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二十二章揉碎在浮藻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揉碎在浮藻間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下顎是人體的要害。

不亞於褲襠了。

一般打架很少踢襠的。

踢襠,踹膝蓋,都是玩陰的。

但是往下巴上揍,而且陳楚沒老疤高,從下往上打,正打在下顎,這樣老疤的後腦也跟著受到震蕩。

只三四拳就暈了。

而陳楚還在一拳接一拳的打著。

他像是瘋了一樣。

他怕老疤反手捅他一刀。

嘴裡罵著,攥緊的拳頭像是雨點一樣啪啪啪的落下去。

老疤身體軟了,陳楚就騎在他身上開打。

雖然瞄準的是下巴,不過很多拳頭也落在老疤的臉上和鼻子上。

老疤動也不動,臉上已經開花了。

身後馬華強一行人都看傻了。

一個個長大嘴看著。

我滴娘啊……

馬華強幾個人腦袋嗡嗡的,他們做夢沒想到橫行霸道的老疤讓陳楚給放倒了。

原本還以為幾個人一起上呢。

現在他們幾個就看陳楚一個人表演了。

黃毛嘴都直哆嗦。

「馬,馬哥,咱,咱還上不上啊?」

馬華強也反應過來。

「上個屁啊,趕緊把楚哥拉下來,再打就他媽的出人命了!」

馬華強心裡明白,這要是真出人命可就是攤大事了。

「好!」

幾個人嘩的衝上來。

拽住陳楚就往下拉。

「楚哥,別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滾!我他媽的今天就要乾死他,讓他裝牛逼!」陳楚像是瘋了似的,此時兩手已經左右開工往老疤臉上招呼。

