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二十五章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一個男人很有錢,他可以得到很多女人。

很多很漂亮的女人會為他獻身。

白花花的女人層出不窮,換著各種玩法。

如果沒錢,怎麼能得到女人?

看到很多豬頭摟著美女,而且有的豬頭也很窮,那他便付出很多人付出不到的,比如討好,比如放棄尊嚴,再比如他了解女人……

很像打架,你了解了對手,才會戰勝他。

你要想得到這個女人,也要了解她,她需要什麼,喜歡什麼,愛好什麼。

了解了女人,再開始下手。

……

陳楚親吻著夢霄晨的嘴唇。

她的嘴唇很薄,很濕潤。

兩人忘情的親吻著,陳楚在轟隆隆的雷聲中壓著她的嬌軀。

兩隻手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游弋著。

對於這種理科生的女生。

她都二十三歲了,大學畢業了。

沒談過戀愛,沒**過。

但是她已經成熟了。

她是正常的女人,她——憋壞了。

表面上是沉默的,實際上晚上騷的自己摳。

但是她不好意思,不想讓人了解她,不想讓人進入她的心扉和世界。

這就是理科生,讓人誤解成頑固的石頭,和讓人費解擁有不正常的思維。

其實她們也有愛和情感,也需要男歡女愛。

也是正常人,只是不會用準確的詞表達而已。

……

陳楚的兩手從摸到了夢霄晨下面修長的大腿。

然後往上,一直摸到了她的大腿根。

雖然她的腿很瘦,但大腿根兒還是十分豐腴。

彈跳的細膩的皮肉讓陳楚一陣陣麻酥酥的感覺。

一個女人一個樣,一個女人一個味道。

陳楚閉上眼親吻著身下的女?

