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四十四章噴完射盡還復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噴完射盡還復來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月光如水。

清亮的月光仿若處子般的美麗而恬靜。

夜晚中的鄉村亦是靜謐無比。

像是沉睡中的襁褓。

清涼的夜風,吹拂著遠近的青紗帳,嘩啦啦的作響。

腳下的青草搖曳著身子,窸窣的擁著,涌著,撩撥著人的腳脖子。

痒痒的。

陳楚的身體僵硬著,翹著腳尖,把下面最後的幾滴東西都蹭在劉翠的屁股蛋兒上。

那月色下面清涼的屁股,讓陳楚心都醉了。

他彎下身,臉貼在劉翠的屁股蛋兒上蹭啊蹭的,偶爾還把嘴和鼻孔伸進劉翠的深深的屁股溝兒,彷彿永遠也聞不夠那裡面的一股騷味兒。

還有屁股蛋兒嫩肉的濕軟滑膩。

劉翠小聲呻吟起來,剛才被陳楚乾的就像在風口浪尖,現在高高的浪頭已經過去。

而蕩漾的圓暈然她回味無窮的呻吟著和享受著。

「啊……啊……」

劉翠抓住陳楚的手。

在自己的胸前揉了兩把。

「死人……你真是糙的讓我舒服死了……」

陳楚張嘴用牙齒咬了咬她的屁股蛋兒。

「啊!疼……」劉翠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嘿嘿……還不是因為你太騷,不然我咋能糙你第二回?現在就是糙第三回,第四回也行。」

「不行了,我得回了,家裡衣服還沒洗呢!我的裙子呢?快給我,我得穿上了。」

就是劉翠想要都不行了。

因為馬華強那還有個徐紅呢。

這要不去,第二天別想消停。

徐紅肯定得去學校找自己了。

陳楚呼出口氣。

但他一點也不覺得女人麻煩。

有女人讓自己糙,總比沒有女人自己擼強啊!

……

兩人穿好了衣服。

陳楚一路又是摩挲著劉翠挺翹滾圓的屁股。

劉翠回頭掐了他幾把。

「我現在就回去了,你等會再走,咱們不能在一起走。要不?你再摸摸?」

陳楚一把摟過劉翠的腰,在她的大脖子上狠狠的親著,在她嘴上狠狠的吻著。

十指抓住她的屁股膽子狠狠的抓捏了幾把。

劉翠嗯嗯的發出享受的呻吟。

大脖子滿是陳楚的口水了。

這才推開他。

「行了,別親了,別一會兒再忍不住干我一把,我真得走了。」

月下,劉翠藍色的旗袍一樣裙子把她的腰肢顯得更是纖細,而屁股更是那麼的滾圓。

陳楚呼出口氣。

嘀咕了一句。

「媽的!劉翠你這屁股咋長的這麼好,怎麼捏,怎麼摸都摸不夠,怎麼糙都糙不夠……」

等劉翠回到家過了一會兒。

陳楚才翻過牆頭。

一看都八點半多了。

見老爹睡了。

陳楚才悄悄的推出二八自行車,然後扛著自行車翻過了牆頭。

嘎吱嘎吱的騎車走了。

正巧劉翠出來撒尿。

看到了這小子往遠走。

心裡一琢磨,不僅想起那小蓮來了。

她呼出口氣。

感覺陳楚被另外一個女人分享,她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在廁所撒了泡尿,擦下面的時候,竟又擦出了陳楚射進去的一些粘乎乎的東西。

