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五十章請君為我不要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請君為我不要停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早上的陽光異常的充滿著朝氣。

無論是在城市還是鄉村,哪怕是的空氣極不好的大都市,早上的清爽還是洗滌凈這個世界的塵埃。

還給人們一個清爽的早晨。

也讓早起的人們心情輕鬆愜意。

當然,在夜裡工作的人們,早晨卻是他們沉睡的開始……

……

瀚海市,尹胖子的迪吧。

折騰了一夜的瘋狂男女,此時已經都顯得很疲憊。

無論是顧客,還是台上的那些脫衣女。

尹胖子的打手也都一個個無精打採的打著哈欠。

此時,看著一個穿著淺色黑絲襪,大腿被細緻柔滑的絲襪包裹的豐腴而修長,上身是黑色情趣吊肩小衫。

而再往上看,卻是一席烏黑卻有些凌亂落下的長發。

和一雙顯得疲憊有些黑眼圈的細長的眸子。

沒有戴著美瞳,臉上畫著淡妝,長長的睫毛撲閃著像是會說話一樣。

她往外面走的時候,有人喊著。

「嘿!美女!靚妞兒!聊聊啊……」

「別他媽的亂喊,你知道那是誰么?」

「糙!不就是前兩天天跳鋼管舞的那個叫什麼小菲的么!我早就想糙她了……」

「別瞎說,九哥昨天說了,她現在是一個叫陳楚兄弟的女人,你要是動他,那就是動嫂子……」

「糙!麻痹的我咋沒聽過這個小子名頭?哪來的?」

「就是把老疤干進醫院的那個,老疤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

……

瘋狂的大半夜的小菲聽到有人這麼說。

心裡莫名的有點牛逼的感覺。

她差點就要被尹胖子給糙了。

再說,她已經不是處女了,在大學的時候就不是了,換了三個對象了,如果自己再把下半年的學念完,不中途退學的話?

?那麼霍子豪可能就是她第四個對象了。

霍子豪那人挺精神的,不過小菲沒讓他糙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不夠爺們。

她在夜場,迪吧玩的時候,那些男人都很大方。

「妹子,造愛不?」

都很直接。

她也被勾引過幾次。

所以就不習慣學校那種小男生的什麼羞澀啥的,她認為太嫩了。

也是在夜場玩的太多了,也知道就縣城裡的那個破逼醫專學校,即便學完了,畢業了,也是找不到工作,就算能找到工作了,也是被公司里的老闆潛。

說白了都是賣,一個是現在賣,還有一個就是在混半年弄個畢業證去賣。

都是一個賣字,不如趁早了。

小菲研究了一陣鋼管舞,感覺自己跳舞,和自己喜化,不是小姐,不是妓女,有啥不行的。

前幾天被尹胖子看上了,尹胖子摸著她的大腿,說要養她,只讓他一個人糙,不性儼謁了。

還和她說這是道上的規矩,要做混子的女人,就要懂得混子的規矩。

當然,這隻對真正在道上混的混子約束。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而那些驢性霸道的連自己親妹子都能糙,連自己老爹都砍的,根本不是混子,那是瞎混。

真正的混子,真正的黑社會如果發現身邊的弟兄有這種人,也會下手砍他手,挑他手筋腳筋的

小菲點點頭答應了尹胖子。

她也感覺得找一個依靠。

女人,很現實,她們像水一樣的柔弱,靠著男人,但是她們是最能生存下去的。

她答應了尹胖子,做他的女人,只讓他一個人糙。

那肥肥的大肚子,還有圓圓的大腦袋,簡直跟蟾蜍一模一樣。

她感覺他不應該叫尹胖子,應該叫癩蛤蟆。

不過男女不就是那麼回事么?女人都是讓男人糙,她感覺尹胖子很直接,很真實,讓他糙,自己就能不能不工作,有車開,在迪吧里說一句話好使。

跟她一起跳鋼管舞的姐妹很多都羨慕她的,也有些跟迪吧這些小混子處對象,讓人白糙的。都抱怨說不如讓個大哥玩了……

現在尹胖子沒玩小菲,卻把他送給了一個半大小子陳楚,讓一個小孩子玩。

不過,她現在一打聽,現在這場子裡面的人都說那陳楚挺狠的。

小菲心裡暗想,就那個鄉巴佬的樣,真有那麼狠么?

