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二十九章悄悄是夜晚的約會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悄悄是夜晚的約會吹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騎著二八自行車,拐來拐去的回來了。

「你怎麼回來了?」

夢霄晨瘦瘦的胳膊正拿著笤帚掃著門前的雜物。

陳楚昨天把她乾的下面還像是撕裂般的疼痛。

屁眼也疼的厲害,好像也有些腫了。

她剛才去廁所大便。

本來是想拉屎的,但一蹲下來屁股這個疼。

一撒尿也有點疼。

下面的尿道口昨天也讓陳楚給磨蹭到了。

再說她下面很細的。

陳楚那大傢伙又太大,準確的說兩人的東西有點不配套。

陳楚那東西跟……跟驢配套差不多。

簡直就是牲畜的玩意。

夢霄晨早上也是強撐著起來。

現在心裡對陳楚又恨又喜歡。

雖然下面撕裂般的疼,走路都有些撇腿。

不過隱隱的還有一種想要的感覺。

看到陳楚回來,她不僅嗔怪了一聲。

兩眼還四處看著,生怕被人發現了。

「嗯……給你。」

陳楚把一包東西塞給她。

「什麼?」夢霄晨打開來看,見是一些吃的,裡面還有一塑料袋紅糖,還有一包大紅棗。

她的臉刷的就紅了。

她是女人,當然知道這些東西的用途了。

而她身體從小就羸弱,像是柔柔弱弱的林妹妹是的。

家裡經常給她買紅棗紅糖之類的補身體。

「你這壞小子!」

夢霄晨眼裡突然多了一點點的水霧。

陳楚轉身騎上二八自行車說。

「我走了啊!」

夢霄晨抽泣了一下:「等會兒!」

「幹啥?」

陳楚見她進屋從小包里掏出五十塊錢然後遞給他。

「給你。」

「你給我錢幹啥?」陳楚一皺眉。

「你……」夢霄晨想說他是農村人,家裡

沒啥錢,但話到嘴邊沒好意思張口。

馬上改口說:「你一個小孩兒有啥錢啊?快拿著。」

她說著過去拉陳楚。

「我小孩兒?我哪小了?」陳楚嘿嘿笑。

「你?你咋那麼流氓呢?就不能學點好么?」夢霄晨紅漲著臉。

陳楚心裡卻想,老子要是學好,不流氓,可能連你的一個小手都摸不到,更別說糙了你了。

事實就是男人不流氓,一輩子和女人上了不床。

夢霄晨又說:「錢你拿著,還有……咱們倆的事兒,你……你別和外人說,萬一讓別人知道了,你才多大啊,我父母也不會同意的……」

陳楚笑了。

咬著嘴唇想了想。

「小晨晨,你放心,我不會對任何人講的,你想和我好的時候,咱就好,我想和你好,憋不住的時候,你也幫幫我干一把,咱這叫……這叫情人吧,你要是喜歡誰,和誰處對象我也不反對,反對也沒用,我……咳咳……我和誰好,也是我的事兒,你說對吧!至於你父母,如果我陳楚以後有出人頭地那一天,他們可能會接受的。」

夢霄晨聽他剛開始說的就不像是人話,什麼想和他好就好?而且他還要和別人好?

