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三十六章帶走了一片雲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六章帶走了一片雲彩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弄死我?」

陳楚一下從沙發上彈跳起來。

心想誰死老子也不能死啊。

老子死了,那劉翠,那王霞被別人糙?那多可惜啊!

自己還沒糙夠呢!晚上劉翠還劈開大腿撅著眼子等著自己干呢!

陳楚像是一條魷魚是的,滴溜溜的轉了一圈。

想起張老頭兒告誡他的。

如果是單打獨鬥怎麼都行了。

但是面對人多,必須得跑。

雙拳不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

況且自己現在還算不得什麼好漢!

只算一個半大小子,偷女人倒是很有道的。

陳楚想起自己干馬華強幾個人的時候。

都是對方一個一個上的。

不僅罵道:「麻痹的,有種單挑啊!」

那禿頭回罵:「誰他媽的有時間跟你單挑啊!糙!乾死他!」

「麻痹的,真不講究!」

陳楚跑到一個牆角。隨手抓過一把椅子。

至少這樣後背靠著牆,對手不會從後面進攻。

而且自己靠著的是一個牆角,對手進攻的角度也只有四十五度的。

也就是說他們五個人一起沖不上來。

如果自己在中間那便是三百六十度被打,幾乎是被圈踢了。

靠一面牆,自己一百八十度被揍。

反正都是被揍,那麼就被揍的範圍越小越好了。

陳楚手裡抓住凳子。

這幫人只能兩個兩個的衝上來。

農村孩子別的沒有,就是有一把力氣。

雖然他的力氣不如馬小河那虎小子。

但是可比一般城裡男人的力氣都大。

別看城裡人天天去健身房啥的,那是在溫室里健身,白扯!

陳楚把凳子輪圓了。

霹靂啪嚓的開拍。

上來一個拍一個。

他依靠著牆角之勢,這五個人想?

??起衝上來已經不能。

「糙!你麻痹出來,有種咱上中間打!」那禿頭也挨了一摺疊椅。

捂著胳膊罵道。

「麻痹的!有種你們就衝上來!」面對人多,啥武術都不好使了。單打獨鬥武術管用。

真正人家一群人打你一人,還是不要裝13的好。

禿頭使了個眼色。

這五個人回身也去取凳子去了。

「麻痹啊!真他媽不講究!曲九!尹胖子!我糙你麻痹啊!你麻痹說話不算數!你麻痹你那是嘴還是屁眼子啊!」

……

陳楚打不過開罵了。

這時,門被推開了。

曲九和一個光頭肥胖的男人,還有一個性感妖嬈的女人走了進來。

陳楚只掃了一眼。

那胖男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由於太胖了不顯身高。

旁邊的女人燙著捲髮,後面梳攏著髮髻。幾縷捲髮落下來,耷拉在腮邊。

一身紫色的露背的體形裙。

那體形裙緊緊的貼著她的身體。

凸凹有致。

下面黑色的大窟窿眼的絲襪,黑色高跟鞋。

女人臉上還有一顆美人痣。

紅紅的嘴唇,一手托著紅酒杯。一手橫放在胸口前。胸前鼓鼓的,不弱於王霞的大白兔。

這女人給人第一感覺就是騷。

婊子的打扮。

「住手!」

曲九喊了一聲。

他臉色很難看。

本來是想試試陳楚的,他已經到門口了。

但陳楚罵的太難聽了。

臉上便是掛不住了。

在道上混的,被人這麼罵還不出來,傳出去以後不用混了。

那五個小子正舉著凳子,茶几啥的要朝陳楚砸過來。

這時都愣愣的看向曲九和那胖子。

「都放心吧!」胖子無奈的嘆口氣。

隨後沖陳楚說:「你就是陳楚小兄弟吧!鄙人姓尹,你叫我尹哥就行!呵呵。」

「尹哥。」陳楚叫了一聲。

識時務者為俊傑*傑,在人家地盤如果再裝逼,不被人干成13樣才怪。

「好!好哈!後生可畏!曲九,你說他像不像咱們年輕那會兒,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哈哈!」

