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二十三章圓和采紅似的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三章圓和采紅似的夢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夢霄晨一進來就有點哆嗦。

早上的時候,校長和她說化學老師被調走了。

讓她接替初三的化學課。

本來鎮中學就沒多少人。

初一三十多,初二三十多,初三也三十多人。

整個學校每個年組就是一個班級。

用兩個化學老師有點浪費。

這學校也算是有一天沒一天了,所以能省點就省點,她一個實習生也開不了多少工資的。

校長寬大厚重的手掌放在夢霄晨的肩頭上。

大臉盤子貼著她很近。

噴出口氣沖她笑著說:「小夢啊,怎麼樣?這雖然是一個艱巨的任務,但也是一個很好鍛煉你的機會啊!我覺得你應該試試。我相信你!」

天本來就很熱。

校長厚重的手掌放在她的瘦弱肩頭,她感覺到校長的手在出汗。

夢霄晨嗯了一聲答應了。

學理科的一般都比較悶。

不是特別悶的,就是邏輯性強的,破嘴啵亂糟糟的一堆一堆的。

而夢霄晨便是屬於很悶這種人的。有點逆來順受。

她慌張的點了點頭,然後跑出了校長辦公室。

陳校長卻在她出去后,聞了聞自己的手。

心裡在說,真他媽的香啊,還是小姑娘的身子好……

夢霄晨在初三自習課的時候裝作沒事的,在窗前轉了幾圈。

她看了看這些學生,尤其是男生。

初三班三十二個人,十八個女生,十四個男生。

班級裡面沒有陳楚。

她偶然聽到陳校長問王霞今天來多少人。

王霞說三十一人,有個學生叫陳楚的,今天生病了沒來。

夢霄晨呼出口氣。

小小的胸脯鼓鼓了起來。

聽到陳楚沒來,她就很放心了。

把課背了背,在第三節化學課的時候便自信滿滿的走了進來。

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後面的陳楚,正有些得意的看著她。

她就情不禁的出汗。

心想這傢伙不是今天沒來么?啥時候來的?

