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二十章那樹蔭下的一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那樹蔭下的一潭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激動的不得了。

他沒想到自己會有今天。

總感覺自己一個農村的半大小子,自己沒錢、沒權,沒勢力的,根本上不了漂亮女人的。

但現在他明白了,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只有自己努力不努力……

……

他狠狠的抓住劉翠胸前的兩隻大兔子,嘴裡含著一個大兔子上的相思豆,並且大力的吸著,舔著。

另外那隻兔子被他揉搓的變換著形狀。

「劉翠,你到了么?我還沒到呢。我要狠狠的干你。」

陳楚說著乾的更快速了。

那大傢伙在裡面橫衝直撞的。

劉翠被乾的直翻眼睛。

「陳楚,不行了,不行了,你要糙死我了……不行了,不行了,求你了,你射吧……」

「**,我才不射呢,我要繼續干,我要糙死你……」

劉翠不知怎麼的,被陳楚罵**。

她更興奮,感覺更爽。

「陳楚,別停,別停下,繼續罵我,你剛才罵的我好過癮……」

「**,**,你賤貨,賤人……不要臉……臭婊子……」

「啊!啊!罵的好,我是偷人,我是不要臉,我是婊子,我是,那你就糙死我這個婊子吧……快啊……啊……」

劉翠呻吟著叫喊著,自己就像是一隻飄搖般的落葉一樣。

到了一個做女人從未有過的巔峰狀態,也是陳楚給她

帶來的巔峰。

下面像是尿急了似的。

撲哧撲哧的噴了出去。

「啊!!!」

那撲哧撲哧撲哧的聲音。

噴了陳楚一褲襠。

一溝子。

黏糊糊的更激發了陳楚的**。

「劉翠,小**,噴我,我要填滿你。」陳楚下面啪啪啪的加快乾的速度。

劉翠已經被乾的像是一條被扔到陸地上垂死的魚,渾身差不多濕透了,光著的身子在地壟溝里來回扭動,臉上頭髮上蹭了好多泥土。

陳楚兩手抓住她的頭。

最後猛烈的一陣衝擊。

終於噴射了。

下面突突的全部打進她的身體里。

「啊!」劉翠被那滾燙的液體燙的渾身扭曲發抖。

而此時,她的頭髮被陳楚抓著,上身坐直了起來。

陳楚把胯下的東西掏出來。

直接塞進了她張著的嘴裡。

那下面雖然軟了,但還是不小。

在劉翠的小嘴兒里一頓折騰。

一股濃烈的腥味兒讓劉翠一陣作嘔。

而陳楚那東西已經深深的抵住她的喉嚨。

隨後陳楚哦哦的,抓住她的頭,一下一下的讓她吞吐著。

「唔,嗚嗚……」劉翠頭向著左右搖擺。

但陳楚的東西太大,她甩不出去。

想用舌頭把那東西頂出去。

不過舌尖一頂陳楚那東西。

陳楚更是舒服的嘶嘶的呻吟。

「對,**,對,用舌頭好好舔,給我舔硬了。**,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陳楚,我糙你媽啊!不帶你這樣玩女人的!」劉翠終於吐出了他的傢伙。

