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四十五章來個3p且為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來個3p且為樂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徐紅本來就沒做過幾次。

女人做的越少下面越緊的。

上次被陳楚破了之後,她養了好幾天。

下面好受了一些。

不過自從被破了處,沒人干還有點想,下面痒痒的。

沒兩天自己就有點忍受不了的感覺。

人也是哺乳繁殖的物種而已。

貓狗亦是二八月發情期。

人差不多每個月都能來點情調。

而偷吃禁果的女人亦是懷春的。

便是只要你把她給幹了,她就會記得你。

尤其是第一次,一般女人都是忘不了的。

徐紅下面就是些點痒痒的想要了。

整天回憶自己被陳楚糙的每一個細節。

想到情深處,自己下面不用摳都流水,做夢也想的慌。

一般女孩兒最好別早戀愛,戀愛早了,那玩意被糙了,沒事就開始痒痒,想男人了。

也叫發騷。

此時,徐紅感覺陳楚那又粗又長的傢伙,直接插了進去。

沒什麼前奏。

她一下疼的差點暈過去。

而陳楚第一次在後面糙她。

越看她的背影越是像朱娜了。

下面用力一下插到了根底。

爽的眯縫著眼睛,差點喊出來——朱娜我糙死你!

隨後屁股一撅一撅的使勁兒往前頂,往前糙著。

「啊!哎啊!啊!!!」徐紅叫的一聲比一聲高。

寂靜的夜裡,**聲傳出多遠。

她的兩手緊緊的抓住壕溝土層的土卡拉。

被糙的屁股往前一攛掇一攛掇的。

陳楚乾的太用力了。

她的大屁股被啪啪的拍的響了,而兩手扶著土牆,腳下也一點點的被乾的往前竄著。

徐紅有種死去活來的感覺。

陳楚摸著她雪白的後背。

兩手又慢慢的退了回來,摸著她的大白屁股。

下面一面糙著,一面兩手往前推她的屁股。

陳楚已經跟劉翠幹了兩次了。

雖然休息了一陣。

但這第三次時間也長。

不那麼容易射出去。

就抱著徐紅的屁股啪啪啪一勁兒的干著。

啪啪啪啪的聲音,幾乎讓他的下面麻木了。

卻是讓徐紅爽的不得了,基本上是舒服的前胸貼後背了。

她的香汗涔涔的,不斷的留下。

「陳楚,你……你***糙死我得了……」

陳楚聽到這裡激動了。

感覺差不多糙了她七八百下了。

下面開始啪啪啪的一頓猛攻。

「啊!啊!不要!不要啊!麻痹的哪有這樣一勁兒糙的啊!還不讓人歇一會兒……」

「歇個屁!射了!」陳楚喊了一聲,又狠狠啪啪的糙了幾下。

感覺下面忍不住的嗤嗤兩聲。

身體僵直起來,下面緊緊的貼著徐紅白花花的桃形的屁股。

感受著那東西已經射進了徐紅的身體里。

而徐紅的屁股也死死的往回坐。

兩人下面緊緊的貼在一起。

像是粘在一起一樣。

「啊……」足足過去了一分鐘。

兩人才慢慢分開。

剛才僵直的身體也慢慢的放鬆軟了下來。

陳楚從徐紅屁股下買你抽出自己的傢伙。

在她的溝子上蹭了蹭。

徐紅呼哧帶喘的,喘著粗氣。

忽然說。

「不對,陳楚,你和別的女人干過了!你告訴我是誰?」

陳楚一愣,笑了。

「沒人啊!」

「陳楚,你騙不了我的,你射出去的東西比上次少了,量不夠,還有,你的衝勁兒也不如上次了,上次你像狗是的,在人家下面又是聞,又是舔的,還舔我的溝子,和……和屁眼,這次不的了,直接就開始糙人家,反正你不對,現在連扎都不摸人家的了。」