而且,她感覺今天的陳楚有點不一樣,究竟?究竟是哪裡不一樣,她也不知道。

那種眼神,像是要把她的衣服全部剝光了,看她光兒模樣似的,火辣辣的讓她如同在被炙烤一樣。

她腦中有點空白,講課也有些亂,東一下西一下的。

不過這些學生大半也不聽課,對化學也沒啥興趣。

她講成什麼樣也沒人管了。

下面有打哈欠的,看小人書的,還有小聲聊天的。

夢霄晨只在乎陳楚的目光。

整節課陳楚幾乎沒離開她的胸和屁股。

讓她整節課都幾乎在出汗。

終於熬到了下課鈴聲響起了。

夢霄晨才出了口粗氣。

學生都嗷嗷嗷的歡呼著朝外面跑。

夢霄晨的化學書都被撞到地上了。

她撅著屁股撿起來。

陳楚正看到那白色連衣裙裹得緊緊繃繃的小屁股。

滾圓,像極了一個桃心形狀。

好想伸手掏上一把。

陳楚覺得她和王霞是相反的兩種女人。

王霞算是熟女,豐腴,多水,身材讓人摸著有手感,幹起來有快感。小嘴兒也是甘甜。

而夢霄晨是那種清純的女生,雖然二十三了,還像是小女孩兒一樣,有種羸弱的讓人摟進懷裡好好蹂躪的衝動。

「老師,我來幫你撿吧!」

夢霄晨回頭見正是陳楚,身體往後一退,把講桌都碰的嘩啦一聲。

粉筆都撒了一地。

如果是其他厲害點的老師,這些學生早就過去拍馬屁幫忙撿了。

但是夢霄晨一看就柔柔弱弱的,沒人理她。

只有陳楚留下來幫她撿。

「謝謝!」夢霄晨說了一句,臉紅紅的想走。

陳楚忙說:「老師,我有個問題不明白,你能幫我解答么?」

「什麼問題?」

陳楚說了一個化學式。

夢霄晨一談到化學卻是頭頭是道了,講來講去也是沒玩沒了。

眼看著快要上課了,同學們都往教室走。而夢霄晨還在講解著。

陳楚笑了。

「老師,你化學這麼好,不知道能不能幫我補習補習,我化學很差的,我也想進步啊。」

「沒問題。」

夢霄晨答應之後才有些後悔。

陳楚卻是打蛇上棍。

「老師,下午放學你能幫我補習一節課么?」

夢霄晨臉紅了。

嗯了一聲,轉身快步走出了教室。

直到回到辦公室,她的臉還是紅的有些發燒。

心跳也加快。

想到陳楚和王霞在隔壁辦公室干男女那事兒,她就感覺渾身發熱,忙倒了一杯水,幾口喝了進去。

……

對於下午放學給陳楚補課,她有點緊張,又有點期盼。

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

是種子總要發芽,開花之後總要結果。

種子進入泥土就要生根。

而男女最美好的也是情竇初開的時刻。

……

熬到了下午第三節課,第四節課是自習。

一般在這個時候,老師都走了。

只留下一兩個老師照看一下學生。

王霞有事先走了。

陳楚沖金奎使了個眼色。

金奎切!了一聲。

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班長問:「金奎,你幹啥去?不上自習!」

「班長,我拉屎!」

金奎根本就不把班長放在眼裡。

陳楚也站起來,臉上帶著笑容:「班長,我也拉屎,你去不?」

「你們走吧,你們走吧,等明天我告老師去!」

陳楚笑了。

心想老子連老疤都不怕,還怕你告老師?你告去吧,沒準老子還糙王霞一頓呢。

……

金奎在中午的時候已經去金星那告陳楚的狀了。

金星還在那打撞球,他都二十多了,根本不把陳楚放在眼裡。

他和金奎還有一點點親戚,畢竟都姓金。

看他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

笑了。

「別他媽的扯犢子了,一個小比崽子能罵我?你就說你窩囊廢讓人揍了,找我報仇得了!」

「金哥,我沒撒謊,他真罵你了,那小子還有兩下子,我給你報仇沒打過他。」

「滾蛋吧!你讓他放學來找我,我給他兩撇子。」

金星說完又俯身打球。

……

陳楚和夢霄晨約放學補習化學,他一想到夢霄晨那模樣,那一撅起了桃心一樣的屁股,下面就忍不住硬。

不斷催促金奎抓緊時間快點走,自己一會兒還有事兒呢!

