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三十二章悄悄的辦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悄悄的辦事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打賞了,讓小弟慚愧汗顏……)

操場上傳來了最後一節廣播體操的聲音。

「第十二節……整理運動……預備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

外面做著整理運動。

而王霞的辦公室裡面也在做著整理運動。

王霞的嘴用力的裹了裹陳楚的下面。

把最後那點東西一點不剩的都吸進了嘴裡,然後舌頭舔了舔陳楚的頭。

咕嚕嚕的都咽了進去。

陳楚看著下面的王霞,跪在自己腳前,一手抓住自己的下面,一手抱著他的大腿。

嘴裡不停的往裡面抽著,舔著。

她的嘴角流出一絲乳白色的液體,那是自己的液體,緩緩的流了下來。

王霞忙抓過紙巾擦了擦。

隨後陳楚已經乾乾淨淨的傢伙蔥她嘴裡拔了出來。

王霞又閉上眼,舒服的把臉貼在陳楚的胯下,兩手緊緊的摟住他的腰。

舒服的淺淺的呻吟道。

「啊……陳楚,你真好……這種感覺……真好……」

陳楚也不知道她說的是哪種感覺。

到底是她被乾的感覺,還是最後吞咽自己流出去東西的感覺。

王霞舒服的呻吟幾聲,感覺外面間操要結束了。

忙快速的站起身,穿著衣服。

陳楚也舒服穿褲子。

兩人手忙腳亂的整理完畢。

陳楚又伸手抓了抓王霞的大白兔。

王霞也啊的呻吟著把頭埋進他的懷裡。

「啊……陳楚,周末……周末我,老師帶你去開房,我一定好好的要你……好了,現在你快出去吧……」王霞在他脖子上親了親。

陳楚又抓了她幾把胸前的大白兔,這才往外走。

王霞臉上還是像醉了一樣的酡紅。

整理了一番頭髮,心裡咚咚咚直跳。

坐在了辦公桌前,心裡還是發慌的。

不僅暗想:「自己都做了些什麼啊?和自己的學生搞男女關係,而且還在學校辦公室搞……還……還吞了男人的**,不過那液體雖然很難喝,但是邵曉華說有助於美容的,不過剛才自己那麼做,也是太激動了……」

王霞臉上直發燒。

陳楚關上門走了出去。

王霞心緒還是沒有平靜下來。

「陳楚,你幹什麼去了!」

陳楚剛沒走幾步。

身後就傳來磁性十足的聲音。

他的心就跟著一顫。

沒辦法,誰讓喜歡這女生呢。

「朱娜,你管我?」陳楚想說你又不是我老婆,你管我幹嗎?

但是話到嘴邊沒敢說。

「誰稀的管你啊?我管你,你早成人了,我問你,你又去王霞老師辦公室幹啥?」

朱娜磁性的聲音咄咄逼人。

陳楚身體倏地不動了。

一點冷汗慢慢流出。

心想,朱娜這女生不會發現了什麼吧。

這時,朱娜又說道:「你問老師問題也應該找個時候吧,咱班主任這兩天的感冒還沒好呢!你這時候就應該讓她多休息休息,咱班主任多不容易啊,竟為咱們操心了,你還不上進!」

陳楚不禁舒出口氣。

還以為自己糙王霞的事兒被發現了呢。

當下回頭瞥了朱娜一眼。

「管好你自己的事兒得了!」

「站住,陳楚你別走,你不上間操,要扣分的知道不,還好我現在是大隊長管這事,不然因為你扣分了,咱班的流動紅旗就又沒了……」

朱娜充滿磁性的聲音不斷在後面響起。

陳楚卻聳聳肩,一副的心不在焉。

他才不管什麼流動不流動紅旗呢。

再說,這玩意跟他有蛋關係?

要是……要是糙朱娜一次,這還不?不錯。

陳楚正在琢磨著朱娜。

迎頭撞上了夢霄晨。

「啊~!」夢霄晨緊張的啊了一聲。

她正準備去給初二上化學課。

間操的時候她也參加了,但老師是不做操的,她只在旁邊看著。

回來的時候便進辦公室把化學書準備好,要去教課。

沒想到和陳楚正在大門口碰到。

「夢老師去教課啊……」

「啊!去。去教課。」夢霄晨臉上通紅,想起兩人昨天光著屁股在一起摟抱著大戰,她整個人都熱熱乎乎的。

下面竟然又濕潤了。

就像巴不得希望陳楚那大棍子在她下面好好的糙上一頓。

四周圍的的學生都嬉笑著。

她感覺都像是在笑話自己似的。

就像自己被人抓姦在床,脊梁骨被人指指點點。

慌忙答應了陳楚一句,快步朝初二的班級走了。

陳楚看著她那有些挺翹的滾圓的小屁股,還有一走路有些撇開的腿。

心裡這個美。

這個舒服。

自己又干翻翻了一個13!哈哈!沒想到老師當中還有處女。難得了!

真他媽的好啊!

陳楚笑著走進課堂。

本來這節課是物理課。

王霞卻走了進來。

此時,她紅光滿面的。

陳楚心想,王霞是不是讓自己給糙舒服了。

精神頭這麼好?

