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四十六章姐妹同心才雙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姐妹同心才雙飛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大小夥子火力旺.

尤其是十六七、十**歲的時候。

別說陳楚做包皮手術時候被張老頭兒抹上了龍血。

即便是沒有抹這東西。

就這個年齡,那下面也是棒棒的。

別說干三回,就是連續幹個五六回都可以的。

馬小河那虎小子,有一次和陳楚說他晚上睡覺夢到她二嬸光屁股的樣子了。一上午擼出去八次。

陳楚汗都下來了。

這小子可真夠猛的。

……

此時,陳楚看了看四周。

「咳咳,小蓮姐,你看這麼多人看著呢,咱晚上說。」

「不行,我現在就要聽答覆,他們看著被?我就說管你要啤酒瓶子咋滴了?再說了,誰嚼舌根子我抽他,隔著這麼老遠的,他們能聽到個屁啊!陳楚,說話,就說行不行?」

「啊!我還得上學呢?」

「你……」那小蓮想想也對,人家才初中。

「陳楚,那行,下個禮拜我二姐那小青來,她要見見你。」

「嗯,見唄,行。」

他是見過那小青的。

雖然沒說過話。

那時候他比現在還要小。

不過卻知道那小青長得好看,人還厲害。

把徐國忠都給撓了。

這那小青咋想見我了?陳楚想了想,忽然想到自己的事兒那小蓮肯定和她二姐說了。

見就見,怕啥?要是……和她二姐那小青搞一把也挺好啊。

最好那小蓮再加入,來個3p。

我糙,那可太爽了。

陳楚想到她二姐那小青,下面就硬了。

女人多厲害,那下面就多騷。

這玩意兒,分悶騷和明騷。

那小青那是女中騷傑,村裡都知道她二姐嫁給了一個比她大十來歲的人,那男人四十多了,肯定下面是不行的。

製造出來的子彈,那是供不應求啊。

女人那個年齡需要的還多。

如狼似虎的。

這那小青沒準也是閑著13痒痒的主兒。

麻痹的!