他的心思沒放在和金星打架上,倒是捉摸著怎麼才能把夢霄晨給糙了。

自己就喜歡這文化人。

兩人很快來到紅星撞球廳。

這個點裡面沒啥人。

就有兩個穿黑布衫的半大小子留著長頭髮,在玩球。

金星就是陳楚上次來這裡找馬華強見到的那個長頭髮二十多歲的小子。

當時金星還衝陳楚說了句,你挺牛逼啊。

這回見到陳楚。

他愣了一下。

問金奎:「就他啊!」

金奎點點頭。

「就他媽你啊!」金星過來沖陳楚就踹了一腳。

他根本沒把陳楚放在心上。

不過卻一腳踹空了。

陳楚往後腿了兩步,躲過了這一腳。

「金星對吧,咱要打去外面打。」

「糙尼瑪的!怎麼和金哥說話呢!」

後面那兩個穿黑襯衫長頭髮的小子操著撞球杆就輪過來了。

撞球廳,錄像廳,都是經常打架的地方。

這兩個小子出手也快。

但是陳楚和老疤交手之後,再面對他們就像小孩兒打架一樣。

和老疤那是打的生死架,打他們渾身都放輕鬆了。

陳楚躲閃幾下。

這撞球杆都從他頭頂輪空。

陳楚抓住一個小子的頭髮,沖著他的下巴就是兩拳。

只兩拳那小子就不動了,身體軟軟的倒了下去。

另外那小子衝過來,陳楚一腳踹中他小腹,直接踹倒下上去又砰砰補了兩腳。

陳楚這才邊朝金星跟前走,邊活動手腕跟脖子。

骨節嘎巴嘎巴的響。

「麻痹的,打架也不先打聲招呼,你麻痹咋那麼不講究呢!」

「糙尼瑪的,講究尼瑪!」

金星衝過來掄起拳頭就砸。

陳楚也衝上去。

兩人拳腳往來起來。

金星身高比陳楚矮一點,一米六。陳楚一米六五。

總是打高個子打習慣了,換了這個小個子陳楚還真有點不適應。

挨了金星兩拳兩腳。

陳楚笑了。

兩眼微眯,展開古拳套路。

他感覺金星是練過的。

拳腳很快,不過陳楚越打越放鬆,和他打像是在練習,不像和老疤打,那是在往死里拚命了。

畢竟沒啥深仇大恨,打架是打架,但沒往拚命上打。

兩人在撞球室里啪啦打的難分難解。

最後抱在一起互相撞膝。

金奎和另外兩個小子都傻了。

金星在鎮中學這一片混的挺霸道。

別看個不高,但沒聽說過被誰幹了。

今天竟然和個半大小子陳楚打平手了。

而且還是他們先動手,先上兩人的情況下。

此時,桌子和撞球案子差不多都被掀翻了。

金奎和另外兩個小子只傻愣愣的瞅著不敢上。

此時,陳楚抓著金星的長頭髮不放,下面就狠狠的用膝蓋撞擊。

古拳裡面告誡近戰就用膝和肘,不過肘的力量太大,容易傷人。

所以陳楚沒用。

只用膝撞。

金星兩手護在下面,陳楚每撞一次,他就用手掌搪塞。

「尼瑪的,有本事別扯頭髮!」

「逼樣!」陳楚踹了他小腹一腳。

金星反手一拳。

兩人分開。

各自瞪著對方,呼哧呼哧的喘氣。

「還打不打?」陳楚擦了擦嘴角。

竟然流出血來。

金星把長頭髮往後攏了攏,已經被霞復危臉上腫了起來。

「隨便!」

「行,我明天來下午來!你等著!」

「糙,等就等著,我還怕你?」

陳楚打了打身上的灰,瞪了金奎一眼往外走了。

金星看著滿屋子亂糟糟的,拎著把椅子坐在當中呼哧呼哧的喘粗氣。

「金哥,就這麼然他走了?」那兩個黑襯衫小子這時過來問。

「滾!你們剛才哪去了?這會兒不讓人走,不讓人走你們追上去和他干啊!還有金奎,你他媽剛才幹啥不上啊!」

金奎咧了咧嘴:「我想上了,但你倆打的太狠了,沒敢上!」

「滾你媽的!」

金星罵了幾句,點了根煙。

抽幾口又問:「金奎,那小子真是你同學?打架也太他媽猛了……」

……

陳楚把外套脫了下來,搭在肩膀上。

穿著背心,露出有些發黑的肌肉。

吹著口哨往回走。

學校已經沒人了。

不過他心裡有種預感,感覺夢霄晨會等著他,給他補課的。

不過,他到了班級門口,只見門窗都關著,班級門鎖上了。

心想這小老師還真食言走了。

不過剛一轉頭,就看見夢霄晨在背對著他鎖辦公室的門。

陳楚笑了,忙跑過去喊:「老師,別鎖門啊,我在這,我這呢!」

夢霄晨回頭看他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嘴角還流血了。

嚇了一跳。

「你,你打架了?」

陳楚看著她那害怕的樣子,下面的就硬了。

心想,這小老師真是極品啊。

陳楚看了看四外已經沒人了。

膽子也大了些。

心想這時候就算把她撲倒了,扒個大光兒也不會有人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