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三十八章奔流到海不復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奔流到海不復回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曲九和尹胖子在一樓的長廊上的躺椅上坐著。

尹胖子光著膀子。

大肚子『踢里吐露』的贅肉暴露在空氣里。

光頭和圓圓的大腦袋,發著油油的光。

整個人像是一個佛爺是的。

「老九,你穿那麼多不熱么?」尹胖子磕著瓜子,嘎巴嘎巴的發出聲響。

瓜子皮規規整整的放了一堆。

一個穿著紅旗袍的服務員端過來一盤子荔枝和葡萄。

尹胖子伸手抓過來一個荔枝剝著。

肥胖的大嘴不等荔枝剝完,已經迫不及待的咬住荔枝的果肉,吃了進去。

眼睛還瞟向那個服務員。

不由得搖頭嘴發出嘖嘖嘖的聲音。

等那服務員退了下去。

尹胖子把手中的荔枝核往桌上一扔。

肥胖的身子往竹椅上一躺。

「真他媽的丑啊,沒法看……嘖嘖……」

曲九笑了。

「尹哥還是雄壯如當年啊,呵呵……金槍不倒。」

「糙,金槍不倒有啥用,剛看上一個就得拱手讓人,我說……你不熱么,整天西裝領帶的。」

「呵呵呵呵……尹哥說笑了,心靜自然涼……」曲九手指探了出去,如同鷹爪一把,抓了一小撮瓜子,輕輕的嗑著。

「糙,竟給我整文縐縐的。」尹胖子點了一根煙。

抽了一口。

「老九,你說陳楚那小崽子那麼點,給他一個女人他能玩明白么?你說他倆現在在屋裡能幹上么?我感覺夠嗆,那小子可能還沒開苞呢!連13是啥都不知道!」

尹胖子斜著眼看著曲九。

曲九吹了吹瓜子裡面的雜物。

那一小撮瓜子在手裡翻來覆去的倒手。

「九哥,女人有啥啊,不就是個圈么?男人就是一個勾,把勾放進圈裡面不就?

