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四十三章天生我材B有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天生我材B有用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男人嚮往的都是西門慶那樣的瀟洒,到處撒種子。

女人也大多像潘金蓮那樣喜歡帥哥,喜歡激情。

現在的男人,很多比西門慶玩的都西門慶。

女人……玩過的可能潘金蓮見她都沒見過。

劉翠算是一個好女人。

她現在玩的就是自己做夢都沒夢到的。

陳楚的大傢伙緩緩的推了進去。

劉翠感覺那東西像是要把自己下面塞滿了一樣。

要比自己摳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劉翠開始嗯嗯啊啊的呻吟起來。

感覺著陳楚的那大傢伙開始在身體里進進出出的。

搞的她一浪比一浪高。

下面的水也跟著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

她下面潤滑的,極其的好受和過癮。

就像久旱逢甘霖一樣。

「陳楚,你,你快點,快點糙……啊,我要到了,啊……」

劉翠兩手抓著陳楚的肩膀。

陳楚也想射出去算了。

但又想多干一會兒。

陳楚屁股往前一供一供的喘著粗氣說。

「寶貝!別著急,再干一會兒。」

「啊!嗯啊!陳楚,你要死啊!啊,別往邊上捅我,太疼……啊……」

劉翠被糙的頭髮披散開來,下面終於忍受不住了。

開始尿出去。

撲哧撲哧的水噴了陳楚下面粘乎乎的一下子。

陳楚借著潤滑繼續啪啪啪啪的扛著她的大腿干著。

自己心裡數著,一定要干一千下不可,現在才幹了二百下而已。

乾的快要射了,陳楚就停一會兒,然後再把她的雙腿抱起來下面啪啪啪的往前頂著干。

劉翠的雙腳緊緊的往裡面勾著。

感覺自己被糙的就像坐船一樣,晃晃悠悠的。

終於陳楚幹了六百多下的時候忍不住了。

「啊啊啊……」陳楚一陣叫著呻吟出來。

好像整個人都隨著下面的那一串液體射進劉翠的身體裡面是的。

劉翠也大聲叫著,呻吟著,兩隻腳使勁兒的勾住陳楚的脖子。

腳尖使勁兒往一起靠攏著,僵直著。

「啊……」陳楚也身體得僵直,欲仙欲死的過了十幾秒。

陳楚才慢慢睜開眼。

回味一會兒剛才的爽勁兒,直的身體也慢慢的放鬆下來。

劉翠的兩條大腿也放鬆了,兩條腿從陳楚的肩膀上無力的耷拉著,陳楚把她的雙腿放下,整個人壓著劉翠的身體。

喘息著,舔著劉翠的相思豆。

劉翠閉著眼,又緩緩睜開,看著漫天的星斗。

「陳楚,你都射了,下面拿出去吧!」

「不的,軟了我也插嬸兒下面。」

劉翠笑罵道:「小壞蛋。」

過了一會兒,劉翠說:「還想再糙嬸兒一次不?」

「行啊!」陳楚興奮起來。

劉翠把陳楚下面掏出來,然後用手套弄著。

兩個人又摟抱在一起,互相摸著對方的身體,親著。

陳楚的手摸索著她的大腿,摳著她溝子那一畝三分地。

不一會兒,他下面又堅挺了起來。

「劉翠,你撅著,我干進去。」

「嗯!」劉翠點點頭。

身體翻了過去,肥沃的大屁股撅了起來。

陳楚看的眼睛差點掉出來。

月亮緩緩升起,劉翠那大屁股異常的美麗性感。

他忍不住摸著劉翠圓滾滾的大屁股,臉貼在上面蹭著,鼻子伸進她的屁眼裡聞著,又舔了幾口。

劉翠也發情的嗯嗯的呻吟著。

她的屁股翹得太高了。

陳楚一條腿半跪著,然後握住下面,劉翠的一隻手也伸過來,扶著他的下面一點點的從她的後面插進去。

噗哧一聲。

由於剛乾完一次,他們下面都很濕滑。

這一下就出溜進去了。

陳楚抱住劉翠的大屁股開始啪啪啪啪的連續不斷的幹了起來。

劉翠也嗯嗯的像是小貓是的,一邊呻吟著,一邊身體被乾的身體直晃悠。

陳楚也哦哦的下面一下比一下用力的往前狠狠的頂撞。

啪啪啪的糙劉翠的聲音一下比一下響。

「啊!啊!陳楚,快啊,再快點!用力糙啊!」

「**!今天我非糙你八遍!」

「啊!來啊!上啊!啊~!我陪你!啊!」

劉翠已經忘情的**起來。

就像墜入了欲河,無法也不想自拔了。

此時劉翠也忘了回家洗衣服,洗衣服哪有偷男人重要。

兩人忘我的呻吟,傳出去多遠。

而這片苞米地正是王大勝家的。

他爹王小眼沒事來轉轉。

正聽到有人呻吟。

開始以為貓叫,但走近了,感覺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兒。

看見月下,大樹旁邊,有兩個光溜溜的黑影兒,一個女的跪在地上,那個男的從她後面的屁股下面不斷的快速插入抽出著傢伙。

那男人的大傢伙在月亮地都看的很清晰,長的跟鎬巴是的。

「哎呀!誰家臭不要臉的!禍害我的苞米地!」王小眼一咋呼。

而且還拎著一隻鐵鍬往這邊跑。

陳楚和下面的劉翠忙不糙了。

陳楚那玩意也抽了出來。

「是王小眼,快跑。」劉翠說了一句。

陳楚也反映過來。

兩人都光著屁股,不跑還等著被發現么?

