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四十二章莫使金槍空對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莫使金槍空對月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繞了個彎子,先跑老張頭兒那去了。

「驢啊!來了?」

老張頭兒有點蔫吧。

坐在炕頭上。

圍著一個破毛毯子。

陳楚笑了。

「老傢伙,我都熱死了,你還冷成這樣?也對,你這裡太陰暗,不如到外面溜達溜達……」

「不,不了……」老張頭兒說著話打了個哆嗦。

陳楚忙伸手去摸他的腦門。

「老傢伙,咋的了?感冒了?」陳楚的手剛放在他腦門上,就一哆嗦。

「呷?這麼涼?都拔手了!」陳楚嚇了一跳。

忙去拉張老頭兒的胳膊。

「老傢伙,你這是有病啊,咱趕緊去衛生所!」

「不……不的了……」

「老傢伙,你是擔心錢吧?沒事!我這有呢!」陳楚從兜里掏出一打錢來,放在炕上。

「你看,兩千多,將近三千塊錢呢!」他有尹胖子兩千,剩下的九百都是季小桃給他那一千塊錢剩下的。

「不……不的了,不是病的事兒,驢啊,你坐下,我和你說點事兒。」

陳楚愣了愣,坐在了老張頭兒身邊。

這還是自從認識老張頭兒以來,第一次感覺他這麼虛弱。

「驢啊,這一劫難你自己度過去了,今天我本來想去幫你的,但是力不從心了,還好,你沒事,我是老了,你也應該自己練打練打了,男人總需要磨練,總需要吃虧,不然不會長大的。」

「嗯,我知道。老傢伙你有病就少說點話,等以後你病好了再說,你的酒還有沒?我去給你打酒,想吃點啥,我這就給你買去。」

陳楚說著要站起身。

「不用……不用了……」張老頭兒抓住他的手。

「你這驢玩意,我今天和你說幾句……你啊,你和我小時候挺像的,膽小,怕事,又不甘忍受別人的欺負,所以我那時候也不聽話,總感覺師傅偏心,向著別人,欺負我。我一直那麼努力,比其他的都努力,但是師傅還是看我不順眼,好多次……好多次機會都讓給了別的師兄弟,但那機會是我的,本應該屬於我。最後我偷了師傅的東西,跑了。那個東西就是……就是你戴著的那個玉扳指……」

「這個?」陳楚忙拿了下來。

「本來,這個東西我是在你和馬小河一起撿破爛的時候故意仍給他的,那小子憨憨傻傻的,但是習武比你有天賦,因為他心眼直,如果習武修為,定會一心不二,不管是修醫,修武,煉丹,還是將來的修鍊都會是一個難得的好苗子……可是啊!這個傻小子,竟然把這東西和你交換了。你用破爛換了這個寶貝。哈哈哈……可能這就是天意吧,是老天爺成全你的,你這個驢!卻不好好修鍊……」

你就知道玩女人!不務正業,不思進取!暴殄天物!竟給別人戴綠帽子,你……你……你簡直就是個山驢逼……咳咳咳……這件寶貝真是瞎了眼,怎麼會落到你的手上?」

張老頭兒話說這咳咳的咳嗽起來。

陳楚忙去給他拍背。

「你個混小子,我本來指望你成大器!現在我問你,你是修鍊成為強者重要,還是……還是偷女人重要?你是想當一個強者,神勇無敵,還是想當一個大盜,專門偷女人,就在女人屁股上打轉轉?」

「我……那個?」陳楚撓了撓頭。

「說實話!」

「行,其實吧,我不想當什麼強者,我也不想學這個修鍊,那個煉丹啥的,我也不想學醫,我就像偷女人。」

「咳咳……」張老頭兒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

陳楚幫他拍著。過了一陣,張老頭兒顯得有些頹廢。

「罷了罷了!這都是天意。我原本指望馬小河小子當我的徒弟,然後以後幫我殺盡師門的所有人,那小子如果潛心修鍊比你強百倍,沒想到,我只能教出一個採花大盜出來,行啊!驢啊!你……你必須要答應我,以後等我死啦,你一定要幫我報仇雪恨!不求你殺凈我師門……但求你把我師門的所有女性,女弟子,女師伯,反正是母的,你一律給我奸了!一個別留,一個別剩下!算是給我報仇解恨了!你答應不?」