??了么?呵呵……簡單的很,我感覺已經幹上了。」

「糙。」尹胖子吐了口咽。

「媽的,便宜這小子了,好13都他媽的讓豬拱了……哎,我說你那點瓜子吃了得了,這兩隻手摺騰來折騰去的,我眼睛都讓你折騰花了……」

曲九哈哈哈的敞亮的笑了起來。

「九哥,今天晚上我弄點葯,給你去迪廳里整一個小妹兒不就完了么?」

「哎呦!還是你了解我,行啊!就這麼著吧!哈哈哈!」尹胖子撫掌開懷大笑起來。

「對了,咱進去看看吧,酒菜不都準備好了么?」

「還是再等等吧,年輕人,火力旺,再說了,尹哥剛才已經說了,就怕他騎不了小菲那匹母馬,再給他點時間,尹哥,咱下盤象棋如何?」

「不玩,你總玩賴,總贏我。」

「這次我讓你車馬炮!」

「行,那就玩兩盤,媽的,這小子還挺能糙的……」

……

小菲刷的一聲,已經把窗帘拉上了。

屋子裡昏暗了許多。

陳楚把她抵在牆角。

嘴在她白皙的脖頸上親吻著。

小菲嗯嗯的呻吟,呼吸也漸漸的濃重。

她長長的脖頸往後仰著,陳楚的手順著她的大腿伸了進去。

摸到了熱乎乎彈跳著的她的屁股。

小菲啊的一聲,屁股本能的往後縮了縮。

兩手抱住陳楚的脖子。

鼓鼓囊囊的胸口貼近他的臉。

陳楚忽的一下,把頭緊緊的埋進了她的胸前。

在上面磨蹭著,鼻子從她的胸前的溝壑中伸了進去。

狠狠的嗅著。

一股奶氣被吸進了鼻孔。

陳楚感覺她不可能是處女了。

這股奶氣應該是她身上的體香。

「嗯……啊……」小菲呻吟了一聲。

像是一直發情的美女蛇一樣。

身體扭曲著,與陳楚摟抱在一起,兩人的身體相互磨蹭著。

她感覺著陳楚下面下面大大的傢伙磨蹭在她的小腹,褲襠里的小妹妹上特別的好受。

她啊……啊……的慢慢呻吟,感覺自己下面濕潤了。

「啊……哦……」小菲的呻吟伴隨著她濃重的呼吸。

陳楚亦是一陣的激動不已。

和別的女人不一樣的,小菲的身體異常的柔軟,身體的每一個部位,腰,屁股、甚至每一個骨節都能動。

她就像是一隻蛇精。

這時,她手在頭髮上一撥弄,滿頭長發傾瀉下來,像是一幕瀑布落下。

那頭髮洋洋洒洒,落在她的肩頭,和陳楚的臉上跟嘴裡。

陳楚含著她的幾根帶著濃重好聞香水氣味的髮絲,一陣的**。

這……就是城裡女人么?陳楚想。

「寶貝兒!」陳楚要去摟抱小菲。

卻被她推了一把。

然後她自顧自的站在陳楚面前,身體柔軟的晃動起來。

圍繞著陳楚,她的手搭在陳楚的肩膀上,跳起了舞蹈。

那種沒有規律卻讓人無比**的鋼管舞,而陳楚就是她圍繞著的鋼管。

陳楚懵了。

這才真的懵了。

下面從來沒有過的硬。

他沒想到男女可以這樣玩。

以前在電視上,看到迪廳,還有舞廳跳舞之類的。雖然感覺刺激,但是跟真實的刺激沒法比。

這種才是真實的誘惑。

這女人,太騷了。

小菲看著他那要吃人一樣的目光笑了。

揚手就抽了陳楚一個嘴巴。

陳楚一愣。

她又笑著扭動腰肢跟屁股。

紅唇輕輕啟開:「爽嗎?」

「嗯……爽。」陳楚摸了摸嘴角說了一句。不過心想這女人下手挺重啊。

小菲忽遠忽近,大腿又在陳楚勃起的傢伙上磨蹭著。

那半透明的黑色窟窿眼絲襪,把陳楚下面磨蹭了異常**,他整個人就像要燃燒了一樣。

激動的說道。

「快,讓我糙一下。」陳楚伸手抓住小菲的兩隻晃肩。

「啪!」小菲又抽過來一個嘴巴。

然後笑著湊過來親了親陳楚被揍的地方。

然後一點點的往下。親他的下巴,他的脖子,解開了陳楚的扣子親他有些黑,但堅硬的胸膛和小腹的肌肉。

陳楚舒服的哦的一聲呻吟。

接著胸口一起一伏的喘息。

他從來沒試過這樣。

這簡直就讓人慾仙欲死。

這難道就是狐狸精么?