陳楚快速的抓起自己和劉翠的衣服夠跟鞋。

拉著劉翠就跑了。

王小眼在後面拐來拐燃覆健

看月亮底下,那兩個光著眼子的男女手拉手跑遠了。

王小眼這個氣。

剛才一著急,手裡的手電筒還忘打開了。

他這人小氣的很。

怕把手電筒總打開了廢電池。

這下人也沒抓住。

這會兒打開了,看見苞米葉子落了一地。

心想這要是抓住了,是誰跟誰在一塊搞破鞋,那最少也能訛他們個千八百的,不然就說出去。

唉!這下一分錢也沒得到。

不僅心裡想,那男的跟女的到底是誰呢?

那女的奶好像不小,男的下面也跟驢是的……

王小眼琢磨著,不過這玩意可不能瞎猜了。不過,他琢磨起來,村裡哪個女人奶大?哪個男人下面大?

女人奶大的……應該是婦女主任劉海燕。

上次,他晚上去村長張才家裡。

見他被窩裡摟著一個女人。

門忘記插上了。

張才村長問他有啥事,趕緊說,說完了趕緊走。

他說完了,轉身走出去,又想起啥又進去了。

正看見張才光著屁股,晃著下面的傢伙,過來插門,而炕頭上躺著的可不是他媳婦黎小花,而正是婦女主任劉海燕。

那**,那個頭,跟剛才那女人差不多。

當時張才還衝他喊一句,看啥看,過兩天分地,多給你家分兩畝地。

王小眼這才樂顛顛的跑了出來。

會不會是?劉海燕?那男人卻像是張才,張才可比剛才那男人高,而且下面可沒那男的長……

王小眼忽然笑了,自己可以詐一詐劉海燕。

萬一是她,自己或許還能撈著點便宜。

即使不給自己好處,讓自己睡一晚上也……嘿嘿嘿……王小眼不僅又笑了。

……

陳楚和劉翠光著屁股跑了一陣。

劉翠有些跑不動了。

「陳楚,差不多了,再跑就到家了屁的了,快,快把衣服給我。」

兩人正跑到了陳楚每天練拳的那三顆樹的地方。

這裡有點荒,但離著大道不遠。

陳楚把劉翠的衣服遞過去。

忽然看著她月下光著眼子。

下面又梆梆硬的挺了起來。

「翠嬸兒,再給我一回。」

劉翠搖頭。

「不行啊,剛才那人是王小眼,那人嘴太不好了,什麼事兒到他嘴裡都能傳出花樣來,上回婦女主任劉海燕和村長一被窩的事兒,就是這老頭兒子給傳出去的,人家村長還白給他兩畝地,他還禁不住的往外頭說,太不地道了,張才來年就要把他家多餘的地都收上去呢。」

劉翠說著就要套裙子。

陳楚看著她那光溜溜的屁股,還下面那一撮小森林,還有鼓鼓的大兔子。

低低的呼出口氣。

走到她身後。

他也是光著眼子的身子緊緊的貼著了劉翠的後背。

「啊……」劉翠呻吟一聲。

兩人在都一絲不掛的在明亮的月下,看清了自己和對方的身體。

「翠嬸兒,你真的好美……」陳楚說著,手從後面扣住了她的奶。

輕輕的揉著。嘴和牙齒舔著,咬著她的肩膀和后脖子。

一點點的親吻著她的脊背,一直到下面挺翹屁股的臀尖。

「啊……」劉翠身體又軟了。

乾脆閉上了眼。咬著嘴唇,此時,她放棄了掙扎,心想這一刻愛誰看就誰看去吧,反正自己愛了。

陳楚站起身,把劉翠的兩腿微微分開,下面的傢伙在劉翠的屁股後面磨蹭了幾下。

然後用力頂著幾下。

咕嘰一聲,就又糙進去了。

陳楚慢慢的插入,又慢慢的抽出。

一切都是象月光那樣的柔和。

糙著的撲哧撲哧的聲音慢慢的響起。

陳楚一手揉著她胸前的乳豬。另只手摩挲著劉翠前面那一撮倒三角的小森林。

發出輕微的沙沙的聲響。

「啊!陳楚,你玩死我了。」劉翠閉上眼一副的陶醉。

她做夢都想不到,和陳楚兩人赤身**的站在月下的大樹下面。

陳楚那長長的傢伙,就從她的後面慢慢的插入抽出,然後再用力插入。

「啊……」劉翠的呻吟緩緩變大而又悠長。

陳楚緊緊的抱住她的身體。

嘴貼著她的脖子。

下面插到了劉翠裡面的根底。

緊緊的貼著她那挺翹的小麥色的大屁股快速的糙著。

在劉翠身體裡面的傢伙開始短距離的快速的往裡面頂著。

感受著劉翠根底的那塊息肉,像是愛的盡頭。

「啊!!!」劉翠大聲叫喚了一聲。

陳楚頂著她實在太爽,太舒服了。

「啊!求你,糙死我吧!」

「啊!啊啊!」陳楚下面開始貼著她的光滑的大屁股又加快著用力的運動。

雖然這樣**的距離短,但每一下都能頂到劉翠的坑底。

終於陳楚的頭受不了了。

打開了開關。

一股股的液體突突的射了進去。

像是無聲手槍是的。

陳楚嗯嗯的悶哼兩聲。

劉翠也咬著嘴唇發出嗯啊!悶哼壓抑的呻吟。

陳楚身體僵硬的貼緊劉翠的屁股。

兩人相互磨蹭了一陣。

陳楚才抽出軟軟的下面。

月光下,劉翠屁股下面一股清涼的粘乎乎的水流,從她兩腿深處的火燒雲里流淌了出來。

沿著她光溜溜的大腿晶瑩的劃出一條水線,隨後緩緩的涼涼的流到了劉翠的腳後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