?。

索取著她口中甘甜的津液。

手也在她大腿上最敏感的地方撫摸著。

「嗯……啊……不要……」

夢霄晨手忙抓住陳楚的胳膊。

忽然掙脫開他的嘴。

「陳楚,不行!」

兩人嘴分開,但離著很近。

夢霄晨噴出了氣息都噴進陳楚的嘴裡。

看著她的透明的眼鏡,陳楚笑了,輕輕親親她的臉蛋兒。

心裡想著主意。

硬來當然是不行的。

他眼睛轉了轉嘿嘿笑了。

「老師,我就是想親親你,就親親你,絕對不脫衣服……」

「你,你真的就是親親?」夢霄晨問。

「嗯,那還幹啥啊?親親,摸摸你,對了,咱這樣你好受不?是不是也……」

「我不好受!」

陳楚笑了,抱著她的頭狠狠咬住她的嘴。

「夢老師,你真好看,我就親親你的小嘴兒就行,再摸摸,別的哪都不動。」

陳楚說著又壓了上去。

「夢老師,我好喜歡你……」說著話,他下面狠狠朝夢霄晨兩條大腿間頂了兩下。

「不行……你……啊,啊啊。好吧,你就親親,不許脫……」

「嗯,行,夢老師你真好,你,嘿嘿,做我女朋友吧……」

「不行,我,我比你大,不行,啊啊啊……」

夢霄晨感覺自己的裙子被掀開了。都看到了自己那白色的小內褲。

而陳楚的嘴一下就貼了上去。

磨蹭了幾下,她那小內褲都濕澤了一點。

陳楚又坐直了身體,兩手把她的大腿分開,嘴又湊過去在她的內褲上舔了起來。

夢霄晨暈了。

一股股的電流刺激著她全身。

整個人麻酥酥的像是一隻被捆縛住的羔羊。

兩條大腿間痒痒的。

沒想到陳楚的嘴竟然親著自己的火燒雲,還跟狗是的舔舐起來。

「啊,啊,啊,啊,陳楚……啊,你,別啊……我們……倦…啊……」

此時,外面轟隆隆的雷聲,屋裡的夢霄晨已經呻吟成了一片。

她呻吟著,身體像是一條蛇精一樣的蜿蜒扭轉,扭動了起來。

「別,不要,不要舔那裡……那裡臟……哎呀,不行啊……救命……」

她越是喊叫和呻吟,陳楚越是賣力。

兩手抱住她的兩條絲襪大腿,嘴更加賣力的親吻舔著她的下面。

而兩手又在她的履肚皮上摸著,一路往上伸,摸到了她不大的奶上。

「你……不行……不要……。」

「夢老師,做我媳婦吧!」

「不!不行,陳楚你還沒……我……不行啊……」

她嬌喘成了一團。

感覺自己的白色連衣裙已經被往上託了起來。

已經脫到了腰間。

「陳楚,你不是說只親親摸摸嗎?不是不脫衣服嗎?」

陳楚笑了,心想這妞兒簡直念書念傻了。

老子就是為了干你,不脫衣服怎麼干?

不過,這話是他的心裡話,女人都是小騙子,男人才是大騙子。

「嗯,是的,咱只脫外套,內衣不脫,老師,你還信不著我么?要是我脫你內衣我就不是人!」

陳楚發誓發願的,夢霄晨一愣,他的手已經把她的連衣裙推到了她的小腹以上。

隨後他騎在她的身上,把背心脫了下去,露出了完美的男人的人魚線。

感受著桑還有那結實的肌肉。

夢霄晨第一次渾身如同火燒。

陳楚把她兩隻小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

她的手一接觸那結實的肌肉,不僅一陣陣的抖動。

「你……」

「嗯,你摸摸……」

「我,我不……」

陳楚把著她的手,摸著自己的胸膛,還有小腹,然後讓她的手抱住自己的后腰。

在她耳根輕輕的咬著。

夢——霄——晨,小晨晨,你沒摸過男人嗎?

