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三十五章為美女一怒的首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為美女一怒的首秀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混也要有個混他媽的規矩,禍不及家人,禍不及女人。以後我曲九再看見你們誰不幹大老爺們的事兒,我肯定不饒他!」

「知道了曲叔。」小川從灌木里爬了出來。站在旁邊亦是恭恭敬敬的。

「怎麼樣?小兄弟,我打了我兄弟,那你說說你打老疤的事兒怎麼辦吧?」曲九說著笑眯眯的看著陳楚。

「什麼怎麼辦?」

「呵呵,小兄弟,打人沒有白打的,你打小川也就罷了,現在老疤還在醫院躺著呢,醫藥費你得出吧!不管是經官還是私了,你都不佔理。我們去你家,讓你父母掏醫藥費吧!」

曲九忽然嚴肅了起來。

陳楚低頭片刻,忽然抬頭笑了。

「曲……姓曲的。」

陳楚話一張口。

曲九身後那幾個混混就炸鍋了。

曲九擺手制止。

「行,初生牛犢不怕虎,我曲九在道上朋友都要叫我一聲曲九,兄弟們都叫我曲叔,九叔啥的,還第一次有你這麼個小孩兒叫我姓曲的。」

「行,那我就叫你曲九吧!」陳楚也豁出去了。

這些人來者不善,你即使求饒他也不會放過自己的。

還不如象和老疤干是的,放手一搏了。

「曲九,你剛才都說了,禍不及家人,我陳楚做事,和我家裡沒任何關係,你去我家拿什麼醫藥費,再說,老疤持刀砍季小桃,季小桃是不是女人?老疤做的對么?你就是這麼教育手下兄弟的么?還有,他持刀砍我,我就等著挨砍不還手么?道理說不通吧!私了,你們沒有理,經官的話,我才十六,還沒成年呢,沒法律責任,再說老疤還在派出所備案呢,來吧,經官還是私了你隨便吧……」

曲九臉沉了下來。

「行,小朋

友,你挺光棍啊!麻痹的,你有理,不過,我總得給尹哥一個交代,小兄弟,和我上車走一趟吧,咱在這裡動手也不好,你把道理和尹哥說說,尹哥說你有理,那你就有理。」

曲九正說著。

感覺身後惡風不善。

下意識的一縮頭。

呼的一聲。

接著啪嚓一聲。

再看帕薩特前面的車燈被砸碎了。

馬小河氣呼呼的。

「麻痹的,誰敢動陳楚?」

這虎小子一板凳奔著曲九後腦勺砸的。

還好曲九反應快,年輕的時候經常打架。

躲過了這一下子。

不過,這還是讓他嚇了一跳。

馬小河掄起板凳還要砸。

陳楚喊了一聲:「過來!」

「麻痹的!」馬小河瞪著眼,指著曲九這夥人,拖著長條板凳走到陳楚身邊。

這小子十六歲,長得快有一米八了,虎小子力氣大,塊頭也大。

在家的時候,種地是一把好手。

有幾回他家種地的馬有病了,這虎小子拉車充當牲口。

把全村人都嚇得一愣一愣的。

曲九咧咧嘴,回頭看看那帕薩特。

當一聲,保險杠也掉了下來。

心裡一突突,心想哪來的虎小子,這把力氣可真夠大的。

「糙!」這時學校房後有人罵了一聲。

隨後馬華強,段紅星、黃皮、黃毛跟小志,手裡拎著棒子的,拿著傻豬刀的,一個個的走了出來。

站在陳楚身後。

都一個個叼著煙捲,弔兒郎當的。

馬華強這夥人這幾天就在學校轉悠。

傢伙都藏在小樹林裡頭。

他知道陳楚把老疤幹了,這件事不算完。

但沒想到來的人是曲九。

馬華強猶豫了,黃毛跟小志也犯暈了。

只有段紅星跟黃皮不怕。

而馬小河這一搬凳子落下去。

馬華強臉紅了,臊的跟什麼是的。

「麻痹的,連這虎小子都不都不怕,咱還不如一個馬小河么!幹了!」

這夥人才掏出傢伙衝過來了。

「糙你麻痹的,敢動我老大陳楚,先問問我馬華強!」

馬華強挽著胳膊袖子,揚起麻子臉。

「麻痹的,小比崽子們,真把你們慣的!」穆國梁已經抽出一把砍刀,跟幾個小弟就要衝過去砍人。

曲九兩眼微眯著,看著陳楚。

又看了看他左右站著的馬小河跟段紅星。

搖了搖頭。

「哈哈哈哈……好啊,好!果然英雄出少年!陳楚,沒想到你真挺牛逼的,還有一伙人呢!行,這樣吧,跟我去瀚城玩玩?你放心,我曲九從來不玩陰的,小兄弟我只是欣賞你,你比老疤強多了。怎麼樣?敢不敢和九哥走一遭!」