罵了陳楚一句。

她嘴上還有些滑落的口水。

陳楚一下狠狠的堵住她的嘴兒。

「我就喜歡你罵我。」

兩人狠狠的親著。

劉翠的手又擼著陳楚的傢伙。

沒幾下又硬了。

陳楚讓她撅著屁股。

從後面又幹了進去。

這一下啪啪啪啪啪的猛幹起來。

劉翠被乾的身體一點力氣都沒了,像只母豬似的,就撅著屁股在那裡嗯嗯的呻吟。

陳楚幹了幾百下,大汗淋漓,而劉翠的腰間的藍色連衣裙早就被兩人的汗液弄濕了,陳楚索性把她的連衣裙從上面擼了上去。

然後掛在一顆苞米上。

這樣劉翠光溜溜的了。

陳楚一邊干著,一邊摸著她全身。

「**,你知道我多想你,現在終於得到了。嗯……」陳楚邊說下面邊用力狠狠撞擊她的屁股。

劉翠畢竟是成年女人,下面生過孩子,雖然很久沒被孫五幹了,但下面畢竟是張開的,不像小女孩兒那樣小。

孩子都從裡面掏出來了,可見那下面的直徑得有多粗了。

陳楚的傢伙再粗不可能有小孩兒的腦袋粗了。

不過女人那東西就像是鬆緊套,遇粗則粗,遇細則細,帶著鬆緊的。

陳楚的傢伙在裡面被包裹的嚴嚴的。

這下乾的時間最長,差不多一個小時了。

陳楚不知道幹了這大屁股多少下。

反正看著劉翠的兩瓣屁股都紅了,自己也不知道在她的兩瓣屁股上拍了多少巴掌了。

反正這次是過足了癮了。

「劉翠,你真好。」陳楚說完,下面開始最後的衝刺。

他倒是希望能這麼啪啪啪的幹上一整天。

但自己還得上課,人家劉翠還得幹活,再說今天還要去和老疤干架呢。

陳楚干到劉翠到最後,下面幾乎都麻木了,只本能的活塞一樣的在下面**。

陳楚最後嗯嗯幾聲,下面終於又噴了出去。

不過噴出去這一梭子子彈,好像不多。

不過卻挺爽。

他嗯嗯的呻吟,在劉翠身上爬了一會兒。

這才把下面抽了出來。

又在劉翠屁股上蹭了蹭,回身找褲衩穿上了。

他的衣服都掛在苞米桿兒上,汗水都幹了。

他拿下來幾下把衣服穿好。

見劉翠還爬在那裡,保持著撅著屁股被乾的姿勢。

不禁伸手拍了拍。

「**,起來了,還干啊?嗯?劉翠,咋了?寶貝?」

又過了一會兒,劉翠才緩過勁兒來。

屁股一松,一下跌到壟台上。

大屁股把一顆苞米苗差點砸斷了。

劉翠呼哧呼哧的喘著。

「陳楚,我糙你媽啊,你乾死我了,你這個王八犢子……」

陳楚笑了。

伸手抱過光著的劉翠。

「寶貝,舒服嗎?」陳楚嘴貼著她的嘴唇親了親。

「舒服……」劉翠小聲說了一句。

「不過,陳楚我告訴你,我不能為了你離婚,我還有孩子,你別破壞我的家庭。」

「嗯,放心吧我的翠嬸兒,你啥時候想要了,咱就來這,我啥時候想要你了,咱也來這。好不好?」

劉翠伸手解開陳楚的褲腰帶。

把手伸進他的褲襠,摸著男人的那東西。

她是真想要了,差不多半年了,孫五都在外面唱歌啥的,和野女人鬼混,根本沒和她好過一次。

是山,女人是水,或者女人是田。

女人這塊田是需要灌溉的。

沒有男人的去耕種灌溉,那女人的田不是長滿草,那就是被旱死了……

「喜歡么?喜歡咱再干一把。」陳楚笑著說。

「不的了,改天再干吧,陳楚,你這東西真大,嬸兒和你說,女人都喜歡這大東西,你不知道你把嬸兒糙的多過癮,嬸兒喜歡這兒。」

劉翠說著俏臉貼著陳楚的東西,一副享受的磨蹭起來。

陳楚那東西滾燙在貼在她的臉上。

劉翠臉色酡紅如蠟。

過了許久,她才戀戀不捨的把陳楚的東西塞了回去。

幫他系好了褲子。

劉翠也休息了差不多,伸手把苞米棒子上掛著的深藍色的連衣裙拿了下來。

然後把腳脖子上還掛著的紅褲衩,就要穿上。

陳楚抓住她的腳丫,把那紅褲衩抓了過來。

「你幹啥啊?陳楚,別鬧了,時間不早了,不能再幹了。」劉翠臉紅了。