看來,這女人真就是欠糙了。

王霞裝作沒看見陳楚,笑呵呵的沖大家說:「嗯,今天老師下午有點事,嗯……就是說老師的對象要出差,所以我提前回去準備準備,下午兩節英語課,都竄課趕到上午一起上,好了,現在開始上課了!」

王霞說著大聲說了一句:「上課!」

班級的同學都站起來齊整的喊:「老師好!」

王霞又紅光滿面的說:「同學們好!請坐!今天我們來學習下一節,這節新語法比較多,新單詞也比較多……」

陳楚笑了。

心想怪不得王霞這麼高興呢,還特意施了個小計策,這不明顯說她男人要出差了么?明天是周五了,正好老子明天晚上去她家補課,好好的糙她一晚上么,呵呵,這娘們最近可是騷的不得了啊……

而且平時王霞上課說:「上課」,然後學生站起來說老師好,她就直接說坐。

從來不說同學們好,請坐這些詞兒的。除非是教育局來領導聽課才說的。

今天這**肯定是被糙舒服了,而且男人要出差了,才這麼高興的……

陳楚打了個哈欠。

照舊把英語書端的高高的,在下面偷看那本『醫術』的書。

前面兩節課,他都看入迷了。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原來人的身體有那麼多的穴位,前面八十頁講的全是穴位和施針的方法。

哪裡管麻痹,哪裡管興奮,哪裡又是能止血,心跳……

陳楚不禁琢磨起來。

一個血脈堵塞的人,自己給他施針,能解開他的血脈,讓他肢體恢復正常。

陳楚不禁馬上想到。

那如果要是一個正常人,自己給他施針,如果是施逆針,要是故意封堵住他四肢的血脈,他會不會就不動了?

因為人體運動便是通過血脈運行的。

如果自己短暫的把這個人血脈堵塞,他便會短暫的失去知覺。

如果……她是一個女人……嘿嘿。

自己把臉蒙上,在她背後……比如今天晚上,自己蒙著臉,去朱娜她家,正好朱娜出來遛彎,自己施針,封堵住她的血脈。

然後她就不動了。

自己把她抱到苞米地里,把她衣服扒光,唔……不對,眼睛先蒙住,然後抱進苞米地里,把她衣服扒光,然後把她糙了。

一個時辰后,自己再把她抱回去,把穴位解開。

這樣她血脈即便通順,也得四五分鐘了,然後,自己在這個時間內,早就跑了……

陳楚一下眼睛就亮了。

哎呀!這簡直就是寶書啊!寶貝啊!我這輩子以後就靠這本書活了!

……

什麼技術和手段就看他掌握在什麼人手裡。

如果原子彈在恐怖主義手裡,肯定全扔美國去了。

張老頭兒人家研究針灸是救人,陳楚看出這裡面的門道,就開始動歪心思了。

不過,他要是不動歪心思,就沒有動力了。

張老頭兒便也是術業有專攻,相信只有13的力量,才能讓陳楚雄起,不然就是一堆爛泥巴扶不上牆頭。

……

上午最後一節課也是英語課。

王霞不禁有些生氣。

她不為別的。

自己被陳楚糙了,這小子現在連一眼都不看自己了。

上一節課就是的,眼睛盯著書看,她早上的時候已經發現陳楚看那兩個**的人形了。

心想自己難道就沒有那紙上畫的人形還好看么?

自己光著屁股的樣子難道就沒有那上面的性感么?再說自己可是真人啊!那上面的都是假的……

男人真是貪婪的物種!不管怎麼給他,他總是不知足。

王霞氣咻咻的撅起小嘴兒。

在最後一節課快要結束的時候。

不由叫道:「陳楚!」

一連叫了好幾聲。

陳楚都像是木雕似的動也不動。

此時,他正徜徉在人體的密密麻麻的穴位之中……那星羅棋布的穴位,大千萬象,相互依存,又是相生相剋,五行金木水火土,人體肚腹五臟肝心脾肺腎。

相生相剋,相依相存,陰陽調和,乾坤相交,才是自然之宗……

「陳楚!」旁邊的馬小河狠狠推了他一把。

「哎呦!」

這一把推得比較用力。

陳楚一屁股歪過去。

凳子倒下了,他也爬了起來。

看見班級的同學都在看著他笑。

一個個臉上都如同盛開的菊花似的。

陳楚揉了揉發酸的大脖子。

看到講台上氣得嘴上都能栓頭驢似的王霞。

心想這騷娘們這樣真是可愛啊。

等著,老子明天一定好好糙你。

「陳楚!你來回答這個問題,還有,昨天我布置的背誦英語課文,你們都背誦了么?陳楚,你來給我背誦一遍吧!」

陳楚咧了咧嘴。

心想王霞這簡直是在公報私仇啊。

「課文?那篇課文?」

四周同學又是笑翻了。

「陳楚,上一節課的英語課文……」

馬小河又是提示。

「陳楚,你你五分鐘時間掃幾眼,我們還有十分鐘時間。」王霞看了看皓腕上的手錶說。

陳楚點了點頭。

看起了課文。

這時,他胸前的玉扳指又開始暗淡的閃耀起來。

剛才他看醫術的時候就閃著,而被馬小河推到后就斷了。

現在重新看起英語課文來,那玉扳指就又重新閃爍起了。

只兩三分鐘,長長的一篇英語課文彷彿被映進腦子裡一樣。

陳楚抬起頭說:「老師,我能背下來了。」

「切……」

全班發出一陣鄙視的聲音。

尤其是朱娜,回頭一臉嘲諷的看著陳楚。

並且她口中叨念了一句。

口型明顯是——『鄉巴佬』三個字。

陳楚暗自咬了咬牙。

媽的~!朱娜,就跟你不是農村人似的!行啊,今天晚上我這個鄉巴佬就拿你做做實驗,試試我這針灸。

不禁想到朱娜家靠著屯子邊上的苞米地,正好可以封住她血脈之後,抱著她鑽進苞米地,非把你的火燒雲幹個稀巴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