馬華強幾人拉扯他,陳楚乾脆兩手死死掐住老疤的脖子。

老疤脖子硬硬的,陳楚指甲都掐的嵌進裡面了。

血水流了出來。

老疤脖子一片

血紅。

「黃毛!快把老疤的宰牛刀拿到一邊埋了!」馬華強忽然看著掉在地上的刀喊了一句。

黃毛楞了楞,然後反應過來。

抓起那宰牛刀就飛跑,跑到一百多米外找一顆樹下挖坑埋了。

這玩意現在要讓陳楚抓住不得捅老疤幾十刀啊。

馬華強,段紅星,黃陂和臉上也有道疤的小志,幾人好不容易把兩人分開。

馬華強讓幾個兄弟抱住陳楚,自己沖著老疤又是掐人中,又是搖腦袋,打嘴巴子的。

折騰了一陣。

老疤這才悠悠轉醒。

他張了張嘴。

費力的吐出一口血水。

外帶一顆牙齒。

下巴已經被打脫臼了。

臉上也全是血。

老疤清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宰牛刀。

還含糊不清的罵著:「我糙你媽……」

「老疤,裝什麼犢子,有本事再來干,找刀算你媽本事!」

陳楚被幾個人拉著,還一勁兒的往上沖。

他已經進入拚命的狀態,整個人像是瘋了似的。

馬華強也忙拉著老疤。

「疤哥算了,咱們不打不相識,我做東,以後我和我老大陳楚都跟你混,你看這行不,咱……」

「做你,麻痹,東……」

老疤感覺腦袋脹脹的,含糊不清的罵了一句。

揚手抽了馬華強一個嘴巴子。

「滾……」

「糙你媽,敢打我兄弟!」陳楚衝過來踹出一腳,踢中老疤小腹,接著快速又打出兩拳。

又是精準的打中老疤下巴。

老疤蹬蹬瞪往後腿了四五步,一屁股坐到地上。滾了兩滾站了起來。

馬華強幾人又拉著陳楚。

馬華強又沖老疤喊。

「疤哥,算了!」

老疤從地上爬起來。

含糊不清的嘀咕著:「我的刀……我的刀呢。」

找了幾眼,知道肯定讓馬華強一夥收走了。

「行,小麻子,陳楚,我記住你們你們了,你們等著……」

老疤找不到刀,也明白自己今天占不到便宜了。

腦袋發沉,左晃右晃的走了。

過了半天,陳楚才恢復了平靜。

這時,他才感覺渾身都有些酸軟。

幹了老疤,他忽然又輕鬆不少。

不禁冷笑,麻痹的老疤也不過如此。

馬華強這時招招手。

「黃毛,你騎車拖著楚哥,咱回去。」

陳楚也點點頭。

「行,你們回家吧,我回學校上課去。」

馬華強嘆了口氣。

「楚哥,我說句不該說的,你還是躲幾天吧,老疤那人瑕疵必報,他肯定還會去學校找你的,我不是怕他,但他畢竟在尹胖子手下混過,他找幾個兄弟單獨干你,可咋整?」

「糙!」陳楚罵了一句。

「干都幹了,還怕個屁,黃毛,老疤的宰牛刀呢,你拿來給我!他們敢來找我,我就給他們穿糖葫蘆!」

黃毛咂砸嘴。

看了看馬華強。

「黃毛,我和你說話你沒聽見啊?你看他干幾把啥?我是你老大,還是他是!」

「啊!」黃毛答應了一聲。

這時對陳楚已經十分敬畏,好像看見另一個……甚至比老疤還厲害的角色。

黃毛點了點頭,又撒腳如飛跑到那樹底下,把宰牛刀挖了出來。

跑回來遞給了陳楚。

陳楚接過來,看這刀能有三十公分長了。

掏出來一看,這刀倒更像是一隻三棱形的大錐子,帶著長長的血槽。

「糙!」陳楚吐了一口。見這刀還帶著一個刀套,有小繩把刀和刀套連在一起的。

陳楚把刀收進刀套里,然後塞進后腰。

「行了,你們回去吧,我回學校了,有這把刀,我不懼他們。」

陳楚說完大步流星走到自己的自行車跟前,騎上二八自行車拐來拐取

如果以前陳楚說這番話,肯定被人認為裝13.

但現在,沒有一個人這麼認為。

馬華強幾人看著陳楚走遠。

這才鬆了口氣。

黃毛咂砸嘴。

「楚,楚哥打架真牛逼啊,把,把老疤就這麼給幹了?媽的,以後我鐵和楚哥混了。」

「混個**!」馬華強吐出口氣。

手還有點哆嗦,點了一根煙,抽了幾口。

「以後不能太平了,老疤有仇必報的人,楚哥這回下手太重了,意思意思行了,然後大家吃頓飯,就沒事了,這事兒整的。」

段紅星也點了根煙抽了幾口。

「怕啥?你沒看他拿刀捅楚哥那狠勁兒,我看楚哥這麼揍他還是輕的,就給他老疤放點血也正常,今天我看老疤也不過如此,媽逼的,他不也是人么?也不是三頭六臂!不也被楚哥乾的跟個犢子似的么!糙!我看老疤季揚都他媽的是被吹神了!」

「糙!」黃陂也罵了一句。

「我看也是,都他媽的是人,都是一個**兩個籃子,誰怕誰啊?他們來干楚哥,我就和他們干!」

「對,和他干!」小志也跟著喊。

「行了!」馬華強把煙扔地上踩滅。

「這幾天,大夥都別沒事嚇跑了,都帶著傢伙,就在鎮中學轉轉,要是老疤領人來,咱就跟楚哥和他們干!」

「干!」包括黃毛,幾個人也都把煙扔地上踩滅,狠狠的喊了一聲。

幾人隨後騎著自行車往回返了。

……

陳楚騎著自行車回到鎮中學,已經第二節課下課了。

剛做完間操。

他擦了擦脖子上的汗。

停好了自行車,呼出口氣。

感覺今天才算真正做了回人。

心裡還在一陣激動,麻痹的,自己真把老疤幹了?就跟做夢似的。

心想,老疤也沒啥么?

