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三十七張君不賤黃河之水天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張君不賤黃河之水天上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曲九搖搖頭。

「尹哥,現在瀚城的大迪廳就咱的兄弟迪廳和馬猴子的世紀迪廳了,馬猴子就仗著他那打手刀奪,咱幾次都吃他媽的刀奪的虧了,要是把刀奪廢了,馬猴子還算是個幾把!」

唉!

「曲九啊,還是你想的遠啊,是我姓尹的目光短淺了,當初就不應該看上季揚的妹子季小桃,我啊,糙!不然季揚也不會走,麻痹的,我這麼大歲數了咋還這麼色呢!媽的,不說了,走吧,把這小子哄住了,一個小孩兒好哄。」

曲九搖搖頭。

「尹哥,你錯了,這小子歲數不大,手下弟兄有幾個狠的,有個虎小子輪了我一板凳,要不是我反應快,後腦勺早就被開瓢了!就回不來了……」

「我糙!那麼狠?」尹胖子有點不信瞪大眼問。

「是啊!他們都是未成年,下手沒輕沒重的,我真讓人乾死了,他們也沒死刑,還有個小子拎著刀上來就他媽捅我,被國梁給攔下了……麻痹的,這兩個狠茬子都跟陳楚這小子混的……」

「呼……」尹胖子冷呼出口氣。

「麻痹的,這小子還真看不出來啊!有點道行。」

「嗯,尹哥,我只想說你別看他色迷迷的,心裡精的很,小川子現在胳膊還沒好呢,大夫說是淤血了,得動手術,麻痹的,我問小川子咋弄的,他就說這小子點了他下手腕。」

「我糙!麻痹的我看小川子是中邪了!」

尹胖子說著又點了根煙抽了幾口。

「尹哥,咱釣魚還得用個魚餌呢,陳楚咱先給他點甜頭嘗?

?。」

「行,曲九啊,這事兒你就安排吧,不用問我,只要能把馬猴子手下那刀奪幹掉,我他媽的花個幾十萬都不在乎。」

兩人商量已定。

轉身從新走進屋裡。

臉上都堆砌著笑容。

「哈哈!楚兄弟,和小菲的感情培養的怎麼樣了啊?」

尹胖子說著胖臉蛋子上的肉,笑的一顫一顫的。

曲九也呵呵笑著說。

「楚兄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十六,小菲是二十,女大三抱金磚,女大四就更多抱了一塊金磚,等於抱了四塊金磚了!哈哈!」

尹胖子和曲九這麼一說。

那身後五個弟兄也不是傻逼。

自然能看出火頭往哪燒。

都跟著呵呵哈哈的笑了起來。

「對,九哥說的對,楚兄弟抱四塊金磚,四塊金磚……」

陳楚呼的出口氣,臉上笑著,心裡卻想。

這幫孫子剛才又差點動手打自己了。

這會笑的跟什麼是的。

曲九又笑著說。

「小菲啊,你以後就是楚兄弟的女人了!以後不用跳鋼管舞了,你當領班,我替尹哥給你升職了,怎麼樣?」

那女人忙站起來。臉上驚慌的說:「謝謝九哥,謝謝尹哥。」

尹胖子哈哈一笑。

「別謝我,你要謝就謝曲九,就謝楚兄弟,你以後就是楚兄弟的女人,是我尹胖子的弟妹。」

尹胖子說完,那五個兄弟都嚇了一跳。

心想這不是開玩笑吧。

曲九點頭。

「尹哥說的對,你們以後見到小菲別他媽的小妞兒小妞兒的撩騷了,懂不?要叫嫂子!誰他媽的敢撩騷嫂子,家法知道怎麼處置吧!」

「知道!剁手!」

「麻痹的,知道就好!別到時候忍不住自己下面的老二,干不是老爺們的事兒,對不起兄弟的事兒!那就別怪我曲九心狠!你們也出去和其他弟兄說一說!以後陳楚就是咱們迪廳的?的人,人家還要念書,不經常來,但是哪天來,哪天都是咱尹哥的兄弟!」