「嘿嘿!老傢伙,你今天發燒,燒糊塗了吧?」

「滾!你這個三驢逼!你就說答應不?」張老頭兒眼睛瞪得圓圓的。把陳楚嚇了一跳。

「老傢伙,咱得說好了,如果是好看的我肯定糙,不好看的,一個我也不要,脫光屁股我都不糙!」

「呵呵,混小子,修鍊一途,那女人可是凡人女子比不了的,不管多大年紀,那皮膚一個頂一個的吹彈即破,那一個個的屁股,永久的挺翹滾圓,那胸口,猶如羊脂……你這混小子,哪裡懂得那種修鍊女人的妙處,那下面猶如處子一般的窄,知道與腸道么?呵呵……」

陳楚咽了一口唾沫。

「嗯,知道,老傢伙,你先睡一覺,等明天天亮了,你就清醒了。對了,我給你背背那醫術吧,今天我差不多背下來一百頁了。」

老張頭兒提問了幾句,他都回答出來了。

而且還把自己無意點中小川身上穴位以及尹胖子的事兒都說了。

「嗯,驢啊,你還需要磨練,這些人都是你的磨練石啊,我本來想把這些東西一點點的教你的,又怕哪天我不在了,沒人指點你。你把這個箱子拿去吧,裡面有一些書籍。你背下來一本就燒掉一本,記住了吧,有不明白的地方就問我,時間得抓緊了。」

陳楚雖然不太明白老張頭什麼意思。

但還是點頭。

隨後硬是留下了一千塊錢,說是孝敬他的。

隨後騎著二八自行車回家了。

這時天已經暗了一些。

剛到家門口。

就看見劉翠在柴禾垛收拾柴禾。

她今天穿的挺普通的。

下面黃膠鞋,沒穿襪子,摟著白白的腳脖子。

淺綠色的軍用褲子,上身也是部隊退役下來的舊的冬訓服。

這種衣服非常結實,農村人都喜歡穿。

不過,劉翠一哈腰抱柴禾,後背露出白白的一片。

裡面的紅襯褲也能看到。

陳楚一下就硬了。

剛才和劉翠說話,商量幾點去苞米地干。

發現劉翠給他試了一個眼色。

小聲說:「那小蓮剛來過……」

劉翠說完繼續收拾柴禾。

陳楚有點發懵。

走進屋,陳德江正在喝酒。

「驢,回來了?」

「啊。」陳楚答應了一聲,也坐下開始吃飯。

「剛才那小蓮來找你了。也沒說啥事,就是問你在不在。」

「啊。」

「唉!」陳德江長長的嘆了口氣。

他心裡啥都明白。

自己兒子和人家搞破鞋,這還用問么?現在東西鄰居都猜出來了,過幾天,整個屯子都會沸沸揚揚了。

農村整天沒啥事兒,就喜歡傳誰家咋咋地,誰家如何如何的。

沒事兒都能給你編出事兒來,何況還是有事兒?

