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三十三章悄悄的來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悄悄的來事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看了幾遍,心裡有了底,但畢竟他才補習了沒多久的英語。

雖然,擁有玉扳指記憶力猛增,但是有幾個單詞還是不認識了。

但是可以根據音標辨別出這幾個單詞的發音。

在全班嘲諷的目光和表情中。

陳楚開始背誦起了這篇課文。

只是初三上學期的一篇課文。

陳楚在王霞那裡預習了初一和初二的英語。

單詞記住了大半。

而初中的單詞量本來就不多。

基本上初中三年六本英語書,每本也就三百左右的單詞。陳楚記住了七八百個單詞算是不錯的了。

課文有點長,中間有兩處頓住的地方,陳楚只是略微回憶一下就想起來繼續背誦。

全班靜的出奇。

當他背誦完,連王霞。

停頓了幾秒鐘。

王霞率先鼓起了掌。

除了朱娜臉通紅的。

其他同學全都鼓起掌了。

馬小河鼓掌鼓的最起勁。

掌聲停息,王霞笑呵呵的說:「同學們,這就是知識的了力量。陳楚同學上次英語成績考了九十八分,雖然九十分及格,一百五十分滿分,但是咱們全班過九十分的也就七八個人而已,陳楚同學的進步是顯而易見的。」

王霞說著又頓了一下沖陳楚說:「陳楚同學,你有什麼快速的學習方法能和大家分享一下么?讓大家也快速的掌握英語這門課程,快速的學好英語。」

她說完,立即很多的學習尖子都側耳傾聽起來。

陳楚什麼成績他們是太清楚不過的了。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這樣好的成績,而且剛才背誦那課文,別管是不是陳楚預先背下來的,現在故意裝蒜,但畢竟是背下來了。

比整天瞎積極學習還不咋的的人強多了。

一些學習不好的同學也沖他看過來,一臉的艷羨。

其實學生沒有不想不好好學習的。

誰都想門門功課考一百分,誰都想學習好出人頭地,受人誇獎。

只是摸不到學習的門徑而已。

尤其在情竇初開的十六七歲,誰不想學習好,受到女生?女生的青睞?

王偉那麼討厭,不也是因為學習好,朱娜才不反感他么?

陳楚心裡美滋滋的,但是表面上卻杯定。

自從和老疤打完架,他感覺自己就像變了一個人,想法和以前也不同了。

而很多同學感覺他也變了,不像以前那樣埋汰,內向,模樣猥瑣了。

這種潛移默化的改變是一點點的進行的。

朱娜一時還沒有接受過來。

而陳楚卻看到了一雙極為明亮的大眼睛注視著自己。

那便是路小巧。

陳楚心裡動了一下。

在初一的時候,他和路小巧是同桌。

這個身材不高,但卻擁有著一雙明亮大眼睛的小美女……陳楚也不介意糙她一下。

心想,這小身體要是自己的大傢伙插進去,兩手抱住她的小屁股,讓她的兩條腿纏住自己的腰。

然後然她抓住上面的門框。

自己就抱著她那麼啪啪啪啪的干。

絕對能爽翻了。

陳楚一直以來都干大個的女人。

比如季小桃,比如王霞,還有王露。

王露有一米七以上了,穿上高跟鞋,屁股撅起來,自己得翹著腳去干。

他現在雖然也長個到一米六五了,但是感覺身體還是不行。

干這些大個的女人費勁,太累。

要是路小巧這小身板,自己一邊做引體向上一邊干都行啊!

他不由得多瞅了路小巧幾眼。

這女生臉紅了。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會說話一樣,忙轉過頭去了。

陳楚心裡在笑。

這便是情竇初開啊!就像自己以前偷看劉翠,不敢,膽怯,又想……的那種心態。

這小姑娘真好……

陳楚偷著咽唾沫。

……

「唔……至於學習的方法,我感覺……我感覺第一是老師教得好,老師感冒了,還這麼賣力給我們講課,我要是學習不好,對得起王霞老師么?」

「嘩!」陳楚這馬屁拍的實在是響了。

全班又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還有……就是王霞老師的耐心指導,還有補課補的好……」

「啊!是你和我說的你姐姐給你補課對不對?」王霞忙打斷他了,心想這混小子怎麼這事兒也往外說啊?

