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一十八章在柴禾垛的激情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在柴禾垛的激情里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清涼的月光,慘淡的撒了下來。

夜,被照成了淡淡的白晝。

在這深更半夜中。

整個鄉村都沉浸在夢香當中。

月光清涼的照清楚了村子低矮的泥牆和磚牆,遠近依稀可見。

也照清了村裡大片的泥草房,和不多的磚瓦房。

而清亮的月光背後,在牆根,倉房,柴禾垛的下面留下了一抹抹的陰影。

月光清亮如水,天空皎潔如盤,仲夏夜知了無憂愁的整夜歡快的鳴唱,偶爾遠處幾聲犬吠,還有夜貓叫春的呻吟斷續回蕩。

在清亮的月光下。

三處柴禾垛圍繞間。

在一段殘破低矮的牆頭上。

兩隻身子重疊壓在一起。

身下的女人身材修長,體滿豐盈,小麥色的身子,幾乎被扒得光溜溜的。

光著眼子被壓在土牆上。

上身光著的美背散發著健康的小麥色的光澤。

而大屁股被一個擦黑的身體壓著。

一根長長的大傢伙在她的兩瓣彈性的臀瓣間插著。

斷斷續續的喘息聲,輕輕的回蕩著。

「啊,啊,啊,啊……」

不禁有女人的,也有男人的。

陳楚激動的不能自抑。

自己一直偷看人家撒尿,一直到今天。

他都跟做夢似的。

終於上了自己心裡的人兒,真的上了嗎?

他有點恍惚。

激動的身體上的肌肉亂跳。

摸著劉翠光滑柔嫩的後背的手都有些哆嗦。

他摸著,揉著。

下面也緊搗了兩下。

只侵入了一點。

「啊……」

陳楚舒服的長長的呻吟了一聲。

感覺劉翠下面又濕了一些。

他兩手按住她的肩膀。

劉翠掙紮起不來身。

陳楚又縮回一隻手,摸著自己的下面,用下面的頭磨蹭著劉翠屁股中間露出的火燒雲的肉縫。

在清涼的月光下。

那肉縫又肥又嫩。

「嬸兒,我的好嬸兒,你這哪像是三十歲的女人啊,簡直跟小姑娘似的,太嫩了……」

陳?

陳楚激動的說著。

劉翠被壓在下面,緊緊咬著嘴唇。

她頭髮垂了下來。

眼裡有淚光在閃爍。

自己是答應過要給陳楚一次。

但……但這是在自己上廁所的時候,而且深更半夜,而且自己的男人孫五就在炕頭上睡覺,還有自己的孩子孫穎也……自己這麼做是不是個賤女人……

她有些恨自己。

忍不住眼淚撲簌簌的流下來,濕潤了腮邊的頭髮。

剛才陳楚插了幾下,她感覺疼,但也挺過癮,不過陳楚弄的位置有些偏,沒有全進入。

她想掙扎著起來,不過陳楚在上面壓著。

她畢竟是一個女人,力量再怎麼樣,也不如男人。

再說半大小子正是有股虎力氣的時候。

「陳楚,放開我……」劉翠嗓音有點沙啞,她壓低了聲音求著。

陳楚笑了。

「翠嬸兒,我的好嬸兒,你知道我想你想的多久了,我偷看你撒尿偷看了半年了,我的好嬸兒,我做夢都想摸一摸你的溝子,今天我終於有機會了,我不能放手,好翠兒,我的好嬸兒,你給我吧,我以後一定對你好……」

