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四十八章將進酒,干莫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將進酒,干莫停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將進酒,13莫停

「陳楚……能幫我講講題么……」

陳楚放下書本,抬頭見到一張白凈的臉。

大眼睛,鼻樑高,小嘴兒紅艷艷的。

那眼睛一轉都流波閃動。

口中噴出的呼吸的氣息,彷彿都是那樣的甘甜。

陳楚下面一下就硬了……

已經下課了,課上陳楚被代數老師這頓誇獎。

什麼數學天才之類的都出來了。

數學得滿分的人有,但不多。

尤其是在鎮中學這地方,高分的就那幾個,每次和縣裡的中學比成績,哪怕和其他鎮里的中學比。

鎮中學都是倒數第一。

不管是總體成績,還是平均成績,鎮中學不負眾望的年年倒數第一,最好的成績是有一年倒數第二。

倒數第一的就是王紅梅她們那個學校。

不過人家那個學校已經黃了,鎮中學還奇般的存在著。

所以,以後就只能鎮中學保持這個倒數不第一沒人搶了。

而陳楚這個一百五十分,代數老師好像看到了希望。

不為別的,要是好好培養這個學生,他就有可能調離這個窮地方的,最起碼也應該去縣裡教書了。

把學生教好,教出了成績,就是老師的業績。

陳楚不理這傢伙的誇讚,表面上裝作低調的低頭。

其實是在看書,代數沒什麼看的了,不過還是裝樣子看著代數書,裡面卻夾著那個煉丹的小冊子。

陳楚只是簡單的掃了幾眼。

因為老張頭兒先前給他的那幾本書還都沒背下來呢。

他怕自己有些貪多嚼不爛。

上次看了醫術這本冊子,無意中點了幾下小川子的胳膊,把他點的半邊身子不好使了。

陳楚感覺還是先看這個的好,熟練起來好給朱娜點穴。

便摸出醫術看了。

……

直到下課,陳楚還在看書。

直到下課,聽見有人叫他,這時抬頭,見王紅梅已經站在自己跟前了。

她的模樣是那樣的嬌美,用一個詞來形容……說她騷?有點。媚?也是有的。

像是一個勾人的狐狸精的雛形了。

當然,她這隻小騷狐狸只勾引那些學習好的同學,比如班長張大力?比如現在的自己。

總之,這個女人勢利眼,騷也只對有能力的人騷,能騷到人的骨子裡。

陳楚心想就不知道她被沒被人家開苞,就是讓沒讓別人捷足先登給糙了,如果沒有那自己得抓緊了。

陳楚淡淡笑了笑。

「可以啊,其實我也不太懂的,你哪道題不明白,我試試給你講講。」

陳楚說的夠謙虛的了,不過有幾個同學還是小聲說他裝。

身後的馬小河這時笑呵呵的說:「陳楚,你也幫我講講。我也不會。」

「馬小河,你等一會兒的!」

沒等陳楚說話,王紅梅就橫了他一眼。

「我先問的,等給我將完了,再給你講。」

馬小河傻呵呵的笑了。

「行啊,行,我等一會的。」

王紅梅索性就坐到了陳楚旁邊的板凳上。

身子往前靠著,胳膊都碰到陳楚的胳膊了。

陳楚一陣麻酥酥的。

聞著王紅梅身上不斷傳來的香水味和體香,他下面硬了。

心想這小姑娘和老娘們肯定是不一樣的。

即使老娘們再多麼誘人,那也是被男人干過多少遍,甚至是幾百上千遍的了。

下面不是紅彤彤的眼色,就是黑的了。

人家小姑娘下面的多緊啊,多嫩啊,多吸引人,不然為啥叫處女地呢。

而且,十六七歲的小姑娘身上有一種獨特的香味,也有一種氣質。

王紅梅就有,雖然她勢利眼,但是這種傲氣,讓陳楚下面梆梆硬。

她越是驕傲的看不起不如自己的人,陳楚就越是有對她佔有的**。

嘴上給她講著題,心裡卻想著怎麼辦才能把她按倒在地,把她褲子扒光,狠狠的糙她呢。

這種女生不好對付,因為她勢利眼,誘惑不夠她是不能主動獻身的。

她可不像那傻傻的徐紅和季小桃。

這時,上課鈴聲響了。

而王紅梅卻沒有要回去的意思。

「陳楚,你自己一個人坐在後面啊?」

「嗯,老師安排的。」

「反正也沒人,我就坐你這得了。」

陳楚呼出一口氣。

心想你了,就看你了。而且下面不得一直硬著啊。

「別動……」王紅梅說了一句。

陳楚愣了。

她伸出修長的手指,抓住陳楚頭髮的一點東西。

然後拿下來說:「你看,是楊樹毛毛……樹開始打籽了。」

陳楚看著她咯咯咯笑著,拿著那樹毛毛,他不僅呆住了。

先不說她勢力不勢力,單說這笑容和舉止,真是美極了。

「王紅梅,都上課了,你咋還不回座位上去呢!」朱娜冷冷的說了一句。

王紅梅收攏住笑容。

「朱娜,管你啥事,你又不是班長?」

「我不是班長咋了?我還是學校的大隊長呢?上課不許竄座!」朱娜語氣冷冷的。

