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二十一章不是清泉是添上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不是清泉是添上紅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不是清泉是添上紅

化學老師有個很清新脫俗的名字,叫夢霄晨。

這個名字一般都是有詩意的,愛好文學的人起的名字。

而這老師竟然是個地地道道的理科生。

王霞客氣性的和夢霄晨交談幾句。

其實也是夢霄晨主動和她說話的。

不管怎麼說,也是在一個單位的。

再者,能和自己學生搞到一個床上,那也是本事了。

夢霄晨雖然是個地地道道的理科生,剛從校門畢業。

但她也是一個女人。

不管男人,女人,都逃脫不了男歡女愛的自然規律。

就像人得吃飯,得喝水,得……也得造愛。

不知道和尚一般都是怎麼解決的?但是雖然心向佛了,身體還是人的人體,個人感覺和尚也得擼的。

比如魯智深——擼自身……

和尚那東西只要一天不割掉,早上肯定也會勃起的。

不然很多和尚為啥練鐵檔功?那就是因為平常人踹他們胯下一腳,他們也會疼的趴下。

夢霄晨二十三歲了,也羨慕,渴望自己獲得一份愛情。

白天的時候工作學習一天了,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也寂寞。

也偷偷的看看黃片。

自己脫褲子,再脫掉褲衩,伸手在小森林裡面摸一摸,摳一摳的。

有的時候也偷偷的吃飯的時候留下一根筷子。

回到自己的小屋,脫光屁股插進裡面,來回的**幾下。

直到筷子弄的黏糊糊的。

她找出紙巾擦一擦,過過癮。

她看到很多雜誌或者別的女孩兒笑著說用黃瓜插。

她倒是偷著買過。

也試過。

不過下面太緊,黃瓜又太粗。

即使細的也至少比筷子?

??吧!她不敢太深了往裡面插。

怕把證明她貞潔的那層膜給弄破了。

雖然現在處女膜可以隨便在一個地方補,但她不想,她想自己的第一次給男人留著,也不要給一個沒有血肉,只是淡水化合物和百分之**十以上水分物質和植物經脈結構的黃瓜。

她覺得自己也應該給一個有血有肉和自己同樣是**基因,是血肉骨骼混合物質的男人,然後和男人產生感覺基因,腦中分泌出多巴胺,再隨著兩人**的不斷升溫,最後生殖器官分泌大量的水分液體。