就是除了自己之外別的女人,她一下就想到了王霞。

想到了他們倆在隔壁屋子乾的事兒。

不僅有些酸溜溜的。

「陳楚,你個……臭流氓!」

剛才還有點感動,現在夢霄晨氣得都要哭了。

自己貞操沒了,奪走的男人還這麼和自己說話。

她正掏出一個大棗想吃。

這下就要朝著陳楚打過來。

陳楚已經笑嘻嘻的騎著自行車跑了。

夢霄晨氣得一屁股坐地上,想哭又哭不出來。

想想陳楚說的也有點道理,他這樣的人,父母根本不能同意,兩人基本就是不可能,自己是老師,人家是學生,兩人……還真像他說的?的,算是個情人……

夢霄晨剛吃了幾個大棗。

早晨來個學校給老師做飯的老兩口就來了。

學校沒食堂,上面沒多餘的資金來管學生。

錢都用來正修建鎮里的政府大樓呢。

學校就雇傭一對老頭老太太給老師做飯。

兩人都六十多了。

「哎呦,今天夢老師來的早啊。」

夢霄晨吃著大棗,回頭見是這老夫妻。

臉上一紅說了聲早。

然後就進自己屋子了。

「哎,你說夢老師今天咋來的這麼早,對了,剛才出去那學生來的也挺早的。」老頭兒回到廚房和老太太說。

那老太太琢磨了一下。

「不對啊,你發現了沒,剛才我看夢老師走路的姿勢好像撇著腿,我還看見她吃紅棗了,昨天她可不是這樣的,這丫頭不會被人給破了吧?」

「破?破啥?」

「哎呀,刷你的碗吧!」

老頭兒畢竟也是過來人。

琢磨了一下就明白了。

訕訕的笑了笑,小聲嘀咕:「現在的年輕人啊……對了,咱們那會多好啊,都是結婚那天才破身的……那會真好,那才叫**一刻值千金……」

「你個老不正經的……」

……

「老婆子,你感覺這小夢老師是什麼時候被破的?」

「我感覺是昨天晚上被破的。」

「真的假的啊?」

「我幹了半輩子接生婆了,能不明白這玩意么!別說她了,就是哪個小姑娘懷過孩子,打過胎,肚子里的孩子幾個月我離幾丈遠一眼就能看出來……」

「別吹了……」

「吹啥?這都是人之常情,那小夢老師一看和她配的那男的傢伙就不小,你沒看她轉過身,兩腿間開的縫兒那麼寬么?那男的傢伙肯定不能小啊……」

……

陳楚騎著自行車回到家。

老爹正在煮麵條。

看著他把臉就沉下來了。

不過也無奈。

畢竟孩子這麼大了,怎麼打?不像小時候給兩巴掌,踢兩腳了。

也只能等他混完了初中,給送走。

送的越遠越好,省的在眼前操心。看著更鬧心。

陳德江明白,這驢不一定又和誰家媳婦搞一起去了。

不由得嘆口氣。

「驢啊,吃飯了。」

陳楚嘿嘿笑著。

坐下來剛要吃麵條。

「咕咕咕……咕咕咕……」

鄰居傳來了劉翠喚小雞吃食的聲音。

不過,那聲音正在牆頭旁邊喚著。

那樣子不像是喚小雞,倒是更像喚陳楚是的。

陳楚放下筷子,笑了笑說:「我去撒尿……」

說完站起身朝著廁所跑過去了。

陳德江唉了一聲。

回身倒了杯酒。

早上他一般不喝酒的。

陳楚根本沒尿,在廁所那轉了一圈,低頭看了看老爹倒酒呢,就跑到牆頭跟前了。

劉翠還是穿著那身深藍色的緊身的像是旗袍一樣的連衣裙。

把她的身材裹得異常豐潤飽滿。

陳楚看著下面就硬了。

真想把她身上的連衣裙撕碎,壓在身下好好的糙上一頓。

不僅也懷疑孫五的審美有問題。

家裡有這麼漂亮的一朵鮮花不好好伺候。

非要到外面去打野食。

自己家裡這漂亮老婆的一畝三分地都沒耕耘明白,外面的田難道就真那麼好么?

正應驗了那句話了,孩子始終是自己的好,老婆始終是別人的好了……

陳楚笑著靠近牆頭。

劉翠白了他一眼小聲問:「幹啥?」

「不幹啥,就是想聞聞嬸兒身上的香味,一天不聞我都不得勁兒,就想把鼻子伸進嬸兒的褲襠里,好好聞聞嬸兒的騷兒味兒……」

「滾……」劉翠臉騰的一下就紅了。

這要是別人和她這麼說話,早就一巴掌輪過去了。

不過這話從陳楚嘴裡噴出來,她感覺就是那麼的受用。

眼前彷彿一下就浮現出陳楚把腦袋伸進她的褲襠里,伸出舌頭舔著她兩腿間的嫩肉一樣,還舔著自己的小森林和大嘴唇。

那舌頭彷彿要伸進自己大嘴唇的最深處,還和下面的大嘴唇小嘴唇接吻。

劉翠不僅渾身燥熱難耐起來。

胸口呼哧呼哧的起伏。

而下面的火燒雲火熱的,好像要濕了。

「給你。」她小聲說了一句,然後把懷裡的一包東西塞給他。

「啥玩意啊?」陳楚問。

「別吵吵,是一包雞蛋,有熟雞蛋和咸雞蛋,你和你爸倆人吃。你……你最近也得好好補補身子,老這麼的……弄,身體吃不消的……別早上總吃麵條,沒啥營養。」

劉翠低頭說著,兩手放在一起擺弄著。

陳楚笑了笑。

「嗯,吃飽了,有了力氣,我一定都使在嬸兒的身上,把嬸兒的那塊地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哎呀,你這死小子……」劉翠臉漲紅的跟落日雲霞一樣。

陳楚真像上去抱著好好的啃上幾口。

要不是老爹還在吃麵條,他還真想那麼幹了。

一般早上的時候孫五也出去得瑟去了,也不知道在哪瞎混了。

陳楚拿著這包雞蛋就要往回走。

「陳楚……」身後的劉翠小聲喚了一聲。

「嗯。」陳楚停下來,回頭看她。

劉翠臉紅到了大脖子跟。

「你,你晚上,晚上……有時間么……我,我想要了……」劉翠說完轉身去喚著小雞兒了。

緊張的走路都有點不自然了。

陳楚笑了,看著她那搖曳的身子,還有細腰下面那挺翹的豐臀。

他下面硬的不能再硬了。

心想劉翠啊,晚上……老子一定狠狠的糙你。這娘們太勾人了。

陳楚激動的臉色漲紅的回到屋。

陳德江嘆了口氣。

「劉翠找你幹啥?」

「啊,他說咱們爺倆生活不容易,偷著給咱拿點雞蛋來。」

陳楚說著把包打開,裡面包了二十多個雞蛋。

陳德江笑了。

敲開一個雞蛋吃了一口。

「嗯,還是咸雞蛋呢,腌的挺不錯,驢啊,你以後找老婆,就找你劉翠嬸兒這樣的,你看又漂亮,還能幹活,主要的是這女人溫柔,你處的那個對象叫什麼……對,叫徐紅的,那丫頭哪都不錯,但是爹感覺就是太厲害了……」

「對,徐紅就是一個潑婦,爸,你看劉翠嬸兒咋樣,要不我以後娶她得了……」

「噗!」陳德江一口酒噴了出來。

瞪著陳楚,差點揍他了。

「你這驢玩意!人家孩子才比你小個五六歲,你還敢惦記人家?那不**了么?」

陳楚撇撇嘴,開始『踢力吐擼』的吃麵條。

心想就是一個鄰居也沒有啥血緣關係咋能叫**呢?再說了,已經亂了。

陳楚吃四大碗麵條,又吃了好幾個雞蛋。

陳德江就少吃點了,反正有咸雞蛋,他喝了點酒。

而陳楚心裡裝著事兒。

吃飯的時候眼睛也不由往鄰居家瞥。

想著劉翠脫光后的身子,他在想晚上是從劉翠屁股後面干,還是讓她躺著,從她的前面直接插進去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