「嗯,不幹了,翠嬸兒,你這褲衩留給我吧。」

「你拿他幹啥?」

「留個紀念被!」陳楚壞壞一笑。還把鼻子伸進紅褲衩裡面狠狠的聞了聞。

聞到一股騷味。

陳楚一副享受的說:「啊!真香,真好聞……」

「哎呀,你這小子,你咋那麼壞呢!你不給我,我穿啥?」劉翠看他這樣臉更臊得慌了。

陳楚摸了兩把她光光的屁股。

「那就不穿唄,不穿多好看。咱倆辦事還方便。」

「陳楚,別鬧了,快給我。」

「翠嬸兒,我真沒給你鬧,這個送給我留個紀念,然後我給你買別的褲衩穿,你穿白色或者黑色的內褲最好看了,帶著窟窿眼的那種,脫褲子一看,都跟透明的似的,都能看見裡面的小樹林。」

「哎呀……」劉翠兩手捂著臉。

羞臊的不知說啥好了。

但也沒轍了。

心想不穿就不穿吧,回家再換一條褲衩。

想罷,她把乳罩扣好了。

然後把像是旗袍一樣緊身的深藍色連衣裙穿好。

陳楚看著她那鼓鼓的翹起的屁股,而且劉翠手往下一抻,那裙子里包裹的溝子的縫都能看清了。

「劉翠……」陳楚把臉一下貼在她後面屁股上蹭著。鼻子伸進她那道溝子縫隙里聞著。

手也從她下面伸進去,就摸到了那沒穿褲衩的光溜溜的屁股蛋。

下面竟然又要硬了。

「陳楚,別鬧了,我渾身都讓你乾的沒勁兒了,再說,你都幹了好幾回了,再干時間就越來越長,那早晚得讓人發現咱的……」

陳楚點點頭。

不舍的在她溝那隔著裙子狠狠親了兩口。

劉翠又被他弄的火燒火燎的。

不過任何事情都要有個度。

陳楚也知道適可而止。

兩人這才收拾好。

劉翠扛著鋤頭先走。

陳楚看著她搖曳的身子,還有那凸起又挺翹的大屁股,差點衝動的把她拉進苞米地再干一把。

過了一會兒,陳楚感覺時間差不多了。

這才拎著沙袋回家。

老爹已經把麵條煮好了。

瞪了他一眼。

「驢啊!你又跑哪去了?」

「沒去哪,我鍛煉去了。」

「嗯!」陳德江瞪了他一眼說。

「有對象了就好好處,別一天扯沒用的,該了斷,以後結婚再有個孩子,當個爹好好過日子,懂么?」

「啊!」陳楚答應了一聲。

低頭開始踢里禿嚕的吃麵條了。

老爹說的這些,也是絕大多數農村孩子的老爹和他們說的。

也是一大半農村男孩子以後走上的道路。

陳楚卻總覺得這麼做不對,但究竟是哪不對,他也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以後該幹什麼。

踢里禿嚕的吃了三大碗麵條。

陳楚騎著二八自行車直接去縣裡了。

今天算是逃課了。

縣開發區,他來過的。

當然,是和班主任老師王霞搞破鞋……嗯,搞男女關係來的。

路熟。

縣開發區佔地面積很大。

王霞家只佔了一小塊而已。

其他地方聽說是要建風力發電。

反正那地方也是荒著,屬於鹽鹼地,種地也不長啥苗,都不夠澆水灌溉的工錢的。

陳楚先來到王霞家的樓旁邊。

此時也就七點多,王霞一般八點半到鎮中學。

這兩天她去的早,不知道今天她會不會還在辦公室等著自己。

陳楚想了想還是和她請個假的好。

不禁走到一個帶公用電話的小賣店前,給王霞撥了一個電話。

嘟嘟了幾聲。

王霞接聽,喂了一聲。

「王霞……咳咳,王老師我是陳楚啊!」

陳楚看到那小賣店的人在旁邊,沒好意思親切的稱呼。

今天王霞起來的還有些晚了。

有點沒睡醒的樣子。

此時已經在公車上了。

她哦了一聲。

臉紅撲撲的。

「陳楚,我在公交車上呢,啥事?」

她也提示下陳楚不要亂說話,畢竟這算是公共場合了,而且坐這趟公交車的還有兩個同校的老師。

那個剛來的化學老師也在車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