互相摩擦產生激素,再經過相互溝壑產生化學的分子,男性的化學分子進入女性的生殖系統,完成兩人的交合的愛情。

她認為男女就應該是一道化學反應方程式。

兩人的第一眼就是一個物質,第二眼就是另外一個物質。

兩人在一起就是兩種物質的化學反應,看能最後形成什麼……

王霞放下電話臉紅紅的。

夢霄晨看了看她。

表面上沒表露什麼。

但心裡琢磨,這不是她老公就是亮恕

她心裡多少有點妒忌的成分。

王霞和陳楚在隔壁乾的時候,她聽的很真切。

第一次干,她就臉紅耳熱的。

而第二次他們兩人干。

夢霄晨受不了擋住了窗帘。

然後手伸進自己的褲襠,摳弄了好一陣。

水都出來了。

等他們幹完了。

夢霄晨也用紙擦了擦自己的下面。

水也流出了好些在手上。

她紅暈的臉頰,拿著香皂好好洗了洗手。

把手上不小心弄到的自己下面黏糊糊的液體洗了個乾淨。

這才出門倒水。

沒想到陳楚差點被朱娜撞見,所以在王霞辦公室多呆了一段時間。

兩人也是機緣碰到了面。

給她的第一感覺,就是這個男孩兒挺壞。

而且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臉。/?。

還問她叫什麼名字。

她直到跑進屋,心還是咚咚咚的跳著。

心想這是啥學生啊,這麼小,就,就勾引老師……

不過,她也真希望自己和一個男人干。

也省得自己半夜睡不著自己摳了。

而且還不過癮。

矛盾的心理,讓她心緒紊亂。

「夢老師……」

「啊?」

「到站了。」

王霞沖她笑了笑提醒了一下她。

夢霄晨這才答應了一聲,和王霞走下了公交車……

……

陳楚和王霞請了假,說今天身體不舒服。

王霞忙問他是不是累了。

陳楚笑了笑,說不是累的,是……是想的。

又問王霞大禮拜能不能還去她家補課。

王霞臉上紅了紅。

「到時候再說吧!」

她不禁覺得自己越來越喜歡陳楚的大傢伙了。

不知道以後能不能得到。

但是至少現在得到一次是一次。

她不禁想著,自己的男人能不能這個禮拜再出一次差……

陳楚放下電話。

那小賣店的女人說:「五毛錢!」

五毛錢有點貴。

不過他也給了。

心想死娘們,讓野漢子乾死你,讓你這麼黑!

陳楚不禁抬頭看了她一眼。

這女的正磕著瓜子。

長得一般人,二十六七歲的模樣。

不過挺白凈的。

臉挺長,不過就是白。

眼睛挺大,帶著假睫毛,塗著紅嘴唇,嘴挺小的。

手指蓋塗抹著綠色的指甲油。

下頜尖尖。

上身穿著綠色小背心。

一動能露出肚臍那種的。

下身是牛仔短褲,露出白花花兩條大腿。

腳下趿拉著拖鞋。

這女的身高有一米七五了。

陳楚咂砸嘴,真想在她那大白腿上親兩口,最好爬上去干一把。

不過和人家也不認識。

裝作無意的問:「大姐,就你一個人在家啊?」

「啊!我男人打工去了,我自己在家,幹啥?」這女的說著話,帶著長長的假睫毛一翻。

一副騷氣橫流的模樣。

「不,不幹啥,就是,就是想和你說會兒話。」

「奧,說唄。」這女的翹起二郎腿,兩條白花花的大腿繞的陳楚直咽唾沫。

陳楚撓撓頭。

「呵呵,今天有事,哪天有時間和你聊會天啊。」陳楚也是試探性的問了問。

「行啊~!沒事就聊唄,反正我這一天呆著也沒意思。」

這女的說著,坐到椅子上。

身體往後面靠著。

從旁邊抽出一根煙,拿打火機點著了。

抽了一口。

然後遞給陳楚一根。

「弟弟拿著。」

「不,不會。」陳楚擺擺手。

看這女人抽著煙身體在椅子上一搖一擺的。

陳楚心想這他媽的騷啊。

這樣的**要是干一把那**得不老過癮了。

「嘿嘿,那姐姐你先忙著,我先辦事去,等有時間,咱姐倆好好嘮嘮……」

「嗯。」這女人應了一聲。

屁股也沒抬。

陳楚下面卻被她這模樣給弄硬了。

感覺這女的雖然長的一般人。

咋這麼讓人想干呢!

