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四十章朝如吊絲暮出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朝如吊絲暮出血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小菲拿了一千塊錢打車回到了自己住的公寓。

伸手遞給計程車五塊錢。

計程車司機卻不接。

「妹子,在哪裡坐台啊?方便留個電話么?」

「我不是小姐。」

計程車笑笑。

「妹子,別裝了,咱就是玩玩,開個價啊,五十還是一百,太貴了我們這行的可能消費不起,差不多就行,咱經常玩,便宜點,多玩幾次就找回來了。」

「麻痹的,我再說一遍我不是小姐。錢你還要不要!」小菲推開計程車的門,咚的一聲甩上了。

「糙!騷貨,裝你麻痹啊!一看你這逼樣就是屁股剛讓人糙完,咋的,大爺我給不起錢怎麼的?」

「你麻痹的有種再說一遍!」小菲掏出手機,按著號碼。

「麻痹的你是男人別走,操你媽的我找人乾死你!」

「麻痹的,臭婊子……」司機嘀咕了一聲。灰溜溜的開車一路跑了。

有句順口溜,什麼當兵的,廚師,還有司機都挺騷的。

當兵的是一年到頭都碰不到女人,憋的能不騷么。

開車的是一年四處都能碰到女人。

種子跟蒲公英是的亂撒,騷。

廚師……專門泡女服務員,女服務員像是流水席是的,換了一波又一波……騷。

這司機見小菲掏電話,心裡嚇得夠嗆。

又害怕車牌被人記住。

嚇得臉都紅了,心都咚咚咚的跳。

真害怕哪天開車的時候,上來幾個染著黃頭髮的小年輕的把他拉出去一頓揍。

現在的女人是惹不起的。

小菲翻著電話本。

卻不知道該給誰打好。

她咬著下唇,忽然淚水在眼中打著轉。

抑制不住的淚水奪眶而出。

不僅扶著樓前的水泥牆,鶯鶯的小聲哭泣起來。

一串串的淚水,順著眼裡流淌而下。

從腮邊,從尖尖的下頜,落到地面。

一滴滴的像是水珠。

「小……小菲……」一隻手想碰她的肩膀,又不敢。只輕輕的喚了一聲。

小菲抽泣兩聲,手摸了摸臉上的淚。看到一個長相英俊,卻有些鬍子拉差的年輕人,一看見這張英俊的面孔,她卻沒來由的怒火中燒。

「霍子豪!怎麼他媽的又是你!」小菲馬上停止了哭泣。

「啊,是我啊,我……我想你。」

「滾!霍子豪!你一個大男人能不能要點志氣!你不是在沈城實習嗎?怎麼跑回來了!」小菲怒目而視。

霍子豪舔了舔嘴唇。

「小,小菲,我……我想你啊,我一直喜歡你,我……我真心的愛你,你……」

「霍子豪,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連自己都養活不了,拿什麼喜歡我?你他媽的拿什麼愛我?」

「我……我有一顆誠心,我對天發誓,我會好好照顧你一輩子,一輩子對你好,我啥都不用你干,我天天伺候你,我給你洗衣服,給你做飯,給你洗腳,以後給你伺候孩子……」

公寓旁邊的街坊都從窗口探頭出來看熱鬧。

有的一邊端著碗吃飯,一邊笑。

「霍子豪,你別丟人行不行,是男人就滾回沈城去,好好混!別在這丟人現眼!我現在他媽的有男人!」

「你,你男人不就是混混……」

「滾!我男人是學生,我男人……你再不走,我男人回來揍死你!」

霍子豪激動了。

「好,好啊,讓他來揍我啊!你男人叫什麼名字,我就不信了我!」

「我男人叫陳楚,明天……後天他來找我,有本事你後天來!」

「行,我後天肯定來,我一定要奪回我心愛的人,我一定要……」

「滾吧!」小菲不想和他糾纏,趁著他不留神,馬上開門跑進了公寓,反手把門鎖上了。

霍子豪在門口敲了一通門。

不知什麼時候走的。

小菲不僅想起了大學時候的霍子豪,那麼帥,那麼有男人味兒,怎麼一畢業,就成了這個德行了。

她不由得又點燃了一根煙。

剛抽了兩口,就掐滅了,想起答應陳楚的,不抽煙了。

忽然想起那個有些稚嫩的臉龐,氣息又有些成熟的陳楚。

這個男人會是自己以後的依靠么?

