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四十一章人生得意須盡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人生得意須盡歡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夏天的天氣,娃娃的臉。

說陰就陰,晴就晴。

不知道那塊天空飄來一片烏雲,就能帶點雨水。

天空的四周密布著暗鉛色,整個虛空的空氣也變得清涼一些,校園裡的破舊的瓦房,和一叢叢的灌木看上去那樣的暗淡的色調,是那樣的養眼。

停車場孤零零的一左一右停靠著一輛小坤車和一輛破二八大杠。

那困車嶄新。

二八大杠腳蹬子都快蹬沒了。

車把和輪子布滿了雨水澆過的跡斑斑……

走廊里亦是更昏暗一些。

門窗關好,遠遠近近的傳來一陣陣窸窸窣窣的喘息聲。

像是男女壓抑的聲音一樣。

……

給陳楚的第一感覺。

就是路小巧的小嘴兒真甜。

要比任何一個他玩過的女人的嘴都甜。

這要是把自己的下面大傢伙插進她的嘴裡鼓搗兩下,沒準自己就能射了。

路小巧現在能有一米五五就不錯了。

陳楚抱住她,像是要把她緊緊的抱進自己的身體里。

路小巧穿著厚一些的外套。

她的挎腰的書包也放在前面。

這樣兩個身體極力的靠在一起,陳楚也沒有感覺到她胸口在自己身上的摩擦。

說白了,沒感覺到她的奶在哪,沒有感覺在蹭著自己。

「嗚嗚……」路小巧發出嘟嘟的聲音。

陳楚卻狠狠的親她的嘴不放。

這種少女的嘴唇,甜蜜的讓他流連忘返。

幾乎整個人已經飄飄然,像是神仙,像是羽化了那般的享受。

他的嘴唇狠狠的在路小巧的嘴唇上磨蹭著。

感覺她濕潤滑滑的小嘴兒像是抹上了蜜糖一樣。

「小巧,我真的好喜歡你……」陳楚的嘴欠開一個小縫說了一句,然後又堵住路小巧的嘴唇。

感受著她的小手在自己腰上狠狠的掐著,擰著。

「放開我……嗚嗚……」路小巧趁著陳楚嘴欠開一絲縫隙的時候說了一句。

然後嘴又被堵住了。

陳楚心想,掐吧,掐吧,掐死老子也不鬆手。

路小巧是他初一的同桌,那個時候自己就想親她的嘴了,但那時候哪敢啊,如果不是因為張老頭兒,他現在也不敢,路小巧的父母和她本身,心都很高,未來的男人肯定是市裡人了,今天要不親,以後還親個屁啊!這輩子都沒機會了……

陳楚想到這裡,嘴狠狠的裹住她的嘴唇,狠狠的往嘴裡吸著她的津液,路小巧一慌,陳楚忙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裡,不過剛舔了她一下滑膩無比又溫柔的小舌頭。

路小巧腳下的小皮涼鞋狠狠的踩了他腳面幾腳。

陳楚挺疼的,但不在乎了。

他感覺自己的腰已經紅了,但今天就是死纏爛打了。

路小巧踩了他幾腳也掙脫不開,小姑娘也沒經歷過這個。

大眼睛眨呀眨的,長長的睫毛撲朔著成串的淚珠便流了出來。

那眼淚滑落在陳楚嘴上,也貼在了他的臉上。

「唔……」陳楚感受到嘴裡鹹鹹的。一愣。

路小巧狠狠的推了他一把,把他推開一段空間。

揚手甩給了陳楚一記響亮的嘴巴子。

「啪!」

這一巴掌打的挺響,也挺疼的。

陳楚看著路小巧那小手,沒想到她竟然有這麼大的力道。

陳楚楞了一下。

路小巧眼裡的淚更多了流了出來。

「陳楚……你,你,你不要臉……」

路小巧嗚嗚的哭起來。

手指著陳楚。

陳楚捂著生疼的臉,訕訕一笑。

「小巧,我咋不要臉了,我真心的喜歡你啊,你不知道啊,我初一的時候就喜歡你,喜歡你到初三,都這麼多年了……」

「不要臉,你就不要臉……我回家告訴我媽切……」路小巧胳膊袖子摸了一把眼淚,就邊哭邊往外走。

陳楚傻眼了。

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兒。

一想到路小巧回家告訴她媽,然後第二天,一個農村大老娘們掐著腰,來學校指著班級一頓跳腳大罵。

陳楚下面一下就軟了。

是嚇得。

那可比老疤都嚇人。以後整個鎮上,整個村都知道自己耍流氓了。

這不是耍流氓這是什麼?

陳楚慌了。

忙追了上去。

「小巧,你別走啊!是我不對還不行么?我不要臉,我是烏龜王八蛋,我是狗……哎?你聽狗咋叫喚的?是不是汪汪汪……汪汪汪……這麼叫喚的?還有王八,王八就是哞……哞……這麼叫的對吧,我就是……」

路小巧胳膊袖子擦了擦眼淚。

胸口嚇人的起伏兩下,又打開小書包,掏出著花邊的小手絹,擦了擦大眼睛。

抽泣兩聲說:「哞哞叫喚的不是王八,哞哞的是老牛的叫聲。」

「嘿嘿!」陳楚笑了:「對,就是老牛,老牛哞哞的叫,你看,是不是這樣的?」

陳楚邊說邊帶著動作,兩隻手在頭上做著牛犄角的樣子,在路小巧身前身後轉著。

「小巧,你看是不是這麼樣的,哞的叫一聲,然後用犄角往前一頂人,對吧?」

「嗯。」路小巧臉皺巴著,小手的手背擦著眼淚。

然後點了點頭。

「嘿嘿,小巧不哭了,小巧笑一個,笑一個給小巧買糖。」

「滾……」路小巧推了陳楚一把。

然後又咧著嘴要哭。

「我回家告訴我媽。」

陳楚徹底沒詞了。

狠狠抽了自己一個嘴巴子。

「我不是人。」

看了看路小巧,又抽了一下。

「呼!」陳楚沒招了。

看了看自己的手,閉上眼,這下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個耳光。

啪!的一聲,陳楚自己都感覺腦袋被抽的發懵。

感覺眼前直冒金星。

「你虎啊!這麼抽自己?」

路小巧忙伸出小手放在他臉上揉了兩下。

大眼睛淚光婆娑的問:「還疼嗎?」

陳楚絲絲哈哈的抽了兩口氣。

心想能不疼么?

