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三十四章靜靜的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四章靜靜的出手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曲叔一行人,兩輛車開進鎮中學。

這時,金星走過來問道:「季揚,剛才那人誰啊?」

季揚盯著車離去。

「馬勒戈壁的!」

「誰?」金星楞了一下。

「沒,我是說剛才和我裝13那小子,老子前兩年砍人的時候還他媽的沒他呢!糙,穆國梁,我記住你了!」

剛才金星也看到了。

也吐了口。

「對,那個老大好像沒說啥,他一個小弟裝什麼犢子!欠干!」

季揚深呼吸兩口氣,平穩下心緒來。

「剛才那人叫曲九,我們在尹胖子兄弟迪廳的時候都叫他曲叔,尹胖子不在,迪廳就他管了。現在尹胖子買賣干大了,在瀚城都混的開,手下人也多了,兵強馬壯的。」

「哦,那人就叫曲九?我聽道上的人說過他。」

金星遞過來一根煙。

季揚擺擺手。

那樣子還像是生氣,沒通過氣來。

「呼!媽的,老疤要砍我妹妹,幸虧一個病床的患者把她救了,這事兒不算完,別說曲九出面,就尹胖子出面也他媽的不好使,老疤,咱他媽走著瞧!」

季揚說話間已經把手裡的煙掐的粉碎。

金星這時說:「季揚,你也別先動氣,老疤現在畢竟有尹胖子照著,咱不能不給面子。」

季揚吼道:「麻痹的,敢動我妹子,誰的面子老子都不給!」

金星眨眨眼,他和季揚是小時候同學,比季揚大兩歲。季揚的妹子季小桃他是見過的。

出落的跟個水仙花是的。

金星老早就喜歡了。

但並不是因為這和季揚走的近。

而是季揚打架狠,金星沒打過季揚,這樣就服他了,混的人一般不是多少錢能買到的,當然,錢可以買人,但買不來心。

要?

?想讓人追隨,要買心。

他的心裡服你了,才會真正的追隨你。

金星也點點頭。

「對,動咱妹子這事兒沒商量!」

「金星,你今天去打聽打聽老疤在哪家醫院,這事兒我打聽不好。」

金星楞了一下。

沒想到季揚說干就干。

「行!」金星把煙扔地上踩了踩,痛快的答應了。

「兄弟,多謝了。」季揚手搭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糙,少整那些沒用的,你妹子就是我妹子,誰動她得先問問咱哥倆的拳頭。」

「好!哈哈,對了,鎮中學的那個小崽子,一會兒等他們放學我在道上堵他,不就叫什麼陳楚的么!」

「嗯,那小子有兩下子的。」金星說著去啟動摩托車,準備去瀚城醫院查查老疤。

「糙!一個笑崽子,能有什麼身手?再聽你說他個頭也不高,長得也不壯的,你小子是老不打架身手退步了吧!對了,剛才曲九也說老疤讓鎮中學的一個小崽子給幹了!媽的,鎮中學這比地方,最近怎麼牛哄哄的!」