臉也冰冷了下來。

「我坐這咋了?也沒礙到別人的事兒,再說了,你啥大隊長啊,就早上來檢查一下衛生,你有啥權利管我啊?你學習好咋的?」

王紅梅咄咄逼人。

陳楚心裡笑了。

這女生還挺厲害啊,不過也不難看出,這種勢利眼的女生歷來都是尖酸刻薄的。朱娜不是對手。

「你……」朱娜奶白的臉氣得發紅,忽然眼淚流出來了。

趴在桌子上嗚嗚的哭了。

朱娜一哭,陳楚也有點心疼。

畢竟真要是論相貌比起來。

說各有千秋也好,說各有性格也好。

但論漂亮,論皮膚,朱娜比王紅梅強了。

「朱娜,別哭了……老師快來了,多不好……」有幾個女生勸她。

班長張大力說:「王紅梅,回自己的座位上去坐,老師給你分的,你就要按老師分的坐,不能破壞班級紀律。」

「且……」王紅梅暗自白了張大力一眼。

小聲嘀咕:「班長才考了110分,學委才考了一百二,裝啥啊……」

她說這話聲音不大,不過每個人都能聽清楚了。

她那捲子上只有七十來分,落了好多的XXXX。

路小巧聽到她這話,嬌小的身子一顫,臉紅撲撲的回頭意味深長的看了陳楚一眼。

這時王紅梅已經扭腰回到座位上了。

陳楚看著她那細腰下晃動的大屁股,自己下面的傢伙**的這個難受。

恨不得擼出去一把。太憋挺了。

而王紅梅回到座位,還用口型回頭跟陳楚說話。

那分明就是要下課來找他講題。

陳楚點點頭。

心想,尼瑪的!下課讓老子糙一把得了,不然讓你這**都給憋爆炸了不可。

這才多大一會兒啊,上兩節課還和張大力眉來眼去的,這會又和自己發騷了。

真是讓人喜歡,這騷勁越猛越好!這種女人才好玩呢。看老子不把你糙的嗷嗷叫,老子都不姓陳!

「呼!」陳楚呼出口氣。

開始專註精神看書了。

上午最後一節是王霞的課,他可以為所欲為。

下課了,王霞裝作給別人講題,然後走到陳楚身邊。

吧嗒一聲,一個紙團落在陳楚書面前。

陳楚拿了起來。

王霞臉通紅的,找了個借口走了出去。

班級人不多,陳楚打開看了看。

裡面只有簡單的幾個字,用紅筆寫的。

『今天晚上補課……』

陳楚笑了笑。

然後走了出去。

王霞還在辦公室。

陳楚想進去的時候,感覺她隔壁的窗子開著,夢霄晨坐在裡面了。

陳楚沒好意思進王霞房間。

而夢霄晨看了陳楚一眼,馬上把窗戶關上了。

陳楚笑了,心想這小老師挺有意思的。

……

直到下午,陳楚才找機會好王霞說明天早上去,一晚上不在家,老爹怕不放心。

王霞也點了點頭。

心想等來年就好了,來年陳楚只要在市裡念書就可以在外面住了,到時候自己可以在外面租個房子……

雖然有點失落,不過她想到未來,還是甜甜一笑。

陳楚也挺想糙王霞那肥嫩的火燒雲的。

不過,他想先把這本書背下來再說,即使今天晚上不睡覺,也要先把這本醫術背下來。

三百來頁,已經背下來二百頁了。

混完了一天的課。

陳楚回到家,和陳德江早早的吃完飯,就開始背書。

陳德江本來要喊他去村上報有多少土地的,不過看他很用功的樣,就自己去了。

一直到了掌燈十分。

陳楚感覺已經把這本醫術全部消化了。

閉上眼,腦中彷彿全是人體的穴位和結構圖。

心想,正好明天早上去王霞那,順便在縣裡買一包針灸的銀針練練看看。

早上陳楚依舊練了兩個小時的拳,吃完飯便和父親說去王霞老師那補課。

然後騎著二八自行車去縣裡了。

到了王霞家樓上。

按響了門鈴。

等王霞開門,陳楚有些愣了。

她今天穿著太清涼了,下身是粉紅色的布料做的短褲,跟游泳那種貼身的短褲差不多。

上身是小背心。

「陳楚,你先坐會,我在廚房你給炒菜呢,就咱倆,一會兒喝點。」

王霞笑著走進廚房。

陳楚看她這樣,心想還吃啥飯啊,還哪有心思吃飯了。

關上了門,直接走進廚房。

此時一陣陣香味撲鼻而來。

陳楚一把摟住王霞的腰。就貼著她白嫩的大脖子上親了起來。

「啊……陳楚,別鬧……」

「誰和你鬧了!快讓我糙一把,我都憋不住了~!」

陳楚是憋不住了,是被王紅梅給憋壞了。

當下一把抓住王霞的小褲衩,連同黃霞的內褲往下一拽,剛拽到大腿那。

陳楚就迫不及待的解開褲帶,掏出自己梆梆硬的大傢伙。

在王霞的屁股溝子里就開始磨蹭起來。

「啊!陳楚不能……不能啊,這還在廚房啊……」

「你炒你的菜,我糙你的火燒雲,咱倆誰也不耽誤。」

陳楚說著悶哼一聲,噗哧一下,下面的傢伙進去了一個頭。

「啊!陳楚,你,啊,你別插錯了……」

「糙你不是一回了,閉著眼睛我都能找到你的洞。」陳楚說著嗯嗯的下面開始做起了活塞運動。

啪啪的開糙起王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