……

……

陳楚摸著兜里剩下的兩千塊錢。

覺得以後肯定有需要的。

沒有亂花,又想小菲口爆一次,一千塊真他媽的有點貴了。

在瀚城轉了一圈,紅著臉,買了幾個頭花。

這東西在縣城和村裡是買不到的。

畢竟瀚城可比縣城大的多了。

他想把這些頭花送給劉翠,徐紅,或者那小蓮啥的。

王霞和夢霄晨人家經常來瀚城的,是不可能看上的了。

在市裡逛遊了一圈。

他便坐上客車。

往鎮里返了。

這客車是鎮里的。

也是往返的最後一趟車了。

所以車速開的非常快。

陳楚坐在前面,都能看到跑到一百一了。

他還是第一次坐這麼快的車,心都跟著懸起來了。

而且他坐在司機旁邊,感覺車身都像是要漂起來了一樣。

到了鎮里。

陳楚把這些頭花都塞進褲兜。

錢塞進衣服的裡面兜里。

想著哪天辦一張存摺存上,以後需要的時候再用。

客車站就在紅星撞球廳附近。

他剛下車,就和一個小子撞了個滿懷。

那人一米七五左右。

頭髮有些長,屬於偏分頭那種。

白襯衫,藍色牛仔褲,白色旅遊鞋。

他一邊走一邊打著電話。

和陳楚撞了一下。

陳楚由於坐車有點腿發軟,差點坐個墩。

「我糙!」陳楚叫了一聲。

那人回身瞪了陳楚一眼。

眼裡透出一股狠勁兒。

「好,好,我知道了,在瀚城市醫院對吧,行,我馬上打車去……」那人握著電話,伸手點指陳楚幾下。

那意思是我記住你了。

「糙,有本事別走啊……」

那人已經招呼了一輛夏利車。

沖陳楚又點指幾下,上車匆匆走了。

陳楚呼出口氣。

直接回到學校。

趕上最後一節課馬上要上課了。

學生還都在操場嬉鬧。

而看到陳楚,不大的嬉鬧的操場突然安靜了。

像是熱鍋里揚了一瓢涼水。

陳楚往前走,旁邊人學生自動的低頭讓開一條路。

這時,馬華強一夥五人都坐在一個花池子上抽煙。

看見陳楚。

馬上從花壇上跳下來。

「楚哥回來了。」

「楚哥。」

「楚哥。」

五人各自沖陳楚叫了一聲。

而不遠處,徐紅也走了過來。

學校的學生自動離這夥人多遠。

就像一群斑馬碰見了獅群一樣。

「楚哥,你,你沒事兒吧。」

陳楚笑了。

「沒事。」

「他們沒打你吧,楚哥。」

「糙,沒有,我這不好好的么?」

「陳楚……」徐紅過來一把抱住陳楚的脖子。

這下陳楚臉紅了。

他能看見那許多自己的同學都驚訝的看著他。

他拍了拍徐紅的肩膀,好不容易才和她分開。

心裡才明白,這女人不是亂上的。

上了真得付出代價了。

這時,上課鈴聲響了起來。

科任老師,都拿著書,邊往班級走邊沖馬華強這一夥看著。

他們大概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有幾個男老師臉色通紅。

畢竟這件事他們做的很丟人。

陳楚沖馬華強幾人說道:「大夥先回吧,我先上課去,今天的事兒太謝謝大夥了。」

「楚哥,你說啥呢,咱不是兄弟么。」

「對!兄弟!咱們是兄弟!」陳楚啪啪拍著幾人的肩膀。

有些感動。

在自己危難的時候,那些同學沒有幫忙,老師也躲的遠遠的,倒是這些平時弔兒郎當,被老師和同學說成混子的人,甘心跟著自己拚命。

這樣的人不是兄弟,什麼又是兄弟。

「兄弟們,晚上給我個面子,咱們吃頓飯。」

「楚哥,我看兄弟們晚上真不能給你這個面子!」馬華強呵呵笑道。

「為啥?」陳楚問。

馬華強看了看徐紅。

「哈哈!嫂子都好幾天沒看見你了,想你了!兄弟們改天再和你聚,今天晚上,楚哥是嫂子的!哈哈!」

「哈哈哈!」黃毛幾人也跟著笑。

「馬華強,你,你他媽的找打!」徐紅伸手就朝著馬華強抓去。

馬華強一夥笑哈哈的跑遠了。

徐紅追出去幾步。

又回到陳楚跟前。

陳楚回頭看了看。那些已經上課的學生都趴著窗戶看著自己和徐紅。