陳楚忙過去抱住徐紅,一邊親吻著她的小嘴兒,一邊手摸著,揉著她的大白兔。

然後滾到鋪著的塑料布上。

「哎呀,誰說的不摸,不親你了,你都想死我了……」

「得了吧,你肯定有別的女人了。」徐紅說著看著他。

「你有就有,你告訴我啊,我只是擔心你別整出啥病來。」

陳楚摸著她的小臉蛋兒,親著她紅彤彤的小嘴兒。

「沒有,我回去睡了一覺,然後想你想的夢遺了……」

「真、真的?」

「嗯,那還有假的啊?我做夢都想摟著你溝子睡覺……」

「煩人啊你……行,我信你了,我還以為你的相好是上次我從你家出來碰到的,那個叫什麼朱娜的騷狐狸精呢!跟我搶男人?她門都沒有!」

徐紅說著搖晃著陳楚。

「哎呀,再來一次嗎?人家還要……人家還要一次啊!」

陳楚沒轍了。

騎著徐紅,把她兩條大腿抗在肩膀上。

下面插進去還有些軟。

不過動幾次,借著那濕潤滑膩的勁兒,慢慢的就有點硬了。

接著壓著下面的徐紅咿咿呀呀的叫著,啪啪啪的又糙了她一次。

這次幹了她一個小時,不知道幹了多少下了。

最後射了出去。

徐紅整個人像是暈過去了是的。

過了一陣才悠悠的轉醒了。

陳楚從徐紅白花花柔軟的肚皮上爬了起來。

開始穿衣服。

「呼!給你,穿上回家吧!」

陳楚把徐紅的乳罩和內褲仍過去。

落到她的胸前。

徐紅被糙的渾身發軟,彷彿提不起一點的力氣。

弱弱的說:「陳楚,我想去你家住。」

「還是別的了。」

「嗯,不嘛……我想讓你摟著我的大屁股睡覺,好不好嘛!」

陳楚還差點被她再弄硬了。

心想算了。

陳楚把穿在身上的衣服又脫下去了。

翻身壓在徐紅身上。

「哪也不去了,今天晚上就在這睡了!」

「哎呀,這咋……咋睡啊?」

陳楚不管了。

親著徐紅的身體。

想著,在外面壕溝里跟女人過夜還沒試過,也不錯。

畢竟是夏天,涼快。

陳楚把外套展開,衣服褲子都蓋在兩人身上。一手摟著徐紅的脖子,一手摳著她的屁眼子。

親著她的小嘴兒說:「寶貝,我就這麼摟著你睡吧。」

徐紅躺進他的懷裡,被糙的渾身沒勁兒,也有些困了。

不禁打了個哈欠。

悠悠的和上眼。

……

一轉眼,陳楚凌晨三四點鐘自然醒了。

這也是他養成的練拳的生物鐘了。

當下看了看自己懷裡摟著的光溜溜的徐紅。

親了親她的大屁股。

穿上了衣服。

爬出壕溝,開始練拳。

從三點一直練到了五點。

這壕溝本來就荒涼。

能看都老遠的公路上有車來回跑著。

陳楚跳下壕溝。

想把徐紅喊醒。

一動她,徐紅翻了個身。

光溜溜的後背和白花花的大屁股都露出來了。

陳楚呼出口氣。

剛練完拳,渾身汗出的有些通透。

而早上男人也勃起了。

看到徐紅露出的大白屁股。

更是忍不住,受不了。

陳楚把褲帶解開。

掏出下面的傢伙,就爬上徐紅的屁股。

衣服還沒脫,就把徐紅的一條大腿分開,掐著下面的傢伙在她的溝子處磨蹭了幾下。

徐紅像是有感覺似的嗚嗚了兩聲。

想掙扎,但是渾身沒勁兒,而且還太困了。

只感到自己的火燒雲被一隻打棍子插了進去。

也只能被糙了。

「啊!」陳楚呻吟一聲。

下面舒服的濕潤的頂了進去。

然後下面往前一送。

徐紅的火燒雲發出噗哧的一聲。

陳楚就一下又一下的糙了起來。

