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四十七章白屁股,蛋球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七章白屁股,蛋球生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姑娘十八一朵花。

而王紅梅十六歲。

在古代十六歲是開閣的年齡。

正所謂二八佳人,說的就是這個十六歲的年齡,比十八一朵花還要好,還要純。

十六歲的芳香,十六歲的花季,十六歲便是豆蔻年華,小花骨朵已要綻開的時候。

這個時候最好了。

這就像是將要甘甜的樹上的沙果,你得趕緊吃,趕緊採擷。

不然就被別人先吃了。

就像等到姑娘十八一朵花的時候,不一定是誰的,讓誰給採花採去了。

王紅梅蹲著大屁股,下面傳來嘩嘩嘩的尿尿聲。

快要尿完了的時候,她又抬起屁股甩了甩。

那意思是把尿甩乾淨。

女人和男人不同。

她們的小便的尿道是長在裡面的。

得把外面的肉扒開,在小森林的下面,有一個很小的小孔。

所以她們撒尿的時候最好是把自己的大嘴唇扒開的。

不然尿液會嗤的哪都是,不像男的尿尿能瞄準的。

陳楚眼巴巴的瞅著。

不僅咽著唾沫。

一個女人一個樣,一個女人一個味道。

就像是外來的和尚好念經一樣,這剛來的插班生,陳楚也想插她一下子。

這時王紅梅掏出手紙,擦了擦下面,然後放在眼前看了看,隨手仍了。

抬起屁股,沒有馬上提上褲子,而是手撫弄著自己倒三角的小森林,摸了一番自己那丘陵上面亂蓬蓬的小草。

用手擺弄了幾下,這才四下看看,提上了褲子。

在她提褲子的一霎那。

陳楚看到了她的粉紅粉紅的屁股溝子。

好深。

陳楚呼出口氣。

見王紅梅往回走了。

他這才仰躺在房頂上。

平復著激動的心緒。

他不僅琢磨起來,怎麼才能糙了王紅梅。

陳楚現在不像以往了,光是意淫,而不知道該怎麼動手,也不敢動手。

現在,他只要看上一個女人,就要想方設法的上她。

不僅開始琢磨起王紅梅來了。

心想這王紅梅喜歡什麼,需要什麼?張老頭兒說過,有的女人浮誇,勢利眼的厲害,只要你能滿足她的物質,你就能得到她。

陳楚心想,瀚城的小菲就是這種女人。

而自己遇見的其他女人都不是。

他在房頂上躺了一會,看到學校大門口陸續的有學生進來。

他便從房上跳了下來。

本來瓦房也不高,只是屋脊高一些而已了。

不一會兒,自習的鈴聲響起來。

陳楚走進班級坐好。

隨後朱娜領著初二和初一的一男一女開始挨個班的檢查學生是否到齊。

朱娜今天穿的挺性感。

白色的小衫,露著奶白的肩膀。

短髮快齊腮了,顯得瓜子臉有些鵝蛋圓的感覺。

下身是白褲子,走起路來,裊裊娜娜的,就像是貓是的,沒什麼聲響,腳下是平底的運動鞋。

雖然不是高跟的,但她那兩條腿還是顯得修長。

「呼……」陳楚不僅暗想,要是把朱娜這兩條大腿抗在肩膀上,下面一頓很糙,那一定很過癮了。

朱娜檢查一圈,然後帶著人出去了。

陳楚的目光又朝著新來的王紅梅打量了過去。

發現這女生,很愛乾淨,身上的衣服一塵不染,連一個小黑點都沒有。

而且她還是偏愛喜歡白色和淺黃色。

並且,陳楚發現她好幾次都和班長眉來眼去的,一會兒像是借點鋼筆水,一會兒又借一下圓規跟三角板什麼的。

然後再說聲謝謝還回去。

報以甜甜的微笑。

班長張大力就坐在她後面。

?