不僅心裡抱怨。

這個死小子,插得那麼深,這次真不好洗了。

……

天黑路也不算太好走。

陳楚好幾次差點騎進溝里。

心想糙個女人也真不容易。

騎了快大半個小時了,才到了馬華強的大棚。

陳楚敲了敲門。

裡面門開了。

徐紅兩眼亮晶晶的瞪著他。

小嘴兒都撅起來多高。

「你咋現在才來?」

徐紅自從留了和朱娜一樣的髮型,陳楚越來越喜歡她了。

感覺糙她跟糙朱娜挺象的。

「有點事兒耽誤了。」

「肯定沒啥好事兒。」

「這個給你……」陳楚說著掏出一把頭花來。

剛才跟劉翠乾的時候想給劉翠來著。

不過被王小眼追了一段路,陳楚給忘了。

女孩兒都喜歡這些花花草草啥的了。

老張頭兒也和他說過的。

最好每次見到女人的時候,都要給她們帶一些小禮物,比如發卡,比如頭花兒什麼的。

也花不了多少錢。

但是女人就是喜歡這東西了。

徐紅看到這些頭花。都很精緻都很漂亮,撅起的嘴兒也慢慢露出笑容。

「挺好看的,咱這鎮上好像沒有啊,你在哪買的?」

「在瀚城買的,今天特意給你挑的,感覺你戴著最好看了。」

徐紅美滋滋的,往頭上戴了兩個。

想要照鏡子,忽然想到晚上照鏡子不太好,就不照鏡子了。

陳楚笑了。

哪有那回事啊?我給你拿。

陳楚問小鏡子在哪。

徐紅說馬華強家大棚里也是有的。

兩人在大棚找了會,還真找到了。

「馬華強呢?」陳楚問。

「人家本來是在這的,等我來了,知道我在這等你,就把鑰匙給我了,說等走的時候,把門鎖上,鑰匙放在牆頭拿塊磚頭壓上,還說現在我和以前不一樣了,他們得避嫌……」

靠!

陳楚低低說了一聲。

就要拿起那小鏡子。

徐紅又說道:「陳楚,晚上還是別照鏡子了,真的不太好……」

「切,我才不信呢,我先照。」

陳楚說著拿起鏡子就照過去。

忽然,那鏡子里卻不是自己,一個黑乎乎的披頭散髮的看不清男女的腦袋出現在眼前。

「媽呀!」

陳楚隨後把鏡子仍了出去。

嚇得心撲通撲通的。

「咋了?」

徐紅忙跑了過來。

抓住陳楚的手,發現他的手還有點哆嗦。

「呵呵,沒,沒事,鏡子有個蟲子,我一抓軟乎乎的,沒注意,咱別照了,走吧。」

陳楚抓著徐紅的手。

另外一隻手卻抓住胸口的玉扳指。

果然,一摸到玉扳指上,激動的心跳平息了下來。

陳楚心中想到了。

自己在縣醫院就看到兩次鬼了。

而張老頭兒也說過,只要自己帶著玉扳指就沒事。

還說那鬼是沖著自己下面的什麼血來的。

陳楚抓住玉扳指性情慢慢的放鬆。

「陳楚,你嚇死我了,你咋還害怕蟲子呢!真完蛋~!」

「嘿嘿……」陳楚笑了笑。

感覺自己摸著玉扳指,膽子也壯了不少。

「我完蛋?誰說的?不然你摸摸看?看看是完蛋還是好蛋?」陳楚說著抓著徐紅的手,就往自己褲子里伸。

「哎呀,別鬧,在別人家的大棚呢,也不怕被人看見。」

「那怕啥啊?這麼晚了也沒人了。」

「那不一定啊,萬一人家馬華強爹媽來大棚看看呢,咱這樣,讓人看見成啥了?」

陳楚有點為難了。

「那咱去哪干啊?還去女廁所?」

「不去了,咱還是去壕溝吧,那背風。」

陳楚點點頭。

就要鎖門走。

徐紅說:「等會兒,我拿點東西。」

陳楚先走出大棚,然後徐紅出來的時候把門鎖上了,鑰匙放在旁邊的一塊磚頭下面。

然後坐上陳楚的二八自行車,嘎吱嘎吱的往壕溝那邊去了。

陳楚心裡還多少有點發怵。

心想,自己難道就招鬼么!