這麼趴著干,陳楚一下一下的,小肚子頂撞著徐紅的白屁股。

徐紅下面還有些干。

糙了幾十下,就慢慢的濕了。

陳楚感覺一陣陣的柔滑。

低頭看著自己的粗粗的傢伙,還撲哧撲哧的帶出不少水。

乾的就更起勁兒了。

「啊!啊!」陳楚啪啪啪的幹了二百多下。

徐紅才忽然要掙紮起身。

陳楚按住她的頭,不讓她動彈。

徐紅嚷嚷:「不行,我……我要讓你給糙尿了……」

「那你就尿吧!」陳楚說了一句,下面更快的幹上了。

「啊!!!」嗤嗤嗤的聲音噴了出來。

噴了陳楚濕露露的一大腿。

陳楚也把她平放的壓在身下,下面又是猛干一氣,終於射了出去。

「啊……」感受著自己的東西噴進了徐紅身體里。

陳楚一副的滿足。

拍了拍徐紅白白的後背。

「哎,起床了。」

「不起了,我不起來了!」

「咋的了?」陳楚問。

「沒咋?你這一宿還讓不讓睡覺啊!糙起來沒頭了,真煩人……」

陳楚笑了。

心想你不是喜歡這麼樣么。

徐紅過了會兒,打著哈欠起來穿衣服。

兩人才從壕溝爬出來。

然後馱著徐紅,把她送到她家的後院,她從後窗戶爬進去了。

「哎呀,死丫頭,你咋還睡不起床哪!」

徐紅剛爬進去躺在炕上,她媽就進了她的屋喊了。

陳楚笑了。

心想自己送回來的還真是時候啊。

陳楚騎著二八自行車,往家走,剛到了家門口,就嚇了一跳。

忙從車上跳下來了。

「嘿嘿,嘿嘿!小,小蓮姐,你咋來了?這麼早?」

那小蓮白了陳楚一眼。

「我咋不能來?」

這時,她見有人過來。忙說。

陳楚,你欠我家的啤酒瓶子咋還沒送回去呢?」

「我……小蓮姐,我哪欠你家的啤酒瓶子啊……」

「哎呀,真有意思,你喝完了啤酒,不送瓶子,你還有理了?你給我過來!」

那小蓮細柔的小手抓住陳楚就走……

那小蓮今天穿的還真挺性感的。

上身短短的半截袖,下身是黑色絲襪,小屁股在短小的白色裙子里包裹著。

這套小巧的包臀裙,穿在她的身上正合身。

她頭髮紮成兩隻小辮,臉上也白白嫩嫩像是水豆腐是的。

陳楚真想咬上一口。

陳楚家不遠就是一趟小樹林。

不過,那小樹林樹木不多。

挺多幹活的人村裡人都看見那小蓮和陳楚進了小樹林。

一個個咧著嘴笑。

有的還吹了一個口哨喊:「陳楚!你這小子真操蛋啊!喝了人家那小蓮的啤酒,咋還不送瓶兒哪!咋的?想啤酒白喝,瓶子還不還啊!」

「喂!陳楚!記住了!喝了人家的啤酒,送瓶子的時候,把瓶子涮涮,別整的太騷啦……」

……

那小蓮最近來陳楚家比較頻,村裡人大多也看出來了。

這倆人肯定有一腿了。

現在一大早上的,一個剛結婚的小媳婦和一個半大小子就在小樹林里說悄悄話,基本上也都明白啥意思了。

那小蓮反正也是豁出去了。

她昨天給她二姐打了一個電話。

心想實在不行,就乾脆挑明了,和王大勝離婚,然後帶著陳楚去沈城她二姐家。

她今天就是要陳楚一句話,到底跟不跟她走。

「陳楚,你告訴我,你喜歡不喜歡小蓮姐。」

「啊?喜歡,喜歡啊。」

「那好,我二姐那小青下禮拜來,咱們三個一起回沈城,小蓮姐以後天天和你在一起,做你的媳婦,天天晚上和你一被窩睡覺,天天晚上……讓你糙……」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