「像,挺像的。」曲九陪著笑說。

「過來坐吧!」

尹胖子大咧咧的坐到沙發上了。

那五個人都站到他身後。

那個女人直接坐到尹胖子的大腿上。

陳楚抬頭看了眼那女人。

剛才他沒看仔細。

只見那女人年歲不大,頂多二十,臉上還有一些稚氣。

只是打扮的挺成熟。

她的眼睛也是屬於那種貓眼的,一種秀美的感覺。

尖尖的下頜,長長的睫毛,那挺巧圓潤的小屁股坐在尹胖子肥胖的大腿上。

尹胖子的一雙手一隻在摸著她露在外面的美背。

而另外一隻手在她大眼絲襪上摸索著。

女人低低嗯了一聲。

尹胖子不僅加大了一把力道,她大腿白皙的皮肉被抓起了一塊,被揉捏著變換著形狀。

女人咬著紅唇忍者。

尹胖子鬆開手,她的大腿皮膚恢復原狀,不過剛才抓過的地方已經紅了。

女人臉上也紅了,陳楚感覺不是害羞,應該是疼的。

尹胖子這傢伙,變態啊……

那五個小子把凳子已經放在原處了。

陳楚也扔下已經砸得變形了的凳子,坐在了尹胖子對面。

尹胖子掏出一根煙遞給陳楚。

陳楚擺擺手:「謝謝尹哥,我不會!」

那身後的禿頭忽然罵道:「麻痹的你別不識抬舉,尹哥給你煙,你敢不接著?」

「我是不會。」

尹胖子肥大的臉龐不動秋色。

忽然呵呵的響起一串笑聲。

「不錯,小兄弟有點意思。」

尹胖子把煙叼在嘴裡,那女人忙摸起打火機給他點上了。

他吐出了一口煙霧。

附身過來。

很像一隻碩大的蟾蜍。

「你叫陳楚對吧,陳楚,這麼和你說吧,我也聽曲九說了,你有兩下子。我尹胖子也不喜歡繞彎子,大家都是明白人,打人沒白打的,老疤下巴骨折,臉上顴骨骨折,你小子下手挺狠啊!小川鼻樑骨骨折,剛才半邊身子又不好使了,我不知道你怎麼弄的!不過……」

尹胖子又吐了口咽。噴向了陳楚。

「這年頭,我不管你是龍是虎,你是龍得給我盤著,是虎也得給我著,我混了這麼多年,最看重的就是兄弟情誼,不然也沒有這麼大的家業,這麼大的家業說白了都是弟兄們幫我尹胖子拼出來的!老疤,川子的傷,還有我帕薩特的車燈和保險杠,全下來,怎麼也得個兩萬三萬的,這錢我可以要,也可以不要!就看你了……」

尹胖子說著,附著身盯著陳楚看。

曲九忙說道:「尹哥的意思,是讓你和他混,怎麼樣?我也看好你的身手,季揚十六歲的時候也跟著尹哥混的,尹哥不會虧待你,錢,還是女人,都不會虧待!」

看陳楚不說話。

尹胖子哈哈笑說:「對!曲九說的對,那兩萬三萬的,我不在乎,我在乎的就是人才!怎麼樣陳楚,季揚那小子不識時務,離開了我,但是我姓尹的也沒虧待他,還給了他一筆安家費,我夠意思吧,你跟我混,咱們就是兄弟,過兩年想不混了,你和尹哥說一聲,尹哥也不會為難你,照樣給你個十萬八萬的安家費……」

「陳楚,你還猶豫啥啊!尹哥這麼多年除了對季揚說過這話,對老疤都沒說過,第二個人就是對你了!尹哥是器重你啊!你看,只要跟著尹哥,錢你有了,女人……也有!」

曲九說著看了尹胖子大腿上的女人一眼。

尹胖子咂咂嘴。

他是老江湖了。

憋了一口氣,好像有點捨不得是的,拍了拍那女人的後背。

「小菲,去,陪陪楚兄弟……」

那女人咬了咬嘴唇,款款的從尹胖子大腿上站了起來。

一步一搖的走到陳楚跟前。坐到了陳楚旁邊。

陳楚感覺一股刺鼻的香水兒味直逼過來。

這香水兒是香,但卻是那種刺鼻的香。

陳楚兩眼的餘光撇見這女人寬眼絲襪裡面光著的大腿,還有腳下黑色高跟涼鞋露出的塗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頭。

