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一百五十二章但願美女不復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但願美女不復醒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天氣熱的很。品書

這邊的天氣就這樣,冬天死冷死冷的,夏天死熱。

尤其是立秋那幾天,甚至比三伏天還要熱。

唯一的好處是女人上廁所撒尿比較勤,喝的水多,一會兒一潑尿。

陳楚也是的。

現在一瓶子水灌進去了。

也想找個地方撒尿。

走出了這條衚衕,他有點後悔了,不如在裡面尿了。

不過,這街上也沒啥人,他拐來拐去的想找個地方撒尿。

一看對面有個綠色的牌子。

上面寫著『人和藥店』。

下面還有什麼醫療器械的小字。

不過整條街人都稀稀拉拉的,尤其還是在大中午的,就是更沒啥人了。

那人和藥店已經裝修完畢。

裡面還是很乾凈敞亮的。

陳楚心想先憋一會兒尿吧,先進去把針灸的針買了再說。這玩意是正事了。

心裡想著,他左右看看有沒有車,然後過了馬路,直接走了進來。

忽然想起來,好像在縣醫院的時候,自己給季小桃買避孕藥進的那家藥店好像也叫什麼人和的。

剛走進店面。

四周都是打著葯架子,已經放慢了各種小盒子的葯。

而且一圈櫃檯,擦的很異常乾淨。

一個穿著白大褂女生正背對著他站在梯子上往上擺放著藥品。

這女孩兒身材高挑纖細,那小蠻腰就跟小柳樹條似的,太細也太柔軟了。

陳楚咳咳了一聲說:「買東西。」

那女生轉過頭。

陳楚有點傻。

這女生不就是縣醫院旁邊那家藥店的么?叫什麼於麗麗的,一副傲勁兒,賊能瞧不起人。

於麗麗也記得陳楚,她沒幹多久就調到這來了,本來這一天人就不多,顧客都沒有老鼠多。

「你買啥?」這女生板著臉問了一句。

她眼睛不算小,是那種細長的,單眼皮,長得水嫩粉白的,而且那一說話的聲音柔和中卻帶著對自己帶著鄙視。

陳楚心裡這個舒服。

他最喜歡這種驕傲的女孩兒了,因為越是瞧不起人的越是能讓人硬。

「買銀針。針灸用的,多少錢?」

女孩兒楞了一下。

眼皮白了他一下,然後伸手在櫃檯里翻了。

她的頭髮很長,梳著很多小辮,往後面梳攏著。

並且她的身段一搖曳,跟八三版裡面的林黛玉的扮演著極像。

陳楚下面更是硬了。

差點喊一聲林妹妹出來。

「你要好一點的,還是普通的?」

「嗯,都多少錢的啊?」陳楚心想買這東西還是買好的,畢竟是正事。

「哼!這東西是不好說的,便宜的五塊錢二十根,還有貴的好幾百的呢!你要啥樣的?」

她說著把手裡的抹布啪的仍在櫃檯上。

一副鄙視的樣。

那意思,像是用眼皮看人,就差沒說出來,你這德行還買銀針?

白大褂裹著她凸凹的有些弱不禁風的身材。

陳楚看的下面梆梆硬。

「行!要好的!」

「二百五!」

「你才是二百五呢!」陳楚也火了。從自己一進門這女生就不給她好臉色看。

咋的?自己來買東西的,也不是來強姦你的,老子欠你錢怎麼的?再說了,老子就不是穿的不咋的么?上次說老子是鄉巴佬就沒和你一般見識。

還不是因為你長得漂亮,老子想給你點好印象,然後爭取糙了你。

但也不要太過度得瑟了,13有的是。

「呀?你罵誰二百五?」於麗麗也急了!