沒等她回答,陳楚又接著說:「那你就好好摸摸我,我是你的。」

他說著又親著她的嘴,兩手往上推她的連衣裙。

自己赤身在她身上磨蹭著。

這麼蹭了一會兒,夢霄晨身體又軟了。

在轟隆隆的雷雨聲中。

她感覺自己是那樣的無力。

「不要……不要啊……」

她感覺連衣裙從下往上被推了上去,自己的乳罩被輕輕一推,自己的兩隻雪白雪白的小乳豬就被人握到了手中。

「啊……」夢霄晨想掙扎,卻沒了力氣。

「你……你個騙子,你……你不是說不脫我內衣嗎?」

陳楚看到她的兩隻小乳豬就禁不住**的。

往前一撲,捏在手裡小小的,有些硬。

不過捏了兩下,就軟了一些。

他張嘴含住了一枚乳豬上的相思豆。

一面喘著粗氣說:「小晨晨,衣服都脫了,就不差這兩件了,咱脫了也不幹……」

「啊……騙子……」夢霄晨小聲說了一句。

她的身體已經軟了。

陳楚的一隻手已經伸進了她的內褲里。

中指伸進她的火燒雲中開始扣弄了起來。

弄的她那樣的爽。

她的兩條大腿狠狠的夾著,在一起磨蹭著,已經有水流流淌了出來。

浸濕了內褲的中間。

她的身體更是翻滾起來。

兩條雪白的大腿夾著陳楚的手。

口中沉沉的呻吟著:「不要……快拿出去……快……不行……啊……討厭啊……」

陳楚知道這妞兒已經發情了。

季小桃那時候比她掙扎的激烈,還不是被自己拿下了么。

陳楚狼吻著她的嘴,她的脖子,最後把舌頭伸進去,和她的小舌頭纏繞在一起。另外一隻手又反覆摸著她的脖頸和身體。

「啊……」

夢霄晨繳械了,身體軟軟的使不上力氣。

「啊!別……別弄了……我……我要噴了……你,你要就糙我吧……」

陳楚蒙了,這妞兒不會來的這麼快吧。

陳楚手又在裡面扣弄了幾把。

「啊……」夢霄晨下面撲哧撲哧的像是尿尿是的噴了出來。

粘乎乎的沾了陳楚一大腿。

夢霄晨噴出來身體還在抽搐著,啊啊的呻吟……

陳楚抖了抖手上的粘液,扣了扣她白凈的屁股。

夢霄晨屁股之顫了顫,人動也不動了。

陳楚趴在她耳邊小聲說:「寶貝,我,我干你了……」

「嗯。」

夢霄晨感覺自己從來沒有這麼好受過。

這是,身體還在不停的回味著。

窗外的雨嘩啦啦的流淌,她感覺自己就像在溫泉雨中一樣的在暢遊,在舒服。

自己就像那房檐下落下的雨滴,整個人飄飄然間起起伏伏的。

陳楚從後面解開她白色的乳罩。

隨後兩手抓住她白色內褲的兩端,往下一拽。

白內褲滑膩的順著她的屁股一直被拉到了她的腳踝處。

陳楚抬起她秀氣的小腳,把她的小內褲扒了下去。

此時,再看夢霄晨整個人都光溜溜的出現在自己眼前了。

陳楚兩眼興奮的幾乎要噴出火來。

他最想糙的就是老師了。

而且這個老師還是個處女。

這是打著燈籠都難找的好事啊。

此時的夢霄晨兩條大腿還在來回的磨蹭著。

陳楚解開褲帶,把褲衩連同外面的褲子連同鞋一起蹬了下去,仍在地上。

他有些擦黑的身體朝著夢霄晨白的能看清血管的酮體上撲了過去。

「寶貝,我來了。」

陳楚興奮的不知該從哪裡下手。

伸出舌頭在夢霄晨的肩膀肌膚上舔了起來。

兩手抓住她挺翹的,雪白的屁股,揉搓了幾把。

看到她那紅紅溝子。

陳楚一下想起來,大姑娘的褲襠火燒雲這句話。

忙把夢霄晨翻了個身,讓她趴在小床上。

夢霄晨軟綿綿的像只小貓是的。

噴完了之後,陳楚怎麼弄她怎麼是了。

她嗯的叮嚀一聲。

陳楚更激動的兩手掰開她的兩瓣屁股。

裡面紅紅的還沒有被開發的處女地,出現在陳楚面前。

這時,外面轟隆隆的打了個悶雷。

陳楚嚇了一跳。

不過還是埋頭,伸出舌頭朝著那寸之地舔了過去。

那裡的肉滑膩滑膩的。

夢霄晨剛噴完,溝子里也全是噴出去的水。

陳楚舔著,感覺那水酸酸的。

味道並不壞。

不僅更加大著力道去舔。

夢霄晨被他這麼一弄,更好受的嗯嗯的呻吟起來。

「陳楚,你咋舔著老師的屁眼啊……」

「老師,我說了我喜歡你,你的哪裡我都喜歡,老師,你的屁眼我也喜歡……」

「啊……啊……陳楚,我,老師,啊……老師也……愛你……」

陳楚更激動了。

舌頭更用力的舔了舔她的屁眼,又往下一聲,舔到了她下面的大嘴唇上。

舌頭分開她的肉縫,在裡面索取著那粘稠的液體。

太多了,陳楚不想喝了。

「啊……」夢霄晨更享受的叫著:「陳楚,伸進去,舌頭再往裡面伸……別停下……伸……」

陳楚舔著,又叭叭叭叭的親了她下面幾口。

這才坐起身,把她的屁股瓣再次扒開。

「寶貝,你真讓人受不了,我要,要你了!」

陳楚說著手托著下面硬的不能再硬的傢伙就湊近了她的屁股。

準備從她的後面干進去。

夢霄晨的屁股已經被他揉紅了。

「啊……陳楚,你……你是不是要糙了……」夢霄晨小聲問。

「嗯……」陳楚答應了一聲,下面已經抵住了她的溝子。

「嗯……那……啊,啊,那你輕點……老師,老師還是處女……你輕點……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