陳德江也不知道該說點啥好。

「你最近學習要是感覺不行,下半年就別念書,去沈城你大姐夫家吧?」

陳德江剛說完,陳楚把英語卷子掏出來了。

「嘿嘿,英語剛考了九十八分。」

陳德江差點哭了。

自己這兒子英語向來都是三分五分,十分八分,選擇題懵對了,能有個二三十分。

他看著那紅紅的對號比X多。

喝了一大口酒。

「唉!那就再念半年吧,你要是能考上……不用說四中,二中,一中啥的,能考上八中,我都供你念書。」

一中是瀚城最好的高中了,四中其次,二中在縣裡,而八中是縣裡最亂最差的高中。

「啊。」陳楚答應了一聲,開始低頭吃飯。

張德江吃完飯早早的睡了。

陳楚在窗前看到劉翠的身影。

就悄悄的走了出去。

跳過了大門,見劉翠一直往前走。

她回頭看了陳楚一眼,裝作沒看見是的。

她現在換上了那件藍色的像是旗袍裝一樣的裙子。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

很快來到了小樹林。

等陳楚進去,看見劉翠已經站在了一顆大樹后。

「劉翠嬸兒,你可想死我了……」陳楚過去就要抓她。

「陳楚,小點聲,夜還沒黑透呢。」

陳楚摸了摸她的臉,在她臉上叭叭親了兩口。

「嘿嘿,還是嬸兒的臉蛋兒甜啊!」

「陳楚,我不能讓你乾的時間太長,這幾天幹活累死我了,一會兒我還得回去洗衣服呢,一會兒你快到糙。」

見陳楚不支聲。

劉翠又笑了。

等哪天方便的,我讓你好好玩,玩一宿都行。

「真的?」

「那還有假啊?」劉翠笑了笑,拉著陳楚來到樹後面。

「一會兒你就從我後面干進去吧。」

「行,不過今天我想干你的屁眼。」

「哎呀,乾女人哪有干那的?你這壞小子,再說,你那東西能幹進去么?那麼長,那麼粗,我屁眼不得被你給干開花了啊?」

陳楚一聽這話,下面就**的了。

忍不住的抱著劉翠又親又啃起來。

劉翠的屁股和胸都很飽滿,不像是小姑娘『干吧拉蝦』的,一摸都沒啥肉。

她都成熟的像是一掐都冒水的水蜜桃是的。

「寶貝兒!劉翠,我來了!快讓我親親你的小嘴兒。」

劉翠靠著大樹,陳楚在她的脖子上,臉蛋子上狠狠的親著。

最後嘴堵住劉翠的嘴狠狠的親吻著。

舌頭也伸進去和劉翠的舌頭纏繞在一起。

同時,兩人也在互相給對方脫衣服。

陳楚的褲子被劉翠解開,她的手開始抓住陳楚的傢伙,開始擼了起來。

那傢伙本來就**的,被她擼了幾下差點噴出去了。

陳楚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翠兒嬸兒我要射了,快,快讓我干你。」

劉翠撫了撫臉上的頭髮。

「你咋正的,今天咋這麼快。」

陳楚堵住她的嘴,狠狠的親了幾口。

「**,還不是你太騷了么?好幾天沒糙你,想糙你都不行了!」

「罵吧,陳楚,你罵我吧,狠狠的罵我。」

劉翠說著和陳楚的嘴狠狠的又親在一起。

兩人又摟又抱。

陳楚感受著她挺拔的雙峰抵住自己胸口。

幾下就把她的連衣裙脫掉了。

「騷嬸兒啊,你換乳罩了?白色的?褲衩也換成白色的了?」

夜晚中,劉翠性感的小麥色的皮膚和屁股。

那白色的內衣褲極其現眼。

「你把我的褲衩給拿走了,我不買新的穿啥啊?」

「**,你不會不穿么?」

陳楚扒開她的乳罩和褲衩,親著那一對小麥色的大兔子,兩手摸著劉翠挺翹的大屁股。

手伸進中間摳著她的溝子跟火燒雲,那裡已經濕滑了。

「啊……」劉翠長長的呻吟了一聲。

陳楚已經把她橫陳的抱了起來。

放倒在地上。

「陳楚,去,去弄點苞米葉子,地上太各人了。」

「行!」

陳楚甩著下面的大傢伙,小樹林挨著的就是苞米地了。

陳楚弄來了一抱苞米葉子,仍在地上。

劉翠就躺了上去。

而且手主動的把下面的大嘴唇分開了。

陳楚沒直接把下面插裡面去,而是先腦袋伸過去,像狗是的先聞了聞劉翠下面,然後叭叭叭叭的開始舔著親著。

「啊,陳楚,不行了,快點,我要到了,別這樣舔啊,快乾吧,快……快插進來。」

陳楚呼出一聲把劉翠壓倒,開始親她的嘴,裹著她的舌頭。

下面的大傢伙,在劉翠的下面磨蹭了幾下。

劉翠的手也抓住黑漆漆的長物。

陳楚悶哼一聲,屁股一點點的用力,那東西緩緩插了進去。

「哦!啊!」

劉翠大聲的舒服的呻吟一聲。

陳楚猛的一下干到了劉翠的根底,下面進入劉翠的身體里來回的抽動,開始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