「你才是二百五哪!」她說著臉紅撲撲的。

掐著小蠻腰指著陳楚。

不過,她說話的聲音太柔太細了,即便是罵人也是那樣的可愛。

陳楚看呆了。

這女生一生氣的樣子更好看。

臉紅了,而且氣咻咻的模樣,陳楚真想把她摟進懷裡摸摸抓抓。

心裡想恨都恨不起來了。

「你,你是說這銀針二百五吧?」陳楚問。

「咋的?你還能買起了啊?這是給縣裡的一個老中醫進的貨,一共就進了兩套,一套給那老中醫,一套留著。你有錢么?」

陳楚笑了。

從兜里掏出一打錢,數了幾張。

「看看對不?要那最好的二百五的銀針,一般的五塊錢的再來兩包。」

於麗麗一愣。

咬著下嘴唇。

多嘴問了一句。

「你買這東西幹啥?」不過說這話的時候還是滿臉的鄙視。

「我是中醫。」陳楚說了一句,伸手把那針灸拿了起來。

「嗤……」於麗麗貝齒里哼出口氣。

那意思更是鄙視。

把錢收好,銀針遞過去,她轉身又忙去了。

陳楚本想和人家套套近乎,說自己是中醫這女生能和她多交談幾句的。

沒想到人家根本就沒理他這根鬍子。

陳楚狠狠盯了她幾眼白大褂裡面滾圓挺翹的屁股,她的屁股不像劉翠,王霞的那麼大。

不過卻非常的圓而挺。

陳楚真想抱住她的屁股狠狠的舔,狠狠的啃,把這個屁股的里裡外外,都舔上幾遍。還有這女生的整個身子,自己把她扒光,把她的每一寸肌膚都好好的舔上幾遍。

然後再撅起屁股糙她。

糙她一宿,不帶讓她睡覺的。

他心裡這麼想著,收好了針灸出了門往回走了。

不時的還回頭看看這個人和大藥房幾眼。

心想這次也是有收穫的,畢竟知道這個女生在這裡了,不然自己還真找不到人家的,這便是叫緣分吧。

他把那針灸打開。

陳楚嚇了一跳,那麼大的包裝盒,等把包裝撕開,裡面就整齊的防著二十枚針灸的針。

上面包裝上寫著『銀針』。

陳楚一陣的鬱悶,這二百多就買了這點玩意?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他又打開那種小包裝的,也便是五塊錢一包的,那種小包裝的都是三寸長的不鏽鋼的針。

而那寫著銀針的卻是六寸長短的,差不多十五公分左右。

陳楚有些鬱悶,這要是用銀針,還不把人嚇死,反正他是嚇得夠嗆,這麼長,怎麼插?

他喘了口氣,銀針裡面還有個小布包,專門放銀針的,心想這二百五還不白花,還贈送點東西。

當下把銀針放進布袋,扎在了胳膊上,別人一看,還以為是護腕了。

他的這個不經意的舉措,也便導致了一年以後道上有名的黑腕神醫的名頭。

一手黑色護腕,一手白色銀針,讓整個瀚城的黑道大哥驚慌不已,也讓瀚海,乃至省里的警察撓頭不已。

也有人叫他黑腕殺手的。

當然那是后話了。

不過現在的陳楚,只是戴著玩。

腕子上戴著二十枚銀針,而他只想給別人用那三寸長的鋼針了。

陳楚直接走回到了小店,見那女的在裡面的一張床上打盹。

她側身躺著,黑色的小衫被裡面裹著鼓鼓囊囊的奶,像是要裝不下掉出來是的。

就像兩隻碩大的皮球。

而露出了一條深深的溝壑。

陳楚好像把嘴巴鼻子伸進那條溝壑里好好的吸,好好的舔了。

下面又**的了。

而再看她下面那兩條大腿豐腴而又筆直修長。兩條大腿的中間,那股神秘感更是讓陳楚鼻孔都熱烘烘的了。

陳楚輕輕的敲了敲小窗口的玻璃。

那女的嗯了一聲,慢悠悠的睜開眼。

打了個哈欠,塔拉著鞋走了過來。

陳楚晃了晃手上的銀針。

「大姐,謝謝你告訴我地方,不然我還得跑出多遠去買了,那個……你剛才不是說讓我試試給你扎針么?那我就試試?」

「你能行么?」

「試試唄,最起碼給你解乏了,我還不要錢。」

「拉倒把,你拿我練手還差不多。」

「進來吧!」

那女的說著話,又打了一個哈欠,然後把門打開了。

陳楚走了進去,隨後那女的又把門關上了。

陳楚個頭有一米六五了,而那女的比他要高了十公分,陳楚到人家的鼻子尖那,嘴差不多能頂住人家白白的大脖子。

他就喜歡高個的女人,那樣糙起來,大屁股啪啪啪的才爽呢。

「我是不是得躺下啊?」你女的問了一句。

「嗯,得往大腿上,腰上扎針,但你要躺在這,我給你扎……讓別人看見……」

「那好辦啊,我先把門關上,咱去裡屋扎針,不就完了么,對吧!」

「那,行吧。」陳楚裝作扭捏的模樣。

「你這小子,膽子太小了,我還能吃你了咋的?再說了,你要是練成手了,以後找你看病的人多了,你臉這麼小可不行。」

那女的說著把小店的窗戶擋住了。然後邁步進了裡屋。

「來吧!上來吧!」

這女的已經爬到一張床上,然後趴著那。

陳楚看到她那拱著的大屁股,還有那白花花的大腿不由緊張起來。

雖然王霞,劉翠屁股大,但也沒她這麼大的,而且她的大腿根更豐腴,大腿根太瘦的女人不好看,有些肉的,則更性感。

陳楚心想,如果今天自己把她糙了,那便是自己糙的個最高的一個女人了。

忽然,他感覺下面有些尿急。

「大,大姐,你家廁所在哪,我能先方便一下么?」

「去吧,那個小門就是。」

陳楚答應了一聲。

然後走進廁所,打開裡面的燈。

解開褲帶嘩啦啦的尿著,心想一會兒真的要扎中她的昏迷穴位,然後上了她么?

他還是有些忐忑,畢竟是第一次幹這種事。

他尿完了,抖落一下大傢伙,剛轉身。

準備推開門出去提褲子,這廁所顯得有點小。

他推開門,嚇了一跳。

那女人光著大腿站在門口,兩手抱著肩膀等著,那意思是也想撒尿了,想等陳楚尿完了再進去。

沒想到陳楚推開門。

這女的也是同時一愣,忽然兩手捂住嘴,發乎一聲低低的尖叫。

隨後看著陸家明慌張的樣子。

她笑了。

「老弟,你這傢伙可不小啊,是姐見過男人裡頭最大的,老弟,你多大?叫啥名啊,有沒有對象呢……」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