「呼……」陳楚有點後悔上了徐紅了。

「嗯……你,你先回去吧,我出了這麼大事兒,我得先回去和我爸說一聲,我們明天再見得了。」

「陳楚,你這事兒我感覺不應該和你爸說,你和他說了,你爸也跟著操心,再說你都這麼大了,啥事自己還做不了主啊,還有,還有我這幾天是想你了……前幾天我沒來找你,是因為……我來事了,不方便跟你倆——那啥,今天,是,是我的安全期……」

「呼……」

陳楚呼出口氣。

他本想拿老爹當一個借口推脫開徐紅的。

沒想到徐紅打蛇上棍了。

他看了看徐紅,尤其是她那挺翹的屁股。

他下面還真有點硬了。

真想糙徐紅了。

「你……那我也得回去上課啊。」

「陳楚,念書真就那麼重要麼?」

「不是重要不重要的事兒,是我爸給我花錢了,我不好好念書,對得起我爸么。」

「噗哧!」徐紅一下笑了。

「我都問你同學了,人家都說你不好好學習的,現在咋這麼積極了。」

「嗯……我以前不好好學習,所以現在才積極了,行吧,徐紅。」

陳楚沒辦法了,再這麼糾纏沒頭了。

不僅湊到她耳邊說:「徐紅,晚上……晚上你還在老地方,我肯定來,我想糙你……」

徐紅臉刷的紅了。

「在哪啊,別是女廁所,壕溝么,大晚上的我怕。」

陳楚咬了咬牙。

「去馬華強的大棚吧,然後我騎自行車去找你,行吧,我太想糙你了,這次一定糙你個七遍八遍的……」

「滾……你咋那麼煩人呢……」徐紅小聲罵了陳楚一句。

然後說:「那我晚上八點,在那等你,我……我先走了啊。」

「嗯。」陳楚點頭,看著徐紅轉身走遠。

那一晃一晃的屁股,陳楚真是有點想了。

不過,晚上還有劉翠。

他也想念劉翠那小麥色挺翹知己的屁股。

一時間,還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最後想想,不行先糙了徐紅?

這丫頭現在真騷啊。

陳楚看了眼那些從班級窗口看自己的眼睛。

在初二的班級還真有兩個相貌不錯的女生。

嫩草的很。

要是糙一把也行啊。

陳楚下面梆硬的。

走進走廊的時候,手伸進褲襠撥弄了兩下,不然都支撐起來了。

這才敲門。

「請進!」

陳楚進屋,沖在黑板上寫字的老師點了下頭。

那老師是代數老師。一個帶眼鏡的男老師。

笑著說。

「陳楚啊!快進來,快回去坐吧!」

陳楚有些奇怪。

這老師今天好像對自己特別客氣。

不僅是老師,而這些學生,好像都特別怕他,開始疏遠他了。

只是馬小河在後面捅咕了他一下。

嘿嘿嘿的還是象以前那樣傻笑著。

……

今天是陳楚值日。

等人都走了的時候。

陳楚正準備鎖門。

走廊里也有些光線暗淡了。

這時傳來了噠噠噠的腳步聲。

腳步聲很輕,好像很怕的模樣。

陳楚咯一聲扣上了鎖頭。

回過頭,目光緊縮。

隨著腳步聲,一個長長的影子隨後出現。

不過,之後卻是一個嬌小美麗的女孩兒走了出來。

女孩兒留著長長的劉海。

大大的眼睛,紅紅的小嘴兒。

身子纖瘦。

走路也十分的輕盈。

尤其是那對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是會說話是的。

「陳楚,你的書。」路小巧走近陳楚,伸手遞了過來。

「謝謝啊。」

陳楚已經比路小巧高出了半個頭。

以前他們身高是差不多的。

「陳楚,今天謝謝你,你都是為了我……」路小巧有點哽咽。

陳楚笑了。

心想逗逗她吧。

「小巧,因為我喜歡你,哪怕我今天被人砍死我也願意,我愛你,你知道么?」

「啊,我……」

路小巧慌了。

陳楚看著她那紅紅的小嘴兒忽然下面就硬了。

幾乎本能的上去抱住了路小巧,嘴就親住了路小巧紅彤彤的小嘴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