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三十章精蟲不會沉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精蟲不會沉默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吃完飯,還有點時間。

陳楚便晃蕩著二八自行車跑到了張老頭兒那了。這老傢伙還在火爐邊。

「書背下來了?」張老頭兒問。

「還沒看呢!」陳楚瞄了瞄,見張老頭兒額頭有許多汗水。

「老傢伙,怎麼出這麼多汗還烤爐子啊?」

「多少年的老毛病了?」張老頭兒搖了搖頭,好像挺疼的樣子。

「風濕嗎?那得早點看了。」

張老頭兒只是笑,沒說話,拿起旁邊的酒壺,喝了一口酒。

「呷……對了,臭小子,你什麼事兒啊?」

「和你談談女人。」陳楚笑了笑。

「好!好哇!臭小子,我就喜歡聽這個,快說說……」

陳楚就把怎麼干夢霄晨的過程說了一遍。

把這老頭兒聽的嘴喳喳的,好像是他在糙是的。

陳楚心想,這老頭兒下面不會聽硬了吧?

「乾的不錯……哈哈,不錯,不錯,快出徒了,還有啊!男人到任何時候都要有個男人的樣子,那叫做男人味,就像是女人的樣子就是溫柔體貼,男人的樣子就是陽剛傲氣……和你說這些也不明白,以後你就懂了。」

張老頭兒又瞥了一眼,見他臉上有傷。

沒說話,從床底下摸出一個髒兮兮的葫蘆,倒出點像是屎的東西。

「給你,抹到臉上,保證藥到病除……」

「老傢伙,這什麼玩意兒?管用么?」

「呷?這可是好東西啊!我給你說,千金不換的,也就看咱爺倆認識這麼久了,別人一千塊錢一小點我都不賣的……」

看著張老頭兒那咋咋呼呼的樣,陳楚撇了撇嘴。

滿臉的不信。

反正還有點時間,他就摸到臉上傷口處了。

剛抹上,就感覺整個臉**辣的。

像是火燒是的,而且還痒痒。

他剛想伸手撓一撓,被張老頭兒打了一下。

「不許碰!在長肉芽呢!你這小子,和人打架了對吧!」張老頭兒又喝了口酒。

「嗯,是男人不怕打架,咱不說這個……」陳楚又把那像是雞屎一樣的東西往臉上抹,感覺很奏效。

「?

「說的不錯!有點男人的血腥了,不過我昨天給你算了一卦,最近你要有災,要防著點,千萬不要太大意,也不要太狂……」

「我有災?」陳楚笑了。

「老傢伙,你別逗我了,老疤讓我弄了,撞球廳三個小子都沒打過我,我還能有災?」

「唉!年輕人啊,你還需要磨練,可能吃虧對你來說也是件好事。」張老頭兒搖了搖頭嘆息一聲。

「老傢伙,你咋算的?教教我!」陳楚塗抹完臉上剩餘的葯轉頭沖他說。

「我都告訴你了,先把書背下來,我教你的東西多著呢!包括這配藥,對了,你想學煉丹不?丹藥,還有針灸,那可是華佗留下來……」

「哈?」陳楚大大的打了個哈欠。

「我以後也不當大夫,不當獸醫的,我學那東西幹什麼?對了,我最近在王霞家旁邊的小賣店發現一個小媳婦,老騷了,那大腿可真是白啊,你說過遠嫖近賭的,現在幫我拿拿主意,我上不上她……」

