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二十八章低吟,不能高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低吟,不能高歌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女人要求被干這樣的要求,陳楚還真有點難以拒絕。不過,陳楚還是有點猶豫。

雖然女人不願意干都應該誘騙的上她。

但現在,他很擔心夢霄晨的身體。

這小身板,要是再干她一次,第二天怕真起不來床了。

不過不幹又覺得可惜。

人家女生都脫光溜溜的躺在床上。

下面大腿,就等著自己插了。

這樣的好事兒還不幹?那還是男人么?

陳楚猶豫了一下。

湊過去親了親夢霄晨的小嘴兒。

在她耳邊輕輕的說了幾句。

夢霄晨推了他一把。

「不行,我才不用嘴舔你那玩意兒呢!多噁心……」

人家不願意,陳楚也沒辦法。

「寶貝,我不是心疼你么?別說再干你一次,干你五次都行,但你能受得了么?在不,你的嘴不行,屁股總行吧?」

「屁股?夢霄晨看著他,臉上紅撲撲的。」

「哎呀,就這麼定了,反正就咱們倆,也沒外人……」

陳楚說著就把她屁股翻了過來。

「嗯……」夢霄晨呻吟一聲,一想到陳楚要糙她屁股,她就臉紅心跳。

心裡又害怕,還有些莫名其妙的衝動。

夢霄晨的屁股很白,不是很大,但是挺翹的。

突起的屁股瓣兒,肉乎乎的。

像是一個小丘陵。

她趴在小床上。伸展著細柔的嫩腿。

彎下的小蠻腰和豐腴圓潤的大腿把她的屁股隆起的很高。

凸顯了一個s的形狀。

夢霄晨戴著眼鏡回過頭,臉上有點冷冰冰的感覺說。

「來吧,上吧!」

陳楚一下激動了。

他就喜歡這戴著眼鏡光著屁股的女人。

陳楚跳下

了小床,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手摸著她的屁股。

「啊!」夢霄晨呻吟了一聲。

彷彿被摸的很好受。

臉埋進了兩手平放的手心。

陳楚已經在她光著的白嫩的後背上舔了起來。

「嗯,你真漂亮,哦……你這皮膚真好啊……」

陳楚邊舔著,邊手揉搓。

一手已經情不自禁的伸進了她的溝子。

在那裡熱乎乎的掏著。

還有些濕潤的水澤。

「啊!啊!!」夢霄晨被他掏的一陣好受。

「陳楚,你,你快乾我吧,快……啊……我受不了了……」

陳楚笑了。

心想這小**還真挺騷的,抓她兩把溝子自己就發情了。

女人要麼就是板的死緊死緊的,要麼就是死浪死浪的,兩面性格都是極端的。

陳楚看了看牆上的鐘點,都快凌晨一點了。

當下也不嗦了。

把她的兩條大腿在後面分開了。

整個人就掐著下面壓了上去。

哼哼了幾聲。

陳楚的傢伙就抵住了她的溝子。

在那深深的鴻溝里出溜了兩下。

然後用力一頂。

「啊!」夢霄晨呻吟的又大聲叫了出聲。

不過陳楚那東西根本沒進去。

她的屁股雖然很濕,但還沒達到柔滑的地步。

陳楚的傢伙又粗又大的。

陳楚又出溜了兩三回,也沒進去。

夢霄晨已經有點受不了了。

小床吱呀吱呀的響著。

她感覺一根極大極粗的棍子再插著自己屁眼。

「啊!陳楚!你快點啊!快進去,別玩了!」

陳楚滿頭是汗。

「我沒玩,真的進不去啊!這玩意兒要是再細點就好了!」

陳楚想起自己插季小桃屁股那時候。

那是沾染了她下面的水,借著濕滑勁兒下面就游進去了。

再說那時的傢伙也沒現在的大。

張老頭兒不知道給他抹了什麼東西?西。

他做完包皮手術沒消腫,一直就腫這麼大了。

把陳楚急的,看著眼前那柔嫩的夢霄晨的屁眼和撅起的小屁股就是插不進去。

自己用力狠了,好幾次下面都差點噴出去。

夢霄晨也被痛的屁股生疼生疼的。

「啊,你……疼死我了啊……不行,別弄了……」

陳楚也有些灰心了,一看都一點半了,再捅咕一陣這一晚上不用睡覺了。

當下他趴在夢霄晨身上。

下面的大傢伙就在夢霄晨的臀溝裡面使勁兒的出溜。

她的屁股雖然不大,但還是挺巧至極,屁股溝也是非常深的。

陳楚捏著她兩邊的臀瓣。

下面的傢伙就在她的臀瓣間狠狠的蹭了起來。

「啊啊啊!」陳楚最後一陣呻吟,下面嗤嗤嗤嗤的噴射了出去。

噴了夢霄晨後背到屁股上一串的液體。

「啊……」夢霄晨感覺屁股上傳來一陣的爽感。

那液體燙在她的後背,讓她一陣的酥麻。

她閉上眼輕輕的呻吟著。

「啊……好了寶貝,睡吧……」

夢霄晨說著舔了舔嘴唇。

又伸手拿起桌上的紙巾,回身擦著後背和屁股的粘液。

「陳楚,你真討厭,射的哪都是,還……還把我的屁股都弄疼了……」

陳楚伸手不甘的在她屁眼上摳摸了兩把。

「啊!討厭!」夢霄晨打了他一下。

陳楚嘿嘿笑了。

「放心吧,今天沒攻下來這個地方,明天我就算拿刀把我下面削細了也要把你的屁股糙了。」

「滾……」

夢霄晨漲紅著臉。

不過陳楚這麼流氓,她感覺很直接也很過癮。

比在學校那些理科生向她求愛好多了。

什麼,又是鮮花,又是請吃飯,又是逛街,還要唱歌。

說白了還就不是想和她上床么?

