的了。

「陳楚,快點射吧,已經第八節了。」

陳楚雖然有點不甘心。

但這體操總共就十二節。

沒辦法多干,時間有限。

他兩手便抓著王霞的腰,看著她興奮的甩動著馬尾辮。

他下面就開始啪啪啪的衝刺起來。

王霞的屁股瓣被拍擊得亂跳,桌上的茶杯倒了,桌子咚咚咚的撞擊著牆壁。

陳楚聽到隔壁又傳來了咳嗽聲。

此時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下面更是加快動作,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黑漆漆的傢伙,在王霞粉紅的洞洞裡面來回的撲哧撲哧的快速的干著。

而王霞下面的水也順著他的下面往下流。

陳楚啊啊的激動的叫喚兩聲。

下面突突的噴進了王霞身體里。

王霞也不動了。

享受著這粗魯又美妙的蹂躪。

「啊……陳楚。老師愛你……親親我……」

陳楚也呼哧呼哧的,??的,低頭親了親她揚起的小嘴兒。

下面抽了出去。

接著一股白色的液體從王霞下面合起來的肉縫中流出。

王霞感覺大腿涼涼的,忙找出紙巾擦了起來。

這時,外面間操結束了。

陳楚舒服的下面的傢伙在王霞屁股蛋子上甩了甩,甩乾淨了,塞進褲襠,然後提上褲子,系好褲帶。

王霞身子軟軟的。

她想好好回味回味剛才的滋味。

下面被乾的太得勁兒了。

不過她聽到間操聲音結束。

學生往回走的腳步聲從窗前傳來。

她又羞又怕。

要是讓學生髮現她光著屁股被干,那可沒臉活著了。

忙抽出紙巾快速擦著還有些肌肉緊縮的火燒雲。

又把屁股蛋子上陳楚甩的液體擦乾淨。

「陳楚,你怎麼甩的哪都是啊?快,幫我檢查檢查……」

王霞沖他遞過紙巾。

陳楚接過來,幫她擦著屁股。

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大白。

「寶貝,你這屁股比以前翹多了,都是我乾的吧!」

「滾!陳楚,你再這麼流氓,我以後就不跟你好了!」王霞像是生氣的模樣。

打開他的手。

然後兩手提上牛仔褲。

把身上的小衫也拽回腰間。

陳楚心想拉倒吧!女人就是矛盾的動物,老子要不和你這麼流氓,你才不和我好呢!

「陳楚,把門鎖打開,別開門。」

陳楚點了點頭。

王霞把地上的紙撿起來放進紙簍里。

又把馬尾辮打開,恢復瀑布般的髮型。

陳楚打開門鎖,又回來摸著她嫩嫩的滾燙的臉蛋,就要親個小嘴兒。

王霞也要遞過去讓他親。

這時,有人敲門。

「王老師,老師在裡面嗎?」

王霞忙推了一把陳楚。

「進來吧!」

門開了。

朱娜進來反手把門關好,見陳楚在王霞旁邊站著,不禁一愣。

想起剛才在間操的時候也沒看見陳楚。

王霞忙臉上紅撲撲的沖陳楚說:「這個單詞你明白了吧?讀長音是輪船的意思,讀短音是綿羊的意思,而且英國和美國的語音也是有差別的,即便是美國人,在紐約和加州的語音也是有不同的,就像我們的普通話和北京話……」

「嗯,老師,我明白了。」陳楚也裝模作樣的點頭。

「嗯……陳楚,你很努力,最近表現不錯,但也不要驕傲自滿,英語一百五十分呢,九十八分才剛剛及格而已,而且你不僅僅要把英語學好,其他科你也要多抓緊努力,畢竟中考又不是只考英語一科,你懂么?」

