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二十七章在翹臀闌珊里補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在翹臀闌珊里補課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很多事做與不做結果是不一樣的。

什麼事都是沒有絕對的。

你努力就有希望,不努力一點點希望都沒有。

尤其是男女間的事兒。

女人的話不可信。

陳楚想著老張頭兒教自己的這句話。

心想這真是太他媽的准了。

如果自己沒他的指點,根本上不了季小桃,王璐就算是再勾引他,他不敢上也是白扯了。

還有那小蓮那**……

一直到現在的夢霄晨。

現在他摟著夢霄晨白花花的身子,一隻手還摸著她柔嫩無比的屁股瓣兒。

心裡美滋滋的。

心想這一切都要感謝張老頭兒。

就不知道這老流氓年輕的時候禍害多少良家婦女了,才會明白這麼多道道。

「嗯……以後還要和這老傢伙好好學學,好好……討好討好這傢伙。」陳楚心裡拿定主意。

一邊摸著懷裡的女人,一邊想,等這幾天回去,把他那兩本書背下來。

這老傢伙又一高興,沒準又給自己出幾個主意。

幹掉朱娜和……那個村官柳冰冰啥的。

自己按照他的路子,連新來沒幾天的小化學女老師都給糙了,那拿下柳冰冰可是大有希望的事兒啊!