他不禁冷笑兩聲。

還沒到班門口,就看到金奎了。

陳楚沖他勾勾手。

金奎晃著大塊頭過來了。

臉上還青一塊紫一塊的。

「陳楚,不服是不是?」金奎悶聲悶氣的問了一句。

陳楚差點笑了出來。

心想這小子倒是挺搞笑,被自己揍成這樣了,還裝。

陳楚頭往旁邊一晃。

在前面走。

金奎就在後面跟著。

兩人來到學校房后。

陳楚活動活動手腕腳脖子。

又晃蕩晃蕩脖子啥的。

幹了老疤,他再看金奎,根本不放在眼裡了。

「死胖子,來,咱倆再練練!」

「麻痹的!」金奎衝過來就是一拳。

陳楚頭一低,身體一轉,躲過金奎一拳,而反手一拳狠狠揍在金奎小腹上。

「我糙。」金奎痛叫一聲,兩手捂著肚子。

陳楚兩手抓住他的圓滾滾的肩膀,跳起來膝蓋猛的往他的胸口撞擊,一下,兩下。

咚咚的發出沉悶的撞擊聲。

陳楚抓著他的肩膀膝蓋還沒等撞第三下,金奎就趴下了。

「沒意思……」陳楚哼了一聲。

兩手抱頭,靠在一顆樹上。

等著金奎站起來,再打。

這胖子兩手杵著地面。

疼的屁股撅起了多高。

陳楚笑了。

「我他媽的也沒打你屁股,你撅屁股干屁啊,起來接著打啊!」

過了一會兒,金奎還沒起來。

「金胖子,別裝啊!我可沒下重手,你可別訛人。」

「陳楚,我金奎不是那訛人的人。我起來還得被你打趴下么,還起來幹啥?你牛逼,我服了。」

陳楚啞然失笑。

呵呵的樂了幾聲。

「糙,不帶這麼沒意思的。」

金奎爬了起來。

沖陳楚說:「服了就是服了,干不過就是干不過,有本事你和金星打一架!」

「金星誰啊?」陳楚問。

「就是紅星撞球廳的老闆。」

陳楚回憶了一下。

「你說的是紅星撞球廳?那個個頭不高,頭髮挺長的,臉通紅的那小子吧?」

「行,陳楚,你敢說金哥的壞話,我告訴他去。」

「麻痹的,金哥個屁!我服他誰啊?」

「行啊,陳楚,你等著,晚上放學別走!」

陳楚兩眼微眯。

心裡冷哼一聲,老疤都幹了,還懼什麼金星不金星的。

不禁又想起張老頭兒那句至理名言,男人怕打架就不算男人。

「行啊,我不走,你現在告訴他才好呢,我現在就跟他干!」

「行,陳楚你有種,你等著!」金奎手指點了幾下陳楚,轉身往班級走了。

「糙,屬狗的……」陳楚罵了一聲。

心想自己總不能背著宰牛刀上課了。

看了看學校大牆。

眼睛動了動,跳了過去。

把刀埋在了后牆根。

這才跳回來,進班級上課去了。

人不管是混,還是不混,不管做什麼事,都是需要勇氣的。

沒有豁出去的勇氣,做什麼都會一事無成。

陳楚大咧咧的走進教室。

是化學課。

老師進來,竟然是新來的那個女老師,夢霄晨。

夢霄晨今天穿著一條清涼的連衣裙剛蓋過膝蓋,兩節白白的小腿蓮藕般的露在外面。

穿著薄薄的透明的絲襪更是性感。

腳下高跟白色寬頻涼鞋。

薄薄的連衣裙把她不大的胸部也高高的隆起。

白皙的脖子上掛著細細一根項鏈。

頭髮往後梳攏著,帶著一隻透明的眼鏡。

整個人有種青蓮出水般的感覺。

尤其陳楚坐在後面,陽光照射進來,折射的可以隱約的看見,她白色絲質的連衣裙裡面隱約映襯的白色內褲。

隨著她的走動,那內褲也一跳一跳的。

陳楚看著看著下面就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