「嗯,多謝老師,我一定好好努力,不辜負老師對我的……對我的……咳咳……對我的好……」

王霞裝模作樣的喝著水,差點一口水噴出去。

忙說:「對你的期望和對你好好學習的期盼,好了,你出去吧!」

王霞偷偷的瞪了他一眼。

胸口都嚇得呼哧呼哧的。

陳楚給她一個曖昧的眼神。

反正朱娜站在她身後也看不見。

這才轉身往外走。

路過朱娜身邊聞到她身上傳來一股淡淡的迷人的香水味和奶香味,心旌一陣搖曳,不禁暗想,啥時候能把她給幹了,這輩子知足了。

陳楚剛走出去。

朱娜就拎著卷子問王霞問題。

她卷子上錯的太多,王霞心不在焉,下面還熱乎乎的呢。

但也給朱娜解釋。

朱娜這時小聲說:「老師,我感覺……感覺陳楚好像是抄的……他,他不像能考出這樣成績的人。」

王霞笑了笑。

「朱娜,人總是會變的,尤其是你們這個年齡段,變化更是巨大的,可能過幾年,老師都不認識你們了,也都驕傲你們取得的成就,所以年輕才是最好的資本……」

「老師,我的理想就是能向您一樣當老師,您知道嗎?我最大的的理想,最崇拜的人就是你了……」

王霞淡淡笑了笑。

忽然覺得,她說陳楚不好,自己不愛聽,所以只簡單的解答她幾個問題,便把她打發走了。

而朱娜還奇怪,老師為啥不像以前那樣給她每一道錯題都講一遍了。

她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背地裡說人家小男人的壞話,人家能高興起來么。

臨出門的時候,朱娜又看到那紙簍里有許多黏糊糊的紙團。

心想,王霞老師最近怎麼總是感冒啊……

……

陳楚出門沿著教室辦公室房前走。

迎面差點撞上開門倒水的一個女老師。

那老師二十二三歲左右。

偏瘦,戴著一副透明眼鏡。

長相一般,身材挺好。

細胳膊,細腿,細腰,肥臀。

而且難得的是沒化妝,扎著馬尾辮,渾身上下透出一股清新的氣息。

她在王霞隔壁。

陳楚知道了,這便是新來的那個化學老師了。

「老師好。」陳楚笑著打了個招呼。

「好,你,你也好。」

那化學老師說著,臉上有點慌亂。

顯然是剛從校門出來的樣子。

沒有經歷社會和人生的打磨。

而且她是學化學,屬於理科生,一般越是學習好的理科生越是有點發木。

因為這個學業給她帶來的都是公式和定理,還有加在一起的化學反應,她們的思維方式也受到了影響。

雖然在專業上出類拔萃,但是在與人交流上顯得有些大條。

比如學文的,尤其是詩人,大多是多愁善感的,自殺率也比較高……

「老師是新來的化學老師么?」陳楚見弱就打蛇上棍。

其實兩人都明白怎麼回事。

陳楚在王霞辦公室糙了她兩次。

而兩次隔壁都傳來咳嗽聲。

第一次糙完了王霞,往出走的時候,在窗帘后偷看自己的,就是這個老師了。

今天自己剛出門,她又故意開門想看清楚自己。

「哦,是,你是初三的學生?」

她說話間目光躲閃不定,像是缺乏自信,也像是在逃避男人的目光。臉上還有些紅暈起來。

陳楚笑了。

笑的有點邪。

她就喜歡這樣害羞的女生。

「老師,你多大?有二十沒?」

「啊?老師還有事,有時間再和你聊。」她說著轉身進屋了。

陳楚盯著她屁股看了幾眼。

她穿著的確良的粉花長裙,下面是白色低跟涼鞋。

露出白白的腳踝和腳後跟。

陳楚忽然有種衝動,想舔一舔她那白白的腳後跟。

心裡也惦記琢磨起來。

感覺這老師挺好玩,要是能糙一把那就過癮了。

看她這樣像是很怕男人啊,會不會是處女?自己還沒玩過是處女的老師呢,要是能玩一個這樣的,那這輩子不白活啊……

陳楚邊想邊往教室走。

課下課時間很長。

還沒到門口,就有人大聲說。

「陳楚,你跟我來!」

陳楚抬頭,見是金奎。

「啥事?還不服?」

「不服!」

「行,走吧!不干你就痒痒!」

陳楚呵呵一笑。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學校後院的樹林,這也沒人來。

……

幾分鐘后。

陳楚捏著拳頭。

沖趴在地上的金奎問。

「服不服!」

「不服!」金奎被揍的鼻青臉腫的,但嘴上還不讓。

陳楚現在越來越感覺張老頭兒這古拳挺的牛逼。

只要按照裡面的招式來,進可攻,退可守。

古拳裡面講究一個間距,便是肘能打到對方的時候再出拳,拳能打到對方的時候再出腳。

而且拳打出去的瞬間腦中便命令腳踢出去。

這樣攻擊沒有間隙。

而防守並不是一味的退縮,古拳講究退亦是進,對方拳腳打來,必然有空檔可是趁虛而入。

退也是繞著圈的退。

「金奎,你服不服?」

「不服!老子就是不服!」

「那起來咱再打!」

金奎爬起來,不過很快又被打趴下了。

這時,陳楚身後傳來啊的一聲。

兩人回頭,見是朱娜。

「你們,你們打架,我告老師去!」

「朱娜,能不能別嘴欠!」金奎喊了她一句。

擦了擦嘴角的血。

「陳楚,你給我記著,晚上放學別走,咱接著干!」

「行啊,我等著你!」

金奎晃著大塊頭呼哧呼哧的往回走。

陳楚也要往回走。

「陳楚,你等會,我有事兒和你說。」朱娜咬了咬嘴唇說了一句。

「啥事?」陳楚頭也沒回,兩手背在腦後問。

「你……你能不能,能不能幫我講講英語題,我有的地方弄不明白。」

陳楚嚇了一跳。

回頭見朱娜臉紅撲撲的,緊咬著嘴唇。

看樣子不是假的。

「行!」

「但是,但是我有條件。」朱娜又說:「你,你不能讓別的同學知道你給我講題,咱,咱去那邊樹林講,那裡沒人看見。」

陳楚明白了,這丫頭是怕丟人。

死要面子那種人,自己給她講題,讓人知道也沒人信。

這丫頭挺聰明啊!

陳楚眼睛轉了轉。

然後說:「咱不如去校外講了,那更沒人知道。」

他說著跳過了牆頭。

學校的大牆並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

朱娜也爬上去,跳了下去。

「陳楚,去哪?」

她一臉迷茫的問。

陳楚看著她那嬌媚的臉蛋,心想豁出去了。

「去那邊吧,有個壕溝,我在那給你講,沒人看見。」

「啊?」朱娜露出為難之色,卻更是美不勝收。

「你啊啥啊?不願意咱去教室我給你講。」陳楚說著就要往回走。

朱娜咬了咬嘴唇。

「好,好吧。就去那了!」

兩人一前一後往壕溝走。

陳楚心裡很激動,不時回頭看朱娜窈窕的身子。

下面激動的硬的不行了。

心裡琢磨著,一會兒進壕溝不能心軟,一定要糙了她,糙了她,她就是自己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