看她一眼就想干她,就像往死里干她。

真是受不了。

……

陳楚不舍的騎著二八自行車走了。

轉了兩圈,看到一個大牌子上寫著縣開發區的字樣。

又往前騎了一段,才看到馬華強幾個人已經站在一個土坡上面了。

旁邊停著幾輛變速自行車。

陳楚把二八自行車放到他們一起。

馬華強幾個人都過來叫了聲楚哥。

陳楚點點頭。

「來了嗎?」

「嗯,來了。」馬華下巴點了點對面。

陳楚倒真希望老疤沒來。

聽到馬華強說來了,心還真有點突突。

不過,都已經這個節骨眼了。

就是趕著鴨子上架也得上了。

他腿有點軟,自己在中間打頭,帶著馬華強一夥往對面走。

走了一百多米遠,對面的土包後面才露出了一個黑點。

然後老疤的身形走了出來。

老疤高個子,能有一米七八左右。

馬華強見老疤往這面走了。

不禁一個個咽唾沫。

雙方距離二十米遠的時候,黃毛腿肚子都哆嗦上了。

舌頭打著卷結巴的說:「馬,馬哥,咱,咱,還,還走啊?」

馬華強也害怕。

不過,他掐滅煙,扔到地上。

揚了揚麻子臉說。

「走。」

陳楚也強裝鎮定。

往後擺了擺手。

「你們不用走了,就停在這,記住,我下不來老疤的刀你們就跑,下了,再上。」陳楚說話聲音很小。

但馬華強幾個人都禁不住冒汗。

黃毛更是腿哆嗦的差點跪倒。

他欺負個小學生初中生還行,和進過監獄的老疤干,他膽就差嚇破了。

雙方僵持的站住,馬華強沖對面的老疤喊道:「是疤哥嗎?我是小華的弟弟,陳楚是我老大,咱有啥事坐下來說說吧,再說我老大也沒把你咋地,疤哥咱和解得了,我請客咋樣?」

馬華強也是裝著膽子說出這話的。

他感覺自己臉都直哆嗦。

老疤停住。

指了指馬華強和黃毛幾個人。

平靜的說:「沒你們的事,都他媽離遠點,你叫陳楚對吧,陳楚你過來。」

老疤說著沖陳楚勾勾手。

黃毛咽了口唾沫小聲在後面說:「楚哥你別過去,老疤喜歡挨近了捅人。」

陳楚呼出口氣。

兩隻拳頭攥緊。

邁開一步,隨後蹬蹬瞪昂頭挺胸的過去了。

雖然心裡害怕,身上的肉直哆嗦。

但是他想起張老頭兒的話。

男人打架算個屁啊!怕打架就他媽的不是男人。

「老疤,我來了,你媽逼的動手吧!」

「糙!有種!」

老疤手從後面一拽。

抽出將近兩尺長的宰牛刀就朝陳楚軟肋扎了過來。

老疤捅過人,知道哪裡是人的要害,哪裡是嚇唬人的。

往軟肋,往肚子上捅進去一刀,不至於要人的命,只要搶救及時,失血不是過多,那就死不了。

再有就是往大腿根上捅人。

一般混混打架都是往這倆地方捅刀子。

也達到教訓人的目的了,也不至於鬧出人命來。

自己上次本來要刮花季小桃的臉的。

沒想到被陳楚給攪和了。

他要乾季揚,老大尹胖子沒說行,也沒說不行。

畢竟尹胖子沒虧待季揚。

是季揚想洗白,先洗手不幹的。

這在混社會的眼中是背棄老大,是不講究的。

老大沒虧待你,沒對不起你,你為啥走。

而他出了大獄,第一個跟頭沒想到栽在陳楚這個半大小子手裡。

這個跌份,這個丟人現眼。

尹胖子手下這些兄弟都笑死他了。

這以後沒法混下去了。

所以陳楚他必須要教訓。

不給他放放血,以後別人就看不起他老疤。

「媽逼的!」老疤這一宰牛刀直奔陳楚的軟肋下去。

心想給他來個穿糖葫蘆,夠這小子躺上半年的。

他不敢要人命,即使是大混子不是萬不得已也不敢亂殺人。

畢竟是人命關天,即使能擺平幾十萬也進去了。

沒啥深仇大恨的,誰都犯不上了。

陳楚看著那刀過來,腿肚子都打哆嗦。

動刀的仗他沒打過。

不過想起劉翠,朱娜這些女人。

他不甘心。

這他媽一刀過來,自己就死了,還有那麼多漂亮女人沒上呢,自己可不能死。

「我糙你媽的老疤,我和你拼了!」

陳楚沒有注意到,在刀離他不遠之時,那胸前的玉扳指忽然閃動起來。

他心緒平穩下來。

動手也快了。

老疤刀口過來,陳楚伸手側身過去。

手背搪住他的手腕,隨後順勢夾住老疤的胳膊。

老疤的胳膊被陳楚夾在咯吱窩裡。

陳楚死死的夾住。

另外一隻緊緊攥著的拳頭,狠狠的朝著老疤的下巴打過去。

就像是打沙包似的。

只打老疤的下巴,一下又一下。

老張頭說過,人的下巴是最脆弱的,打正了一下人就懵了,甚至是休克過去。

所以陳楚只瞄準他的下巴打。

只打了三下,老疤就不動了。

而陳楚還在不停的打著。

「老疤,我他媽的今天乾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