明天問問張老頭兒的好。

這時,徐紅的手從後面抱住了他的腰。

臉蛋兒和胸口都貼著他的後背。

感受著後面徐紅柔柔的兩團大白兔。

陳楚也把這什麼鬼啊神啊的,仍到外面去了。

兩人很快到了他們前幾次看的那個壕溝。

此時,月光如洗。

把壕溝旁邊的土堆也照的挺亮堂的。

兩人下了車。

慢慢的跳進壕溝裡面。

裡面空間不大,月光照進來能看清徐紅的臉蛋兒。

「徐紅……」陳楚低低的叫了一聲。

抱住徐紅的臻首就開始親吻了起來。

徐紅摟著他的腰,迎合著。

並且開始解著自己的衣服扣子。

陳楚就沿著她的嘴,親著她的臉蛋兒,然後脖頸,順著親著她的白皙的皮膚。

徐紅也一邊啊嗯的呻吟,一面慢慢的脫著衣服。

外套和褲子都脫了下去。

陳楚也快速的把自己脫了個流乾淨。

光著大,抱著徐紅啃著。

徐紅也只剩下乳罩跟白色的內褲了。

陳楚就要把她放倒,騎上去。

「哎呀,你等會……」徐紅推了陳楚一把。

從帶著的小包裡面找出一塊塑料布。

然後鋪在地上。

陳楚嘿嘿的笑了。

「我怎麼沒想到……」

「你啊,就知道玩人家,就不替我考慮,上次都……都什麼沒墊著,這次還不記住。」

她說著話,主動的把嘴遞過來,親著陳楚的嘴。

乳罩已經解開了。

陳楚一面親著她的嘴。手開始不老實的摸著她白花花的大白兔。

然後伸手進入她白色的半透明的內褲里。

抓著她那一捧倒著的三角的小森林。

「啊,寶貝。」

看著那裡,陳楚就激動了。

一把就把徐紅的小三角褲頭扯了下去。

手就伸進裡面開摳。

裡面粘乎乎的都出水了。

徐紅也啊啊的叫著,呻吟著。脖子往後面仰著。

「啊……陳楚,你別摳了,快,快糙我吧。」

徐紅說著就要躺下去。

「別,你先扶著壕溝,我在後面干你。」

「你……咋那麼煩人呢……」徐紅臉上酡紅了。

不過,還是翻過身,陳楚在她的大白上啪啪啪的拍了幾把。

這時月光照射在徐紅的屁股上。

慘白而且別樣的聖潔。

「徐紅……」陳楚激動的嘴貼著她的屁股親吻了起來。

而且還舔著她的白白的屁股蛋兒。

「啊,行了,啊……受不了了,快乾吧,陳楚求你了,快糙我……」

陳楚下面已經**的了。

這時,徐紅轉過頭去,兩手扶著壕溝的牆壁,屁股撅起來多高。

陳楚看著她那粉紅的溝子。

還有這白花花的身段,還有她的髮型。

月下,活脫脫就是朱娜脫光了樣子。

雖然陳楚沒糙上朱娜。

但朱娜脫光的樣子他還是見到過的。

在縣醫院,朱娜備皮的時候,他還在隔壁的器材倉庫,趴在耗子洞看光了朱娜的身子,還擼出去了一把。

陳楚輕輕的啊的一聲。

徐紅沒有轉過頭,她的白,她的身材,和朱娜很相似了。

陳楚的下面更加硬了。

在徐紅毛茸茸的下面摸索了一下,他下面磨蹭了幾下,找准了那個小洞洞。

自己的傢伙費力的然後狠狠的往裡面一頂。

心裡說道:「朱娜!我來了!」

「啊!」徐紅被頂的往前一竄。

陳楚的下面已經破開一條縫。

哧溜一下干進去一半。

「啊!啊!啊……」徐紅被幹了三四下。

下面的水慢慢的多了。

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

「啊!啊!」徐紅一邊叫著,一邊說:「陳楚,用力糙,用力,使勁兒,啊,啊,糙的我好舒服……啊……」

陳楚卻被這狹窄的緊湊的肉壁裹挾的要射出去一樣。

不僅說:「徐紅,你這真緊啊。」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