這五人呼出口氣。

暗自咧嘴。

心裡不痛快,嘴上不敢說啥。

這小崽子怎麼成尹胖子的兄弟了,跟以前的季揚是的。

陳楚這時站了起來。

曲九啪啪他肩膀,呵呵笑著。

「兄弟,沒事,你還好好念書上學,就是沒事的時候多來看看我和你尹哥,現在小菲是你的女人,你想怎麼玩都行,兄弟迪吧你啥時候想來,就啥時候來,想不來就不來,哥哥也不為難你啥。」

「這是何意?」陳楚有點發懵。但他知道世界上沒有這麼便宜的事兒,不能抱有幻想。

這些人一會兒沖他動刀,一會兒又送他女人的,現在又和自己稱兄道弟的……

這不是玩死人不償命么?

「哈哈!」尹胖子笑了。

「兄弟,沒別的意思,就是哥哥感覺和你投緣,你要是給哥哥面子就常來常往,如果不認我這個哥哥,我尹胖子也不能說啥,對了,兄弟還沒吃飯吧,咱先整點飯!然後喝點!然後你和小菲……哈哈哈……想幹啥就幹啥!」

……

「呼……」陳楚大喘了一口氣

尹胖子、曲九又和陳楚交了交心。

這才走了出去。

陳楚呼出口氣。

感覺自己跟做夢是的。

說心裡話,他只是一個半大小子。

只是一個農村的半大小子而已……

他感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和上流社會接軌。

不說象農村人祖祖輩輩,窩在農村種地,打工,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修理地球。

春種秋收,冬天沒事貓冬,和老婆熱炕頭的造小人。

即使他學一個大理石,或者瓦匠,木匠啥的手藝,娶個媳婦,生倆孩子,太太平平的過一輩子。

也做夢沒想到會這樣。

從認識張老頭兒的那一天,他就在慢慢的改變。

糙了季小桃,學習了少林的大小洪拳,八仙醉拳,一直到學了古拳之後,他感覺自己就不是以前的那個自己了。

自己是誰?他都不知道了,不認識了。

他怎麼可能糙了季小桃,糙了醫生王露,甚至糙了自己的班主任老師,科任老師,又糙了鄰居劉翠……

他呼出口氣。

現在,自己又成了混子馬華強一夥的老大,現在竟然和瀚城黑社會尹胖子勾搭上了。

他感覺自己冥冥中一切都被一個人算計了。

那個人是一直幫他,一直扶持他,現在又走到今天這一步的……那人便是張老頭兒。

這老傢伙,到底是人還是鬼啊。

陳楚感覺自己像是一步步的被他設計進入一個陷阱當中。

他已經走不出來了。

……

陳楚默不作聲。

那女人站了起來。

整理了一下自己大腿上的絲襪。

剛才被尹胖子掐了一把大腿,挺疼的,絲襪也皺了。

她靠近了窗子旁邊。

凝望那窗外著瀚城下午的車水馬龍。

而在她的腳下,就是二樓傳來震顫的微微傳進來的包房中的音樂。

她轉身走回到茶几前,摸起茶几的煙盒,掏出根中華煙,拿起上面的打火機點燃。

又重新走到窗前,一邊看著外面的景色,一邊緩緩的抽著。

一根煙抽了半根。

她才問:「你多大?」

「十六。」

陳楚呼出口氣。

心緒已經平穩下來。

路是自己走的。腳下的泡也是自己走的。

既然上了這條船,不可能有回頭路。

就像王霞背著丈夫跟自己搞了,她就不可能再是一個守婦道的女人,比如季小桃跟徐紅,還有化學老師夢霄晨被自己糙了,破了處女那層膜,即使他們以後做處女膜修復。

也再也不是處女了。

其實,生命就是不斷的糙與被糙的過程。