陳楚不知道狐狸精是什麼,但他感覺此時此地的小菲就是一隻狐狸精。一個殺人不見血,吃人不吐骨頭的白骨精。

但他情願被這隻白骨精吃掉。

小菲一點點的往下,隨後解開陳楚的褲帶。

兩隻修長白皙的小手抓住他的褲子的兩端,用力刷的一下扒了下去。

然後抓住陳楚的內褲慢慢的脫掉,拉到陳楚的腳踝處。

每次都是陳楚這麼糙王霞,糙季小桃的。

這次也輪到自己了。

陳楚下面的傢伙一下彈跳出去。

小菲驚訝的啊!的一聲。

兩手抓弄了幾下,有些迫不及待的張開口唔的一聲,把陳楚那東西吞進了口中。

然後如同母雞啄米一樣。

頭來來回回的運動吞吐。

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

陳楚呼呼的穿著粗氣。

他的東西被那小蓮含過,被王露,王霞嘴裡都含過。

但沒有一次被小菲嘴裡含著的舒服。

感覺這女人就兩個字——專業。

那熱乎乎的小嘴兒,含住他的東西,每一次的吞吐都讓他的傢伙直抵她喉嚨。

就像乾女人下面,直接干到盡頭一樣。

陳楚嗯嗯的發出聲音,激動的說。

「站起來,讓我摸摸你的扎。」

「唔……」小菲沒發起身,不過手伸向後面,解開了脖頸上的扣子。

上面的布料脫落,她的一對大白兔彈跳了出來。

沒有王霞的大,卻挺翹著。

上面的相思豆紅紅的很是誘人。

像是兩粒花生豆是的。

陳楚哈下腰,兩手摸著,抓住她那兩粒相思豆。

由於小菲還埋在他的胯間嗚嗚的吞吐他的傢伙。

陳楚抓不全面她的兔子。

忽然,小菲加快了吞吐的速度。

就像陳楚加快速度糙王霞達到**一樣。

小菲嘴裡的唾液那麼多、那麼柔滑和溫暖。

吞吐中,她紅唇和口水發出噗噗噗,撲哧撲哧的聲音,有時,她還會用嘴唇親著陳楚的上面的頭。

叭叭叭的親吻讓陳楚更為激動。

這時小菲兩手抱住陳楚的屁股。

在他的臀瓣上狠狠的掐著。

而嘴更是深深的含住陳楚的傢伙。

「啊啊啊……」陳楚感覺自己要射了出去。

要被這女人給弄射了。

「啪。」陳楚爽的抽了小菲一個嘴巴。

小菲臉一歪,嘴裡還含著他的東西。

唔唔的含糊不清的罵道:「你麻痹啊……」

「啪!」陳楚又笑著反手抽了她一個耳光。

「麻痹,你麻痹……」小菲又罵了一句。

隨後手指狠狠的戳進陳楚的屁股。

「我糙!服了,我他媽服了。」陳楚叫了一聲。

小菲指甲從他的屁股挪開。

陳楚感覺自己屁眼一陣生疼。

而小菲兩手又狠狠抱著他的屁股,嘴來回快速抽動。

陳楚本來想停一停,把這女人扒光,然後糙她。但看著她那嬌美的俏臉,正在吞吐自己的傢伙。

實在忍不住了。

兩手放在她的頭上,十指插進她的長發,隨著她的吞吐,陳楚兩手抱住她的頭。

啊啊啊!的下面也狠狠的往前頂。

感覺頂到了她那喉嚨的深處。

小菲嗷的一聲,好像要嘔吐。

陳楚受不了了,下面直直的頂住她的喉嚨。

嗤嗤嗤嗤的噴了出去。

「啊……啊……」兩人同時呻吟的叫了一聲。

陳楚的傢伙被小菲吐了出來。

那傢伙噴出來的液體,射在小菲的白凈的臉蛋兒上,她長長的睫毛,和彎彎的秀眉,還有尖尖的白皙的下顎上。

「啊……」陳楚掐著自己的傢伙,又擼了兩把。在小菲的臉蛋兒上蹭了幾下。

喘息著,看著自己的東西噴了小菲滿臉全是。

陳楚感覺無比的爽,感覺比射進女人身體里還要爽。

小菲張開嘴兒,烈焰紅唇吐出了一股白白的液體,她的紅唇沾染著如同露水一樣的粘稠的液體。

過了一陣,她呼吸才慢慢平穩下來。

兩手抓在陳楚屁股上也鬆開。

扶著地面。

隨後,從小包裡面找出紙巾,開始擦著臉蛋兒。

陳楚長呼出口氣。

看著她忙活著。

手又伸進她的絲襪里,摸著她的屁股。

摸到了她溝子的時候,手伸進裡面摳了一把。

「啊……幹啥呀,討厭啊你……」小菲嬌嗔的一聲,躲開了陳楚的手。

而陳楚手上已經有點粘乎乎的了。

她下面已經濕了。

「你……還真想在這干啊?」小菲還在擦著,抬眼看了陳楚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