我給你補課,然後兩人都補床上,補一被窩去了。

她忽的臉色通紅。心裡真是恨死陳楚了。

「所以啊……」陳楚還要說。

王霞已經鼓掌打斷他了。

王霞一鼓掌,全班都跟著鼓掌了。

「好了,陳楚同學請坐,同學們,我希望大家都要向陳楚同學學習,其他科目也要學的好,來年爭取考個好的高中,開啟你們成功的第一步……」

這時,下課鈴也響了起來。

王霞倉皇的收拾好英語書就跑了。

很怕陳楚這壞蛋又冒出什麼傻話來。

陳楚聳了聳肩膀。

中午本來他打算回家吃飯的。

但今天劉翠給了他不少的鹹鴨蛋。

他便帶來了幾個。

準備一會兒去小賣店買幾個饅頭吃了就行了。

農村孩子沒那麼多講究的,吃咸雞蛋饅頭算是不錯的伙食了。

而很多學生中午都帶飯盒了。

學校雖然沒有食堂,但是有個蒸汽的鍋爐。

飯盒都放在鍋爐旁邊的架子上。

隨後蒸汽過濾過去。

飯熱乎了就行了。

農村孩子也都吃苦,別說熱乎飯,涼飯都照樣吃。

馬小河那小子有一次餓急眼了,生土豆都啃了好幾個。

那傻小子人實在,胃口也好。

……

此時,在紅星撞球廳門口。

「金星,你說和你打架的那小子是初中生?初中生有那麼猛?」

「季揚,我還能騙你咋的?中午他們得回家吃飯,一會兒他就能出來,對了,我和他約好下午還來我這干架的。」

季揚笑了。

「金星兄弟,幹個小逼崽子還用下午么?一會兒等他們中午放學,你指點我是誰?我干他!」

金星笑了。看了看季揚褲襠。

「兄弟,你可別罵他是小逼崽子,他下面比咱倆的可都大……」

正這時,兩輛黑色的帕薩特緩緩駛來。

季揚眼尖。

一看那車牌號就要躲。

金星愣了愣。

放下手裡的球杆。

「季揚,你幹啥去啊?」

這時,帕薩特已經停下了。

車窗搖了下來。

裡面一個穿著西裝,扎著黑色領帶,白色黑淺色格子襯衫的中年人叫到:「季揚——!」

「唉!曲叔!」季揚低頭耷拉腦的一路小跑的過來。

那男人頭頂微凸,四十多歲的模樣。

臉圓圓的,眼睛不大,長得很白凈。

他的說話很有穿透力,中氣十足。

「小揚子,我老遠就看見像你了,怎麼樣?最近在哪混呢?」

「曲叔,我現在不混了,跟齊東東弄他的廠子呢……」

季揚說著從兜里摸出軟包的玉溪煙遞了過去。

「呵呵,抽我的。」曲叔說著,手伸向後面。

一個小弟模樣的人遞過來一條中華。

「給你!」

「哎呀,曲叔這個……」

「嘖,讓你拿著你就拿著!」

「這……這太不好意思了。」季揚把這條中華煙接過來,就打開一盒,抽出一支遞給車內的曲叔。

曲叔擺擺手。

「小揚子,你知道我是不抽煙的。」

「是是……」季揚點頭。

又遞給曲叔身邊的司機,和後面的三個兄弟。

那三人都二十多歲,一臉的桀驁不馴。

而後面還有一輛車。

這時,曲叔說道:「別去管他們了,季揚,尹哥挺想你的,你要是得空了就去看看尹哥,都是自家兄弟,能回來干,還是回來干,尹哥不會虧待你……」

「是,是,謝謝曲叔,只是我妹妹,我妹妹不願意讓我混,代我謝謝尹哥,多謝曲叔了……」

這時後面的一個長頭髮年輕人突然大聲罵道:「**逼的季揚,別他媽的給臉不要臉!曲叔是他媽的給你面子,別不識抬舉!」

「這位兄弟……」

「我叫穆國梁,季揚,不服咱練練……」

「兄弟……你太……」季揚也冷下臉來。

「糙你麻痹的!」穆國梁一推帕薩特的車門就衝下去了。

「小梁!回來!」曲叔冷下臉。

穆國梁指了指季揚罵:「你媽了個比的!」

這時裡面有人拉了拉他,穆國梁重新坐進了帕薩特車裡。

曲叔臉上掛著微笑。

「季揚啊,尹哥還是看重你,我老曲也欣賞你,想回來的時候就回來,尹哥的大門始終對你開著,就這樣吧,我們先走了。」

「曲叔慢走,對了曲叔,你們這是……」

「呵呵,不怕你笑話,老疤前兩天讓中學的一個小逼崽子給揍了,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我們去看看什麼樣的小比,把他尿都弄出來,季揚,你有時間看看老疤去,都是哥們兄弟,那點**誤會說幾句就開了,都他媽的是老爺們,有啥過不去的,別像個娘們是的矯情。」

「唉……」

曲叔說完冷下臉。

「開車。」

「知道了曲叔。」司機規矩的答應了一聲,帕薩特緩緩開動。

……

兩輛車緩緩的開進校園。

校長高升先在辦公室看見了。

以為是教育局的領導來了。

剛要出去,一看見車牌號,麻溜回去了。

這時,體育老師和幾個男老師都在。

忙問:「校長,您認識?是教育局的么?」

「教育局個屁,是黑社會的……」

「黑社會?那咱報警吧。」

「報個**,人家和警察關係都賊鐵,你前腳報警了,後腳警察就告訴是誰報警的,趕緊都給我進去!誰也別出門。」

「校長,誰啊他們,這麼囂張。」

「瀚城尹胖子的手下……」

那體育老師也一哆嗦。

哪個城市都有幾個牛逼的人。

尹胖子以前在縣城混,現在在瀚城混的也挺明白了。

早些年,他手底下就有幾條人命了,這還都是知道的,不知道的還有多少誰也不知道。

當然,只是謠傳。

幾個男老師都跑校長辦公室了。

一個個呆若木雞,有個戴著厚睦鮮ο諾猛戎倍噲隆

……

而陳楚此時正想著晚上怎麼糙孫翠,明天怎麼糙王霞的時候,他的禍事已經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