「你……」老張頭兒氣得一瞪眼。

「唉,你這驢……你純粹是個山驢逼!行啊,只要你答應學……學煉丹,學醫術,我就告訴你拿不拿下她!」

老張頭兒說著話,開始在他亂糟糟的屋子裡面翻騰著。

最後在牆犄角找到了一本薄薄的冊子。

「三驢逼,你聽著,只要你把這冊子背下來,我就告訴你,不然,我咒你這些女人都背棄你,一輩子你都不舉!」

陳楚正照著鏡子,看自己一臉的雞粑粑一樣的東西。

一聽張老頭兒這麼說,嚇了一跳。

「老傢伙,沒你有你們咒人的!什麼破玩意讓我背!」陳楚伸手抓了過來。

弄了一手灰。

「老傢伙,這玩意你在哪撿的?」

「唉,忘了在哪個垃圾堆撿的了,反正你背下來就是了,不歉詹耪業揭爐子的報紙,就差點用他引火燒爐子了。」

陳楚撇撇嘴。

把上面的灰弄掉。

張老頭兒又說道:「這是醫術,你背完之後我給你出主意上那個什麼小賣店的女人。嗯……明天,我再給你一本煉丹術,你也別管有用沒用,都背下來……」

張老頭兒見陳楚又要打哈欠。

「煉丹可是大有前途啊!」

「老傢伙,我還有事呢。」

老張頭忙又笑嘻嘻的說:「煉丹很有前途的,煉出來的壯陽丹,一晚上能幹十多回,還腰不酸腿不軟,一口氣鏟十幾條壟都沒事兒!」

陳楚聽到這兩眼發亮。

忙說:「真的嗎?我學啊!這個我不吃不喝我都要學!一定要把壯陽丹給煉出來!」

張老頭兒搖頭笑了笑:「三驢逼,洗把臉再看看傷口!」

陳楚到屋外,拿張老頭兒的破盆接了點水,然後洗了把臉,再回來照鏡子,臉上的傷口竟然恢復了。

「老傢伙……你這葯……」陳楚說著跑到張老頭兒亂糟糟的東西裡面翻騰起來。

「驢啊!我給你裝點!你別都拿走了!」

……

張老頭兒腎疼的給陳楚弄了少辦葫蘆。

還囑咐他省點用。

陳楚笑嘻嘻的,這才出門騎上二八自行車上學了,臨走還打包票,一定把這什麼醫術的小冊子背下來,然後學煉壯陽丹。

見陳楚走了。

張老頭兒臉上的笑容忽然凝固起來。

手扶著心口,慢慢坐到了炕沿上。

整個人抖成了一團。

像是要把眼前的火爐緊緊抱住。

他冷的渾身打顫。

嘴唇哆哆嗦嗦的。

看著陳楚離去的方向,小聲念叨著:驢啊,我的日子不多了,能幫你走多遠,就走多遠吧,以後就要靠你自己了。

張老頭兒手捂著心口,臉色駭人的慘白。

「仙宗……我即便死也要讓你們不會好過的……」

……

陳楚打著哈欠,騎著二百大杠。

這回他到學校正是時候。

剛坐到座位上,自習課的鈴聲就響了起來。

按照正常的,鈴聲響過之後,然後是每個班級的『大隊長』其實就是每個班派一個人,然後三個人在一起挨個班級檢查一下。

如果有人遲到就扣一分,亦或地上有一個紙片,也扣一分。

黑板沒擦或者沒擦乾淨,窗檯有灰啥的也扣一分。

每個班級一個星期扣的分最少,然後可以得到流動紅旗……

陳楚從來都不關心這個。

不過今天偶爾一抬頭,見自己班級的大隊長換人了,竟然是朱娜。

這女生胳膊上掛著紅袖標,就跟個小紅衛兵是的,這個牛叉閃電的。

看陳楚的模樣,那兩隻大眼睛都望到棚頂上去了。

哎呀,這個狂勁兒,這個騷勁兒。

陳楚心裡冷笑。

心想先把張老頭兒的什麼狗屁書背下來,然後糙了那個大白腿的娘們,之後……嘿嘿嘿,就是朱娜,等老子把你糙了,看你還敢這麼瞪人不?

陳楚想到這裡意淫的、得意笑了兩聲。

「不許笑!」朱娜回頭瞪了她一眼,然後和另外兩個班級選出來的學生代表走了出去。

陳楚不理她,就當驢嚎了。

心想這什麼狗屁學生代表,什麼狗屁大隊長,有那時間還不如好好學習了!切!學習不好,還竟整些沒用的。

陳楚打著哈欠。不過看著朱娜窈窕的身子下面卻硬了。

這小妞兒長得就那麼讓人勃起,這糙性,真是讓人受不了。要是能糙了她,天天讓她罵都沒關係。

陳楚看了看周圍,然後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摸出本英語書然後把張老頭兒的什麼醫術的書拿出來夾在英語書裡面看。

裡面又是這老傢伙寫的毛筆櫻桃小楷。

而這次筆鋒更是遒勁了。

「人體二十八經脈,摸脈分寸關尺三處穴位,每一處分為輕重緩急四種脈象,而因人而異,有的人脈搏在脖子上,亦有在腳踝處……」

陳楚默默的看著,胸口的玉扳指暗淡的閃著。

自習課四十五分鐘之後,這本小冊子已經看了三分之一了。

不是他看的慢,而是那小字正反面密密麻麻的,字很小,但陳楚也都能看清。

並且還有穴位的插圖。

什麼人體多少穴位,每處穴位又管什麼。

而還有諸多隱藏穴位,林林總總,密密麻麻。

陳楚直接翻到最後一頁,一下嚇了一跳。

這小冊子也不知道用什麼紙張做的,看著薄薄的幾十頁的樣子,竟然有三百多頁。自己才看了八十多頁而已了。

最後面的封皮上,還畫著兩具人形,一男一女,上面的穴位密密麻麻,可謂星羅棋布了。

陳楚滿腦子都是回蕩著這些東西。

不僅覺得張老頭兒最近怎麼一下讓自己學了這麼多。

周易卜卦才學了個開頭,現在又讓自己看什麼醫術了。

當然,他最喜歡的還是煉壯陽丹了。

下課鈴響了,班級的學生都四處亂竄,陳楚坐在最後一桌還在看書。

也沒人理他。

倒是朱娜,不經意的回頭見陳楚正專註的看著英語書。

她臉上一紅,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心想這傢伙真如王霞說的那樣,真的轉性開始學習了么?

……

前面兩節課是政治和歷史。

陳楚只舉著課本,歷史課舉著歷史課本,政治課舉著政治課本。

而他的所有精神都集中在被課本擋住的那小冊子上了。

加上自習課三節課過去了。

陳楚一動不動的。

像是木雕。

最後,還是馬小河碰了一下他。

「陳楚,馬上要上間操了。」

他這才反映過來。

自己像是被這醫術吸進去了一樣。

「哦,知道了。」

陳楚並沒有出去,而是閉上眼回味一番。

腦中彷彿把那兩隻一男一女人體圖映襯進去,上面密密麻麻的穴位自己在辨認著。

過了片刻,他才睜開眼。

正看見王霞辦公室的門開著。

她正朝著自己這裡看著。

看見了陳楚,她馬上紅著臉關上了門。

陳楚笑了。

心想,自己好幾天都沒糙王霞了。

王霞老師是不是下面的肉也痒痒的很啊!

山洪泛濫了吧?

就像劉翠早上說的,她想要了。

王霞是不是也想要了?

陳楚剛才只瞥了一眼,看見王霞今天穿著黑絲襪。

他不由眼前一亮。

浮現出自己抱著王霞的黑色襪的大腿,把下面插進她溝子中間狠狠糙她的場景。

這時,外面傳來的集合聲。

學生像是蝗蟲是的,往操場跑了。

陳楚出了班級,直接去敲王霞辦公室的門。

想著一會兒王霞光著屁股被他糙的模樣,他下面忍不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