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五十一章浪女放騷好機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一章浪女放騷好機會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王霞臉上紅撲撲的說。

「那個……不能現在就乾的。」

「為啥?」陳楚問。

「你傻啊!你那東西那麼長,那麼粗,怎麼能進去呢!」

「感覺應該行啊?」陳楚心想乾季小桃那次都進去了。

「別鬧了,不行的,得去買油。」王霞說著臉上更紅了。

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了,她畢竟是二十六七歲的女人了,對男女間的事兒還是懂得的。

「買油?寶貝,你家不是有油么?」陳楚愣了愣。

「哎呀,你傻啊?」王霞紅著臉說:「是下面潤滑的,要是不抹那種油,屁眼根本進不去。」

王霞說著推開他,然後屁股撅了起來。

「你要不信,就試試?」

「試試就試試。」陳楚還真有點不信,上次就把季小桃的屁眼給糙了。這才就糙不了王霞的了么?

不過,那次是季小桃下面的水太多,弄到屁眼上去的,而且自己還舔了半天她的屁眼。

一下想起季小桃的屁眼,陳楚下面硬了。

看著王霞大白屁股撅了起來。

陳楚兩手啪啪的拍了那大屁股幾巴掌。

不僅想起張老頭兒常說的名言,頭場雪,二茬霜,大姑娘的屁股,白菜幫。

都是形容白的。

這王霞的大屁股白花花的還真是像白菜幫了。當然,季小桃的大屁股更象了。

陳楚看著看著不僅叭叭叭的親上去了幾口。

又把鼻子伸進王霞的粉紅粉紅的溝子里聞著,磨蹭著,她的溝子里還有兩三四顆彎彎曲曲的小森林。

陳楚不僅伸出舌頭,去舔著,最後舔到了王霞那緊湊又嫩肉的屁眼。

「啊……」王霞受不了的呻吟了一聲。

「繼續……舔,舔啊……」

陳楚抱著王霞的屁股,像是在舔一個巨大的糖球是的,在王霞的屁眼上這頓舔。

王霞叫的連成了一串,下面的小溪也要流淌出來。

「陳楚……別……別舔了,我尿都要出來了……」王霞感覺自己的下面已經又濕濕熱熱的了。

她蹬著一雙小腳,表示著抗議。

而陳楚的下面已經**的了,又舔了幾口,舌尖還往裡面塞了塞,然後挺起自己的傢伙就在她溝子上磨蹭了幾下。

王霞被磨蹭的火燒火燎的。

陳楚挺著傢伙直接朝她的屁眼捅了過去。

雖然有口水的濕潤,王霞的屁眼鬆動一些,不過陳楚那東西還真沒進去。

他試了好幾次,王霞感覺屁眼傳來的陣陣疼痛。

最後嗷嗷的叫出聲,搖著滿頭的長發說:「陳楚,別插了,不行的,你要是這麼真插進去了,我屁股得腫起來的……」

王霞晃動著大屁股離開了陳楚的手掌。

然後抓起內褲就要穿。

陳楚已經又被撩撥的渾身火熱了。

撲過去把王霞壓在身下,下面的東西就又要插進去。

「哎呀,別鬧,你咋這麼性急啊!等我去買潤滑油回來,再說……再說今天晚上你就別走了,咱們好好的糙一個晚上,時間多的是,你這麼性急幹啥啊……」

陳楚想想也對。

從王霞白花花的身子上下來。

看著她穿起褲衩。

找乳罩卻找不到了,忽然想起來掛在廚房裡了。

幾分鐘后,王霞穿戴整齊。

陳楚忙想起自己要買銀針的事兒了。

忙說:「還是我去吧。」

「你去幹啥?我路熟啊。你就好好在屋裡呆著得了。」王霞說著親了親他的臉,然後扭著圓圓的屁股走出了門。

王霞紅光滿面的,這便是女人得到了滿足的樣子。

陳楚呼出口氣。

也把衣服穿好了。

心想這銀針還是自己去買好好了。和王霞好是好,但是不能沾人家的便宜。

她和那小蓮不一樣,那小蓮是賤,有多狠就糙她多狠。跟王霞自己還是有些感情的,畢竟從初一就是他的班主任,一直喜歡了她三年了。

現在終於讓自己給糙了,他感覺很滿足了。

穿好了衣服跟褲子。

想了想又給王霞留了個便條,陳楚這才也下樓去了。

縣裡總共也沒多大的地方,只是這開發區有點背。

離著縣城的市裡有點遠。

而陳楚下樓走了一段,見王霞在公交站等了一會兒坐上公交去縣裡了。

這開發區倒是有一趟門市,不過沒人,門市也沒賣出幾個出去。

陳楚往前走著,不知不覺走到了上次打公用電話的那個小店跟前。

已經到了中午,太陽熱的很。

陳楚過來想買一瓶水喝,順便也和那個小店的女人聊幾句。

大夏天的,但這裡也沒啥人。

小店那女人頭髮梳著馬尾辮。上身穿著淺綠色的小背心,下身是黑色的短短的齊b裙,兩條大白腿露在外面。

她長得就是一般人,確切的說不算漂亮。

由於個子高,臉的比例就有些長。

吊梢的眉毛,相術裡面說,這種眉毛的女人一般都很毒,沒良心。

而她的一雙眼鏡不算大,但卻細長,臉上塗著白花花的化妝品。

高挺的鼻子,嘴上的口紅,紅彤彤的。

兩條胳膊也又長又白。手指甲上塗抹著綠色的指甲油,而腳下的黑色版高跟涼鞋上的一雙雪白的大腳,腳趾上卻是黑色的指甲油。