他心裡琢磨著,不僅嘿嘿笑了起來。

手上不僅也加了些力道。

「哎呀……你討厭啊,這麼用力掐人家?」

夢霄晨嬌嗔推了他一把。

已經嬌羞的如同一隻溫柔的小貓膩在陳楚的懷裡,像是在撒嬌。

兩人剛才辦事兒的時候,她把眼鏡摘了下去,現在又光著屁股戴上眼鏡了。

一副文質彬彬的模樣。

這樣更有氣質了。

其實,她長得很內秀。

一對貓眼,雙眼皮,挺巧的鼻子,紅彤彤的小嘴兒。

身材偏瘦,這體形窈窕的就像是一隻小長蟲,恨不得讓你捏在手裡好好的把玩把玩。

以前夢霄晨整天的研究自己的專業,沒有絲毫的情趣。

而現在被陳楚糙了。

她整個人紅光滿面的,像是情竇終於初??於初開。

心情也一下開朗了許多,感覺生命里除了化學,還有個男人。

她認為,男女在辦那種事的時候產生化學反映,腦子裡的多巴胺快速的分泌,這種男女苟合的化學反應,真是好奇妙,幾乎讓她欲罷不能。

她貼著陳楚的懷裡,小臉蛋兒磨蹭著他的胳膊,手也摸著陳楚胸膛有些發黑的肌肉,還有小腹那隆起的腹肌。

硬硬的感覺,她摸著好舒服。

即使外面轟隆隆的雷聲,她也感覺不那麼怕了,躺在陳楚的懷裡,她感覺那樣的有安全感。

兩人互相摸著,摸著摸著,陳楚下面就又有感覺了。

下面緩緩的增大。

夢霄晨瞥了那傢伙一眼。

伸手想去碰碰,不過在半空中停下了。

她還有些不好意思。

陳楚笑了,臉低下去,嘴唇靠近她的小嘴兒,她害羞的躲著,還是被陳楚親了幾口。

感受著她那小嘴唇的潤滑甘甜。

陳楚嘿嘿笑了。

「想摸就摸摸唄,那是咱們自己家的東西,又不是別人的,你怕啥啊?」

「陳楚,你流氓!」夢霄晨想摸陳楚那東西,但就是不好意思。

陳楚這時輕輕的抓住她的小手,先摸著自己的胸口,然後一點點的往下伸著。

夢霄晨使勁兒往回抽手,她有一點害怕。

陳楚那大傢伙有點嚇人。

陳楚一用力氣,把她的小手碰到了自己的傢伙上。

夢霄晨潔白的指尖一抖,陳楚笑了。

她的指尖碰到自己的下面,那下面的頭一下就立起來了。

「啊!」夢霄晨嚇了一跳。

陳楚接著把她的小手放在自己下面,讓她的小手弄一個桶狀在下面來回的擼著。

開始的時候夢霄晨不願意。

不過來回擼了幾次。

她就臉紅心跳起來。

「你,你這東西還在長大啊?」

「嗯。你再擼幾下,我就更好受。」陳楚說著,感覺夢霄晨就像是一個沒長大的小女孩。

雖然二十三了,但是男女方面,她還純潔的就像是一張白紙。

這樣的女孩兒真好。

要是……

陳楚搖搖頭。

感覺心裡的想法是不可能的。

夢霄晨這女生一聽名字就知道是市裡人,自己家是農村的,祖上三代都是貧農啊,沒離開農村的這地方,人家能願意嫁給自己么!