……

金星啟動了摩托車去瀚城了,這離著瀚城六十里,摩托車開快的,沒啥堵車的情況下,半個多小時也就到了。

季揚便叼著煙捲,照顧金星的生意,一個人也在外面的撞球案子上消磨時間。

……

這時,陳楚正要出去買饅頭,剛把醫術的小冊子夾在英語書裡面。

就看見一輛小黑車停在了窗外。

車內響了幾聲。

一個長頭髮的二十幾歲的小子要下車。

裡面的人喊:「國梁,曲叔讓你留下,讓小川進去。」

「嗯。」

那長頭髮的小子又坐回車裡。

這時,一個身材比他稍瘦一些的長發小子下了車,二十左右歲的年紀。

身上披著黑色風衣,一頭黑髮往後面梳攏。

很像古惑仔裡面陳浩南的樣。

這時,班級里的有幾?幾個女生小聲說了句。

「好帥。」

一些男同學則唉聲嘆氣。

心想現在的女生怎麼都喜歡小混混……

那叫小川的小子,皮鞋走在走廊發出咄咄的響聲。

到了門口,就咚的一腳把門踹開了。

「麻痹的誰叫陳楚?」

路小巧在第一排,她正端過來飯盒要吃飯。

她是學委,而上午王霞表揚了陳楚。

她臉上**辣的,雖然陳楚的成績沒超過她,但是沒表揚她,她就感覺自己得加把勁,不能讓別人超越了她學委第一名的寶座。

剛吃了兩口飯。踹門聲把她嚇了一跳。

「幹嘛啊,你是誰啊?幹嘛踹我們班級的門,我告老師去……」

路小巧放下羹匙,站起來,便繞過小川往外面走。

「麻痹的,小**,告你麻痹老師啊!**的!」小川回手抓住路小巧的頭髮揚手就是一個嘴巴。

路小巧啊!的一聲,捂住了面孔。

這一嘴巴把她的半邊臉都打腫了。

本來她細皮嫩肉的,家裡父母都捨不得打一下,哪裡受到過這樣的委屈。

被抽了一個嘴巴,直接打了回去。

倒在桌子旁邊,她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

班級一下靜悄悄的,落針可聞。

學生都像是在演一場啞劇,手裡端著飯勺,還有拿著筷子的,但誰也不往嘴裡送了。

母煽醋牛沒有一個敢動的。

陳楚合上英語書。

夾在腋下。

慢慢的站起身,朝著小川走去。

他在路小巧跟前停下。

在眾目睽睽之下,彎腰把她扶了起來。

「謝謝……」路小巧滿臉淚水,但停止了抽泣。

抬頭看見了陳楚的。心裡有股說不出的滋味。

「幫我收好這個……」陳楚把英語書塞給她。

路小巧接到手裡。

陳楚轉身朝著小川就是一腳踹過去。

「糙你媽的!」陳楚這一腳又快又狠。

那小川沒想到眼前這個個頭不高,模樣不凶的學生能沖他踹過來。

連反映都沒反映,被陳楚一腳踹的個結實。

小川咚咚咚往後退了幾步,身體靠在牆壁上。

陳楚已經身體棲身過來。

抓住他的長頭髮,狠狠的往下拉。

下面膝蓋狠狠的撞擊過去。

開始兩下撞擊到小川的胸膛上。

咚咚兩聲悶聲,把班級的學生一個個聽的心驚膽戰。

那是膝蓋撞擊骨頭的聲音。

陳楚撞了兩膝不過癮,又拉著他的頭髮狠狠的往下壓,膝蓋又狠狠去撞他的臉。

一下,兩下。

小川已經滿臉是血了。

他朝陳楚吐了口血水,帶出了兩個門牙。

「麻痹的!」陳楚扯著他又是狠狠撞擊了兩下。

小川的牙又掉了兩顆。

陳楚這時薅住他的頭髮問。

「麻痹的還吐我不?」

「我……我糙你媽的你誰?」

「我就叫陳楚!麻痹的,我揍你是因為你欺負我同學,欺負我同學就不好使!」

「行,陳楚,我記住你了,我老大在外面找你。」小川瞪著陳楚。「敢不敢出去……」

「糙!怕打架就不是男人!帶路!」

「行,你他媽的有種!」

小川走出了門口。

陳楚要跟出去。

「陳楚!你……你別出去……」

陳楚回頭,見是路小巧喊他。

他一下心裡熱乎乎的。

路小巧的半邊臉還腫著,手裡抱著他的英語書,臉上還掛著婆娑的淚,但確是對他一臉的擔憂神色。

陳楚沖她眨眨眼。

然後大步走了出去。

路小巧抑制不住的淚水奪眶而出。

就去窗前趴著窗戶看他。

這時,有幾個女生過來拉著她。

「小巧,別哭了,陳楚沒事的。他一個男的。」

「是啊,你看他多能打啊,放心吧,他沒事的……」

幾個女生安慰著把路小巧拉著勸著,回到了座位上。

這時,朱娜才從眼前眼花繚亂的一幕中驚醒過來。

從路小巧被打,到陳楚流水般的把那小子打成13樣。

她都激動的心跳到嗓子眼了。

她不僅心裡一門問自己:「剛才那個人還是陳楚嗎?」

看著同學們都去安慰路小巧。

而剛才嚇得癱軟的那些男生都活躍起來,要去窗前看熱鬧。

金奎還哈哈笑著說:「哈哈,人家開車來的,七八個人呢,這回肯定把陳楚揍成逼樣!」

朱娜回頭怒目而視。

「金奎,你他媽的是不是咱班級的人啊!你有沒有良心?陳楚為了咱同學和人打起來了,你不說幫忙,還他媽的說陳楚壞話!你白長這麼大個了,你根本不配做男人!」

「就是!剛才路小巧被打了,你幹啥去了?下尿褲子了吧!」這時一個女生也站起來說。

金奎低頭耷拉腦袋的不支聲了。

心裡卻巴不得陳楚被揍,揍死才好。

「麻痹的!」這時傳來一聲大叫。

「欺負我同學?不好使!」

馬小河罵著胳肢窩架起一條長條板凳大步走了出去。

很多男生也都站起來,不過只是站著,沒有動的。

雖然他們都挺激動,但卻沒有出這個門的勇氣。

只能眼巴巴的望著窗外,當一個觀眾。

……

窗外不打的操場停著兩輛帕薩特。

看到小川滿臉是血,走路搖搖晃晃的出來。

後面跟著一個臉上平靜,一米六五左右十六七歲的學生。

曲九眉頭一皺。

和幾個小弟都下車了。

「曲叔!」小川說著走了過來。

然後轉身沖陳楚罵道:「麻痹的,陳楚對吧!你他媽的敢打我?打啊!當著我老大和我兄弟的面打我啊!你他媽的敢嗎?」

他正罵著。

只聽「啪!」的一聲。

一個嘴巴湊過去了。

他嘴角再次流出血來。

「打了!」陳楚哼了一聲。

「逼樣!你就他媽的欠打。」

呵呵……哈哈……

對面的曲九笑了。

「小兄弟,你說我的兄弟怎麼欠打?你要說的有理,我信,你要說的沒理,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我手下兄弟的臉,就是打我曲九的臉。」

陳楚揚起臉,看著曲九。

一字一頓的說。

「因為,他打我同學了。」

「我糙!你同學誰啊?」穆國梁罵了一句就要衝過來。

曲九擺手攔住了。

「我同學,路小巧。」

曲九笑了。

「路小巧啊,不認識,他男的女的。」

陳楚不明白曲九什麼意思。

但還是照實說了。

「女的。」

「哦,那我手下兄弟該打!」

曲九說著過去沖小川揚起手狠狠抽了兩個嘴巴。

小川吃力不住,身體後退,一屁股坐到灌木叢里。

「麻痹的小川,我和你們說過多少次了,是男人就別他媽的打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