……

黑色高跟鞋嘎登嘎登的走出了迪吧。

剛到自己的公寓門前。

又看到了一臉頹廢的霍子豪。

小菲眉頭一皺起。

「小菲!」霍子豪一見小菲眼睛頓時亮了。

「我……我只想問問,你處的那個對象呢!我看看,看看哪點比我強?論學歷,還是論別的,我在學校獲得那麼多獎項,那麼多證書……我還入黨了……」

「嗤!」小菲輕笑一聲。

「霍子豪,你,我只能說你很天真。現在你爸媽每個月還給你打生活費么?」

霍子豪點了點頭,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嗯,是,以前每個月八百,現在六百了,不夠花……」

小菲看著一米八幾身高的霍子豪。忽然笑著問。

「你都多大了?還用家裡給你打錢?」

沒想到霍子豪激動了。

「我二十五啊?怎麼了?我是他們的兒子,他們給我打錢怎麼了?」

「你還有理啊?霍子豪,你都二十五歲了,你爹媽都五十多了吧,賺錢容易么?你這麼大的個子為啥不出去賺錢養活他們?為啥還拿著你父母的錢過來找我處對象?你真讓我瞧不起!」

小菲說著就要進公寓。

霍子豪知道她一進去就不會出來了。

上去拉著小菲的胳膊。

「你……小菲,你聽我說……我為啥自己不賺錢,那是有理由,有原因的,因為我現在還是學生,我在實習啊!我怎麼賺錢?我以後還要考研,我好讀研究生……」

「研究你麻痹啊!」小菲狠狠一甩他的胳膊。

「你麻痹就是一個傻逼,你懂嗎?一個大男人……你的意思是三十歲前都不能自己,都需要靠父母養活對吧?你還怎麼有臉找女朋友呢!鬆手!」

小菲推開他。

「告訴你霍子豪,我現在是陳楚的女人,你最好離我遠點,如果不知道陳楚是誰,就認吧打聽打聽!」

小菲開門進了公寓,然後狠狠地甩上門。

「小菲,我真的愛你……」霍子豪有些無力的靠在門邊,手捶打著房門。

「呼……」小菲咬了咬嘴唇。

她現在還真想找一個男人了。

至少對付霍子豪這樣的無賴,兩腳就踹過去了。

不過,她還是懷疑,那個身高跟自己差不多的半大小子真的有那麼厲害么?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小弟弟,而不是一個成熟的男人。