那美腳裹著黑色的大窟窿眼的絲襪,清晰可見。

陳楚喜歡絲襪,無論是王霞的黑色絲襪,還是王露的白色肉色絲襪,他都喜歡。

都喜歡讓她們穿著高跟鞋,不脫絲襪的,然後自己從她們後面狠狠的糙進去,狠狠的干。

他很過癮。

而這個女人和王霞她們不一樣,更誘惑。

看出來她一臉的不情願。

但又不得不這樣做。

陳楚下面碰的就硬了。

回頭看了眼這女人。

那雙大腿修長,他好想抱住這女人的大腿舔,也想嘴含住她那紅色指甲油的腳趾舔。

然後下面插進她的兩腿間,狠狠的糙她。

她會大叫,會呻吟。

會被自己糙的火燒雲翻翻過來。

她那挽起的有些捲曲的長發會披散開,自己幹完下面,再把傢伙塞進她紅紅的小嘴兒里……

陳楚呼出口氣,下面**的,渾身也熱乎乎的。

曲九輕微的呵呵笑著。

看了尹胖子一眼。

尹胖子沉沉的嘆息一口氣。

似乎很留戀這個女人。

他肥胖的雙手交叉,中指上的大大的黃橙橙的戒指上,一枚藍寶石發著明亮的光束。

「怎麼樣?楚兄弟,這個女人你喜歡么?」尹胖子吐了口咽說。

肥胖的大臉上全是笑容。

陳楚抬頭看了看他和旁邊一臉奸笑的曲九。

咬了咬下唇。

……

「嘿嘿!喜歡。」

「哈哈哈……」

這次尹胖子,曲九,包括那身後的五個小弟都大笑了起來。

心想這小子別看歲數不大,原來這麼色啊。

「哈哈!楚老弟是性情中人啊!我喜歡,自古英雄出少年,美人愛英雄,男人好色,英雄本色么!怎麼樣,楚老弟,這麼說你答應和我混了?」

陳楚明白,跟尹胖子混,那就是看廠子,拿刀砍人,弄不好還得替人頂包,哪有那麼容易就有錢有女人的。

「不混!」陳楚看著旁邊的美女,輕輕的說。

眾人笑容僵在那。

曲九說:「楚老弟,女人你喜歡么?」

「喜歡啊?」

「那混不?」

「不混!」

「這個女人你想玩不?想玩現在就是你的。」

「想玩。」

「那跟尹哥混不?」

「不混。」

……

曲九晃了晃腦袋,他都被整暈了。

站起了身:「陳楚,你這是啥意思?」

「沒啥意思啊,就是女人我喜歡,但是混黑社會我不幹,我還得回去上學呢,以後我還要考高中,考大學,我不想加入黑社會。」

「你……」曲九沒詞了。

尹胖子大臉蛋子也沉了下來。

把煙在煙灰缸里掐滅。

「曲九,你和我出來一趟。」

尹胖子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你啊!」曲九狠狠指了指陳楚,唉!的嘆息一聲跟著走了出去。

「尹哥,我呢!」那女人從座位上站起一臉焦急的說。

「坐下!」尹胖子粗大的手指,指著她說。

那女人嗯了一聲,弱弱的坐下了。

那禿頭五人沖陳楚冷哼著點指著。

「逼樣!真他媽的不識抬舉!」

……

房門外,尹胖子看了看曲九緩緩說。

「曲九,這小子不是抬舉啊!」

「尹哥,他還小,慢慢來,連老疤都不是他對手,以後肯定錯不了,我感覺這個人應該交,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啊,咱們給他妞兒,他玩了,他需要啥咱給了,等咱需要他的時候,他也不好意思拒絕。」

「嗯……媽的,這個女的我剛相中。」

「尹哥,女人有的是,咱要是把馬猴子的迪吧干倒了,那女人要多少有多少,身手好的沒多少啊。」

「你感覺這小子能幹過馬猴子的手下刀奪么?」

「差不多,現在季揚洗手不幹了,我感覺別看這小子歲數小,身手那狠勁兒不比季揚差,尹哥,人不能先用先交啊……」

「呢……你說的對,女人多的是!媽的!便宜這小子了,小菲我還沒糙她呢,先讓給他糙,行!麻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