根本就不用考慮的,即使夢霄晨願意,人家父母也不會願意的,誰願意把女兒嫁給一個他這樣的……

婚姻一般都是門當戶對的,農村姑娘都想找個市裡人,市裡人想找更有錢的。

陳楚心裡不是自卑,這是現實。

不過,他感覺至少自己現在和她睡一個床上。

所以不用想著結婚這種不現實的事兒,玩了,上了她再說。

多上一次就得一次。

陳楚想到這裡,翻身把夢霄晨又騎在下面了。

「哎呀,你幹什麼啊?」夢霄晨兩隻瘦瘦的小胳膊支撐著他的身體,不讓他壓自己。

兩條小腳禁不住的亂動。

陳楚熱乎乎的嘴唇貼了上去。

「老師,寶貝,我好喜歡你,咱再來一次……」陳楚的嘴捕捉到她的小嘴兒,舔著她那紅紅的嘴唇和小舌頭。

夢霄晨也被弄的渾身發熱,不過她的大腿再次被分開,抗在男人的肩膀上。

她卻哭了。

「陳楚,別弄了,我下面疼啊,你應該心疼女人的,我現在第一次都是你的了,你著什麼急啊……你等我幾天養好了,咱再做不行么……」

陳楚硬起來的傢伙已經兵臨城下了。

真不想這麼收兵。

夢霄晨咬了咬牙。

「你,你真想要嗎?」

「嗯,憋著挺難受的。」

「行,那你來吧。」

夢霄晨把臉轉過去。

兩條大腿劈開。

那裡面的腿窩子還有血痕。

大腿根和后屁股都沾染一些。

本來夢霄晨要擦拭的,不過動了兩下下面太疼了,就忍著沒動。

而是貼著陳楚的懷裡休息。

陳楚看到她這樣,還真心軟了。

光著下了床。

把臉盆里的水倒到地上,重新倒了開水,又去水桶里弄點涼水兌了兌,水溫正合適。

又把毛巾弄濕了,過來給她擦著大腿根和下面。

「啊……」夢霄晨又是呻吟一聲。

她痛,但是還有些爽。

陳楚給她擦的很仔細,大腿根,屁股,還有兩腿間的大小嘴唇。

「你……」夢霄晨臉上羞紅滿面。

自己活了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有人給她擦下面。

還是一個男人。

「別動,都有點腫了。」陳楚俯身給她仔細的擦著。欣賞著她這美麗的身體。

女人有不同的,有的女人即便是第一次幹完了,也像是沒事兒人是的。

甚至下面還有處女第一次不出血的。

而有的女人第一次丟了,下床都費勁。

這要因人而異了。

一般體質好的女人,尤其是練體育的,別說處女被男人破了,就是剛生完孩子,也能下床利索的走路。

像夢霄晨這樣體質弱的。

只能在床上趴窩了。

擁有著細柔嬌嫩的皮膚,和纖柔的身材,便有一個公主嬌滴滴的體質,這個世道對生命是很公平的。

陳楚給她擦拭完,又幫她擦了擦身子。

夢霄晨眼裡有一股水霧出現。

剛才她愛著這個男人是因為他是公的,是他糙了自己,奪走了自己好多的第一次,又給她帶來了**和靈魂的同樣快感。

現在,她感覺這是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

眼前的陳楚彷彿有著和他年齡不想當的成熟,不像是一個是六七歲的半大小子,更像是一個會體貼會心疼人的男朋友。

陳楚給她換了幾次水。

髒水就被他打開窗戶倒了出去。

兩人這一頓折騰,外面已經擦黑了。

雖然雨沒有剛才大了。

但這種雨中的寧靜,和遠處出現的道道閃電,還是讓這個小屋充滿了溫馨和溫暖。

陳楚重新回到床上,夢霄晨這才主動的投懷送抱,她摟著陳楚的腰。

陳楚把床上的小被鋪在她身上。

夢霄晨也給陳楚蓋上。

陳楚發現,這女生眼裡好像有淚流出來。

心想她也太容易感動了。

不僅想起張老頭兒那本易經上寫的。

盛即則衰,而又否極泰來。

看來這道理放在哪裡都算合適。

陳楚想到這裡又下床把夢霄晨的辦公桌挪到了小床邊。

「你幹什麼啊?」夢霄晨正躺著好受,陳楚卻離開了。

「嗯,讓你給我補習啊,我落下好多課呢!」

陳楚說著又重新跳到床上。

把書遞給夢霄晨。

夢霄晨一看到化學書,又是津津樂道了。

兩人就躺在被窩裡補習化學。

陳楚又想起王霞來。

那娘們水多,而且**猛。

等這次大禮拜再去王霞家,也不幹別的,直接鑽進被窩就補課。

「哎,你聽不聽啊!不聽睡覺!」夢霄晨見陳楚心不在焉,白了他一眼。

「嗯,聽,聽著呢!寶貝親親。」

陳楚親了親她的小嘴兒。

夢霄晨甜蜜的笑了一下。

靠著他的肩膀,給他講解起來。

此時,燈光朦朧,夢霄晨甜甜的笑著,給他講解著化學的科目。

初中的化學其實也沒啥東西,捏把捏把就那麼一點點。

只要腦子開竅了,這點東西根本不算啥。

如果不開竅,沒有這根筋,怎麼學都是白扯,沒用的。

陳楚胸前的玉扳指一閃一閃的。

讓他頭腦異常的冷靜。

平時這行奧數,物理化的噩夢,此時卻感覺思路是那般的清晰。

順著夢霄晨的手指輕輕的指點。

看著那細細的潔白的指尖,陳楚心動中,這些化學題目全部迎刃而解了。

就像……茅塞頓開。

更準確的說更像是憋了一天的屎終於拉了出去。

兩人不知不覺講到了後半夜,陳楚舒服的呼出口氣。

而夢霄晨也合上了化學書打了個哈欠。

這時兩人對視一眼,情不自禁的笑了。

「你笑啥?」夢霄晨看著他說。

「老師,你真的好美。」陳楚看著她的一雙貓眼,在暗淡的夜的燈光中,夢霄晨的臉是那般的秀麗。

隨著外面轟隆隆傳來的雷聲和閃電。

映襯出她的面頰緋色而有酡紅。

尖尖的下頜,白皙又柔嫩。

陳楚情不禁的親了上去。

壓在了她的身上。

夢霄晨嗯嗯的呻吟了幾聲。

感覺陳楚下面勃起,大了起來。

正抵住她雙腿間毛茸茸的肉縫中。

兩人都是光著的互相摸著,摟著。

夢霄晨不僅呼吸急促。

兩條大腿夾住陳楚的屁股,輕輕的說。

「你要是實在憋不住了,就再糙我一次吧……」

夢霄晨說完臉色緋紅,頭埋進了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