陳楚說著,手也抖動著,摸著自己的傢伙,找准劉翠的屁股中間火燒雲的位置。

在那上面的肉肉磨蹭了兩下,就往裡面捅。

他不敢再耽擱了,他有種感覺,自己的壓著劉翠彈性十足的大,隨時都可能射出去。

那就前功盡棄了。

男人一旦那點水出去。

就完蛋了。

你看沒出去的時候如狼似虎,出去了,就跟繞的……沒尿了……

「陳楚……你不能,啊……」劉翠壓低的呻吟一聲。

感覺陳楚的傢伙已經抓准了位置。

這次她感覺自己跑不掉了。

大腿已經在後面被陳楚的兩腳分開,後背被壓著。根本使不上力氣。

「陳楚,你這算……算用強……」

「不……翠嬸兒,我是喜歡你,我,我,我好愛你……」

他說著,下面運動著,感受到了劉翠下面的肉膩濕潤。

一下差點噴出去,他忍著,一點點的往裡面送。

「啊……」陳楚悶哼一聲。

直起腰來。

清亮的月光下,他看到自己擦黑的皮膚,還有下面終於慢慢的進入了劉翠的身體。

「啊……劉翠,我來了……」

「嗯……」劉翠受不了的悶哼一聲。

感覺那根棍子已經進如自己的身體。

她屁股扭動的要擺脫出去。

「陳楚,抽出去,不行,我們,我比你大,我是你嬸兒。我們這是**……」

「誰說的?你根本就不是我嬸兒,我們也不是親戚,就是鄰居,我不讓你做我嬸兒,你做我的女人,我不會打你,不會罵你,我會好好對你,嬸兒,你下面真緊啊,跟小姑娘的13似的,我都要射了……啊……」

陳楚激動的斷續的深喘幾聲。

下面忍著沒噴出去。

隨後腰眼緩緩用力,接著悶哼一聲。

終於把下面全部送入了劉翠的身體。

「啊……」陳楚呻吟著,胯骨終於挨緊了劉翠桃形的屁股。

看著進去的大傢伙,還有劉翠凹形的大屁股。

陳楚激動的按住劉翠的兩瓣臀瓣。

「嬸兒,不容易啊,我想你這麼久,終於干進去了,嬸兒,我干進去了,你是我的女人了。」陳楚說著,下面緩緩抽出,劉翠的華容道和他的下面摩擦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

劉翠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被抽空,接著那大傢伙像是藥針似的又緩緩的進入。

「啊!陳楚,不能,不能做……不能這樣啊……」劉翠帶著哭腔。

淚水在月下清亮的劃過。

陳楚一隻手摸著她的臉頰。

「寶貝,你是我的,是我的,我會對你好……」

他說著下面又沒入劉翠的身體。

大傢伙不斷的進出被劉翠的大屁股吞沒著。

「啊……」才被陳楚慢慢抽送了十幾次,劉翠身體就禁不住顫抖。

她用力扭動腰肢,拚命想把進入身體的那個傢伙甩出去。

月下,她就像一條扭動的極其性感的美女蛇一樣。

陳楚受不了了。

「翠嬸,你別動了,再動我就射了,今天我要定你了。」

陳楚說著下面撲哧撲哧加快速度幹了起來。

「啊!啊!啊!」

……

陳楚摟著劉翠的腰,他上身正直起來,屁股往後一收,再往前狠狠一送。

屁股一撅一撅的快速的幹了起來。

月下看著自己黑漆漆的大傢伙在撲哧撲哧的干進劉翠的身體。陳楚是那樣的享受。

「啊!啊!」陳楚手捏著劉翠兩瓣大大的小麥色的臀瓣,不斷的揉著,拍著,改變著形狀。

「嗯,嗯,嗯……」劉翠緊咬著牙,陳楚每干她一下,她都忍耐,但又忍不住嗯的呻吟一聲。

她恨死自己了,自己是個賤女人,自己不要臉,自己……偷男人,自己被糙了……

身上的陳楚越干越快,呼哧呼哧的喘息聲跟拉風箱似的。

「啊!寶貝,我的寶貝,你下面真好……真滑,水真多……我的嬸兒,我愛死你了……」

下面兩人的交合處已經水汪汪的發出呱唧呱唧的聲音。

陳楚乾的更柔滑,更快速,更爽。

兩手來回的摸著、揉著劉翠的大屁股。

感覺這一刻讓自己做神仙也不換。

這是他無數次看著,自己無數次擼過的屁股。

現在終於實現夢想,摸到了,也干著。

陳楚爽的、滿足的仰起臉,雙眼微眯看著星空。

而屁股下面不停的活塞運動。

幾乎爽得自己從沒有過的巔峰。

腦子和全身一陣陣激靈靈的,像是過電了一般。

「劉翠,我是在做夢嗎?我真的在糙你……」

陳楚想換個姿勢,不過劉翠在下面扭動著想要掙扎的著。

劉翠忍受著身體一下下被撞擊,她兩手已經夠著了牆角的地面,只要身體翻過去,就可以解脫了。

此時,劉翠就要翻身下去,她的兩隻大兔子被抓住。

整個人被抱了起來。

陳楚加快了抽送和力道。

「劉翠,你別想跑,我現在就要射進裡面,射進去了,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寶貝,你就是我的了……」