這下半邊臉非腫了不可。

不過,看到路小巧一本正經的樣子給他揉著,那大眼睛一閃一閃的,長長的睫毛還掛著淚珠,就像早上鮮花上的露水。

「嘿嘿,小巧,你真好看。」

陳楚這麼一說,路小巧的嘴角又要咧開。

陳楚慌了,忙搶著帶著哭腔說:「我告我媽切……」

路小巧臉上害羞的通紅起來。

沖陳楚呸了一聲:「不許你學我!」

「那,那我不學你了,你不告訴你媽得了。」

路小巧咬咬嘴唇。點了一下頭。

然後低頭問:「陳楚,你那英語書里有一本醫書啊?」

「啊?是,是,我沒事看看。」

「啊!」路小巧答應了一聲。

手背擦了擦嘴。

「煩人,弄我嘴上一下吐沫星子……」

陳楚一下石化了。

路小巧已經挎著書包邁著細碎的腳步走了。

陳楚獃獃的走到走廊出口,看見她已經出溜出溜的走到停車場,騎著自己的『困車』走了。

陳楚摸了摸自己的臉。

嘆了口氣,咧嘴說。

「我啊!活他媽的該啊~!」

陳楚也夠鬱悶的。

這時真想鬱悶的抽根煙,自己連班主任老師都給糙了,連季小桃,劉翠這樣的女人都給騎了,而且就連新來沒幾天的科任老師夢霄晨都拿下了。

沒想到這些大風大浪都過來了。

在路小巧這小陰溝里竟然翻船了。

那句回家告訴他媽,把陳楚嚇得后脊梁骨都直冒冷汗。

他在尹胖子那都沒這樣過。

陳楚舔了舔嘴唇。

忽然笑了。

自言自語:「有意思,真有意思。就他媽的像捅馬蜂窩,吃了口蜜,被馬蜂一頓哲一樣。」

「呼!」陳楚呼出口氣,走向二八自行車。

騎上車邊往家裡走邊琢磨,自己今天晚上是糙劉翠好,還是糙徐紅呢!

麻痹的!女人多了,還不知道該翻誰的牌子了?

陳楚拍了拍腦門,忽然想到了。

自己為啥這麼蠢呢!兩個都要啊!一人干一把完事了唄!

想到這,陳楚忙加快騎車。

心想自己先回家跟劉翠約好,晚上十二點左右,或者第二天早晨四五點鐘,自己去練拳,而劉翠去上地幹活的時候,兩人在苞米地里干。

然後自己八點先去徐紅那,先把那小**糙一把。

「嗯,就這麼幹了!」

陳楚不知不覺騎著就到了屯子里。

快到老王家小賣店的時候,看到那小蓮在後院子里抱柴禾。

陳楚馬上用腳拖在地上剎車。

他的破二八自行車連車閘都沒有。

只能用腳剎。

然後掉頭就繞道走了。

心想自己今天兩個女人都忙活不過來了,不能再干那小蓮了。

不是說他不行。

他感覺自己干三四次不成問題的。

只是時間有點竄不開了。

那小蓮其實早看見他了。

假裝沒看見,等他到了跟前的時候再抬頭打招呼。

沒想到這小子跑了。

氣呼呼的抱著柴禾進屋了。

「王大勝!今天你做飯~!」

那小蓮把苞米杆子往鍋台旁邊一摔喊了一嗓子。

「小蓮,你這是咋的了?」王大勝正在看電視。

幹了一天活了,他累的有點胳膊發酸。

剛躺了一會兒。

準備一會兒吃點熱乎飯。

那小蓮這一嗓子就給他整懵了。

「小蓮,你咋了?我這幾天也沒張羅著要和你那啥?你咋又生氣了?」

王大勝一說話,那小蓮看著他那滿嘴露出的大黃牙就是一陣反胃。

「我咋了?我沒咋!憑啥我天天做飯啊!憑啥你天天就吃現成的啊!告訴你沒門!我問你,這日子能不能過?你就說能不能過?」

「你……」王大勝穿鞋下地,一米八幾的大個子在那小蓮跟前彎腰駝背的,討好的一臉的諂笑。

「嘿嘿,嘿嘿,小蓮,小蓮?」

「一邊去!我告訴你王大勝,以後要想過日子,那咱就一人做一天飯!昨天我做的,今天你來做!要不就離婚!」

「別,別介,你咋脾氣這麼暴啊!我做,我做飯還不行么……我做……」

王大勝胳膊一陣陣發酸。

還是抱起柴禾,開始刷鍋做飯。

那小蓮卻是一屁股坐在炕頭上。

氣得胸口起伏的,呼哧呼哧的喘氣。

心想:「麻痹的陳楚,吃干抹凈了,就想白糙我了,把我那小蓮甩了?告訴你,連門都沒有!」

那小蓮氣得呼哧呼哧的,心想一會兒等吃完了飯,就去找陳楚去,好好問問他究竟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