她鬱悶的點了一根煙,有些睏倦的躺在室的床上想要睡去。

不僅暗想,自己明明給那個半大小子留了電話了,這小子咋還沒給自己打一個,如果要真那麼牛逼,自己掛一個這樣的男的也挺好。

抽完煙,小菲脫光了衣服,在床上抱著被子裸睡了。

……

此時的陳楚還在王霞床上折騰著。

菜和餃子都涼了。

他卻還騎在王霞的豐腴彈性的身上糙著。

抱著王霞的兩條大腿,一會兒扛在肩膀上,一會又用胳膊窩夾著。

下面啪啪啪的不聽的抽送。

王霞猶如掉到了雲里霧裡了。

這半大小子的生猛勁兒,把她糙的這個爽。

這下全滿足了。

「陳楚,別,別糙了,一會兒我還,還,還得給你補課……」

王霞斷斷續續的說著。

陳楚嗯了一聲。

不過下面狠狠的用力,把王霞從床腳,一直啪啪啪的糙到了床頭。

最後在她的呼喊聲中,把王霞擠在了床頭的一角,下面狠狠的用力幹了一陣,才舒服的射了出去。

「啊!!!」王霞重重的呻吟了一聲。

感覺著射進自己體內液體的溫度。

她伸開雙臂,緊緊的摟住陳楚。

不讓陳楚起身。

那多少還有些指甲的手指像是要深深的抓緊陳楚有些擦黑的皮肉當中一樣。

在他的皮膚上留下了淺淺的白點。

「啊……抱住老師,用力的抱住……啊,先別抽出去,在裡面多放一會兒……嗯……」

王霞臉蛋紅撲撲的。

閉上眼,好好的享受了一陣,也享受著陳楚給她帶來的壓力。

兩條大白腿也緊緊的纏出了陳楚的后腰。

兩隻腳丫緊緊的扣在一處。那塗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都向外努力的抻著。

舒服的低聲啊啊的呻吟著。

「真好……糙的我真舒服……」

「我也是。」陳楚這次射了出去,才感覺**小了不少。

王霞慢慢伸展開白白的手臂,又把大腿分開。

「行了,我的小寶貝,飯菜都涼了,我去給你熱熱,真是的,讓你糙的全身都是汗……」

王霞說著掙扎的起身。

下床的時候腿一軟,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

她伸手要去抓一個床單圍在身上。

陳楚忙說:「老師,你還是光著好看,就這麼去熱飯吧。」

「討厭啊你,真是色……」王霞白了他一眼,放下床單,光著把飯菜熱了熱。

又端了過來。

接著又靠近陳楚的懷裡,兩人披著一個床單,陳楚不時的親吻著她的臉和小嘴兒。

王霞感覺這比自己任何時候都甜蜜。

……

吃完飯,電風扇呼呼的吹著,兩人光著屁股躺在床上,王霞枕著陳楚的胳膊,摸著他堅實的胸膛,和小腹的人魚線。

陳楚則看著課本,不會的地方王霞就指點他給他講解。

兩人就光著在被窩裡補課。

陳楚胸口的玉扳指在床單里暗淡的閃著。

王霞倒是感覺自己有些困的。

本來昨天丈夫出差了,她就想到今天和陳楚搞破鞋,心裡就一陣興奮,以至於一個晚上都沒怎麼睡。

而陳楚的表現也終於沒有讓她失望。

一個早晨就糙了她兩次。

而且還不是應付了事,糙她的質量還高。

王霞現在感覺比洗馬殺雞還舒服,渾身骨頭節都酥麻著,而且被滋潤的紅光滿面的。

不僅趴在陳楚懷裡悠悠的睡了。

而陳楚有不明白的地方就狠狠抓一把她的奶,或者掐一把她白白的大屁股。

王霞都啊!的叫一聲,醒過來,輕輕的咬一下陳楚的胸膛,然後給她講。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中午。

王霞迷迷糊糊的睜開眼,見面前放著厚厚的幾本英語書,而陳楚正在看著物理。

「你咋看這個了?」王霞問。

「嗯……英語都看完了,記住了,沒什麼看了。」

「吹牛!那還有代數幾何……」

「嗯,也都看過了,化學也差不多了,就差物理了,對了,寶貝,你給我一個學委,或者班長唄,我代數可是考滿分的。」陳楚心想只要能當上學委就可以正大光明給王紅梅補課。

王紅梅那個勢利眼,蠢女人,也會快些的光著大屁股讓自己糙了。

「這個……」王霞臉紅了一下。

陳楚忙親住了她的小嘴,一手摸著她的奶,一手伸進她下面摳著。

「寶貝,你真迷人,我還要糙你。」

「哎呀,你別鬧了。你要是真考第一,這個可以的。」

「嗯,寶貝對我真好,我怎麼報答你呢!」

看著陳楚臉上壞壞的笑容,王霞自己分開大腿。

「陳楚,這才……你,你……你糙我的屁眼吧……」王霞說著,臉上羞臊的和火燒雲一樣的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