所以方便了。

但旁邊有一個男生和她小聲說話,她卻狠狠白了人家一眼。

陳楚有點明白了,這個丫頭勢力啊。

呵呵,勢利眼好啊,這個好拿下。

陳楚呼出口氣。

心裡琢磨著。

張老頭兒說過,女人都是勢利眼,就能看到眼前的局勢,沒有長遠的眼光,看不到以後的。

所以,只要自己的學習超過學委路小巧,能力超過陳大力就可以了。

陳大力學習成績排名第二,體育很好,三千米跑下來不到十一分鐘,百米不到十五秒。

這在鎮中學這樣的學校就算不錯的了。

路小巧柔柔弱弱的,管不了啥事,所以只能當個學委,張大力排名第二,體育也好,所以當個班長。

所以只要自己好好學習,把這幾本書弄明白,實在不行就背下來,超過路小巧,然後憑自己跟班主任王霞的這樣鐵的關係。

吹吹枕頭風,保准能讓自己班長和學委兼任了。

只要自己當了班長跟學委之時,就是拿下王紅梅之日。

陳楚暗自點頭。

不僅開始用功看書起來。

當然,憑他跟王霞班主任這種破鞋關係,只要把王霞糙爽了,干她一晚上,第二天也能得到班長這個職位的。

不過,那讓王霞會很為難的。

同學也是不服的,那樣只能讓事情變得更糟。

陳楚不僅把代數跟幾何書都找了出來,開始看。

上次已經看了一些,而陳楚這次想全部攻破。

第一節課是代數課,老師沒來。

陳楚便更認真的看了。

其實初中那點東西捏把捏把也沒多少玩意,化學兩本書,物理兩本,代數幾何就那點幾元幾次方程,塞因和侯塞因什麼的。

只要理解的,那就簡怠

陳楚眉頭緊皺,胸前的玉扳指一閃一閃。

他一天都背下了一百頁張老頭兒的醫術,更不用說這種東西了。

再說理解就可以,也不用背。

終於快到第二節課上課的時候,陳楚合上桌上的課本。

閉上眼,揉揉眼睛。

感覺腦子裡全是數字和幾何的圖案。

這點知識弄明了,陳楚感覺原來這麼簡單。

當然,他苦學不是為了以後考個好高中,未來考個好大學,什麼為了老師,為了家長啥的,他就是為了糙女人。為了把王紅梅給糙了。

……

期間,朱娜和路小巧幾個女生無意間看到陳楚認認真真的看書,像是木頭人是的。

開始的時候朱娜認為他是裝的。

但兩節課都這樣一動不動的,只是快速的看,快速的翻頁。

她心裡對陳楚的堅冰慢慢的融化了一點。

心想,這小子難道真轉變了么?

學校的學生已經瘋傳他把馬華強一夥收了,現在陳楚是老大。

而有的女生喜歡學校小霸王,像是徐紅那樣的。

有的喜歡學習好的。

有的卻是喜歡那種認真的男生。

男人也是在認真的時候最吸引女人的。

而期間,王霞也在窗前走了兩遍。

見陳楚努力的看書,不僅點點頭。

心想難道是自己讓他糙了,他就真的上進了么?

王霞是過來人,是明白的,男人在十五六歲,十六七歲的時候是青春期,容易叛逆,也是剛發育完全的時候。

這種時候存在著一種性饑渴。

如果得不到滿足就會分心。

而只要滿足了,他們就會很努力的。

王霞臉上有些酡紅。

心想,明天就是周六周日了,要不要和陳楚說到她那裡補課?

自己下面又有些不舒服。

痒痒的。

真是討厭了。

以前沒見識這麼大傢伙的男人,就算了。

但是被陳楚那青筋暴怒,像是鐵棍的大傢伙在她的火燒雲裡面狠狠的插,狠狠的攪合了之後,自己已經沒法讓別的男人給予滿足了。

看到陳楚認真學習,她便想找個機會和他約會一下,並告訴他只要他好好學,自己就讓他糙。

爭取考進市裡的四中,或者一中。

那就離自己近了,自己可以天天和她睡一被窩。

讓她天天摟著自己的屁股睡覺。

反正她男人經常出差,而且這幾次採訪很不錯,報社的總編像是要給他升職。

那樣採訪的任務就更多了……

她心裡美滋滋的。

曖昧的看了陳楚一眼,然後回到辦公室了。

一整節自習課跟第一節課過去,陳楚感覺已經把初中這幾本代數幾何的書都吃透了。

這時上課鈴聲響了起來。

代數老師走了進來。

懷裡還抱著一摞卷子。

他往上撫了撫眼鏡。有些抱歉的說。

「哎呀,對不起啊同學們,印卷子來晚了些了,我跟學校說好了,竄一下課,這節課和下節課我們統一考試,已經都初三了,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得抓緊時間了……」

「啊?」班級同學一陣嘩然。

不過也有人高興說間操不用做了。

……

卷子從第一座往後面傳遞。

「一共兩張半卷子,題量有點大,滿分一百五十分,不過兩節課九十分鐘,加上間操休息的半個小時時間,2個小時足夠了,同學們爭取在九十分鐘答完,我也九十分鐘收卷子,不能延長,畢竟時間不等人……」

代數老師說著,推了推眼鏡,端著手裡的大茶缸子,邊喝著水,邊監考。

有同學小聲說:「你看老師大熱天的喝開水,那不更熱了么?」

這時候,陳楚淡淡說了一句。

「開水能夠解暑,清涼,因為喝進去的雖然是開水,卻能散發體內的熱量和蒸汽,所以更能解暑。」

「說的好!對,這位同學物理一定學的好,這是一個物理……嗯,也應該是一個化學現象……」

代數老師轉頭看向陳楚,稱讚了一聲。

不由過來看他做題。

但像是朱娜這樣的卻輕哼。

「裝……」

王紅梅雖然剛來,不過也摸清了誰學習好,誰學習不好。聽到陳楚這麼說,也撇嘴。

一副瞧不起的樣子。

正所謂會了不難,難了不會,不管是文科還是理科,都注重理解。

尤其是數學,理解了,會發現他非常的有趣,而且簡單的不得了。要是不理解,那就算是揪著耳朵往腦子裡塞也是不會的。

陳楚看了一遍題,就笑了。

他已經把初三上學期的代數幾何全部學通了,而現在剛開學不久,知識沒講多少的。

陳楚做這些題目感覺很容易了。

只十分鐘不到,在其他人都冥思苦索,有的偷偷翻書的時候,陳楚就把填空和選擇題都做完了,在大題上廢了些時間。

只用了四十分鐘,便呼出口氣。

抬頭看了看。

見代數老師還在看著他。

「唔……老師,這個。你幫我檢查檢查?」

「你學的很紮實,這卷子里沒有錯的。」代數老師推了推眼鏡說。

隨後他把陳楚的卷子舉起了大聲說道:「同學們,這位陳楚同學滿分,一百五十分,我和你們說過很多遍了,紮實,紮實,我講了這麼多課,就一個同學聽進去了!這是什麼?這就是學習,這就是成績!」

代數老師捏著陳楚的卷子激動的在手上打的啪啪作響。

班級靜的像是一潭死水。

陳楚感覺很多齊刷刷的目光朝自己看來。

他只在乎王紅梅的。

那女生眼裡明顯的是驚喜和一種討好。

陳楚嘴角挑起輕輕一笑。

看來自己沒白用功。

王紅梅大白離挨糙的日子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