那黑色的,黑亮黑亮的指甲,就像是黑色妖姬,手上的像是藍色妖姬,加上薄薄的齊b裙露出的兩條大腿,一條壓在一條上翹著。

連高隆的大腿間的縫隙異常的神秘。

陳楚受不了的咽了一口唾沫。

這女人活脫脫的就是一個蛇精啊。

雖不算漂亮,但這身材,這大腿,這股騷勁,讓男人被她吸幹了都願意。

雖然陳楚糙了王霞兩次。

但一看見她這騷樣,下面就忍不住硬了起來。

陳楚過來的時候,這女的正在一邊磕著瓜子,一隻手打著電話,另只手拿著煙。

正打著電話說著:「糙!現在男人都他媽的不靠譜,都不如一根黃瓜!麻痹的,那你就跟他黃了被!我糙!要男人不還有的是么!要不我給你介紹一個!……呵呵,啥叫下面傢伙大么?能他媽爽死你,你以前那個對象我看見過,那天他尿尿沒關門,看見我進去,嚇得都他媽的把尿淋褲子上了,還戴著個眼鏡,那比樣一看就不行……」

「我要是你啊,就出去偷漢子,自己不憋的慌么?糙!啥叫沒時間啊?你要是真想偷漢子,還能沒時間?出去撒泡尿的功夫都能跟野男人干一炮的了……嗯……對唄!我啊?我那男人敢管我?開玩笑?」

這女人說了一會兒,她才看見了陳楚。

「買啥?」

「大姐,我……我想買一瓶水。」

「給你!一塊錢!」

那女人遞給陳楚一瓶水,然後又和電話聊著。

「妹子,你要看開點,就行他們男人去外面玩,就不行咱女人玩了?都是人,為啥他們那麼牛逼啊?」

這女人說著,兩條腿換了一下位置,另一條腿放在了剛才那條大腿上面。

這時她抽了口煙,抬頭看見陳楚往她下面看著。

陳楚也看到了,她那內褲是綠色的。

這女人白了陳楚一眼。

「看啥啊?沒見過啊?」

陳楚被抓了,臉有點紅。忙放下一塊錢。

那女人還是沒理他。

陳楚這個泄氣。

往前走了兩步,擰開瓶蓋喝了兩口水。

聽到身後的那女人沖電話里說:「沒事,一個小比崽子,剛才盯著我褲衩看……」

陳楚下面砰的又硬了。

咬咬牙,硬著頭皮又回去了。

「大姐,你還認識我不?」

看出陳楚一臉笑眯眯的。

那女人問:「你誰啊?」說著話,把手裡的煙灰在煙灰缸上彈了彈。

「行,就這樣吧,你聽我的沒錯……嗯,你還做飯?行,做飯去吧,當我白說了。掛了。」

這女人放下電話,抬起臉看了看陳楚。

好像有點想起來了。

「你……上次在我這打電話的那個小子吧!」

「嗯,大姐記性真好。」

「啊,啥事?」

陳楚想了想,心裡說,咋說啊?總不能說想糙你的火燒雲吧?不僅故意套近乎的說。

「大姐,我想買銀針,但咱這開發區附近好像沒啥藥店啊?」

這女人又吐了一口煙問:「糙!你買那幾把玩意幹啥?」

「不幹啥,我學過針灸,跟我爺爺學的,現在有點成手了,我爺爺讓我買一套銀針,給人看病。」

「你還會針灸?小樣的沒看出來啊?那你說我天天晚上睡不著覺,白天就犯困是咋回事?」這女的問了一句,把煙按在煙灰缸里弄滅了。

「大姐應該是月經不調,平時多注意休息,而且少喝點酒,少抽煙……」

「呵呵,行啊,小子,和我上次去檢查的大夫說的一個比德行,那大夫是個老頭兒,麻痹的色嘻嘻的,還要摸我的扎,我說你檢查還帶上手的?那老頭兒比扯比扯的又笑了,給我開兩個方子也不好使。他說針灸管用,我他媽的怕他沾我便宜還看不好病……」

陳楚笑了,心想就你這個騷樣,哪個男人不像占你點便宜啊?

那女的又說。

「那老頭都快六十了,要是你這樣的一個年輕小伙摸就摸了,我還能得勁兒點,你說那手上全是老年斑,一張嘴滿嘴大黑牙,我他媽的看著都噁心了。對了,這邊沒賣針灸那玩意的,得去縣城,嗯?好像昨天來了一個開藥店的,剛開,你去看看,出了這個衚衕,然後就在前面街道往西拐彎就到了,什麼『和』大藥房來著……」

「哎,多謝大姐了,一會兒我要是買到銀針,大姐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就給大姐扎幾針,大姐看看效果咋樣?不知道大姐願意不願意。」

「行啊!你去買吧,買來了就給我扎兩針試試。」

那女人說著又點了一根煙,開抽了起來。

煙灰落到大腿上,她伸手彈了彈。

那白花花的大腿讓陳楚直咽唾沫。

轉身離開的時候,他下面的大傢伙已經梆梆硬的不行了。

心想這娘們也太欠糙了,騷的真是不得了。

心裡一下泛起自己背下來的那些針灸的技術來。

有幾個穴位是管人的昏迷的。

一會兒要不要給她針灸的時候……把她弄昏迷,把她扒光,然後糙了她?

陳楚心裡呼呼的跳了起來。

有兩個聲音鬥爭著。

不過又一想,她也不是處女了,而且那個騷樣,糙她她還爽呢。

而自己也真是受不了她這**了。

對,就這麼幹了。

一會兒買了針灸就給她弄暈,然後狠狠的糙她一頓,陳楚想著,又狠狠的灌了一口水,而心裡的慾火卻是越澆越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