「走你媽了個逼!」

段紅星緊了緊手裡的殺豬刀,衝過來就朝著曲九桶。

曲九臉色變了變。

他也從十六七歲的時候過來的。

這個年齡段雖然沒長成,但是容易激動,下手沒輕沒重的,一般混混拿刀捅人,都是往大腿上扎,這個年齡段的人直接往心口窩裡桶了。

而且,他剛才掃了陳楚這些人,感覺旁邊的馬小河和這個大塊頭是最狠的。

這時他身後的穆國樑上前一步,握著砍刀砍過去。

兩人都是往頭上招呼了。

幾刀都被對方躲過去,但也是險象環生。

曲九先喝了一聲:「住手!」

然後讓人快去拉穆國梁。

馬華強一些人也把段紅星拉開。

兩人就像是咬架的瘋狗似的像是要把對方置於死地。

「陳楚,你敢不敢和我們走一趟,你就說敢不敢,今天真打起來,你這些兄弟也都趴下!」曲九大聲說道。

「行,既然九哥都這麼說了,我就和你們走一趟。」

「楚哥,你別去,他們沒啥好意。」馬華強拉了陳楚一把。

「糙!馬華強對吧,你哥華子還在尹哥手下呢!」川子擦了擦臉上的血說了一句。

「糙!我認識你,川子是吧,你要是敢動我哥,我馬華強肯定弄死你!」馬華強用片刀點指著川子,目光迸射出怒火。

陳楚忽然笑道。

「多大個破事啊,是男人就不怕打架,行了,我去一趟不就完了么!我就不信他們還敢整死我咋的?真整死我?馬小河,你記住了,乾死這個曲九!」陳楚冷笑一聲,鑽進曲九的帕薩特內。

「行,我記住這老王八了!」馬小河板凳抓的緊緊的。兩眼瞪得跟燈泡是的。

曲九看了馬小河一眼。

沒來由的,他這個老江湖心裡有些哆嗦。

只是感覺馬小河這個半大小子是真敢殺人的,剛才要不是自己反映快,就那一板凳子,自己的後腦勺現在已經開花了。

今天要是真打起來,他還真有點擔心那小子手裡的板凳。

曲九坐進車,保險杠也不要了。

沖司機說了聲開車。

穆國梁和川子一左一右的坐在後箱陳楚的兩邊。

車子緩緩開動。

陳楚閉上眼。

忽然感覺閉上眼之後,心緒特別的平穩,似乎能感覺到身後的馬小河和馬華強一夥跟了一段路,隨後是他的一些同學出了班級,看他離去。

這些都是他感受到的。

陳楚心想,這難道就是在荒地里練拳時候,感知落葉飄下一個道理么?

他原本自己會很怕,但是坐進車內,彷彿一下看開了,看淡了很多。沒有那麼怕了。

不就是打架么?不就是捅人么?

把人逼急了,誰都能幹出來。

他沒有去過瀚城,這一路,他也沒睜開眼,心緒卻靜的很。

滿腦子回想著古拳的套路,還有那些穴位,和針灸,還有人體的圖形。

他能感受到旁邊的川子跟穆國良的呼吸聲。

感覺如果針扎在他們身上哪裡,然後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漸漸的,車子開進了市區。

停靠在一處巨大的迪廳門前。

還在門口,就聽到裡面有轟隆隆的音樂傳來。

迪廳的門開著,門口靠著一個弔兒郎當的扎著耳環的小青年。

這時,旁邊的川子一拉陳楚,罵道:「媽逼的下車。」

「別動我!」陳楚說了一句。

眼睛還是閉著的。

手指快速一點,點中他虎口和手腕間的一處穴位。

那處穴位在張老頭兒的醫術上指明是一處隱藏穴位。

給人手臂止血之時,最好用銀針刺中半寸,能夠起到止血的作用。

但也可以讓人半邊身子麻木。

陳楚下意識的手指用力一點。

過了幾秒鐘,小川忽然半邊身子癱軟在車內。抓陳楚的手也沒勁兒了。最後鬆開了。

「哎呀,我的手,哎,我的腿,怎麼不好使了?」

陳楚慢慢睜開眼,晃了晃頭,脖頸發出嘎巴嘎巴骨節的響聲。

冷冷的看了小川一眼。

推開另一邊的車門,走了下去。

陳楚剛下車,從另一輛帕薩特下來的小弟過來要抓他的肩膀。

「少他媽碰我!」

陳楚幾乎沒回頭。

手往他後面一點。

按住他的肩井穴。

手指用力往裡面一摳。

「啊!」拿小弟痛叫了一聲,半邊胳膊感覺一陣麻木疼痛難忍。

下車的曲九愣了愣。

「呵呵,小兄弟願意自己走啊,行,咱進去吧!」

陳楚表面上冷冷的。

他感覺閉上眼,亦然能感受到周圍的一切。

他把這些隱藏在心底。

表面沉靜如水的走進迪廳。

而這一進去,他的眼睛還真有些不夠用了。

昏暗的燈光中,人山人海。

有太多漂亮的女人,穿著清涼的衣服,在裡面扭動自己的屁股。

台上,還有四五個女孩兒在跳著脫衣舞。

陳楚暈了。下面硬了。

這……就是都市嗎?

要是糙這裡面的女人一頓,那可真過癮啊。自己甘願什麼都不要,就要這個迪廳,做這個迪廳的老闆,把這裡面的女人都糙她。

陳楚心裡激動。

同時感覺自己只有不斷強大,才能得到這樣的迪廳,才能糙這麼幾百甚至上千的女人……

而這一切都被旁邊的曲九看在眼裡。

他眼裡已經儘是笑容了。

一行人進入樓上包間。

曲九笑笑說:「陳楚兄弟,你稍坐一會兒,我老大馬上過來。」

他說完轉身帶著穆國梁幾人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進來四五個穿著黑衣的打手,中間那個禿頭。

幾人氣勢洶洶的沖陳楚過來就動手。

「麻痹的!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