「陳楚,你……不能……啊!」

劉翠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侵入的速度越來越快。

每次被撞擊,一陣陣的快感和屈辱,讓她痛著和爽著。

她恨死在她屁股後面蹂躪的陳楚了。

「你放開……不行,不能射,不能,不能射進去……」

本來陳楚還沒到開閘的時候。

她這麼一說。

陳楚身體一下僵直了下來。

「啊,啊,啊……」他一陣急促的喘息。

下面啪啪啪的聲音連續不斷。

劉翠被乾的身體像一片風雨中的殘葉。

陳楚的嘴親著她的后脖子。

抱緊了她的腰,下面啪啪啪的不斷拍擊著她小麥色的大屁股。

「啊啊啊,嬸兒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啊……」陳楚激動的壓低聲音啊啊啊的的叫著。

兩手再次把她按在牆頭上。

然後兩手按住她的光溜溜的肩膀。

下面的腿再次把她的兩條大腿分的打開。

那條大傢伙更是膨脹起來。

開始了啪啪啪的最後的衝鋒。

「啊!不,不要啊!」

劉翠是過來人,知道男人到最後噴射是什麼感覺。

那傢伙會突然間激動的再次增大。

而陳楚現在就是這種時候。

自己不能被別的男人配……。

劉翠懷著最後的希望掙扎著。

「完了,完了……」劉翠預感到不好,眼淚再次噴涌。

「不行啊……不行……」

「翠嬸兒,你,你,你是我的了……」

陳楚最後狠狠的啪啪啪干幾下。

拍擊那大屁股的聲音就像狠狠抽著人的耳光一樣。

陳楚每干一下都啊的壓抑的低叫一聲。

而劉翠每被干一下,都忍著咬著嘴唇悶哼的嗯了一聲。

最後幾下,兩人都是啊!嗯,啊,嗯,啊嗯的聲音發出。

陳楚感受著那裡面的狹窄和濕滑,還有劉翠不斷掙脫的刺激。

他終於忍受不住了。

「啊……」陳楚悶哼一聲。

下面緊緊的貼緊劉翠的屁股。

兩手從後面緊緊抱住劉翠的腰,又往上握住了她的兩隻光裸中的大兔子。

下面的子彈突突突的射了進去。

「啊,啊……」陳楚低聲舒服的呻吟,全身僵直的壓在劉翠的身體上。

兩條身體像是連在一起一樣。

陳楚緊緊的,像是要把劉翠抱進自己的身體里。

或是自己發出的子彈像是連同自己的全部都射進劉翠的身體里。

「啊……」陳楚舒服的呻吟好一陣,他僵直的身體才慢慢鬆懈,繃緊的腳尖也慢慢的放鬆了。

身下的劉翠一動不動。

陳楚兩手撐著她的後背起身,下面抖了抖,從她的兩瓣大屁股中間吐了出來。

兩人的液體順著劉翠的大腿根兒涼絲絲的流淌了下去。

「啊……」劉翠還在回味著低聲呻吟中。

剛才她被陳楚那一梭子子彈燙的渾身發軟。

幾乎沒有一點力氣了。

這是她做女人以來第一次被乾的這麼過癮。

但是也是第一次這麼的恥辱。

自己恥辱的被糙了,被人配了……

她眼角噙著淚。

回頭看了看提上了大褲衩的陳楚。

她抽泣兩聲,摸了摸臉上的淚,伸手慢慢提上褲子。

腳下的一隻黃膠鞋已經被蹬掉了。她伸手撿起來穿上。

月下她慢慢的收拾著自己的破碎。

一枚枚的慢慢的扣著衣服扣子。

陳楚爽的不行。

站著呼哧呼哧喘息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

看了看收拾著的劉翠。

伸手摟著她脖子親了她一口。

「我的好嬸兒,你下面好深,水真多,屁股真好,嬸兒,你比小姑娘還好,我的寶貝兒,寶貝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