來了正好,老子看不把你給騎了?老子把班主任都糙了,別說你那小青了。

想到這,陳楚眼鏡轉了轉。

「我的寶貝小蓮姐啊,我閉上眼做夢都想和你一被窩糙你,都想摟著你的屁股,摳你的溝子睡覺。」

「滾……陳楚,你咋那麼煩人呢你……臭流氓啊你……」那小蓮臉紅了。

不過也笑了。

陳楚雖然話說的不好聽。

但是她聽的很過癮。

就好像陳楚的手真摳住了她的溝子是的。

「寶貝,我說的話都是真的,要不是最近學習太忙了,我早就找你去了,你知道我多想你,你的小火燒雲那麼緊湊,夾得我死緊死緊的,我能不想你么……」

「呸,那是你那東西大好不好?每次讓你糙,都給我糙腫了不可……」

「嗯,小蓮姐,我想摸摸你的奶。」

「哎呀,死人,這哪行啊,你看那邊還都有人看著呢!大白天的。」

「看去吧,你就說管我要啤酒瓶子呢!」

「滾!」那小蓮罵了他一句。

心裡的恨意已經煙消雲散了。

「陳楚,你……咱哪天約個時間,你……小蓮姐想要了。」

「嘿嘿,你就說想讓我糙你得了唄!非還拐個彎。」

那小蓮臉上更紅了。

「死陳楚,你再這麼流氓,我就不跟你好了!壞蛋!」

那小蓮抓起一個土卡拉打了陳楚一下。

陳楚笑嘻嘻的說:「小蓮姐,你能不能讓咱二姐那小青早點來啊?」

陳楚一說咱二姐。

那小蓮更不好意思了。

「你讓她來那麼早幹啥?」

「來……」陳楚心裡話是想說來和咱們3p,老子要糙她。

「嘿嘿,主要是咱二姐在城裡呆了那麼久了,咱倆的事Π歟她肯定是有主意的。讓咱二姐給咱倆出個主意不就完事兒了么?」

「嗯……」那小蓮也是這麼想的。

「再說了,你然她下周來,不如這個周日來,正好我還放假,不是有時間么!」

那小蓮點點頭。

「行,反正我二姐在家也沒啥事兒,我這就回去給她打電話,讓她來。」

那小蓮說完就往回走。

這時,看熱鬧的人聚了不少。

王大勝也在扛著鋤頭在裡面了。

這時候,村裡現在擔任會計的徐國忠,笑著嘀咕了一句。

「王大勝,可真行,媳婦管人家要啤酒瓶……」

被幾個孩子聽到了。

就跑過去繞著,指著王大勝喊:「王大勝,你真行,媳婦管別人要啤酒瓶……」

這幾個孩子一遍一遍的喊。

大夥都哈哈的笑了。

王大勝臉紅了。

「誰家的孩子,滾,滾回家去……」

一看那小蓮往回走,身後還跟著陳楚。

忙過去問:「小蓮,咋,咋的了?」

那小蓮上下看了他一眼。

「咋?管你什麼事啊?我管他要啤酒瓶子不行啊?你咋啥都管呢?」

「我?你……你管……」

「怎麼的?喝完了啤酒不送瓶子,還不行我要啊?你的意思是不要被?還是你來要?你來要你咋不動地方呢?一天懶的跟什麼是的,能過日子就過,過不了就散!」

「唉!小蓮你要啤酒瓶子我也沒說啥啊,我沒說不對,你要的對,你別說散夥啊,你看你脾氣咋這麼暴呢……」王大勝扛著鋤頭像哈巴狗是的解釋著。

那小蓮根本就不理他。

明眼人都看出怎麼回事了。

都說王大勝這個王八當的瓷實。

「吵吵什麼?吵吵什麼?」

「哎呀,是村長來了啊?」

人群散開一條路。

村長張財在前面走。

眼睛橫著這些人,村裡的人都笑著避讓。

而身後跟著模特身材的女大學生村官柳冰冰。

在後面是婦女主任劉海燕。

這些村裡的老爺們,還是老娘們都往柳冰冰屁股後面瞅著。

「哎呦,你看這姑娘多俊啊!」

「你看那屁股蛋多圓,以後肯定能生兒子。」

柳冰冰被說的臉上通紅。

本來能大步走,也放開了小步了。

張財背著手,咳咳兩聲說。

「少,都少扯老婆,嚼舌頭根子,我和你們說,你們這群人,就是沒事造謠,什麼素質,還有,人家柳冰冰是新來的大學生村官,專門管你們的!實話告訴你,等過陣子重新分地就由副村長柳冰冰說的算,看你們還扯不扯,嚼不嚼舌根子了……」

張財說完這句。

這些村裡人都懵圈了。

有反映快的馬上說:「哎呀,柳村長啊,我們剛才是歲數大不懂事,糊塗了……」

「是啊,我們那是跟你說著玩,開玩笑呢,你一定不要往心裡去啊……」

柳冰冰粉紅的小嘴微張開。

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大家放心好了,土地是老闆姓的命根子,我一定會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則,公平的把土地分給每一個人的。」

這時,徐國忠咂咂嘴說:「大家鼓掌!你看柳村長說的多好啊,土地是咱百姓的命根子!咱老百姓的根兒是啥她都知道……」

「咳咳……」張才咳嗽了一聲。他感覺徐國忠在這,他就礙眼。

「那個,各家各戶今天把家裡多多少地報到村上啊,我們還得在別的地方好好看看,考察考察,你們離遠點,別礙事啊……」

張財說著,背著手在身後在前面走,一左一右柳冰冰和劉海燕跟著,那樣好像在顯擺什麼是的。

而劉海燕在人群里很意味的看了陳楚一眼。

陳楚卻沒看她,而是盯著那一米七八身高的柳冰冰。

這女人真好啊!

嘖嘖真好啊!

陳楚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心想自己這輩子要是能把柳冰冰給糙了,老張頭那一木頭匣子的書我都背下來都行啊。

這大個,我要是從後面糙她,得站在凳子上差不多能行。真好啊。

陳楚擦了擦口水,回到家。

陳德江看了他一眼。

「驢啊,看見那小蓮了?」

「啊。對了,剛才村長說今年的地交給新來的大學生村官柳冰冰分,一會兒讓誰家有多少地都報上去呢。」

「嗯,等你放學去報吧,我不願意去村裡,反正咱家兩口人也沒多少地,給多少就算多少,反正咱也不種地都包出去了,吃飯吧。」

陳楚看到桌子上放著豬頭肉跟火腿腸啥的。

「爸,這些你買的?」

「不是,那小蓮送來的,老子也是借別人的光。」

陳德江喝了口酒。

陳楚低頭不支聲,吃完飯,又多帶了一本張老頭兒的書上學去了。

正是那本煉丹術。

陳楚想學會了煉一個壯陽丹啥的補一補試試。

陳楚今天來學校的挺早。

一個是起的早,第二個他想好好的背背書。

而剛到班級,兩個窈窕的女生就出現他面前。

女生顯個,她們兩個和陳楚身高其實都差不多。

而且這兩個女生都是昨天下午轉校過來的,她們那地方的學校黃了。

而且不願意去市裡念書,就臨時轉校過來了。

一個叫王紅梅,一個叫陳述。

王紅梅長得飽滿,比較白。

大眼睛,頭髮高高的豎著,大屁股,細腰的。

陳述膚色小麥色,不過長得卻是秀氣的很。

扎著馬尾辮,身材姣好。

五官也是秀氣。

陳楚跟她們都不熟。

如果平時肯定不說話了。

而且那王紅梅給人的第一感覺有些裝。

兩人新來的,所以都表現一下,打掃一下班級衛生,這時王紅梅喊了一下陳述。

兩個女孩兒到走廊去了。

陳楚也好奇,過去聽她們說什麼。

那王紅梅正問韓數說:「廁所在哪?」

陳述剛來其實也不知道。

悄悄的說:「你去房后尿吧,反正現在也沒人。」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陳楚早就看王紅梅那大屁股欠糙了。

再一聽這麼說,就跳窗戶先出去了。

學校的房子都是瓦房,也就不到三米高。

陳楚現在練得很靈巧了。

他看看沒人,跑了幾步,蹬了一下牆壁,然後抓上了房上的雨搭,隨後攀上了房頂。

然後往後面看著。

偷窺,他是老油條了。

不一會兒,果然看見穿著黃色上衣的王紅梅走到房后的幾顆小樹下面。

看了看兩邊沒人。

然後解開褲帶,褪掉褲子。

露出了那白花花的像是磨盤一樣的大屁股。

陳楚緊張的呼呼的喘氣,下面梆梆硬的使勁兒蹭著房頂的瓦片。

看著王紅梅那大白屁股,還有深深的溝子,陳楚掏出了自己的傢伙,真想擼一把。

不僅小聲呼哧呼哧的嘀咕著。

王紅梅,我,老子一定追⑽薰愀媲氳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