現在自己就是被命運糙了,既然糙了就不是以前的自己,即便再修復,也不是了。

他站了起來。

走到那女人跟前。

「女人抽煙不好。」

「呵呵,小屁孩,你管我……哦不,現在我是你的女人了,小屁孩兒,我是你女人了,你敢糙我嗎?」

「呵呵……不敢。」陳楚淡淡一笑。

手搭在她露出的肩膀上。

然後游弋到她光裸的玉背。

她的肌膚像是擦了什麼,那樣的光滑。

一股股女人的芳香傳入陳楚的鼻孔。

摸著她光滑細膩的肌膚,看著她性感的緊身裙,和下面帶著大窟窿眼的絲襪,包括秀美的小腳和那塗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陳楚硬了,並且渾身都激動的有些哆嗦。

「呵呵呵呵……噗……」

一口煙霧居高臨下的噴到陳楚臉上。

「糙!不敢糙我?那你答應尹哥要我幹什麼?我要的男人,不是一個小孩兒,你他媽的下面長毛了么?」

小菲說著話。

端起不知何時放在窗台上的紅酒杯。

淺淺的品了一口。

鮮紅的嘴唇,在酒杯上留下一抹唇印。

纖細修長如蔥般的手指散發著雪白無暇。

在她放心紅酒杯之時,陳楚的手一下抓住她的手。

小菲呃的一聲,往後抽,但是沒抽動。

「你放開我!」

陳楚笑了。

四指用力抓住她的纖柔的小手,大拇指在她手背上輕輕的摩挲著。

「你的手真嫩,和一個女人的手同樣的嫩。」

小菲鮮紅的嘴唇沖陳楚慢慢的吐出兩個字。

一副的不屑。

「逼樣!」

「唔……」

她罵完準備轉頭再沖向窗玻璃,陳楚摸著她後背的手猛地發力。

另外一隻手抱住她白皙的脖頸。

猛然下拉。

嘴唇狠狠的聞住了她的紅唇。

「唔……唔……放開……唔……」

小菲用力掙扎。不過陳楚還是狠狠的親吻著。

嘴唇摩擦著她的嘴唇。

陳楚心裡一陣蕩漾。

自己終於親到這個女人了。

這個漂亮的女人……

陳楚下面**的。

兩手像是大螃蟹似的,扣住她的脖子。

親住了她的紅唇也不撒開。

小菲被她逼的退到了牆壁上。

陳楚就把她抵在牆上,嘴還是用力的堵住著她的嘴。

不過陳楚的舌頭沒敢伸進去。

怕被這女人給咬了。

「嗯,嗯,啊。」小菲呻吟幾聲。

想提起膝蓋撞擊陳楚的胯下。

但她的身體已被抵住,沒有距離施展。

她沒想到這個半大小子力氣這麼大。

而陳楚卻親著她的嘴,感覺和女人親嘴以來,從沒有過的這麼過癮。

這女人又騷,又欠糙,而且這嘴真甜。

堵住她的嘴,陳楚一隻手順著她柔滑的肩膀往下,摸到了短裙下她修長大腿。

手心裡感受著那大腿的彈性和溫度。

還有那大窟窿眼絲襪在手心的摩擦感。

那麼的強烈刺激著他。

「唔……唔……放開……唔……」

小菲感覺自己是在被侮辱。

見陳楚的那手摸完了自己的大腿,好像還要往自己的屁股上伸。要摸自己的屁股。

她提不起膝蓋,一隻手伸到下面,想抓住陳楚的傢伙,狠狠掐一把。

而她的小手一摸。

就不動了。

整個人像是被抽幹了是的。

無力的任憑陳楚親著嘴,摸向屁股了。

而她的小手也在陳楚那大傢伙上輕輕的撫摸起來。

「啊。」

小菲臉紅了,腦中回蕩著,這小子的傢伙是真的么?這究竟是驢的,還是人的,要是真做了他的女人,那不是被糙死,就會被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