一個個戴著瓶底一樣厚度的眼鏡,獃頭獃腦的還想和女孩兒上床。

相比之下,她現在更喜歡陳楚這樣直接型的。

陳楚下面噴出去了。

也好受些了。

兩人都困了,上了小床互相摟著睡覺。

這一覺陳楚睡的甚是香艷。

摟著那白白的小屁股,下面忍受不了的硬。

心想這要是等她下面消腫了,自己非一晚上干她個四遍五遍甚至更多。

……

陳楚正在睡夢中。

被一雙小手給推醒了。

他睜開眼,見夢霄晨已經穿好了連衣裙站在床邊。

她已經洗完了臉,頭髮也梳攏著好好的。

一雙貓眼沖他眨呀眨的。

這女生被糙了,彷彿比以前更有活力了。

推著他說。

「快起來,都六點半了……」

陳楚也一骨碌爬起來。

光著兒,下面支棱起梆硬梆硬的找著褲衩。

夢霄晨臉上紅了紅。

「哎呀,你快點穿衣服,一點都不害臊。」

陳楚找到褲衩反而不穿了,伸手抓住夢霄晨。

「老師寶貝,來摸摸我這大傢伙。來吧!」

「哎呀,你別鬧,都天亮了,你趕緊穿好衣服走……」

「走?去哪啊?」

「你愛去哪就去哪,反正不能在我屋子裡,萬一讓人看見,那……那怎麼辦啊?」

夢霄晨急著直跺腳。

那小摸樣讓陳楚一陣心動。

穿上褲衩抱住夢霄晨在她臉上親了起來。

「啊,討厭啊,頭髮都讓你弄亂了……」

陳楚嘴一張堵住了她的小嘴兒,狠狠親了幾口。

「嗯,老師的嘴真甜。」

「行了,你趕緊走啊,真是的……」

夢霄晨整理著頭髮。

陳楚出了門。

見夢霄晨開始收拾屋子,把她落紅的床單,疊得板板整整的放在小包里了。

陳楚騎著二八自行車到了學校外面的小賣店停下了。

給夢霄晨買了點吃的,想了想又買了一包大紅棗和一袋紅糖。

紅糖和紅棗都是給女人補血的。

破了人家的處。

怎麼說也得給人家補補。

陳楚剛轉身。

猛然看到不遠的金星。

他的撞球廳和這家小賣店挨著。

本來鄉鎮就不大,就這麼兩條街。

這時,金星也正巧出來打開門,開始做生意。

看了看陳楚說。

「糙!買紅棗干屁!給你媽買的啊?」

「給你媽買的!」陳楚也不甘示弱,罵了一句直接走過來。

「麻痹的,小比崽子是不是皮子還緊?」

陳楚笑了。

「咋的?你罵誰小比崽子?」

「罵你怎麼的?」

陳楚哼了聲。

直接走進他的撞球廳。

這時裡面一個穿黑襯衫的小子,正在比劃著打球。

這小子就是昨天和陳楚打架其中的一個。

見陳楚進來,他有點緊張。

眼中的神情都有著一抹的恐懼。

「金哥……」他有些怕的叫了一聲。

金星已經走了進來。沖陳楚橫眉立目的。

「怎麼個意思?」

「沒啥意思。」陳楚哼了聲:「你剛才不是叫我小比崽子么?你行!」

陳楚說著解開褲帶,金星和那穿黑襯衫的小子一下就懵了,傻愣愣的看著他要幹啥。

陳楚掏出自己的傢伙來,沖著一個撞球案子就開始嗤嗤的撒尿。

「我糙!」

金星和那個穿黑襯衫的小子剛要衝過來。

陳楚掐著下面的傢伙沖他倆就掃射過去。

兩人忙跳開。

「都他媽的別過來,誰過來我嗤誰!」陳楚罵道。

「你媽的純粹畜生!」金星抓過抹布開始擦鞋。

陳楚抖落抖落下面的傢伙,弄乾凈了塞進了褲子。

隨後繫上褲帶。

「金星,你剛才不是罵我小比崽子么?這回你看見了吧!來,把你的傢伙也掏出來,咱倆比比,看誰的大?誰他媽的是小比崽子?你掏啊!我看看你的多大?」

「陳楚!尼瑪個比啊!」金星指著他罵。

「糙!不敢比了吧?不敢比你裝什麼犢子!老子我還有事,得給你媽送紅棗去,金星,你等下午的,我再來給你單挑!你找人也行,老子都不懼!」

「找尼瑪比人啊!老子自己干你!單挑怕你啊!」

陳楚已經走了出去,騎上了二八自行車,回頭點指著。

「行,金星你記住了!下午別關門!老子肯定來跟你干!」

……

陳楚罵罵咧咧的走了。

金星看著這一地的尿。

心裡這個憋氣。

昨天和陳楚打了一架,自己沒占著啥便宜,被揍的滿臉包。

撞球廳的案子也全掀翻了,都磕掉漆看,就跟被砸攤子是的。

別人問,他都不好意思說是被一個初中生砸的。

今天又被人家撒了一地尿。

這他們畜生!

金星這個氣,罵道:「麻痹的,以前咋就沒聽說鎮中學有這麼一號花臉貓哪!麻痹的,下面真他媽不小,驢玩意!」

「哎呦,金哥一大早咋生這麼大的氣啊?誰熱乎到金哥頭上了?」

「你他媽的的管……我糙!季揚,你咋來了?」

金星笑了。

心想麻痹的陳楚,你不是讓我找人么?這回老子不用動手了,我兄弟季揚一個就能把你揍成b樣。

讓你跪在地上管我叫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